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壮在房间里睡觉,见爷爷奶奶蹒跚着走了进来,两个人还边走边抹泪,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爷爷奶奶,你们怎么了?”

    两位老人想到马上要和自己的亲孙子分开了,不禁老泪纵横的更加厉害了。

    小壮奶奶走到床边坐下,抚摸着小壮的脑袋:“爷爷奶奶今天要回自己家了,你以后跟着妈妈要听妈妈的话,更要听爸爸的话,听见没有?”

    小壮一把抱住奶奶,大哭了起来:“我不让爷爷奶奶走,再说我们家里已经没人了,爷爷奶奶回去谁照顾爷爷奶奶呢?”

    小壮一生下来就没有了爸爸,妈妈为了养活他们每天得辛勤劳动,那时爷爷奶奶的身体虽然不好,可是也肩负起照顾他的责任,就是在别人家枣树下捡到一颗枣也要带回家去给他吃,那份祖孙情是很深的。

    小壮的爷爷奶奶听了更是流泪不止。

    小壮爷爷颤颤巍巍道:“小壮不用担心爷爷奶奶,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小壮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妈妈。”

    吴彩云跟着他俩来到房门口,把他爷孙三个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个老人连红梅的爸爸妈妈都不是,而是那个小拖油瓶的爷爷奶奶!

    更加勃然大怒:“好哇,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太不要脸了!你儿媳妇都改嫁给我大儿子了,你们居然还敢赖在我大儿子家里让我大儿子给你们养老!滚滚滚!快点滚!”

    小壮抬起泪眼看见吴彩云狰狞的面目,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闭了嘴,连哭都不敢哭了,从床上滑下来,连鞋都没敢穿就撒腿跑了。

    小壮爷爷奶奶急了,也不清理东西了,两个人搀扶着在后追了几步,大声的喊道:“小壮,你这是要去哪里?”

    小壮转眼就跑得了无踪迹了,两位老人急得直跺脚,一人柱了一根拐杖,去田里找红梅告诉他小壮被唐建文的亲妈给吓跑了,让她赶紧找去。

    两人久病又年迈,身子很虚,还没走到村口小壮奶奶就走不动了,差点就晕倒在地,幸亏是一个路过的村民眼疾手快,在后面见她的身子摇摇晃晃,就紧跑了两步把她给扶住了。

    那个村民把小壮奶奶和爷爷都扶到村口的一棵大柳树的阴凉下坐下,责备道:“你们老两口身体不好就不要乱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非得把红梅给急死不可。”

    小壮爷爷奶奶就哭着把刚才家里发生的事说给那位村民听,并且告诉他小壮不知被吓跑到哪里去了。

    那个村民道:“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歇着,我这就去叫红梅去找小壮,如果小壮是找别的孩子去玩那就没事了,如果不是的,我们村人帮着找就是了,你们老两口可别急坏了身子。”说罢就走了。

    再说小壮从家里跑出来并没有乱跑,而是直接去了田地里找红梅,告诉她,刚才中午那个好凶的女人现在跑到了他们家里,不让爷爷奶奶住在他们家里,现在爷爷奶奶要走,让红梅赶紧回去拦着。

    红梅一听就急了,虽然许多人都说小壮的爷爷奶奶是她的累赘,可是大家相依为命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血浓于水了,她宁愿背着这两个累赘也不愿意让他们回到自己家里自生自灭。

    红梅把手里的锄头一扔,跑到田埂上牵起小壮的手就往家里跑去。

    他母子两个的对话一旁的冯青云听得一清二楚,当即就跑到唐建文劳动的那块田地里告诉唐建文父子建文的亲妈去了新屋,正要把小壮爷爷奶奶赶走。

    唐建文忽然就觉得心烦意乱,自己的亲妈太能作了!也不劳动了,把锄头一扔也往家里跑去。

    再说那个村民在半路上就碰见了红梅母子两个,见小壮和他的妈妈在一起,大松了一口气,对小壮道:“你就那么跑了,差点把你爷爷奶奶吓死了,你爷爷奶奶到处找你!”

