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青云还记得得给红梅的前公公婆婆送午饭。

    现在红梅的前公公婆婆和红梅夫妻两个都住在新屋那边。

    冯青云盛了两大海碗的饭,又夹了满满一大海碗的菜,特别多夹了些红烧肉送到新屋那边。

    刚才那么一闹,已经是中午1点多了,红梅的前公公婆婆早就饿了,可是两个人都身患重病,只能在屋子和院子里活动几步,稍微走远一点就觉得胸闷气短受不了,所以就没有去唐振华夫妻两个住的地方看看。

    不过就算他们走得动路,他们也不好意思去唐振华夫妻两个那里看看为什么红梅没有给他们老两口送饭。

    毕竟是自己的前儿媳心地善良,带着他们过活,可他们哪有脸为了一顿午饭上唐振华家的门,那算怎么一回事!

    红梅的前公公婆婆见是冯青云给他们送饭,于是很不好意思的打听为什么红梅没来给他们送饭。

    他们并没有指责红梅的意思,是怕红梅在唐家有什么为难事给绊住了,他们帮不上忙,哪怕关心一下也是好的。

    冯青云也是满腹心事无人说起,干脆一屁股坐下,把刚才她们家里发生的那些糟心的事说给红梅的公公婆婆听。

    红梅的公公婆婆听了半日无语,最后说道:“按理说我们两把老骨头也没资格管你们家的事,但是我们还是劝你一句,你可别轻易让那女的进屋啊,你让她进来你就该给她腾地方了。”

    冯青云担心的就是这些,红梅公公婆婆的话说中了她的心思。

    虽然她和唐振华是半路夫妻,可是两个过得和睦,无论是唐振华也好,还是几个继子也好,对她母女两个都还不错,一般重组的家庭哪有这么融洽的。

    她半点都不想离婚,可就是怕事情最后的发展根本就不由她。

    冯青云强笑了一下,没再说话,等着红梅公公婆婆吃完了午饭,就收拾了碗筷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有好几个村民特地从自家出来拦住她问,她们家刚才吵吵闹闹发生了什么?

    冯青云这时已经撑不住了,对着那几个邻居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哭诉给他们听,最后还说:“吴彩云说,我是找振华帮我养闺女的,各位嫂子大哥,你们评评理,我家桂花都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什么农活儿干不了,连我这个亲妈都不用养她了,她自己就能养活自己,怎么就靠振华在养活我家桂花了?”

    那些邻居们都劝她别哭了:“我们都看在眼里,你家桂花干起活儿那可真是叫实在,都顶得起一个小伙子了,你家振华要是敢也这么认为的话,我们就指着他的鼻子和他说道说道!”

    有几个男人说道:“吴彩云给振忠带了多少顶绿帽子呀,如果振华还肯接受她的话,那还真是让人瞧不起!”

    众人安慰了一会儿冯青云就都散了。

    再说唐振华父子两个和红梅一起把吴彩云送到了镇卫生所。

    接待他们的值班医生是个年轻气盛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他瞟了一眼吴彩云,认出她是当地有名的破鞋,当即流露出厌恶的神色,问唐振华父子两个,吴彩云怎么了。

    唐振华父子两个答:“晕过去了。”

    年轻的医生给吴彩云检查治疗了一番,吴彩云终于醒了过来。

    医生问她哪里不舒服。

    吴彩云以前本来就爱装腔作势,哪怕手上被刺刺了一下,她都像世界末日一样,可以哭得涕泪横流,何况她现在的确是得了重病,而且这个病能治好的希望非常渺茫,更是脆弱的不行,见医生问她,顿时哭的惨不忍睹:“大夫,我得了子宫癌,刚才又被人踢了一脚,现在痛死了,求求你救救我。”

    她只是说被人踢了一脚,并没有说出唐振华的名字来。

    唐振华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就是吴彩云的心机之处。

    那个医生皱了皱眉,公事公办的问:“你的病历带来了没有?”

