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拿了个红彤彤的苹果从吴彩云身边经过,挑衅的冷哼了一声。

    吴彩云正在抹桌子的手抖了一下,牙齿把嘴唇都咬破了,才总算克制住冲上前去把银梭暴打一顿的冲动。

    两点钟之后,朱无霸去工地工作了,吴彩云这才怒气冲冲的冲到银梭的房门前,一脚把房门踢开。

    银梭正在里面看着一本电影杂志,见到吴彩云,不满的皱皱眉:“妈妈,你到底是乡下妇女,进门也不知道先敲敲门,就这么冲了进来太没礼貌了!”

    “你这心机婊,还敢嘲笑老娘,老娘今天就打死你!”吴彩云忍了一天一夜的怒火终于爆发,扑向了银梭。

    银梭不甘示弱,拿着手里的电影杂志向吴彩云的头上身上脸上抽去:“咱们大哥不说二哥,妈你还不是个心机婊,你要不是心机婊的话当年怎么能够把大伯吃的死死的,还骗了大伯那么多钱!”

    “但是我没有抢过你的男人!”吴彩云一面和银梭扭打在一起,一面悲愤的说道。

    银梭出手比吴彩云毒,专拣软肉死劲地掐她,掐得她一声声惨叫。

    “你不是没跟我抢过男人,是你没机会!不然你早就动手抢男人了!再说朱无霸是你的男人吗,你和他也不过是情人关系。这种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妈难道不知道吗?妈妈能够做朱无霸的情人,我怎么不行?”

    “你这样做太无耻了,母女共侍一夫,你难道不呕吐吗?”吴彩云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我心理上能够接受啊,妈如果接受不了退出就是了,没人会拦着你。”银梭抓住吴彩云的一大缕头发用劲的一扯,扯下了不少。

    吴彩云“嗷”的一声惨叫,护住那一片头皮几秒中,随即反攻,一把抓住银梭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拖了下来,用力踢着她的小腹:“你这小婊砸,我和你同归于尽我都不会退出的!”

    银梭到底是没怎么出力的女孩子,最终被吴彩云占了上风打了个满地找牙,外加下身被踢得一阵阵的疼,只是不太严重而已。

    但是女孩子被人打得下身疼痛终究不是什么好事,银梭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来到梳妆台前背起包包,想出门去看大夫。

    吴彩云冲过来把她的包包抢走,把里面的钱部都收走,然后把包包砸在她的脸上,摆明了就是让她去不成医院。

    银梭倒在地上一手撑住身体一手指着吴彩云气愤得眼泪直流:“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居然这样对我,你心好毒!”

    吴彩云冷笑道:“你对我心就不毒吗?不停的利用我!就连我因为涉嫌流氓罪被抓到派出所那次救人如救火,你却还做得出黑我的钱敲诈我的事来,你当我是傻子吗?会被你蒙骗一辈子吗?

    你现在挖我的墙角不是心毒难道是在做善事吗?你一步步地想逼我离开这里你有没有把我当亲妈?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你不必这么大的反应!”

    银梭疼痛难忍,又哑口无言,就没有再和吴彩云说下去了,背着空包包脚步虚浮摇晃的出了门,一路跌跌撞撞的找到了朱无霸的工地。

    朱无霸见她上午来过,下午又来,不由得心生反感,皱眉看着银梭那张鼻青脸肿的脸,很不耐烦的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银梭哭哭啼啼道:“朱叔叔好意把我留下来,可是我妈妈在家里痛打我,非要我滚,我这个样子都是被我妈妈打的,我来是跟朱叔叔说再见的,我还是离开吧,我怕被我妈妈打死了。”

    朱无霸冷冷的打量了她一眼,这次她连行李箱都没带,显然是根本就不想离去,她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逼迫自己亲自动手把吴彩云赶走。

