那些狐朋狗友起先也款待唐建武的饭食,然后唆使他在打群架时率先冲锋陷阵。..cop>    唐建武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早就学聪明了,酒饭他是吃的,让他当炮灰他可不干,他坐牢都坐怕了。

    因此每次被那些狐朋狗友带着去打群架时,他只装腔作势根本就不动真格的。

    那些狐朋狗友见他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也就对他没什么兴趣了,没人再来找他,更没人再给他饭食吃了。

    唐建武倒是脸不要皮不要的上赶着贴过去,可那群狐朋狗友没一个人搭理他,唐建武就是想热脸贴人家冷屁股都贴不上,更别说讨一口剩羹残饭了。

    但人饿了肚子要得吃饭呀,唐建武看见大街上有残疾人在乞讨,往那里一坐,面前放个碗,就有过往的路人往碗里丢钱,哪怕只丢个三五分或者一毛,一天下来收入是相当可观的,关键是不用干活儿,轻松!

    人家残疾人放下尊严乞讨那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有心善的路人会给一点点钱帮助他们,可唐建武好手好脚的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讨钱路人看了都反感,谁又肯给钱他!

    唐建武心生一计,每天把自己装成残疾人在大街上行乞,收入可观,他每天“工作”完了之后把衣服一换,就下馆子大吃大喝。

    可好景不长,大街上冒出许多假扮残疾人的乞丐,政府加大打击力度。

    唐建武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拘留罚款,从派出所里出来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干这一行了,因此只能靠捡垃圾过活,饥一餐饱一餐人都瘦下来了。

    这一天,唐建武正在和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子在抢夺一个垃圾桶,他仗着自己年轻力壮把那个老头子吓唬跑,独自一人翻拣着垃圾桶时,忽然看见了银梭。

    唐建武当场就愣住了,目光追随着银梭。

    银梭挽着一个长相奇丑的老男人,对他笑靥如花。

    眼看银梭和那个老男人就要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唐建武清醒过来,把手里用来装垃圾的蛇皮袋子一扔,偷偷摸摸的跟在银梭身后。

    银梭和那个老男人逛了一会儿街,买了不少东西,两人又去一家饭馆吃了一顿饭,这才回家。

    唐俊武一直偷偷的跟在银梭和那个老男人身后,见他们住在一栋不错的二层私房里,他打量了那栋私房四周的环境就离开了。..cop>    不论银梭是嫁给那个老男人还是被那个老男人包养了,但她现在肯定过得不错。

    唐建武想到这点就很生气。

    当年是银梭唆使他去犯罪,最后她没事,照样吃香的喝辣的,他却在监狱里呆了三年,出来之后一个亲人的影都找不到,他过得穷困潦倒,银梭却过着被人包养养尊处优的生活,唐建武哪里接受得了这个落差,想要打银梭的主意。

    不过今天他不敢就这么贸然的去找银梭,那个老男人也在家里,他怕弄巧成拙。

    第二天唐建武饿着肚子一大早就蹲守在银梭家附近,大约九点钟左右那个老男人离开了家。

    唐建武犹豫着要不要去敲银梭家的门就见银梭提着个菜篮子出了家门。

    唐建武悄悄的尾随在后,一直到银梭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他才从后面追上拦住她,阴测测的笑着说道:“银梭妹子,好久不见!”

    银梭猛地看见唐建武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又惊又怕,恨不能此时老天一道闪电把唐建武劈死才好。

    她打量了一眼唐建武,浑身又臭又脏又破,活脱脱像个乞丐。

    银梭忍住阵阵恶心,扯起虚伪的笑容,装作关心的问:“二哥,你已经出狱了吗?你什么时候出狱的,我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唐建武冷笑道:“少装了,你和爸妈不就是一心想躲着我吗,连家都搬了,却没人去监狱跟我说一声,更没人告诉我你们搬到哪里去了!爸妈躲着我我不怪他们,你躲着我就说不过去了,我会坐牢是拜谁所赐,你心里没一点逼数吗?你就没打算弥补吗?”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对面,银梭不可能像在法庭上那样,为求自保而把罪责都往唐建武身上推。

    真相如何他兄妹两个都心知肚明,如果这时候银梭还敢来个死不认账,她相信唐建武肯定会把她往死里揍,这里又不是法庭不会有狱警阻拦的,自己被唐建武打死了还不是白死!

