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唐建斌心疼她买两个好菜,她也总是紧着唐建斌吃,这才是一个女朋友和良家主妇应有的样子。

    怪不得吴彩云会做出那么多伤风败俗的丑事,她的思想和行为就不是一个贤妻良母应有的!太自私了,一心只想着自己。

    金莉莉按要求中午炖了一道鸡汤又买了半斤卤牛肉,然后清炒了一把竹叶菜。

    中午唐建斌一般不回来,就在工地吃,所以只有金莉莉和吴彩云一起吃。

    金莉莉做好午饭后到房里叫吴彩云:“阿姨,午饭做好了,请出来吃吧。”

    吴彩云身上有病,精神本来就比不得正常人,再加上舟车劳顿,又辗转了好几个地方,一旦松懈下来整个人就更无精打采。

    她命令金莉莉把饭菜给她送到房里来,伺候她吃。

    金莉莉虽然不齿吴彩云的为人,可是爱屋及乌,好歹她是唐建斌的亲妈,因此还是尽自己做晚辈的本分,伺候着吴彩云把午饭吃了。

    吴彩云虽然身上有病,可是胃口还不错,鸡汤和卤牛肉吃得光溜溜的,一滴汤都没有给金莉莉剩,还大骂金莉莉小气,只买了半斤卤牛肉回来,够谁吃!

    金莉莉强忍着眼泪没理会,在客厅里就着一盘炒竹叶菜把午饭吃了。

    吴彩云上午已经睡饱了,下午睡不着,躺在床上一会儿指挥金莉莉给她送冰冻汽水喝一会儿,指挥她去街上买水果给她吃。

    金莉莉就说家里还有苹果。

    吴彩云把眼睛一瞪,说她不想吃苹果,让她去买葡萄吃,金莉莉只得出去买葡萄,反正一个下午就是被吴彩云折腾来折腾去。

    吴彩云这样做当然是故意的。

    就连红梅那个二婚都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何况金莉莉这个小丫头!

    金莉莉吃她儿子的,穿她儿子的,还分她儿子的一半房产,她要是不狠狠折磨她都对不起自己!

    晚饭前吴彩云又点了个红烧排骨和红烧带鱼。

    金莉莉虽然不想再惯着她了,可是唐建斌没有回来,还不知道他亲妈已经登堂入室来她们家了。

    金莉莉不知道唐建斌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态度,因此不敢轻举妄动,仍旧忍气吞声按照吴彩云所说的做了。

    一直到傍晚,唐建斌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

    八十年代的包工头都很容易接到活儿,唐建就也不例外,所以他的活儿多工作量就大。

    不过他喜欢这样,越忙越有成就感。

    金莉莉正在厨房炒菜,听到有钥匙开大门的声音,赶紧扔下锅铲跑到客厅去把门打开。

    唐建斌一见她那张小脸,一身的疲劳就扫去一大半。

    他伸手轻轻拧了拧她的脸:“就这么想我呀,一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冲来了。”说着低下头想亲了亲她。

    金莉莉躲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回头往身后看了看,小声告诉唐建斌:“你亲妈来了。”

    唐建斌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金莉莉又重复了一遍。

    唐建斌在门口换了拖鞋,一边往屋里走去,一面不耐烦道:“我妈来了?她来干什么?她人呢?”

    金莉莉把大门关上,刚要告回答他的问题,吴彩云在卧室里已经听到唐建斌的声音了。

    她头也不梳就那么衣冠不整的走了出来,装出一副可怜相,对唐建斌道:“建斌你就这么讨厌妈妈吗?上你家的门也不行吗?”

    唐建斌最见不得她动不动就卖惨装可怜的模样,做人就不能正常自然一点吗?非要这么做,真是太恶心了!

    他根本就不回答吴彩云的问题,只是冷冷的上下打量着她:“说吧,你来我们家有什么事。”

    金莉莉一见他母子两个剑拔弩张的,赶紧溜进了厨房继续做晚饭。

    吴彩云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未语泪先流,哭得凄凄惨惨的,把她得了子宫癌的事告诉唐建斌。

    唐建斌审视的看着她,似乎根本不信。

    吴彩云道:“建斌,你这样子是不相信我吗?咒自己得重病的这种事谁做的出来呀。”

    唐建斌神色依旧清冷:“你做得出来!”

