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播到这里戛然而止,估计是还不知道后续情况如何。

    唐晓芙听到那个部队的编号正是冷晨旭团队所在的编号,而冷晨旭这次在带兵拉练的地点正好在那里。

    这么多巧合证明冷晨旭有可能出事了。

    唐晓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饭也不做了,把煤气炉子一关,在路上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冷晨旭拉练的地点而去。

    唐晓芙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出租车司机等她一下车立刻掉头就走。

    如果不是唐晓芙颜值够高,再加上她出手阔绰,出租车司机真不愿意跑这一趟长途。

    新闻里播报的那家化工厂现在很出名,唐晓芙稍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具体位置。

    当她赶到那家化工厂时,那里一片狼藉,化工厂附近停着好几辆红艳艳的救火车。

    火势虽然已经被扑灭了,但是还是有缕缕黑烟冒出,到处都是烧焦的东西,灰烬满天飞舞。

    场面看起来非常恐怖,可以想到失火时这里混乱而可怕的一幕。

    火灾现场还有不少战士三三两两的或坐或躺在地上,每个人的衣服都有焦痕,脸上糊满了灰烬,无处不昭示着他们之前在和火魔做着艰苦的斗争。

    唐晓芙在那一群绿哇哇的战士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冷晨旭。

    她的心怦怦乱跳,急得都快哭了,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慌乱过。

    她扯住一个累得倒地休息的战士问冷晨旭去哪儿了。

    那个小战士答道,当时场面太混乱了,他们只顾着救火,没有注意到冷团长在哪儿,但是他肯定参与了救火,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个小战士身边的另一个小战士说,救完火之后,有一部分战士受伤了,送往了医院,不知冷团长有没有被送到医院去。

    唐晓芙问明是哪家医院,就匆匆赶了过去。

    医院里一片忙碌,走廊里到处都是伤员,有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有的睡在担架上。

    唐晓芙仔细的看了看那些伤员,绝大多数都是普通装束,应该是化工厂的工人还有附近的老百姓。

    医护人员忙碌的在走廊穿梭。

    唐晓芙抓住一个护士问道:“请问冷团长在哪里?”

    那个护士问:“你问的是受伤的军人吗?”把手往前一指:“所有的军人都集中在前面一间治疗室里。”

    唐晓芙赶紧跑到那一间治疗室里一看,里面果然坐着十几名战士,有的脸上有烫伤,有的手上有烫伤,正在接受治疗,但就是没有看到冷晨旭的身影。

    唐晓芙的心由希望又回落到失望,她问一个正在给战士处置烫伤的护士:“所有受伤的军人都在这里吗?”

    那个护士很忙碌,回答有些心不在焉:“一般来说都在这里。”

    “如果不在这里说明什么情况?”唐晓芙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那个护士一面给一个脸部烧伤的战士抹药,一面答道:“如果不在这里那就应该在重症室里抢救,今天送来了好几个烧伤严重的伤者,不知道能不能从手术台上下来。”

    唐晓芙只觉得眼前一黑,冷晨旭向来做事都是身先士卒,他要是因为救火而遭遇了不测那是极有可能的。

    唐晓芙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迈着虚浮的脚步赶到手术室,拉住一个才从手术室出来的护士问里面的病人怎么了。

    那个护士忙得很,哪有空和唐晓芙细说,只说了几个字:“很危险。”就匆匆跑开去拿血浆了。

    唐晓芙扶着墙走到走廊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用颤抖的双手捧住自己的脸,眼泪无声的流了出来,想到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的冷晨旭,她第一次感觉到命运的无力。

    阿旭,我还没有跟你生孩子,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那次在木兰山对着流星许下的愿望一点都不靠谱。

    她曾许下她要和冷晨旭从此公主和王子永远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的心愿这么快就破碎了!

    “晓芙?”一个声音将信将疑的问道。

    唐晓芙身子一僵,那声音……是阿旭?

    她猛的从手掌心里抬起头来,看见冷晨旭一身军装好好的站在她面前。

    也不能算百分之百完好无缺啦,他的脸上都是灰烬,还有他的头发似乎也烧焦了不少,至于衣服,都烧得像个乞丐装。

    “阿旭!”唐晓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扑上前去抓住冷晨旭的外套,仰头看他,想说什么却又好像说不出来的模样,眼里还泛着泪光。

    这是……担心他吗?