    “没有。”

    医生道:“我这里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病例,不知道该给你打什么针比较合适,这样吧,你们把病历拿来,我按照病历上的处方给你开药。”

    (这点不是作者胡说八道哦,有的级别不够的医院对一些特别少见的疑难杂症医生半点经验没有,如果非要在这家医院紧急治疗的话,医生会要求病人把以往大医院的病历拿出来,他们照上面的处方先应付一下,稳定病人的病情,再转入大医院里。)

    唐建文道:“我这就回去拿,我家里离这里不远。”说着就跑了回去。

    冯青云和桂花正在家里愁眉苦脸的说着话,见唐建文跑了回来,母女两个连忙站了起来。

    冯青云问:“你妈她现在还好吗?”

    唐建文拿起桌子上那厚厚的一摞病历,说道:“应该不太好吧,我现在把病历送过去给大夫瞧瞧,大夫好给我妈打上两针,说不定情况就会好转。”说着就离去了。

    冯青云母女两个面面相觑,唐建文这么关心他的亲妈,到时肯定会支持他的亲妈重回这个家庭,那她母女两个恐怕是逃避不了被扫地出门的厄运了。

    母女两个的脸色一灰,坐了下来,都低下头去无心说话。

    唐建斌往返都是用跑的,所以一个来回一刻钟都没有用到。

    年轻的医生接过病历,一页一页的翻看,眉头渐渐皱紧,没想到这只破鞋说的是真的,她居然真的是得得子宫癌!

    红梅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医生,这子宫癌是不是跟曾经挨了打大出血有关?”

    一旁的唐振华紧张起来,紧盯着年轻的大夫。

    如果吴彩云得子宫癌真的是因为他那一顿拳脚引起的,那他就得承担起责任。

    年轻的大夫说道:“这事可不好说,许多癌症发病原因复杂。”

    他瞟了一眼吴彩云道:“不过现在医学上普遍认为子宫癌的发病原因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是私生活混乱,二是私生活不洁,除了这两方面发病率最高以外,当然还有其他发病因素。”

    尽管唐振华是个乡下男人,可是大夫的话他还是听懂了,脸当场就绿了。

    吴彩云慌乱起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给自己喊冤:“我没有!我没有!”

    然后一把抓住唐振华的手:“振华,你要相信我!”

    唐振华嫌恶心的用力甩掉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十块钱来放在医生的办公桌上,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红梅站了一会儿,拉拉唐建文的衣袖,问道:“你走不走?”

    唐建文看了看吴彩云,她的眼里是绝望,有点可怜她,沉默了片刻小声说道:“你先回去照顾小壮吧。”

    于是红梅就离开了。

    冯青云母女两个正垂头丧气的坐在堂屋里,见唐振华铁青着脸回来了,母女两个赶紧站起来,却都不敢开口说话。

    唐振华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问她两个道:“你们两个吃了没有?”

    冯青云轻轻摇摇头:“还没呢。”

    唐振华不满的提高了声音:“这都啥时候了,你们还没吃!都不饿的吗?赶紧吃饭!”

    “哎!”冯青云轻快的答应了一声,虽然唐振华是在冲她母女两个发火,但是她心里明白这是唐振华在关心她母女两个。

    他是个粗汉子,指望他说甜言蜜语,等下辈子都没可能!

    桂花跟在母亲后面一溜烟的去了厨房,脸上的乌云扫去一大半,悄声的问冯青云:“看叔叔这样子是还肯对我们好,也许我们不会被赶出家门吧。”

    冯青云盛着饭说:“但愿如此。”

    一家三口才坐在桌前吃饭,红梅又回来了,给了冯青云一个安心的眼神。

    冯青云站起身道:“红梅,你去厨房舀水洗洗手脸,我这就给你盛饭去。”

    红梅明白她的意图,因此没有拒绝。

    趁着两人在厨房时,红梅告诉她,医生说吴彩云的子宫癌跟被唐振华暴打她不一定有关系,但是跟男女作风不正却是有很大的关联,唐振华暴怒,可能不会再管吴彩云了。

    冯青云感激的对红梅道:“多谢你了。”

    红梅挥挥手道:“婶子就别谢来谢去的了,我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婶子当我的婆婆多好呀,我干嘛要那只破鞋当我的婆婆!”