    银梭只得低三下四陪着小心道:“二哥,我当时也是被吓破了胆,没有办法才冤枉你的,我知道求你原谅是不可能的,但我也只能忏悔求你原谅!”

    银梭狠狠心,扇了自己一串耳光。

    唐建武就那么冰冷的看着她自扇耳光,一直到她停了下来,这才冷冷道:“少跟我玩虚的!自扇耳光也好,忏悔也好,向我认错也好,这都毛用没有,来点实际的,给我补偿!”

    银梭就是不想补偿他所以才避重就轻宁愿自扇耳光,可到头来还是得给唐建武补偿,那一串耳光可是白扇了。..cop>    她忍住心中的怒气道:“我现在过得并不好,跟着那个老头子人特别抠,给我买吃的穿的可以,但是一分钱的零花钱都不给我,我没有钱想弥补你也弥补不了。”

    她不等唐建武开口就继续说道:“你在监狱这几年恐怕不知道,现在咱们家最有钱的就属建斌哥了,他不仅在乡下盖了一栎小洋楼,而且还在城里花几万块钱买了一套公寓。

    你找我要补偿你就是把我杀了也榨不出什么油水来,可是建斌哥就不同了,人家随便拔一根寒毛可比我们的腰还要粗,你不信就去试试。”

    唐建武将信将疑的看着银梭:“你把我往建斌那里指,你是不是想蒙混过关不用给我赔偿了,你觉得我会饶过你吗?”

    银梭轻笑了两声,展开双臂道:“我说我手上根本没什么钱,二哥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那你就搜我的身,看看我身上是不是除了菜钱就再没有多的钱了。”

    唐建武还真的搜了一遍银梭的身,只从她身上搜出五块钱来。

    银梭道:“二哥应该相信我身上的确没什么钱吧,所以我才要二哥去找三哥,他才是有钱人!”

    唐建武愁眉苦脸道:“我和建斌一向不和,他又怎么可能给钱我?”

    “这个好办,带着你的那些朋友把三哥招呼一顿,看三哥敢不敢不给钱你!”银梭出点子道。

    唐建武笑了起来:“如果你这办法真的有用,我可以从唐建斌那里弄来钱的话我就饶过你,如果我从唐建斌那里弄不到钱,我还是会回来找你的。”

    银梭狞笑着目送着唐建武远去的背影,她觉得她这一计一箭双雕用的好,既除去了麻烦,而且还给唐建斌带去麻烦,想到能好好报复唐建斌一下,银梭的心中就充满了快感。

    唐建武没有贸然行动,他先按照银梭告诉的唐建斌的工地地址和住址做了一番暗中调查。

    果然如银梭所说的,唐建斌彻底发达了,不仅能在城里买得起房子,而且还买了一辆小面包车,他工地上请的工人也很多,表明他的事业很红火。

    看来自己真的能够从唐建斌那里弄到一笔钱,唐建武兴奋得直搓手。

    他决定先礼后兵,如果唐建斌识时务肯给钱他,那他就不要那群狐朋狗友出面帮他一起敲诈唐建斌了。

    再怎么说是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让那群狐朋狗友出面的话,就得让人家也捞走一些油水,太不划算了。

    打定主意,唐建武找到唐建斌,告诉他目前自己的处境,要唐建斌给他一笔钱。

    唐建斌很惊讶,唐建武居然能够找到他!

    他在城里工地的地址和住址只有他自己的家人和唐晓芙等人知道,唐家其他人都不知道,而自己的家人和唐晓芙那些人绝对不会把他工地的地址和家庭住址告诉唐建武,那是谁别有用心的告诉唐建武他在城里的住址?

