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下葬那天,唐建斌看着她孤零零的坟墓,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人死了之后真的有灵魂,吴彩云会是那个最孤单的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这又怨得了谁了,脚上的泡子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唐建斌给吴彩云治病已经花了不少钱,可生活就像波霸在跑马拉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庆丰又病倒了。

    自从他从监狱里出来就老是咳嗽,而且一年比一年咳得很,也去县医院检查过,县医院说是肺病。

    吴春燕觉得这是因为唐庆丰年纪大了,所以许多毛病就找上身了。

    别说唐庆丰身子骨不如以往,就是吴春燕没有在监狱呆过,现在的身体也不如以前了,每次变天浑身骨头都会痛,而且走路膝关节也不如以前那么灵活了,很是僵硬。

    唐庆丰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虽然他的咳嗽一年比一年加重,也没怎么放在心里。

    直到前两个月肺部忽然疼得不能呼吸,去县医院检查,县医院告知他得了肺癌,恐怕是晚期,县医院根本就治不了,要他赶紧转到大城市医治。

    现在唐家除了唐建斌谁有钱?所以给唐庆丰治病的重担压在了唐建斌的身上。

    唐振华是心疼他这个小儿子的,才送走了吴彩云又要额负担唐庆丰的治病费用,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当初唐建斌拿钱给吴彩云治病时,唐振华心中就很不爽,那种声名狼藉抛夫弃子的女人活该她悲惨死去,给她治个什么病!

    可是再怎么说吴彩云是唐建斌的亲妈,儿子要给亲妈治病他这个亲爹也不好拦着。

    唐建斌给吴彩云治病并且安葬她,前前后后共用了一千多块,这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最起码得六七年才赚得回,

    但现在唐庆丰生病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他们这三个做儿子的来负担他的医药费。

    可是不论他也好,还是老三也好,都没这个能力,老大现在已经音讯无,不管他有没有能力负担唐庆丰的医药费,找不到他这一切不过是空谈而已。

    虽然唐振华自己也拿不出钱来给唐庆丰治病,但是他的小儿子把钱给唐庆丰治病,就相当于他拿了钱。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老人不是他们二房一家的老人,凭什么医药费该他二房部负担?三房或多或少也应该拿些医药费出来。

    三房的几个儿子已经有十六七岁了,别看守富兄弟几个小时候又皮又自私,可是一个个的心眼都很活络。

    就拿今年夏天来说,守富兄弟几个把各村的桃子李子都低价收购了,然后他兄弟几个包车拉到城里卖,据说赚了一大笔钱,他们多的医药费拿不出,最起码拿个一两百出来也是个意思,但是三房一家大小都装聋作哑提都不提出医药费的事,这令唐振华心中很不爽。

    于是唐振华把要老三家尽力出一部分医药费的话摊开来跟老三家的说了。

    唐振兴夫妻两个立马拍着大腿哭起穷来,说他几个儿子还未成年就帮扶着家里赚钱也不容易,况且也没赚到几个钱,哪里有钱给唐庆丰治病!

    唐振兴言语间还指责起唐振华来,他们二房住房条件现在这么阔绰,光新房就有两层楼,也没说把他们家现在住的三间祖屋让给他们三房住,还好意思让他们给唐庆丰出医药费,简直心黑透了!

    丁加丽说得更过分,唐建斌既然在外面那么会赚钱,连他那破鞋妈得了癌症他都愿意花那么多钱给他妈治病,为什么他亲爷爷得病了他就不能力负担了?那意思明摆着谁有钱就该谁负担唐庆丰的医药费。

    唐振华费了一番口舌徒劳无功也就罢了,还遭到弟弟和弟媳的指责,非常郁闷的回到家里。

    冯青云虽然也觉得三房太过分了,可人家不拿钱出来他们也没办法。

    肺这个器官在人体中是个大器官,因此肺癌发病最开始很容易被忽略,等到肺部疼痛难忍的时候一般都是到了晚期。

    别说八十年代的医疗水平治不好肺癌晚期,就是到了后来的唐晓芙前世那个年代,肺癌晚期死亡率也是极其高的。

    唐庆丰没捱多长时间就死了,村里许多人都在纷纷议论说吴彩燕的死,还有唐庆丰的死都是因为生前做了太多恶事,所以被老天爷给处置了。

    吴春燕虽然凶悍,但是作为一个大字不识的乡下老太太她是非常信迷信的,众人都说吴彩云和唐庆峰的事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结果,她自然是信的,当初唐晓芙母女三个在他们唐家时,他们对她母女三个确实非常狠毒。