    他可不会做这种傻事,他就是喜欢看见她母女两个窝里斗,狗咬狗,那才有意思!而且只有这样,她母女两个才会争先恐后的讨好他,那才是男人过的神仙日子呢。

    但他也不会惯着银梭这个小婊砸,她可比她妈有心计的多了。

    于是冷冷道:“你想滚没人拦着你,不用每次都装作可怜兮兮的和我道别,道不道别对我而言根本就不在乎!说实话,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的,我看你有几分姿色才愿意留你,你却不知高低的摆起谱来,那就滚吧,我不会哄你的。”

    银梭傻愣愣的看着朱无霸,她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绝情起来会这么无情,和她滚床单的时候是那么不顾生死,恨不能能够融化进她身体才好,可裤子一提,居然是这副麻面无情的嘴脸,半点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分都没有!

    银梭只能自己找台阶下,好在她这个心机女给自己找台阶也找得特别自然哀婉,马上哭得我见犹怜:“朱叔叔,我好爱你,我根本就不愿意离开你,所以我每次临走时都想和你再见一面。只要朱叔叔不赶我走,哪怕我妈打死我我也不会走的,我现在就回去,以后再也不会让朱叔叔烦恼了。”说完擦了一把眼泪懂事的离开了。

    朱无霸微翘着一边嘴角,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屁股很翘,胸也很饱,到底是经历过许多男人,技术也好,不是看在她能够取悦自己的份上他早就一脚把她给踢到那遥远的天边去了。

    t,动不动心眼玩到老子头上来了,以为几滴猫尿装个可怜老子就会上你这个小婊砸的当了吗!到头来还不是乖乖的像条狗一样回家去了。

    吴彩云见这次银梭又去而复返,就知道她又跑到朱无霸那里告自己的黑状去了,心中很是不安。

    晚上吴彩云又做了一顿朱无霸爱吃的饭菜,忐忑不安的等着朱无霸回来,见朱无霸回来之后并没有指责她半个字,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心想他对她还是有些感情的。

    晚上朱无霸并没有去银梭那里,而是留在了他和吴彩云的房间。

    吴彩云自是竭力逢迎,只是战事结束后她小腹一阵疼痛,冷汗汵汵。

    朱无霸粗鲁又不是今天第一回了,以往也是这样,可吴彩云从来就没有哪次感觉到身体不适过,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

    银梭也像条死狗一样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小腹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但是她心情却很沉重,心想,自己要想在朱无霸身边站稳脚跟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把吴彩云这个老太婆给踢走。

    真没想到吴彩云这个老贱人还这么有魅力,能让朱无霸在有了她之后还想着进吴彩云的房间。

    吴彩云的腹痛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半点明显的好转,她只得拿了钱去了医院检查。

    医生告诉她,以前她子宫受到两次重创都未能好好治疗,所以现在子宫已经发生病变,子宫壁黏在一起,已经发展成子宫癌,虽说治好可能性不大,但是不治疗的话一切都不好说了。

    吴彩云很是惶恐,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不治疗的话,自己很快就会死去?

    吴彩云是真的怕死,同时觉得老天对她一点都不公平,好不容易来到城里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了?

    治病要紧,可吴彩云才跟了朱无霸一年不到,而且这一年时间内朱无霸会给她买些衣服鞋包,但是大笔给她钱的次数却是很少,她这么紧攒慢攒,手上也只攒到五百块钱左右~

    得想办法尽可能的从朱无霸那里多弄些钱来。

    打定主意,吴彩云回去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朱无霸用心侍候,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

    就连银梭狗仗人势颐指气使让她做什么她都千依百顺。

    朱无霸的前妻就是因为太凶悍被他一脚给踢开,后来愿意让吴彩云长期留在他身边,也是看重她的温柔。

    现在吴彩云比以前更加温柔千百倍,朱无霸也就待她更好了些。

    吴彩云每次向他要个三五十块钱,他都大大方方的给她。

    可是银梭却觉得吴彩云越来越是她一个巨大的威胁。

    她几乎每天晚上被朱无霸睡,可是想要从朱无霸那里要一块钱都很难,吴彩云却动不动轻飘飘的就能从朱无霸那里要走不少钱,这令银梭很是不安,当然更多的是妒忌。

    这天晚上银梭在房里给朱无霸按摩,装作随意的说道:“朱叔叔,我觉得咱们家的菜钱有问题。”

    朱无霸俯卧在床上被银梭按摩得非常舒服,但对银梭的话置若罔闻。

    银梭咬了咬唇只得继续往下说:“就拿今天晚上来说,那几个菜值二十块钱吗?我觉得五块钱就能买回来!”