    两人相视会心一笑。

    冯青云告诉红梅,她前公公婆婆那儿她已经给他们送过午饭了,就是小壮也已经吃过了,并且安排他在睡午觉。

    红梅笑着道:“我就知道婶子在家里会替我把这些事都做了,谢谢婶子。”

    冯青云嗔了她一眼:“你刚才还说我太客气,你现在还不是一样客气!”

    两人都轻笑了两声。

    冯青云压低声音道:“真没想到那个吴彩云居然那么不要脸,明明是自己跟别的男人乱搞才得的子宫癌,却想要怪在振华头上。”

    红梅把洗过脸的毛巾洗干净,然后挂起来:“你看她现在落魄的跟条狗似的,肯定是无路可走了所以才编出那么一大套谎言,还不是想套牢公公,让公公包养她的生活并且给她治病呗。她这种不要脸的人什么事做不出!”

    “也是。”冯青云点头表示认同,两个人不再说话了,都走出了厨房。

    镇卫生所里,唐建文看着医生给吴彩云吊上了针药之后,又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搜了出来给了吴彩云:“妈把这些钱拿上,自个重新找地方安身吧,咱们家你就别打算回了。”说罢就走了。

    吴彩云想数数唐建文给了她多少钱,医生冷冷的说:“你别乱动,手上针头掉了我还得给你重新打。”

    吴彩云这才忍住,没有忙着去数钱。

    一个多小时之后针药打完了,吴彩云立马数了数唐建文给她的那些钱,连分子钱在内也就十七块多一点,不由得一肚子的火,这就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孩子吗?居然只给这点钱打发他老娘,当老娘是叫花子吗?

    吴彩云走出镇卫生所举目四望了一番,娘家估计是回不去了,那几个嫂子和弟媳一个比一个厉害,如果知道她是得了病落魄了回娘家,肯定会用扫帚把她打出家门的。

    那就还是回唐振华家吧,反正自己有充足的理由,她的东西还扔在唐建华家的院门口呢!

    吴彩云回到唐振华家院门口时,发现她的几个行李袋都整整齐齐的码在唐振华家院门口对面的一棵大柳树下,而唐振华家的院门闭得紧紧的。

    吴彩云愣了愣,不死心,跑过去推了推院门,根本就推不开,可想而知唐振华是真的不再让她踏进他们家了。

    吴彩云憎恨的盯着紧闭的院门,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拖着自己的几个行李袋往唐建文住的新屋走去。

    这个时辰家里的劳力都去田里干活了,只剩下红梅的前公公婆婆小壮在家。

    红梅的前公公婆婆正坐在堂屋里边喝着茶边说着话,见一个女人忽然一头闯了进来,把他们两个吓了一大跳。

    小壮爷爷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严肃的问:“你是谁?”

    吴彩云置若罔闻,拖着几个行李袋径直走进堂屋,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不屑的斜睨着小壮爷爷:“我是建文的亲妈,你又是谁?”

    小壮爷爷砸了砸嘴,叫他怎么说,身份太尴尬了!

    虽然吴彩云的臭名在外,小壮爷爷奶奶也都有所耳闻,可是人家说到底是唐建文的亲妈,而他们和唐建文却是毫无半点关系,只是自己的前儿媳坚持,再加上唐建文善良,所以才容他们住在一起。

    吴彩云自从过年回乡下呆了几天之后,一直都没回乡下,所以对自己的大儿子结婚一事毫无所知,以为小壮爷爷奶奶是红梅的爸爸妈妈,于是冷笑一声,讥讽道:“真是可笑了,这房子是我小儿子拿钱盖的,现在的房主人是我大儿子,我这个亲妈还没有住进来,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就抢先一步住了进来,简直是没天理!你们也在这里住了不少时日了吧,也该滚了吧,现在就给我滚!”

    小壮爷爷奶奶傻了眼,人家亲妈让他们滚他们也不能不滚。

    两口子眼里都含着泪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往房里走去,去清理他们的东西准备离开这里。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