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前一刻还软了吧唧的身子忽然变得矫健起来,她大叫了声“妞妞”,就硬生生的嵌入妞妞和那条蛇中间,而且一双手稳准狠的抓住那条蛇。

    那条蛇受了刺激狂怒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回身一口咬在唐晓芙的手背上。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唐晓芙只觉得手臂上刺痛的简直销魂噬骨。

    但是她不敢扔了那条蛇,仍旧使劲的掐着它。

    她怕扔了那条蛇,那条蛇会咬到妞妞。

    偏偏唐晓芙没有捕蛇经验,抓住的并不是那条蛇的七寸,因此那条蛇斗志昂扬,又一连咬了她好几口。

    买了水过来的冷晨旭刚好目睹这一切,将手里的水一扔,如闪电一般冲到唐晓芙跟前,从她手里抓过那条蛇,狠狠将蛇头往岩石上砸,一下,两下三四下。

    虽然冷晨旭抓得也不是蛇的七寸,可是他的动作快如闪电,那条蛇来不及反应,就被砸得晕了过去。

    冷晨旭怕那条蛇醒过来又咬人,一直把那条蛇的脑袋砸得稀烂才扔在地上。

    他扭头去看唐晓芙。

    唐晓芙坐在地上嘴唇脸色都雪白,冷汗涔涔,几个游客陪着她同情的看着她。

    冷晨旭心往下狠狠一沉,冲过去抱起唐晓芙,对围观的游客大声道:“麻烦你们帮我叫景点负责人来帮忙,这里哪里有最近的医院?”

    又低头叫唐晓芙挺住,千万不要睡着了。

    唐晓芙徒手去抓蛇时就有游客看见了,女的负责尖叫,男的在危险面前天生比女的要理智些,一个男游客把妞妞抱开,早就有好几个游客去找最近的景点负责人。

    所以当冷晨旭要那些游客帮忙找景点负责人时,已经有好几个负责人急匆匆地跑来了。

    其中一个问冷晨旭:“那条蛇在哪里?”

    冷晨旭用下巴指了指地上的那条死蛇:“在那里。”

    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搞清那条死蛇是什么毒蛇的话,即便送到医院里还得做分析,耽误时间,但如果知道那条死蛇是什么蛇的话就能够对症下药,直接用相应的血清解蛇毒。

    一个负责人捡起那条蛇翻来覆去的看了片刻,紧皱的眉头松开了:“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是一条无毒的菜花蛇。”

    冷晨旭狐疑严肃的看着他:“你敢肯定?”

    那个负责人本来对这山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了解,可是一见冷晨旭的神色他忽然就没有了把握,又把那蛇翻来覆去看了看,又和他的同事们一起研究了一下,在心里道,这确实是一条无毒的菜花蛇。

    但是他们不敢贸然出口,又去看唐晓芙被咬的那只手的蛇的牙印,再一次肯定咬唐晓芙的这条蛇的确无毒。

    那个负责人拿出证据,他指着唐晓芙手臂上的牙印道:“毒蛇咬伤的牙印不是这样的,比这个深,而且前面会有两个孔。”

    冷晨旭定睛一看,还真是像负责人说的那样。

    “那为什么我妻子这个样子?”冷晨旭心疼的看了看怀里唐晓芙惨白的小脸。

    那几个负责人都探头看了看唐晓芙的神色,焉了吧唧的。

    “估计是吓的,再加上心理作用,以为自己中毒了。”一个负责人分析道。

    冷晨旭对唐晓芙道:“你现在感觉怎样?”

    唐晓芙仔细的体会了一下:“好像除了被蛇咬的那几个地方之外,没哪里不舒服,我刚才感到难受恐怕真的是心理作用,以为自己中毒了。”

    可是冷晨旭仍然不放心,想要找个医生看看。

    恰巧游客里就有一个是中医,给唐晓芙的两只手把过脉之后,很肯定的跟冷晨旭说,唐晓芙的脉象都正常平稳,没有中毒的现象。

    冷晨旭这才放下心来。

    经过这一场虚惊,一家三口都无心游玩了,回到了宾馆。

    当唐晓芙得知自己没有中毒时,整个人马上慢慢放松,所以这时早就恢复了正常,腰不酸腿不软了,可以自己走路了,可是冷晨旭不让她自己走,非要背着她,还要腾出一只手来牵着妞妞,回宾馆的路上,引起不知多少人的侧目。

    唐晓芙不好意思的头都抬不起来,始终把脸埋在冷晨旭的背上,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被自己的男人当宝一样捧在手心?

