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吴彩云的所作所为令他们这些做儿子的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但是她确实没有哪点对不起他。

    唐建文的气势弱了下去:“你不是已经改嫁了吗?你还来我们家干什么?”

    吴彩云冷冷道:“我来你家干什么我犯不着跟你说,等你爸回来了我跟他说。”

    唐建文听了一声不吭调头就走,刚走出堂屋又转回身来,把两间房都上了锁,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吴彩云被自己儿子的举动气得快要晕过去了,这是在把她当贼在防?

    唐建文回到田地里,唐振华问:“来的是不是那个不要脸的东西?”

    唐建文黑着脸点了点头,唐振华问:“你就没有把那个不要脸的东西赶走吗?”

    唐建文解释道:“不是我不想赶她走,是她说她没对不起我,只对不起爸过,我没资格赶她,所以我就离开了。”

    他父子两个对话冯青云母女两个在一旁一直竖着耳朵留意听,听到这里,她们也猜出来的那个女人是谁了,母女两个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但都没说话。

    唐振华扭头看了一眼冯青云母女两个,就往田埂上走去:“我这就把那不要脸的东西赶走,居然还敢上我们家的门!”

    冯青云在背后叫住他:“先把地里的活儿干了吧,你这样跑来跑去不耽误工夫吗?再说马上就要到吃饭的点了,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吃饭时说。”

    唐振华听了冯青云的话就没有急吼吼的跑回去赶人。

    一家四口又劳动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已经陆陆续续有乡亲从自家田地里往家里走去。

    唐振华一家四口也都上了田埂准备回家吃饭。

    唐振华心情不好,铁青着脸,其他三个人也不敢言语,都跟在他身边默默的往家走去。

    红梅在家已经做好了午饭,却不敢端出去,要等公公回来做决定。

    她就去喂家里的鸡呀猪呀牛的。

    一行人回来,见厨房上头没有炊烟,唐振华问红梅:“午饭还没做?”

    “做好了。”红梅对这个公公总是有些畏惧的。

    “哦。”唐振华阴沉的面色一缓,这个儿媳妇虽然不尽他的意,但勤劳懂事这点他还是蛮喜欢的。

    吴彩云在屋里看见唐振华忙迎了出来,怯怯地叫了声:“振华。”

    唐振华嫌恶心的皱了皱眉,一眼看见堂屋里好几个行李大包,冷声问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吴彩云点了点头。

    唐振华顿时震怒了:“咱们不是已经离婚了,你咋还这么不要脸跑来了咧,快拿上你的东西给老子快滚!”

    “振华~”吴彩云又故伎重施,哭得暴雨梨花,“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我想回来,你……让我回来好不好?”

    唐振华气得额上青筋直暴,吴彩云大言不惭的要求回来是把他当傻子吧。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以前在她眼里可不就是个傻子!和自己结婚,却和唐振中暗度陈仓,想想都叫人气得快要炸了。

    “我要你自己滚,是让你体体面面的从我们家出去,既然你不要这个体面,那也别怪我无情了!”唐振华连和吴彩云连啰嗦下去的心情都没有,进了堂屋直接抓起她的几个大行李袋就往外走,出了院门往外一扔。

    吴彩云这次是破釜沉舟必须得让唐振华把自己留下,所以根本就不去管被扔出院门外的那些行李。

    再说乡下人淳朴,也没人敢把那些行李拖回自己家里据为己有。

    她扑到唐振华的脚边跪下,自扇耳光:“振华,以前确实是我不对,伤你的心伤的太重了,可是我现在已经遭到报应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和你当初做夫妻时也是你恩我爱的,不然也不会生这么多孩子……”

    “你恩我爱?”唐振华仰面大笑,觉得这个词对他而言实在太讥讽了,“如果你对我是真心的就不会跟大哥滚床单了,而且还和大哥生下了建武!这也就算了,为了和大哥双宿双飞,居然算计我,骗我和你离了婚!当初你为了和我离婚无所不用其极,那时你有没有念及一日夫妻百日恩?”

