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双臂抱胸高傲的站在吴彩云的面前,嘴角含着一抹讥笑一副大快人心的嘴脸看着吴彩云如丧家之犬被朱无霸赶出家门。

    不知情的人谁能够看出母们两个是一对亲母女?

    银梭对她亲妈的所作所为再次刷新了朱无霸对她的认知。

    玩她是继续要玩儿的,并且一直要把她玩残!

    至于给她买衣服鞋包、给她零用钱,做梦去吧!

    不论自己使出七十二变,都不能从朱无霸那里捞到一丁点好处,银梭气的都快吐血了,可是她就是不肯离开朱无霸。

    这就好像你投资好像你赌博,越是亏本越是想要追本,否则就不甘心,因此也就越陷越深。

    银梭觉得自己在朱无霸这里付出这么多什么都没捞到,她哪会甘心就这么离去!要知道她曾经是个和别的男生牵一下小手就得骗点好处的女生。

    于是她绞尽脑汁想办法,还真让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不久银梭怀孕了,当她把这一喜讯告诉朱无霸时,朱无霸的脸都气绿了:“我们不是做了防护措施吗?怎么还会怀孕!是你动的手脚吧。”

    银梭万没有料到朱无霸是这种反应,当即唯唯诺诺道:“我……我只是想要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朱无霸一把岁数了哪里不明白银梭故意怀孕就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母凭子贵!

    想有个他们自己的孩子?

    这是银梭现在找不到比他条件更好的男人,所以想通过孩子套牢他,他可不会上她的当!

    朱无霸绝情绝义道:“可我不想要!不过你要是执意把这孩子生下来我也不会拦着你,但我是不会认他的,也不会给他一分钱的抚养费,你到时爱到哪里去打官司就到哪里去打官司!”

    银梭张大了嘴巴,半天悻悻道:“那我抽时间去把孩子给打掉。”

    朱无霸点头:“孩子打掉之后,凭收据来我这里报销费用。”

    银梭整个人都僵住,朱无霸对自己太冷了!

    几天之后,银梭独自一人去医院打掉了孩子,拖着虚浮的脚步回到朱无霸家里,一屁股坐在床上,两眼呆呆的看着窗外,为什么唐晓芙的日子能够越过越好,而她却越混越惨?这是为什么!

    她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对唐晓芙的憎恨又达到一个新高度。

    再说吴彩云被朱无霸扫地出门之后,找了一处便宜的房子租了下来,然后就去医院治疗子宫癌。

    等她把身上所有的积蓄用完之后,子宫癌暂时控制了,但能控制多长时间医生也没有把握。

    吴彩云总惦记着自己身上有病,什么活儿都不敢干,生怕受劳累病情复发,可是如果不出去干活儿的话,她就会饿死。

    这时她又想到了唐振华,两人做夫妻时唐振华对她是真的好。

    再说她和唐振华共育好几个孩子,如果自己能够回到唐振华的身边,唐振华一定会养着自己,而且如果自己的病发了,他一定会给自己看病的。

    于是吴彩云回租住地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当天就乘长途汽车回到了乡下。

    当她一出现在五福镇时,立刻引起许多人侧目,大家对着她指指点点。

    过年的时候吴彩云回来过一趟,而且还把朱无霸带回来过,冒充是她的新男人,那时她打扮得分外光鲜,可这次回来却一副落魄的模样,那些乡亲们纷纷猜测,吴彩云这只破鞋是不是被她的第二任男人给扔了?

    大家议论的话不时传入吴彩云的耳朵里。

    “肯定是以前那个男的不知道她是一只破鞋,知道了人家当然要和她闹离婚的。”有人笃定地猜测。

    “一只破鞋二婚了,吴彩云不知多得瑟,过年的时候还把她男人带回来炫耀,现在看她再拿什么炫耀!”有人鄙夷。

    众人的议论和目光让吴彩云如芒在背。

    她厚着脸皮硬着头皮回到村子里时,更是在村子里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惊讶的看着她,她现在已经和唐家没关系了怎么还回这个村子里来?