    现在吴彩云和唐庆丰都得癌症死了,而方文静母女三个的小日子却是越过越红火,这还真的有些因果报应似的。

    吴春燕整日惶惶不安,她生怕有什么厄运落在了自己身上,以前那种骄横跋扈的性子收敛了许多,变得胆小多疑。

    唐庆丰死了得安葬,这事有父辈们做主,所以唐建斌只把办丧事的钱给了唐振华就没管了。

    唐振华手上虽然有办丧事的钱,可他不愿意就这么拿出来。

    唐庆丰生病是他们二房额负担的医药费,现在老人要安葬了,不能又让他们二房部承担。

    唐振华为这事又去找了三房两口子。

    三房两口子一如既往的哭穷。

    丁家丽靠在门框上,一根手指伸进嘴里掏牙齿缝上的菜叶,尖酸刻薄的说道:“二哥呀,你现在想起让咱们家拿钱给老爷子安葬,当初建斌在城里混得好的时候,我让二哥跟建斌说一下,让他三个弟弟去他的工地里干活你都不肯答应。

    如果当时答应了,你三个侄儿现在也赚了一些钱来,你现在上门让咱们家掏钱给老爷子安葬咱们也能掏得出钱来。

    但问题是你当初没答应呀,我三个儿子在土里刨食,家里连盖房子的钱都没有,又哪有钱给老爷子安葬?”

    唐振兴也在一旁帮腔道:“我说二哥,你们家那么有钱了,就算你们家部负担把老爷子安葬了又怎么样?你们又不是没那个能力,非要找我们这些穷人要钱,你们就不怕乡亲们笑话了吗?”

    唐振华快要被老三夫妻两个气晕了,这都是些什么逻辑!

    他想要吴春燕出面让老三夫妻两个好歹象征性的掏五十块钱出来也是好的,可是吴春燕现在精神很不济了,而且胆子很小了,家里谁她都不敢得罪了,因此支支吾吾不愿意出头。

    唐振华气得嘴角都上火长毒包了。

    冯青云见状不能再躲在家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跑到老三家门口破口大骂:“就凭你那三个好吃懒做的儿子也想去我们家建斌的工地上干活儿,那不是擎等着白拿钱吗?

    别说你三个好吃懒做的儿子建斌不会要,就是建文想去建斌的工地干活儿建斌都没让他去,怕好不好为了利益兄弟红脸。

    难不成咱们家建斌不让你三个儿子去工地干活儿这就成了你们不负担老人安葬费的理由了?你们敢不敢把这话说给乡亲们,让乡亲们评评理?

    我们家建斌现在是在城里赚了一点钱,可那都是辛苦钱,来得也不容易!我们二房虽然比你们三房的日子强一点,但是我们建斌已经一人部负担了老爷子住院的费用。

    一千多块钱呢,你们二房一分钱都没掏,现在让你们掏钱给老人安葬不应该吗?

    唐振兴,你如果敢承认你没有吃老人一粒米,你是吃粪长大的,我们二房绝对不会要你出一分钱的安装费!”

    三房两口子被冯青云骂的哑口无言,就算唐振兴再怎么不愿意出钱给唐庆丰安葬,他也不敢说他是吃粪长大的。

    村里有多少人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又有多少人是看着他长大的?唐庆丰对他有没有养育之恩,这村里谁人不清楚!

