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卓然他们到达的时候,乔大夫正陪着冷晨旭坐在客厅里喝茶说话,方文静则带着唐晓芙参观她养的那些鸡鸭鹅猪兔。

    城里再好,方文静还是喜欢乡下,她就喜欢过这种慢节奏的农村生活。

    唐晓芙一边听着方文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边看着她神采飞扬的脸,心里想着,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是不同的。

    吴彩云母女两个以吃喝享乐过上富足的生活为目的,觉得那才是幸福。

    可方文静就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唐晓芙想要的幸福就是一家三口永远这么快快乐乐甜蜜温馨的生活下去,当然,等过二十岁后,她打算给冷晨旭添个宝宝,也省得妞妞孤单。

    妞妞好久没有见到小黄和宝宝了,两人一狗都很高兴,互相围着团团转,各讲各的语言却乐在其中。

    因为分不清辈分,妞妞管宝宝叫弟弟,被方文静纠正了好几遍也没用,只好随她去了。

    陆卓然一行人的到来让这个洋气的农家小院更加热闹了。

    陆卓然见院子里堆了不少码得整整齐齐的红砖,问方文静道:“妈,咱们家怎么买了这么多砖?”

    方文静甜蜜地瞟了一眼乔大夫:“你们乔叔叔想加盖一层楼,说以后你们回来住就不会挤了。”

    陆卓然道:“盖一层楼得多少钱?这钱我来出,我还没为这个家里出过什么力呢!”

    他现在负责红樱桃有限公司餐饮业这一板块收入很高,一个月有两百块钱左右的收入,他又不怎么爱花钱,一年下来攒了有两千多块钱,盖一层楼房的钱他还是拿的出来的。

    乔大夫见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切西瓜,他边切西瓜边说道:“我也没有为这个家尽过什么力,所以这一层楼房该我出钱盖,你们别跟我抢。”

    “那添置家俱装修什么的这个钱该我出。”陆卓然道。

    唐晓芙笑着道:“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就不出钱了。”

    大家都笑。

    西瓜切好了,陆卓然拿起两块西瓜,唐晓芙想着他肯定会给方文静一块,另一块就是她的了,她连手都伸好了,陆卓然却把两块西瓜都给了苏苡尘。

    苏苡尘很不好意思的接了,埋怨他道:“你怎么先给我?应该先给阿姨和叔叔的。”

    乔大夫笑呵呵的说道:“一家人给谁不是给,又不是给外人吃了,尘尘你别见外,这里就是你的家。”

    陆卓然也笑着重复:“对,尘尘,这里就是你的家。”

    苏苡尘抬起头来羞得满面通红的瞪了陆卓然一眼:“你不许叫我尘尘,你要叫我尘尘姐。”

    陆卓然不置可否的一笑,拿了一块西瓜也吃了起来。

    冷晨旭也拿了两块西瓜,给了唐晓芙一块,又给了妞妞一块,他自己也拿了一块,意味深长的对唐晓芙道:“你又不是没有男人,想吃西瓜你男人会给你拿的。”

    这一波狗粮撒的其他人都不想说话了。

    十点一到,一家人就开始准备午饭,这是一餐团圆饭,当然得准备得丰盛些。

    方文静是统帅,她安排乔大夫和冷晨旭陆卓然在家里杀鸡宰鹅宰兔,唐晓芙三个女孩子负责摘菜。

    几个女孩子坐在一块儿,边摘菜边嘻嘻哈哈的说着有趣的事。

    唐晓芙发现陆卓然老是往她们这边偷瞟,再一观察,他是在偷看苏苡尘,那小眼神含情脉脉的。

    哟!有奸情!

    苏苡尘说得正高兴,见唐晓芙笑得非常诡异猥琐,问道:“晓芙,你在笑什么?”

    “哦,我在笑当女孩子真好,有男人宠。”唐晓芙给一根丝瓜刨皮。

    苏苡尘白了她一眼:“知道你婚后生活幸福,你能不能低调一点,不要时时刻刻炫耀好不好?要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

    唐晓芙嘿嘿笑着:“也许很快你就不是单身狗了。”

    苏苡尘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去,低下头来继续择菜:“怎么可能?”

    唐晓芙抬眼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家伙一点就没有感受到陆卓然对她的情义吗?