    老人小孩都好奇的跟着吴彩云背后,看她去哪里。

    吴彩云经过唐家大院时,丁家丽正从院子里出来,一眼看见她讥讽道:“哟!不是听说你钓了个凯子吗,怎么变这样了?被人甩了?也是,一只破鞋谁会要啊!”

    要是换做以前,吴彩云肯定和丁嘉丽要吵起来,但现在她选择了忍气吞声,找到了唐振华的家门前。

    唐建文五一才结的婚,娶了红梅,婚后两人恩恩爱爱。

    唐振华虽然不喜欢红梅,可是也只是对她不理不睬而已,像以前唐家虐待方文静母女的事他可从来没干,而且对红梅带来的小拖油瓶小壮还是相当的不错。

    冯青云母女对她母子也还不错,所以红梅对唐建文一家大小感恩戴德,家里家外的活儿都抢着干。

    快中午了,她特意回老屋这边做饭,中午除了炒几个地里的青菜外,她还准备做个红烧五花肉,夏天天气本来就热,还要在田里辛勤劳动,不吃点好的身体都扛不住。

    她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忽然听到有人进了院子。

    红梅心中奇怪,虽然一个村的乡亲互相串门的时候不会站在院子门外喊门,而是直接进来,但是一般边进来就边会问家里有没有人,是在提醒主人家他进来了,可是这个人怎么一声不吭就往里走,莫不是个小偷吧?

    自从改革开放这几年来,勤劳的人生活早就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可总有那么一小撮好吃懒做的人不想干活儿,日子过得还不如生产队那会儿。

    这些好吃懒做的人为了能够填饱肚子就都开始走歪门邪道,有的到处招摇撞骗,有的就开始变成三只手到处偷窃。

    前几天他们这村里就有好几户人家被人在大白天的给偷了,偷的不多,有的是自家米缸里的米被别人偷去一些,有的是放在堂屋柜子里的几块零花钱被偷去了。

    但村里出了小偷不论换作谁都会心慌慌。

    红梅想到这里心中一紧,她回来做顿饭还出一些事故,那她怎么跟公婆交代!

    红梅赶紧从厨房探出头来看看进来的是谁,如果是小偷就要把他骂出去,不然偷了公公婆婆的钱她可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进来的女人脸色蜡黄,两眼无神,虽然烫着一头卷发,可是卷发乱得像鸡窝,显然很长时间没打理了。

    这个面孔很生,红梅没见过,于是连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双手还在身上的围裙上擦了擦,警觉的看着那女人问道:“你是谁?”

    吴彩云正往里走,忽然见厨房里出来个人质问她,顿时疑神疑鬼的打量红梅。

    见红梅看上去也就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虽然皮肤有些粗糙,但细看五官还是蛮耐看的。

    吴彩云早就听说唐振华已经另娶了妻子,便误以为红梅就是唐振华的老婆,心里暗想,真没看出以前对她忠心耿耿的唐振华居然还爱老牛吃嫩草这一口,娶了个年轻的小寡妇。

    不过这小寡妇和她年轻时的模样比起来甩了十条街都不止!

    吴彩云的心里既充满了优越感又百般不是滋味,唐振华居然娶了别的女人!

    这还真是“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

    吴彩云再看红梅,觉得她简直风骚到了骨子里去了,不然就凭她这个长相怎么可能嫁给唐振华!

    吴彩云摆出一副高傲的模样,带着敌意冷冷的质问红梅:“我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你是谁?怎么会在我们家?”

    红梅愣住了,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不是冯婶子吗,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女人了?

    她陡然记起,唐建文曾经跟她说过他的亲妈跟他爸离婚的事。

    莫非这女人就是唐静文的亲妈?

    红梅有些呆住,是该让吴彩云进屋还是不该让她进屋,这可难为死她了。

    半天扯出个笑:“我是建文的老婆,过这里来做饭了。”

    又问了一遍:“请问你是谁?”她得确认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唐建文的母亲。

    吴彩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停住脚步,打量了红梅几眼:“你管我是谁?建文怎么会娶你这个丑八怪,是你勾引的他吧。”说着就绕开了红梅,往堂屋走去。

    红梅此刻无心理会吴彩云的侮辱,正不知该怎么办时已经放了暑假的儿子小壮在河里捕捞了一些小鱼小虾回来让妈妈中午加个菜。

    红梅一看见小壮连忙接过他手里的小桶,对他说道:“你赶紧去田里跟你爸说,家里来了一个女人,问她是谁她又不说,你叫你爸爸回来一趟看看这女人是谁?”