    吴彩云紧紧抱住他的双腿哭得几乎要晕厥过去:“我是被大哥迷惑了所以才非要闹着和你离婚的,振华,我真的对你是真心的,请你相信我!”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唐振华一脚踢开她。

    吴彩云嗷的一声惨叫,抱着小腹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脸痛苦之色,眼泪还扑簌扑簌着往下直掉。

    唐振华不屑的冷笑道:“你少在我面前再装柔弱了,你那些招数对我早就已经没用了,赶紧把眼泪擦一擦,滚吧!”

    吴彩云疼得汗珠子都掉下来了:“我真的不是装的,我现在得了子宫癌,起病原因就是你以前对我拳打脚踢引起大出血又没好好治疗,你现在还踢我,我这命非要死在你手里不可!”

    唐振华根本不信,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你少在这里编故事骗我了,我以前虽然笨,但是被你骗了那么多回再笨也学聪明了,所以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吴彩云紧紧捂住肚子,身体都蜷缩在一团了:“我真的没骗你,我带来的那些行李里就有我在医院看病的病历,你看看那些病历就知道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唐振华冷冷道:“我没那个兴趣,你快滚吧,我们家要开午饭了,吃过午饭我们还要下田地里劳动去,我们可不像你,靠着勾引男人就能吃好喝好穿好。”

    吴彩云一声不吭,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肚子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到了院子外面,找到那个放着病历的大行李包奋力拖了回来。

    唐振华正命令红梅和冯青云去厨房里端饭菜上来大家吃午饭,见状,怒吼道:“你这贱人到底有完没有完,是不是非要让我对你动拳头你才肯滚?”

    吴彩云没有理会他的威胁,而是把大行李包打开,从里面拿出那一沓厚厚的病历递给唐振华,眼泪如决堤一般流个不停:“振华,你亲眼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唐振华将信将疑的拿起那些病历翻了翻,上面果然赫然写着子宫癌三个字,因此也就相信了吴彩云的话病因跟上次他暴打她引起大出血有关。

    唐振华心里涌起几丝愧疚,他当时暴打吴彩云只是想出口气,并没有想把她打死,可是现在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农民传统的善良占了上风,唐振华一时心软下来不再赶吴彩云走。

    吴彩云在心中暗暗大松了口气,自己来对了,只有唐振华对自己才会余情未了,收留自己。

    唐建文也凑过来看了看那些病历,对吴彩云的痛恨之情也淡了许多,毕竟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且还得了这么重的病,谁知道会活多久呢,跟一个将死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吴彩云见唐振华父子两个都有松动的迹象,心中暗喜,自己十有八九是能够留下来的了。

    唐振华无力的叹了口气,疲惫的说道:“你去洗洗吧,洗洗过来一起吃饭。”

    吴彩云哭的我见犹怜:“振华,谢谢你这么好心,在我落难的时候还是肯这么帮我。“说着就要去厨房打水洗手洗脸。

    一直站在一旁紧张的注视着事态发展的冯青云这时已经情绪失控,拿起门后的扫帚,不由分说劈头盖脸的就向吴彩云抽去。

    “你这不要脸的烂鞋,在外面被别人玩残了,就跑回来想让振中收留你,你那所谓的子宫癌谁知道是真是假!

    你有那么多野男人,让别人给你做份假病历实在太容易了!你骗得过振华父子两个骗不过我,我不会让你在我们家待下去的,你这臭鞋烂鞋,赶紧滚!不管我打死你!”

    老实的女人发起飙来是很厉害的,而且冯青云因为长期做农活的原因力气还很大,打的吴彩云抱头鼠窜,不停的哀嚎:“振华,你救救我,快救救我,不然我会被这泼妇打死的!”

    桂花在一旁听了顿时怒火冲天,跑到厨房里从柴火堆里抽了根树枝,又跑进了堂屋,怒喝吴彩云:“你叫谁是泼妇,你这不要脸的浪货,你竟然敢叫我妈是泼妇,我不打死你!”说着和冯青云一起抽打吴彩云。

    吴彩云被打的从堂屋里跑出来,在院子里满院跑,对着唐振华哭喊道:“振华!快救我!”