    唐建斌装作不经意的向唐建武打听,很快就从他嘴里套出真相,原来是银梭告诉唐建武的。

    唐建斌明白银梭这么做的狠毒意图,他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唐建武的无理要求,让他有什么困难找他自己的兄弟姐妹去,他现在和唐建武已经是堂兄弟了,犯不着管他。

    唐建武见唐建斌连问都不问他要多少钱就一口回绝了他,顿时气冲斗牛,指着唐建斌的鼻子道:“我现在跟你是好言好语的说,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咱们就等着瞧,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唐建武把他那群狐朋狗友纠结起来,商量着该怎样摆唐建斌一道,让他心甘情愿的吐出一笔钱来。

    绑架来的钱又多又快,关键是绑架罪很重的,他们又不能把唐建斌杀人灭口,如果杀人灭口的话罪就更重了。

    最后这群混混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装沙霸在唐建斌的工地上捣乱,让他的工地无法正常施工,唐建斌肯定会迫于无奈,给他们一大笔钱打发他们。

    那时工地上地头蛇横行,大多是逼着包工头必须买他们的沙,所以又称沙霸。

    如果不买他们的沙,那些地头蛇就叫了一帮混混天天来工地捣乱,叫警察来都没用,警察一来,那些混混们都跑了个精光,很难捉个现行。

    就算有时捉到几个人了,也只是拘留罚款,等从派出所出来又是一条好汉,依旧去工地捣乱。

    上面没有下达大力打击这些地头蛇的命令,派出所依法办案,也只有拘留罚款的权限,根本就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些地头蛇。

    所以唐建武的那群狐朋狗友才这么有恃无恐,如果去人家工地捣乱会坐牢的话,你看他们谁敢去!

    只是那群混混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唐建斌早就有准备。

    唐建斌跟罩着他工地的地头蛇说,近期恐怕有一股新起来的地头蛇想要他买他们的沙,不然就会来工地捣乱,他怕自己到时顶不住压力只得买那一股新兴地头蛇的沙,还请他们到时谅解。

    那个地头蛇听唐建斌说有人想抢他们的生意,心中恼火,于是早早的在他的工地布局,等唐建武一伙人自投罗网,地头蛇就一声令下,令自己手下的爪牙把唐建武一群人打得哭爹喊娘,鼻青脸肿落荒而逃。

    那群混混吃了大亏,再也不敢去唐建斌的工地捣乱了,而且还向唐建武要医药费。

    唐建武就是穷疯了才绞尽脑汁想要搞钱,又哪里有钱给那群混混。

    那群混混要不到钱,居然是把唐建武痛扁一顿出气。

    唐建武拖着一身的伤找到了银梭,要和她秋后算账。

    银梭看着唐建武的狼狈样恨得直咬牙,她真没想到唐建武蠢成这样,给他指了一条发财的光明大路,他一分钱没有搞到不说还被人家打成这样,这智商也真是没谁了!

    这次不论银梭再怎么花言巧语想把唐建武打发走,唐建武都不上她的当,警告她,如果她敢不拿一百块钱给自己当补偿,他就上她家天天骚扰她,让她过不成安稳日子,最后让包养她的那个老男人觉得她是个麻烦而抛弃她。

    唐建武这一招很管用,银梭马上屈服了,只是要她拿出一百块钱来她表示万分为难,她手上最多只有三十块钱。

    兄妹两个一通讨价还价,最后以五十块钱成交。

    兄妹两说好,唐建武在拿到五十块钱之后,就彻底从银梭的生活中消失,再也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

    几天之后银梭按约定的时间交给唐建武五十块钱,再一次在唐建武的面前哭惨,说她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攒了三十块钱,还有二十块钱是向别人借的,求唐建武恪守承诺,拿到这五十块钱永久消失。

    唐建武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拿到这五十块钱他首先租了一间房,接着给自己买了两身见人的衣服,多的钱他下馆子,五十块钱没一个星期他就挥霍一空,于是又来找银梭要钱。

    银梭迫于无奈,只得又给了唐建武几次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