    小丫头,这一身软乎的……

    “好了好了……”冷晨旭心里又暖又甜,语气温柔得如四月的春风,伸手抱抱她又放开。

    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好太露骨。

    唐晓芙才不会顾及他人的目光,往他怀里直钻,不停的撒娇:“不管,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样才能压惊。”

    冷晨旭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只觉心旷神怡。

    他左右看看,注意他们的人非常少。

    冷晨旭一把紧紧抱住唐晓芙,滚烫的唇压了下来。

    唐晓芙也热烈的回应着他,在男女这件事上她一向害羞,虽然有时也会主动,但也仅限于啵一下,像这样热烈还是头一次。

    两人都闭着眼睛,感受着对方的缠绵和深情好久才分开。

    唐晓芙趴在冷晨旭的胸口喘了好一阵子气情绪才恢复正常了。

    冷晨旭扶着唐晓芙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问道:“你是连夜赶来的?”

    因为刚才经历过失去冷晨旭的心理过程,唐晓芙到现在都觉得恍如在梦里。

    她紧紧的抓住他的一只大手,是那样怕失去她。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后怕得眼泪哗哗直流,哽咽着点头道:“嗯,我听到新闻里播这里发生了严重的火灾,有拉练的部队投入到救火当中去了,我就怀疑是你这支部队,所以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冷晨旭把她揽到怀里,掏出手绢给她擦眼泪:“好了好了,你现在也看见我了,我好得很,再别掉金豆豆了,嗯?”

    唐晓芙噗嗤一笑,随即又哭了起来,那委屈的小模样好像和家长走散的小孩:“我刚才来医院好怕,找了你一圈都没找到,有人说如果在治疗室里找不到的话,肯定是在手术室里抢救。你刚才不在普通治疗室,你跑到哪里去了?”

    冷晨旭皱了皱眉头:“你到底是问的谁呀?怎么这么回答你?看把我家小公主吓得!

    我之所以不在治疗室里是在化工厂那里清点战士。

    虽然在救火前我告诫过战士们不可做无谓的牺牲,要量力而行,毕竟我们不是专业消防队员,可就怕有些小战士热血沸腾,救起火来忘乎所以,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得清点人数。

    我是在清点人数后听有一个小战士说有一个漂亮女孩子来找我,我猜想肯定是你,所以才随后赶到医院来确认,果然是你。”

    他揉了揉唐晓芙的脑袋:“我这就带你去找个宾馆住下,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你先回去,我随后就会回家的。”

    唐晓芙温顺的像只小猫咪,由着冷晨旭把她安排在一家宾馆里。

    只是在冷晨旭要离去的时候,唐晓芙舍不得,一把抓住他的手,非要他再亲亲她才行。

    只有再次感受到冷晨旭的温柔缠绵,唐晓芙才能肯定一切都不是梦,冷晨旭真的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第二天唐晓芙醒来,先去看了一眼冷晨旭这才离开。

    等她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时冷晨旭已经到家了。

    人家是部队的卡车直接把人给运回来,而唐晓芙得长途汽车转公交,一路舟车劳顿的回来的。

    你问她为什么不包辆的士?那个年代只有大城市才有的士,小城市没有的士的,不然唐晓芙早就花重金包一辆的士往家赶了。

    唐晓芙看见冷晨旭把他那一头短发彻底理了个寸板头,一根根头发笔直竖向天空,还蛮倔强有个性的。

    他脸上的灰烬早就洗净,仍是帅锅一枚。

    上身的军装他已经脱了,穿着一件毛线衣身上系着一条围裙正在厨房里做午饭,见到唐晓芙对她道:“你上楼去歇一会儿,等饭做好了我叫你下楼吃。”

    唐晓芙从后面抱住他,把脸贴在他坚实的背上。

    冷晨旭一面翻炒着锅里的菜,一面勾着嘴角道:“只用抱抱一下就好了吗?不要来个吻?”