    一家三口回到宾馆,退了房回家。

    旅游不可预测的风险太大了,怪不得前世唐晓芙经常在网上会看到旅游突发大灾难。

    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回到了家里。

    当一家三口洗了手脸,躺在舒适的床上,唐晓芙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嗯~还是自己家里好!”

    这次旅游给他们一家带来巨大的阴影估计好长时间都不会再想着出门玩一趟了。

    冷晨旭侧身躺在唐晓芙身边,拿起她那只被蛇咬过的手看,虽然已经抹过紫药水了,但还红肿着,有些触目惊心。

    冷晨旭把那只手拿到唇边轻轻吻了几下,问:“还疼吗?”

    “多大一点伤,早就不疼了,你别担心。”唐晓芙抽出自己的手,一翻身抱住冷晨旭,把脸埋在他怀里,想起当时被蛇咬的情景还有些心有余悸。

    她当时是真的以为自己中毒要死了,当时也真的是怕死了,她怕自己死了就永远的离开了冷晨旭,而她舍不得。

    冷晨旭回应的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头发,问道:“我在木兰山时就很想问你,你看见流星究竟许下了什么愿,只是妞妞一直在我们身边我没机会问你。”

    唐晓芙心想,冷晨旭果然目光如炬,想要骗过他太难了,嘿嘿笑了两声道:“我都不好意思说。”

    冷晨旭马上严肃起来:“你许愿的内容该不是和别的男人有关系吧,不然怎么这么羞于说出口?”

    唐晓芙把林晨旭胸前衬衫上的一颗纽扣解开又扣上,扣上又解开:“和别的男人没关系,只和你一个人有关系,正因为只和你一个人有关系,把妞妞给忘了,所以我才不好意思说。”

    冷晨旭嘴角漫起笑意:“没事,你说给我听。”

    唐晓芙这才扭扭捏捏的告诉他当时对流星许下心愿:“我想和你一辈子都不分离,而且一辈子都甜甜蜜蜜,我要做你的贤内助,我要当你的左右手,你去哪里我都要伴随在你身边。”

    “哈哈!”冷晨旭开心的大笑了几声,“你这个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然后亲了一下唐晓芙的额头,狡黠的说:“要当我的左右手,要帮我做很多事哦。”

    “我知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唐晓芙这只小羊羔傻乎乎的跳进了大灰狼给挖的坑里。

    “那好,你用手安慰我的时候,别忘了安抚小阿旭哦。”

    唐晓芙的脸刹时就红得像番茄,但她也没过多的矫情,含羞点头道:“那好,我也会轻轻安抚小阿旭的。”

    “我喜欢重一点。”

    唐晓芙更是不好意思把脑袋往冷晨旭怀里钻了钻,羞涩的说:“那就重一点。”

    “嗯,现在就来安抚一下?”

    “不要!”唐晓芙惶恐,虽然更亲密的事都已经做过了,但是……这件事他还是不好意思做!(害羞捂脸。)

    “我要!”冷晨旭笑着去拉她的手。

    “哎哎,别拉别拉!虽然我没有中毒,但是被蛇咬过的地方还是很疼的啦!”唐晓芙闭着眼睛大叫。

    冷晨旭这才笑呵呵的放过她,他知道她害羞,不会那么做的,可他就喜欢看她害羞别扭的样子,所以才逗逗她。

    一家人小睡了一下就到了傍晚六点,唐晓芙起床要去做饭,冷晨旭温柔体贴道:“你手上还有伤,我去做。”

    唐晓芙道:“那点小伤算什么,不碍事的。”

    最后睡醒的妞妞也要参与做晚饭,于是大家一合计,干脆包顿饺子算了。

    这个季节正好有苋菜卖,用苋菜包饺子是很好吃的哦。

    冷晨旭劲最大,负责擀面和饺子皮,唐晓芙和妞妞负责包饺子。

    唐晓芙包饺子的速度很快,可是妞妞不会呀,所以她得很耐心的教妞妞包,好在冷晨旭擀饺子皮的功夫也并不怎么厉害,一家三口配合的刚刚好。

    包饺子蛮麻烦,一个多小时之后饺子才包好,然后还要煮熟,晚上八点钟了饺子才端上桌。

    一家三口就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吃,他们都喜欢吃饺子的那口原汁原味,所以就没有用任何酱料蘸着吃。