    小壮懂事地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

    红梅连饭也不敢做了,就站在院子里往堂屋看去,她和吴彩云一个在堂屋里一个在院子里,两人谁也不跟谁说话。

    红梅这么做主要是怕吴彩云趁她在厨房里做饭的机会跑到房里去偷公公婆婆的钱。

    唐建文曾经尽量的轻描淡写过吴彩云的为人,所以红梅知道她不是个东西,对她提防得紧。

    唐建文父子和冯青云母女两个正在田地里辛勤劳动,见小壮跑了过来,唐振华道:“你不在家里帮着你妈烧火做饭,大日头的到处乱跑也不怕晒中暑了。”

    小壮道:“我刚刚用网网了不少小鱼小虾回来叫妈妈中午添个菜,妈妈告诉我,家里来了个奇怪的女人,又不肯说她自己是谁,妈妈叫爸爸回去看看。”

    唐振华父子两个一怔,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已经在心中猜到那女的很有可能就是吴彩云。

    不是说吴彩云在外面混得很好吗,连唐振中都被她一脚踹开了,那她来他们家干什么来了?炫耀来了?

    要真是这样,这女人可真是够贱够不要脸了!

    唐建文对唐振华道:“爸,我回去看看。“

    唐振华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

    唐建文上了田埂和小壮一起往家走,在路上问小壮那女人长得什么样?

    小壮还小,形容不出来吴彩云的长相,但是吴彩云那一头卷发这一特征他还是抓住了,并且吴彩云的年龄大小他也大概有个范围,知道那女人应该是奶奶辈的。

    奶奶辈的女人烫着短卷发,在这村里一个都没有。

    虽然现在农村女人也烫卷发了,但仅限于小媳妇和大姑娘,年纪大的人一是接受不了这个潮范儿,二来也舍不得花那个钱去烫一头羊毛卷。

    唐建华凭着这两点敢肯定来他家的人是吴彩云。

    当他随着小壮匆匆的回到家时,看见堂屋里果然坐的是吴彩云。

    红梅正端着一碗才做好的糖水鸡蛋进了堂屋。

    唐建文三步两步快速走进了堂屋,冷着脸对红梅道:“这个女人不配吃咱们家的东西,你把这碗糖水鸡蛋给小壮吃。”

    红梅看看自己的丈夫,又看看脸色发黑的吴彩云,不敢吭声。

    唐建文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把小壮叫了进来:“小壮,你把这碗糖水鸡蛋端到院子里吃去,端好,别烫着。“说着把那碗糖水鸡蛋从桌子上端起,递给小壮。

    小壮看了一眼那碗糖水鸡蛋,咽了咽口水,然后又看向红梅。

    红梅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小壮这才敢接过那碗糖水鸡蛋欢天喜地的出了堂屋门,在院子里的阴影处蹲着吃起来。

    红梅见唐建文脸色难看,也赶紧从堂屋里退了出来,顺便带了个小板凳来到小壮身边,把小板凳放在他跟前,让他把那碗糖水鸡蛋放在小板凳上搁着吃,省得端着碗烫手。

    堂屋里,唐建华和吴彩云母子两个对视。

    吴彩云用手指着唐建文气急败坏道:“我好歹是你的亲妈,你居然这样对我!你不怕雷劈死你这个不孝子!”

    唐建文冷冷道:“我宁愿没你这个亲妈!”

    吴彩云脸色一滞,沉默了小片刻,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我对不起的人只有你爸爸,没有你!你不用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跟我这么说话!作为母亲,我是对得起你的!我上你家里来难道连碗糖水鸡蛋都没资格吃吗?”

    唐建文被吴彩云说的无言以对。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