    然后又对红梅道:“孩子爷爷奶奶被建文的亲妈给赶出了家里,现在老两口都坐在村口的大柳树底下,你赶紧去看看吧。”

    红梅说了声谢谢带着孩子一口气跑到村口的大柳树底下,见孩子的爷爷奶奶坐在一起正抹着眼泪。

    红梅又急又痛:“爸,妈!你们真是!那是我和建文的家,人家叫你们走你们就走!也不想想人家有没有这个资格!”

    小壮爷爷奶奶都气短的说:“我们只是你的前公公婆婆,人家那可是建文的亲妈,她叫咱们走,咱们哪好意思还死皮赖脸的住下去。”

    红梅被小壮爷爷奶奶的老实气得无语:“爸,妈,你们现在就跟我回去,等我去找建文看他怎么说,如果他也和他亲妈是一个态度,大不了我和建文离婚,我养活你们!”

    “孩子,那可使不得!”小壮爷爷奶奶连忙拦着,“我们已经拖累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你好不容易嫁个肯对小壮好的男人,你千万别为了我们和建文离婚,我们一把老骨头没关系的,就盼着你好好把我们家小壮抚养成人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红梅哽咽着道:“小壮也是我的孩子,我肯定会把他好好抚养成人的,这个爸妈放心,但是爸妈还是回去和我们一起住。”

    小壮的爷爷奶奶死活不肯,挣扎着站起来,硬是要回他们的家,只是叮嘱红梅有空把他们的衣物给他们送回来。

    红梅和小壮拉着老两口不让他们走,四口人在大柳树底下哭哭啼啼引来许多村民围观。

    虽然在众村民的眼里小壮的爷爷奶奶是红梅沉重的负担,有的人也曾劝过她不要管小壮的爷爷奶奶,她已经照顾了他们十年,够对得起他们了。

    可真正的面临这种情形时,每个人又都是不忍的,虽然小壮爷爷奶奶是负担,而且年纪又这么大了,但毕竟是两条性命,就这么让他们回去,就算族人和乡亲们愿意接济他们饭食,可是老两口身体都这么差,没人照顾,他们估计也是活不长的。

    大家都纷纷谴责吴彩云起来,恨不能冲到唐建文家把吴彩云给赶走。

    但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务事,他们除了谴责议论还真没那个权力赶吴彩云走。

    有人忽然看见唐建文大步流星的朝这里走来,于是叫道:“建文!你过来,我们都有话跟你说。”

    唐建文走了过来,见小壮爷爷奶奶和红梅小壮在那里抱头大哭,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马上有个村民怒道:“你说这是怎么了?是你的亲妈要赶小壮爷爷奶奶走,人家一家几口当然要抱头痛哭了。”

    唐静文耐着性子道:“你们这是干啥?那是我的房子,我不赶你们走谁都没权赶你们走,你们现在就跟我回去,我倒要看看是谁要赶你们走!”

    红梅擦了一把眼泪,对小壮爷爷道:“我就说了建文绝对不会赶你们走的,爸,妈,你跟我们回去吧。”

    众乡亲也是这么劝,小壮的爷爷奶奶这才跟着红梅两口子一起回到建文的新居,许多乡亲都跟在后面看后续发展。

    吴彩云在家里给自己冲了一碗红糖水,正喝得津津有味,就见一大票人涌进了院子里。

    她从房屋走了出来,见唐建文和红梅各扶着小壮爷爷奶奶走了进来,他们身后是小壮还有不少的村民。

    吴彩云气急败坏的向唐建文走去,用手指着小壮爷爷奶奶道:“这两个老家伙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养着他们,让他们滚!”

    唐建文冷冷道:“虽然小壮爷爷奶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结婚前就已经答应过红梅,我会和她一起照顾老两口,我是男人,说话就得算数!妈,你最好也对小壮的爷爷奶奶客气些,不要动不动就对他们说‘滚’字,在这个家里你没有资格让任何人滚!”

    许多人都拍手叫好,谁能够想到曾经像个二流子一样不学好的唐建文在生活的磨砺下会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庄稼汉呢!

    人生啊!社会啊!

    吴彩云气极,指着唐建文的鼻子道:“你这个傻子完被那个二婚女给迷住了,她年纪一大把,长得又不好看,你到底看中她哪一点了?”