    “要。”唐晓芙嘟起小嘴索吻,回头在她的粉唇上啄了一下,继续做菜。

    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唐晓芙更珍惜冷晨旭了,也不怕让他知道,为什么怕让他知道?

    她不能理解那些所谓心灵鸡汤里的一些女人的话,在爱情里谁爱得多些就是认输的那一方。

    既然是真爱,那就应该身心的爱呀,患得患失权衡利弊那绝对不是真爱。

    她也不同意女人一定要男人负责养家又要负责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她才能证明男人爱自己,那这份婚姻多么苍白,那女人爱的多么自私或者不自信。

    男人每天在外面打拼一天也很累的好吧,回来还得伺候皇后娘娘,这日子他过得开心吗?

    反正唐晓芙喜欢为对方付出,当然,前提是对方值得你付出。

    冬天的晚上总是格外温馨,屋外寒风凛冽,屋内虽不会夸张到温暖如春,但也是很舒适的。

    房子太大又没暖气就会很冷,壁炉两个人又不会用,唐晓芙这时都会拉着冷晨旭进房间。

    冷晨旭习惯坐在椅子上看书,可这种寒冷的天气唐晓芙喜欢早早的钻进被子里,当然得把冷晨旭拉上,美其名曰怕他坐着冷,尽管冷晨旭再三再四声明他根本就不怕冷。

    唐晓芙这么早钻被子并不是真的想睡觉,而是拥着被子看看书或是思考她公司的发展前景。

    把冷晨旭拉上床是因为他暖和,而且在她兴致突起时想亲亲,一伸脑袋就能亲亲。

    只是通常下,唐晓芙只想a一下,冷晨旭却慷慨的给的更多……

    过小年那天冷晨旭和唐晓芙回了一趟乡下,一来给方文静夫妻两个送过节物资,二来一家吃顿团圆饭,三来接妞妞和小黑回城里。

    唐晓芙见乔大夫上下班居然骑着一辆摩托车很是惊讶,在八十年代摩托车的价格很高,虽然乔大夫也买得起摩托车,可按照他的性格他应该不舍得花这笔钱。

    果然一问之下,方文静告诉唐晓芙这辆摩托车是冷晨旭给他买的。

    方文静一面炸着糍粑一面道:“你不知道你乔叔叔收到那辆摩托车有多开心,那晚都喝醉了,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说,他这一生既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又有你们这几个孩子这样孝顺他,他心满意足了。”

    唐晓芙有些汗颜,她对乔大叔更多的是尊敬,但是没有真正像对待方文静那样对待他,而冷晨旭却不声不响地弥补了她做的不好的地方。

    吃过团圆饭唐晓芙夫妻两个就要带着妞妞和小黑回家。

    方文静和乔大夫像往常一样给他们装上不少东西带回家去。

    这次让他们带得东西更多,有一部分是给冷司令家的,还有一部分是给鲁大海家的。

    唐晓芙夫妻两个开车回到江城直接去了冷司令家,把方文静让转交的东西都给了冷司令。

    冷司令好久没有看见妞妞了,见妞妞在乡下住了一段时间长得更加结实了,白皙的小脸蛋被山风吹得红扑扑的很健康,很是喜欢。

    晚饭是唐晓芙亲自做的,在吃饭时她不时地给沈茹芸夹菜。

    她精气神看着大不如从前,有种看破红尘的万念俱灰。

    唐晓芙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人呐还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的好,一天到晚忙算计,算来算去算自己。

    沈茹芸当初想法如果单纯一些的话也不会导致今天这个下场。

    怎么说呢,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在冷司令家吃完晚饭,唐晓芙夫妻两个又带着妞妞和小黑去了一趟鲁大海家,把方文静要他们带给鲁大海的东西交给了鲁大海。

    鲁大海自然拉着他夫妻两个说了一会儿话才放他们回家,一家三口连小黑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

    妞妞和唐晓芙,夫妻两个分离了一段时间,现在在一起了,格外活泼开心,晚上一家三口洗漱了就都待在唐晓芙的房间里。

    妞妞在床上窝在唐晓芙的怀里玩玩具或者看小人书。

    冷晨旭在一边看他的军事书,不时的瞟一眼唐晓芙和妞妞,见她们欢声笑语,只觉岁月美好。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