    本来晚饭吃的这么晚,一家三口早就饿扁了,再加上饺子好吃,唐晓芙三个吃的不亦乐乎。

    吃完香喷喷的饺子,冷晨旭带着妞妞收拾碗筷,不让唐晓芙插手,怕她把伤口打湿了发炎。

    就连晚上睡觉前,唐晓芙要自己洗澡冷晨旭都不让,非要帮她洗,原因当然还是怕她的伤口进水了。

    就算伤口进水了发炎了也不是多重的伤,没那么夸张,自己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叫别人给她洗澡。

    唐晓芙推脱了半天都推辞不掉,只得随他……

    虽然唐晓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冷晨旭脱得精精光光,但以前都是在床上,现在换到浴室,还真令人面红耳赤。

    一直等到大半个身子都泡进了浴缸里,再加上冷晨旭一副君子的模样只给她洗澡没有其他任何过激的行为,唐晓芙这才慢慢的放松了。

    她看着冷晨旭,他样子真温柔,不禁动了童心,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抄起水来往他身上洒,洒的他浑身上下都是水珠。

    冷晨旭起先还宠溺的要她别闹了,可唐晓芙闹得更欢了,还咯咯直笑。

    冷晨旭望着自己浑身湿漉漉的白衬衫,勾勾唇角,手在领口用力一扯,把半湿的衬衫脱下:“既然你想,那我只能……从善如流了,这是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唐晓芙见事态失控,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想玩下下,没想过干别的,你……你别过来。”

    冷晨旭坏笑着已经欺身过来:“你想玩玩,我就陪你玩玩。”

    唐晓芙欲哭无泪,啊~中华文字要不要这么博大精深呀!

    为了河蟹,让我们先把镜头移开。

    一场澡洗下来,唐晓芙扒在浴缸边直喘气。

    冷晨旭拿起一条干毛巾来,给唐晓芙把身体上的水擦干。

    唐晓芙惊恐道:“我自己来。”一把把毛巾抢来擦水。

    冷晨旭就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擦水。

    唐晓芙板着脸道:“把身子背过去。”

    冷晨旭很乖,真的把身子背了过去,但是头却扭了过来,仍旧盯着她看。

    唐晓芙本来要出浴缸的,一条腿都快要跨出去了,见此情景又沉到浴缸里去了。

    她故意装作凶狠的样子:“谁让你看了,自戳双目!”

    “你是我的,为什么我不能看,我还能想吃你就吃你。”大灰狼狞笑着露出了本来面目,转过身来,一只手抽了一条大浴巾,另一只手把唐晓芙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用浴巾一裹,送到床上,在她耳边不怀好意的说了声:“宝贝儿,等我~”

    唐晓芙直翻白眼的看着他走向房门的背影,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好的体力,刚从抗洪前沿回来,也不说好好休息休息,净想着……那个……

    她无奈地看着天花板,今晚别想安睡了。

    开学前一天,唐晓芙约了陆卓然三个一起去乡下看望方文静夫妻两个和宝宝。

    自从方文静和几个孩子们说了她要回乡下的打算,孩子们也都同意了,她就归心似箭,乔大夫配合着她,已经把工作调到县医院去了。

    他是把工作从大城市调到小县城,是很容易的,想要从小县城往大城市调那才难。

    所以半个月之前乔大夫和方文静就已经回到了乡下。

    乔大夫在省城的医院都是医术骨干,去了县医院更是受到重视,直接空降升任为副院长,还配了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

    方文静就是想住在乡下乔大夫才调回县城的,两人又怎么可能住在县城,那还不如住在城里,所以乔大夫把那套三居室便宜租了出去,陪着方文静住在村里。

    陆卓然还没学会开车,唐晓芙就没急着给他买车,陆卓然带着苏苡尘和唐晓兰一起乘坐长途汽车回到乡下。

    唐晓芙一家三口是开车回去的,自然比陆卓然他们早到。

    因为唐晓兰提前给乔大夫打了电话,他们今天会来看他夫妻二人,所以乔大夫今天特意请了假在家。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