    唐建文铿锵有力的答道:“我看中她的善良。”

    吴彩云顿时哑炮了,这一点是她最不具备的。

    围观的乡亲们爆发出一声喝彩声。

    吴彩云把脸一板道:“你这是典型的娶了媳妇忘了娘!你养不相干的人我不管!可是我是你亲妈,你不应该也养着我吗?”

    唐建文无语的重重叹了一口气,看向红梅。

    红梅当场就表态道:“你是建文的亲妈,我们当然应该养着你,你想跟我们一起住就住下吧。”

    吴彩云大喜,总算找到了一处包吃包住的好地方。

    后来唐中华知道吴彩云赖上了唐建文也无可奈何。

    冯青云就跟红梅说,要她以后别过来做饭了,两家干脆分开吃,她只用把她那边的三个老人,特别是吴彩云那尊大佛伺候好就行了。

    红梅点头答应了。

    又是一个黑色七月,唐晓兰也终于结束了高考。

    考完的那一天,唐晓芙就把唐晓兰接到自家住几天,好好玩玩放松放松,顺便帮她带带妞妞。

    今天防汛形势比较严峻,冷晨旭已经带兵坚守在防汛第一线,这段时间是不回家的,唐晓兰在家长住也没关系。

    唐晓芙每天早出晚归,利用放假时间好好的扩展一下自己的生意,所以一日三餐只有晚饭那一餐有可能在家里吃。

    陆卓然也忙着十里香餐饮有限公司这一块儿的发展,每天也是忙得天昏地暗。

    一个月过后是放榜的日子,唐晓兰毫无悬念的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

    方文静办了场家宴给她庆祝,那天简明兄妹也来了,简明还送了唐晓兰一辆漂亮的女式自行车。

    家宴是设在晚饭后,吃饱喝足简明兄妹先走了,唐晓芙就想带着妞妞回去。

    方文静笑着道:“真是女生外向,你就不能再多留会儿和我们说说话吗?难得回一次娘家,吃顿饭就想跑。”

    唐晓芙嘿嘿笑了两声,自从出嫁之后,每个星期从学校回来她真的是很少再回方文静这边了,而是直接回她和冷晨旭在洞庭街那边的家。

    就算是逢年过节来看望方文静,夫妻两个也一般只吃顿饭再坐着聊一聊就带着妞妞告辞回家了,所以方文静要唐晓芙再多待一会儿,她就从善如流留了下来。

    乔大夫把事先切好放在冰箱里冰冻好的西瓜拿出来大家一起吃。

    方文静拿起一块西瓜吃了两口,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子女和苏苡尘道:“你看你们都考上了大学,以后住校离家远,中午和晚上也没谁会回来吃饭了,都不用我再照顾了,所以我和你们叔叔打算带着宝宝搬回乡下住去,你们节假日回乡下来家团聚,你们看好不好。”

    方文静一直想要搬回乡下住,唐晓芙姊妹几个都知道的,因此大家都答应了。

    唐晓芙对陆卓然道:“等过几天我给你买一辆小面包车,以后每逢星期六你就把晓兰、尘姐姐都拉回乡下和妈还有乔叔叔宝宝团圆。”

    她们的家乡离江城很近,而且交通也便利,有一辆车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往返是很方便的。

    陆卓然点头:“这个没问题。”

    他抬眼看着唐晓芙:“既然妈妈和乔叔叔要搬回乡下住,那我们干脆把现在我们住的这栋楼改造一下,只留第四层住人,第一二层改成小吃店,三楼改成红樱桃服装专卖店,你看可不可以?

    唐晓芺道:“你这计划当然可行,改造外加装修得要多少费用,你和建斌哥好好做个预算交给我看就行了。”

    陆卓然点头说好。

    唐晓芙从身上拿出五十块钱给唐晓兰:“好不容易高考完了,分数也出来了,现在玩也玩得安心了。

    反正这个暑假你是没什么事干的,不如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约着一块出去旅游玩玩,张家界的景色不错哦,不然去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值得一游。”

    方文静给妞妞擦着糊满西瓜汁湿漉漉的小嘴巴:“干嘛花钱跑出去看人家的风景,咱们家乡的风景不好看吗,有山有水的。”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