    吴彩云一愣,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带着颤音道:“建斌,你怎么这样说你妈,我再不好也是你亲妈!”

    唐建斌依旧冰冷道:“我只是以事论事,和你是不是我的亲妈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为了钱做过什么丑事你自己该不会忘得一干二净吧。”

    “不过我得病是真的。”吴彩云发现话题跑偏了,而且跑偏的这个话题对还她很不利。

    她回房从行李袋里拿出那一沓记录子宫癌的病历给唐建斌看。

    唐建斌仔细的翻看过之后才相信吴彩云真的是得了癌症。

    他把那些病历都还给吴彩云,毫无温度的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吴彩云见唐建斌这么快就松动了,心中大喜,却仍旧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我当然是想要你给我治病了,我还没有看见你娶媳妇,还没有抱到我的孙子,我就这么走了心中太难受了。”

    金莉莉在厨房里一面做着晚饭一面想,这个吴彩云可真是个两面三刀的人,当着她的面就是一副颐指气使皇太后的模样,恨不能把她折腾死,可当着唐建斌的面就只会卖惨,引他同情,而且还说出那么多让人泪目的话,却都是装模作样的假话!

    唐建斌当然也知道吴彩云最后所说的那几句话只是为了煽情,让他觉得她可怜,最后出钱帮她治病,其实吴彩云不这么费尽心机,唐建斌也会为她治病的。

    唐建斌到底是有些文化的人,不会像吴彩云那么盲目乐观,知道子宫癌治愈的机会基本就很渺茫,跟一个要死之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只是一个做母亲的总是在自己儿子面前耍心眼,这叫唐建斌觉得像吞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但是也没办法啊,没人能够选择自己的父母!

    吃晚饭的时候,吴彩云一个劲儿的把红烧排骨和红烧带鱼往唐建斌的碗里夹。

    她瞟了一眼金莉莉,说道:“虽然经莉莉这孩子看着不错,但毕竟太年轻了,不懂得照顾人,所以妈特意叫她买了红烧排骨和红烧带鱼给你吃,你在外辛苦一天应该吃些好的。”

    金莉莉气得脸胀得通红,想要争辩,唐建斌在桌子底下轻轻的踩了踩她的脚尖,示意她别激动。

    吃过晚饭,唐建斌收拾碗筷,吴彩云对金莉莉道:“你天天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你去把碗筷收拾了,总不能让自己的男人赚钱回来还要伺候你吧。”

    唐建斌一面收拾碗筷,一面淡淡的说道:“我记得以前爸就是在外面忙完农活儿回来还得伺候妈的。”

    吴彩云见自己的儿子在外人面前一点都不给她留面子,气得恨不能脱下一只鞋来把他狂揍一顿,可是没那个胆量,只得忍气吞声。

    唐俊斌继续道:“莉莉她很会照顾人,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喜欢她。”

    吴彩云听了更是气得心塞。

    金莉莉帮着唐建斌一起把厨房碗筷都收拾干净,然后告辞,要回学校去。

    唐建斌道:“你就是高烧所以才来这里休养的,怎么这么急着就要回去?”

    金莉莉想,在这里是没办法在休养了,不被吴彩云折磨死都算是命大了。

    但她是个大气的姑娘,根本就不想跟唐建斌说这些,以免他心烦。

    他在外面工作压力也是很大的,自己不能帮他,最起码别给他添乱。

    于是道:“已经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可以了,而且退了烧不用再休息了,我怕再休息下去功课落的太多,到时挂科还得补考,实在是太麻烦了。”

    唐建斌听她这么说就没坚持了,一直把她送回学校,送到寝室,这才回来。

    吴彩云本来已经睡下了的,听到钥匙声她又起床来到客厅,问唐建斌:“我听金莉莉说,你把这房产分了一半给她?”