    估计是个感情迟钝的人,那就让她慢慢的感受好了,自己告诉她就少了那份悸动和激动,反而美中不足了。

    中午唐晓芙掌勺做了一顿丰富的午餐,好吃的菜肴摆了满满一桌子,妞妞和宝宝、小黄都兴奋的乱嚷乱叫。

    在饭桌上,乔大夫给方文静夹菜,冷晨旭给他家大小两公主夹菜,陆卓然给苏苡尘夹菜,就唐晓兰自己夹菜自己吃,心想,下次再回方文静这边把简明带上,不然光吃狗粮她怕自己消化不良。

    苏苡尘面对陆卓然的殷勤显得有些心烦意乱,可她又不是唐晓芙那类性格比较激烈的女孩子,敢爱敢恨,不爽当场就会说,她选择隐忍。

    不过陆卓然也不是那种粗心的男孩子,他马上就看出了苏苡尘的不自在,赶紧停止了献殷勤,在心里对自己说,慢慢来,别操之过急,别吓着女神了。

    因为冷晨旭待会还要开车回去,所以就没有喝酒了,用饮料代替酒。

    菜吃得差不多了,方文静就招呼众人去吃饭,说今天煮的饭用的米是他们舅舅那边送来的今年的新米,特别清香好吃。

    可是大家肚子都吃得圆滚滚的根本都吃不下了。

    方文静和乔大夫还是热情地给每个孩子都盛了一大海碗的锅巴稀饭。

    方文静道:“这是咱们农村土灶煮出的锅巴稀饭,你们在城里吃不到的。”

    现在城里连烧煤炉子的都少,已经大部分都开始烧煤气了,再也没有人在煤炉子上煮饭了,都改用电饭锅蒸饭,这个锅巴稀饭在城里还真是吃不着。

    就算以前在城里用煤炉子,能够做锅巴稀饭来也没有乡下土灶用大火炕出的锅巴煮出的稀饭香,所以这个还能够来一碗。

    大家都低头不亦乐乎的喝起锅巴稀饭,米汤又稠又黏,饭粒颗颗焦爽,不配任何菜,就那么吃都香到天际去了,就连宝宝都吃得咯咯直笑。

    妞妞吃完那碗锅巴稀饭还要,方文静可不敢给她再吃了,怕撑坏了小宝贝。

    她摸摸妞妞的小脑袋:“妞妞爱吃以后来外婆这里,外婆煮给你吃。”

    吃完午饭,几个女孩子帮着方文静收拾了碗筷厨房,大家这才坐下来说话。

    唐晓芙这些做子女的就劝方文静夫妻两个少种些田,只用种一个人的田就行了,别太辛苦了,多的田退回村里去。

    方文静道:“种一个人的田哪里够?我和你们叔叔商量过了,种两个人的田,这样你们四个以后结婚了有各自的小家庭了,这米面油我们才都供得够,只种一个人的田,够了这家就不够那家。”

    冷晨旭这个中国好女婿说道:“爸妈别老记着我们,米面油这些在城里都有的卖,而且个体户卖的米面油质量特别好,爸妈不用担心我们吃不上好的米面油。”

    方文静道:“个体户卖得米面油质量再好也好不过我们自个田地里种出来的,人家那要赚钱,米面油都做了手脚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

    再说了我和你乔叔叔都还壮实,种两个人的田地不算多,我们种的过来,你们放心好了,我们种田跟城里那些老太太老头子每天早上跑步做操是一样的,也是锻炼身体,人啊,越是年纪大了越是要活动活动身体才好。”

    唐晓芙他们听方文静这么说,就都没劝了,中国大部分的母亲都是这样,哪怕年纪再大也要为自己的儿女发光发热。

    冷晨旭和人约好,下午四点半左右会来给他送一种叫做“蛇灭门”的植物。

    冷晨旭特意给唐晓芙和妞妞科普了这种植物。

    “蛇灭门”又称望江南、野决明、野扁豆、金豆子、狗屎豆、头晕草、胃痛菜、金花豹子、凤凰草,对治疗各种毒蛇咬伤有独特的药用功能。

    据说这种植物种在房前屋后蛇就不敢靠近了。

    这种植物湖北并没有,产自南方的毒蛇产地,冷晨旭搞到这种植物不容易。

    临走时,唐晓芙给方文静三十块钱的当月养老钱。

    方文静不肯要:“妈才四十多岁的人就开始要养老钱,这怎么说得过去!等妈六七十岁老得动不得了你再给吧。”