    他要这么红口白牙的颠倒黑白,那他们家在村里的声誉可就是完了。

    最后三房两口子迫不得已答应由他们家和老大一起出钱安葬唐庆丰。

    老三家把老大拉进来还不是想少出一点安葬费?但这些老二家的就管不着了,只要有人出钱安葬唐庆丰就行了。

    老三两口子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噼里啪啦响,但问题是不论他们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到唐振中的下落,到头来两家出钱安葬唐庆丰变成三房一家出钱了。

    三房一家自然是一切从简,给唐庆丰的葬礼办得很寒酸。

    唐建斌回来参加丧事的时候简直都快看不过眼了,但是唐振华两口子拉着他不让他强出头,人家三房就等着他强出头呢。

    当唐建斌听完唐振华两口子不让他强出头的原因之后很是气愤。

    三房一家大小做得太过分了,你说你拿不出钱来,好歹也得表示一下歉意以及表示对二房的感激。

    这些话他们是一句都不会说的,反而字里行间总是在指责他们二房没有提携他们三房。

    他们二房凭什么要提携他们三房!

    反正人死如灯灭,唐庆丰在活着的时候唐建斌已经尽了力,现在他的丧事办得寒酸唐庆丰也没感觉了,那就让三房丢脸去好了。

    三房见二房一家大小都不上当,很是郁闷,一场丧事下来,他们一家大小差点被村里人给戳断了脊梁骨。

    唐庆丰入土为安之后,唐建斌才能力以赴他的事业。

    唐晓芙的事业在这一年里发展得很好,不仅把银行的贷款都还完了,而且还有剩余,特别是厂房的扩建让红樱桃服饰公司生产能力增强了不少,就能接更多的订单,赚更多的钱。

    唐晓芙一直严把质量关,所以红樱桃的口碑在市场上越来越响亮。

    转眼又快到过年了,每个寒假唐晓芙都忙的昏天黑地。

    妞妞放假了,唐晓芙没时间照顾她,又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那么大的房子里。

    虽然冷晨旭考虑他经常会外出带兵拉练,怕唐晓芙和妞妞在家里住着不安,特意弄了一只狼狗养在家里。

    但是妞妞那么小,如果真的在家里发生了意外,狼狗再怎么通人性,但毕竟是个畜生,有些意外它是处理不了的。

    于是唐晓芙让冷晨旭把狼狗和妞妞都送到乡下让方文静帮忙照顾。

    唐晓兰放寒假也没什么事,因此也回了乡下,唐晓芙特意叮嘱唐晓兰,让她也帮忙照顾下妞妞,千万别让她到水塘边玩,以免出意外。

    唐晓芙家的狼狗因为背部一片黑亮亮的皮毛,妞妞就给它取名叫小黑。

    小黑有一半血统是狼,自然威风凛凛,所以它和妞妞到达方文静家时,小黄听到妞妞的声音兴奋的从院子里冲出来迎接妞妞,可一看见小黑立马腿软,呜咽着退了下去。

    后来还是在妞妞和宝宝的斡旋之下,两只狗才玩到一起去了。

    妞妞在村子里很是飞扬跋扈,每次带着路都走不太稳的宝宝出院门两只狗都左右随行,还有唐晓兰在背后护驾,女王范儿十足。

    村里的孩子们找妞妞玩,妞妞来者不拒,还经常把他们带到方文静家里,把她的奶糖分给小伙伴们吃。

    村里的孩子就带着妞妞和宝宝玩农村小孩子玩的游戏,并且还带妞妞去山上寻找一些可以吃的坚果给她吃,在乡下比在城里玩要开心多了,妞妞都乐不思蜀了。

    冷晨旭把妞妞送到乡下之后,就又带兵出去拉练了,家里只剩唐晓芙一个人,不过她每天早出晚归的,没感到多少寂寞。

    冷晨旭每晚都会打个电话回来,倾听着唐晓芙一天下来的喜悦和烦恼。

    这天唐晓芙在外面忙了一天回来,见家里空无一人,不禁有些纳闷,冷晨旭昨天晚上给她打电话,说他今天会回来的,难道部队里有事给牵绊住了?

    不管了,先做一顿美食等着阿旭一起回来吃。

    唐晓芙一面在厨房里做美食,一面听着收音机里的新闻。

    就听新闻里播报,说是湖北某地有个化工厂突然发生了爆炸事故,火光冲天,偏偏这个化工厂的安意识不强,没什么消防设备。

    而这个化工厂又地处偏僻,救火车时赶不到。

    这时正好有一队解放军在附近演练,于是临时投入到救火当中。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