    唐振华听了冯青云的话也怀疑吴彩云那些病历都是假的,于是作壁上观道:“你这贱人,给自己留一点颜面吧,赶紧夹着尾巴走吧,别再来我们家行骗博取同情想让我收留你了。”

    吴彩云哭喊道:“我真的没有行骗!我真的得了子宫癌,振华你要相信我!我和你共有好几个孩子,那个贱人和你结婚,只是想要你帮她养女儿而已,你可千万别上她的当!”

    吴彩云失声力竭的喊了几声,忽然眼睛一翻,晕倒在地。

    冯青云母女两个停了下来,他们分不清吴彩云到底是演戏还是真的晕过去了。

    ……不过看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无血,应该不是装的吧,心中不由得有些惶恐。

    冯青云扭头对唐振华道:“振华,她晕过去了,我们把她送到镇卫生所看看吧。”

    到底是女人,她只想维护这个家不让其他女人进来而已,并不想让吴彩云死。

    唐振华和唐建文走了过来,蹲在吴彩云的身边。

    唐振华把吴彩云翻过身,让她脸朝着上用力的掐她的人中,可怎么掐都醒不过来,可见真的不是装的。

    唐振华心咯噔一沉,对唐建文道:“你快回你新屋那里把咱家的板车拖来,我们拖着你妈去镇卫生所看看。”

    几分钟之后,唐振华父子两个就把吴彩云搬到了板车上去。

    冯青云有些站立不安,她不知道该不该跟过去照顾。

    跟过去照顾吧,她心里不平衡,这女人是来破坏她家庭的,她凭什么照顾她!

    但是不跟过去照顾吧,这女人又是被她打晕的,良心上有些说不过去,而且她还怕唐振华因为这件事生她的气,影响夫妻两个的感情。

    红梅走了过来,轻声对冯青云道:“婶子,我帮你过去照顾建文的妈吧,我就对公公说是婶子让我来照顾她的。”

    冯青云感激不尽,一把握住红梅的手:“那就谢谢你了。”

    红梅笑着摇了摇头:“是婶子先对我好的,我只是将心换心而已。”

    红梅一群人走了之后,桂花忧心忡忡的问冯青云:“妈,那个不要脸的回来了,叔叔会不会不要你?”

    冯青云心中惶恐的也正是这一点,她曾经听那些村民说过,以前唐振华可是把吴彩云当做宝贝一样疼,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曾经那么爱吴彩云,她也担心唐振华会念及旧情心一软最终选择吴彩云,把她母女两个扫地出门。

    就像吴彩云说的,她和唐振华有共同的孩子,而她和唐振华却没有,这是她的劣势。

    不过她也不会任人摆布的!

    冯青云把腰杆挺了挺:“我和你叔叔可是拿了结婚证的,想要离婚没那么容易,实在不行我就去找建斌去!”

    桂花显然没有她妈妈那么乐观,长叹了一口气,幽幽道:“建斌哥还不是那个不要脸的亲生儿子!”

    冯青云怔了怔,沉默了片刻,道:“我看你建斌哥为人公道,他绝对不会偏帮他亲妈的。”

    说是这么说,其实冯青云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但现在思考这些也没多大的意义,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冯青云把缩在墙角里的小壮拉到怀里,柔声安慰道:“小壮别怕啊,是大人们之间扯皮,和咱们小壮没关系,来,小壮,洗洗手洗洗脸,奶奶给你盛饭吃。”

    “好!”小壮怯怯的答了一声,跟着冯青云洗了手脸。

    冯青云又拿了个大海碗给小壮盛了大半碗的饭,又去了堂屋给他夹了不少的五花肉让他坐在桌边吃。

    她和桂花就不先吃了,等唐振华一行人回来再说。

    小壮吃着喷香的五花肉很快就把之前的惊恐抛之脑后。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