    唐晓芙道:“那好吧,那这钱就不当养老钱了,当给妈的零花钱,这总可以了吧。”

    方文静仍是推辞:“我想买什么东西有你乔叔叔出钱买给我,再说你一家三口这次来,大包小包给我和你乔叔叔带了这么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都有了,我们什么都不用买,这零花钱也是不必的。”

    可是唐晓芙无论还是如何把那三十块钱塞给了她。

    做父母的含辛茹苦养大孩子,孩子大了有能力理当孝顺他们。

    方文静又是鸡蛋又是今年地里才出的大米白面又是唐晓芙爱吃的腌菜把冷晨旭吉普车的后座都堆满了。

    冷晨旭夫妻两个知道这是方文静两口子的心意,因此也没拦着。

    唐晓芙两口子站在吉普车旁等着妞妞和她的好朋友宝宝、小黄依依惜别。

    小黄今天中午也吃撑了,妞妞吃肉的时候故意只咬几口,然后扔到地上给小黄吃,小黄吃了不少。

    自从生活条件好了之后,小黄的生活水准也是一路攀升,方文静总是给它煮猪肺或者猪皮吃,它肚子里早就不缺油水了。

    虽然只是一只动物,可是生活久了,就变成家庭的一员了,大家都很喜欢小黄。

    狗和人一样,吃饱了就不想动弹,但是小黄还是勉为其难的站在妞妞面前,用力的摇着尾巴,听着她絮絮叨叨。

    后来妞妞随着冷晨旭唐晓芙上了车,车子启动之后,小黄还跟在车子后面跑了好远。

    最后实在追不上了,这才停下来注视着远去的吉普车。

    一直到看不见了,才悻悻回来,见到宝宝还呜呜直叫,好像在说妞妞他们走了。

    苏苡尘见唐晓芙一家走了,把陆卓然叫出院子对他说道:“你前几天发高烧生病,我把你送到医院照顾你那是应该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把你当弟弟看,姐姐照顾弟弟弟弟是不用刻意感谢的,你那么做会让我有很重的负担。”

    陆卓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根本就没有把苏苡尘当姐姐看,她是他心目中追求的女神。

    他点点头,神情没落:“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给你造成困扰了。”

    唐晓芙一家赶回家,才只喝了一杯水,送“蛇灭门”的人就到了。

    冷晨旭收了那些蛇灭门,请送植物的师傅进来坐坐,那师傅看了一眼这么高大上的庭院和小洋楼硬是不敢进来,冷晨旭就塞了一条好烟给他。

    送植物的师傅走了之后,唐晓芙一家三口就忙着种蛇灭门,一直种到傍晚六点多钟才部种完,并且浇了一遍水。

    种花对成年人来说不是很强的劳动,所以唐晓芙夫妻两个还好,可是对于五岁的妞妞来说就很累了,种完花她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

    唐晓芙见她浑身脏兮兮的,就要给她洗澡,可是五岁的妞妞她已经抱不动了,冷晨旭把妞妞抱到浴室里,唐晓芙给她洗香香,再换上漂亮的小裙子,冷晨旭又把妞妞抱到她的卧室去休息,等晚饭熟了再起床吃饭。

    虽然中午在方文静那里吃的很饱,但是劳动了半天肚子还是有些饿的。

    冷晨旭的意思是不想要唐晓芙辛苦,他去酒店端几个菜回来就好。

    可是唐晓芙不喜欢吃外面酒店里做的菜,嫌油太重了,让他买两个卤菜回来就行了,她在家做几个青菜,再摊几张白面饼,煮点稀饭。

    家里前院的墙角一隅开辟了一小块菜地,种了些小葱香菜黄瓜丝瓜豆角和竹叶菜茄子,每种品种只种了少许一点,因为家里人口太少,而且又不是经常都在家,种太多了,吃不了是浪费。

    唐晓芙摘了两个大紫茄子又摘了一把竹叶菜,做了个蒜香家常红烧茄子和一个清炒竹叶菜,然后把方文静给她的腌菜炒了一碗干辣椒炒酸豆角丁。

    等她做好三道简单的菜冷晨旭也买了卤菜回来,一道唐晓芙和妞妞都爱吃的卤鸭肫和一道家都爱吃的卤猪耳朵,不过每样都只买了半斤,买多了他们一家三口也吃不了。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