    唐建斌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自顾自的倒了一杯凉开水,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我以后会娶她,我们两个人以后就是夫妻了,分一半房产给她是应该的。”

    吴彩云一副心痛的模样,盯着唐建斌道:“那可是你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买的房子,你就那么轻飘飘的分给她一半!你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唐建斌放下手里的杯子,冷冷道:“我的事妈最好别插手,妈以前的那些烂事可也没有经过我们兄妹的同意!”

    吴彩云张了张嘴巴没敢往下说下去。

    唐建斌没再看她,洗了澡睡下。

    第二天,唐建斌信守诺言把吴彩云送到了医院去了。

    银梭见状,赶紧跑了过来,想借着吴彩云住院这个契机和唐建斌拉上关系,就算不能从唐建斌那里捞到好处,但是顶着唐建斌妹妹的光环她可以结识不少和唐建斌一样的有为青年。

    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凯子她就能一脚把朱无霸那个癞蛤蟆一样的老男人给踢了。

    她要不是现在找不到比朱无霸条件更好的男人,她是绝对不会跟着他的,就是现在自己跟着他也就捞了个吃喝穿,实在是太委屈自己了!

    唐建斌见到银梭出现了,对她表示出来的亲呢只感到一阵阵反胃,根本就不回应。

    他吴彩云道:“既然已经有人来服侍你了,我就不给你请护工了。”说罢就走了。

    银梭在后面追赶他,唐建斌发动摩托车喷了她一身一脸的黑烟。

    银梭盯着唐建斌消失的方向凝视了许久,那眼神里的狠毒从她身边经过的人无不心惊肉跳。

    银梭自然不会留下来服侍吴彩云,最后还是唐建斌给吴彩云找了个护工。

    吴彩云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之后病情并没有控制住,最后癌细胞身扩散死掉了。

    她死去那一天,唐建斌工作忙错过了见她最后一面,最后还是金莉莉给她送的终。

    唐建斌一向不抽烟,那天站在医院外抽了一整包烟。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故意以工作为借口有意错过和吴彩云见最后一面的,内心深处应该是这样的。

    因为鄙视自己的亲妈而错过了给她送终,等一切都尘埃落地不可再挽回时,唐建斌心中又涌上了后悔,觉得在吴彩云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他对她太狠了。

    就像吴彩云所说的那样,她千不好万不好可还是他们的亲妈,关键是在他们小时候她也是给过他们母爱的。

    吴彩云的安葬问题一度成为一个难题,唐家的坟地肯定不会容许她进去,可她娘家也不肯收留她的尸骨,而江城的墓地又贵。

    最后唐建斌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县城给吴彩云买了一块墓地把她安葬了,县城的墓地要比江城的墓地便宜一半都不止。

    给吴彩云办理后事非常简单,不论是吴彩云娘家方面还是唐家这边都不可能来人,所以干脆就不摆丧宴,直接让死者入土为安。

    送吴彩云最后一程的只有唐建斌和唐建文兄弟俩,唐建武在坐牢来不了,银梭是置之不理。

    唐振华被吴彩云伤得那么深,肯定是不会来的。

    唐振中早就下落不明和整个唐家失去了音讯,根本就找不到人,即便找到了恐怕他也不会来,他也是被吴彩云伤得很深的一个男人。

    唐振中对整个唐家已经失望透顶,所以故意和他们斩断所有的联系。

    他现在在那家私人工厂里干活儿工资待遇很不错,他已经安定下来了,娶了一个带着一个男孩的寡妇。

    那个寡妇长得很丑,而且脾气还很差,动不动就爱对唐振中发火,把他骂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但是唐振中一点都不头痛这种吵吵闹闹的日子。

    虽然现在的老婆脾气差长得又丑,但是她是真心为了这个家,过日子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的为这个家积攒积蓄,唐振中有一点头疼脑热她就紧张心疼的不得了,在唐振中身上花钱她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她就不舍得了。

    历尽千帆之后的唐振中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好女人好妻子。

    吴彩云只知道索取,根本就不会回报哪怕一丁点儿,还美其名曰,只有他不断的付出才能证明他对她的爱,那她对他的爱她该怎么证明?可笑他当年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不过往事已经都结束了,他有他美满幸福的生活了。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