    一直不开口的朱无霸这时忽然开口了:“五块钱能够买回来的话,那从明天起我每天给你十块钱,你中午和晚上都要按今天晚上的标准做一桌菜出来。”

    银梭顿时哑口无言,她没想到出手小气巴拉的朱无霸对吴彩云居然这么大方!

    可她就没有想想,吴彩云把家里的家务活儿都包揽了,请个保姆还得给人家钱呢,吴彩云就是从菜钱里抽几个钱去也没什么了不得。

    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朱无霸这个人虽然坏得头上长疮脚下流脓,可他也难以忍受银梭处处想陷害吴彩云的举动。

    那个人好歹是她的亲妈,而且人家已经做了退让,像保姆一样伺候着他们两个,她还要怎样!

    银梭在朱无霸这里吃了瘪更加坚定了要迅速除去吴彩云的打算。

    银梭见吴彩云近来举动鬼鬼祟祟的,于是偷偷的跟踪她,发现她老往医院跑。

    有次趁着吴彩云看完病离开,银梭就赶紧溜进了医务室,对刚给吴彩云看完病的那个大夫说,她是吴彩云的女儿,问吴彩云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要瞒着一家大小。

    有些病人的确得了重病会瞒着家人,所以那个大夫信以为真,告诉银梭吴彩云得了子宫癌,现在先保守治疗一段时间,恐怕再过一两个月就得住院治疗。

    银梭大喜,没想到吴彩云居然得了这么重的病,老天实在太有眼了!

    怪不得她在家里委曲求,原来就是想从朱无霸那里尽可能的多弄到些钱看病。

    那么问题来了,朱无霸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吴彩云要是从他那里弄走很多钱的话,自己再想从朱无霸那里弄钱就会变得困难重重。

    自己必须得把吴彩云患重病的消息告诉朱无霸,让朱无霸把吴彩云赶出家门,以后自己才好从朱无霸那里要钱!

    银梭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中午回到家里看见朱无霸并没有提这件事,一直到晚上两个人共处一室时,她才把吴彩云患重病的事告诉了朱无霸。

    朱无霸听了很是惊讶,要是银梭说的都是真的,而吴彩云又赖上他不放的话,他岂不是要花很多钱给她治病?

    她又不是他的原配,连半路夫妻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姘头而已,不值得花这么多钱在她身上!

    朱无霸连消息的真伪调都不调查一下,直接以银梭向他揭发吴彩云借着买菜的机会克扣家里的菜钱为由,根本就不听吴彩云解释就把她往外面赶。

    吴彩云死活不肯离开,哭着喊着抱住朱无霸,告诉他自己得了重病所以才克扣菜钱的。

    这时银梭站出来讥诮道:“妈妈隐藏患重病的消息强留在朱叔叔的身边显然动机不纯。现在只不过从菜钱里抽几个小钱当自己的私房钱,等以后只怕要把朱叔叔的存折都骗到手,把里面的钱都取出来给自己看病,朱叔叔的家底岂不被你掏空了?”

    朱无霸便以银梭的话很有道理为由,把吴彩云赶了出去。

    但是吴彩云身患重症又无处可去朱无霸还是有一丝恻隐之心的,不仅没有追究她这段日子里从他手里七七八八要走的那些钱,而且还给了她五百块钱,让他把她所有的东西都带走。

    其实朱无霸这种做法也算仁至义尽了,吴彩云也不好再闹下去了,只得灰溜溜的离开了,但是在临走时她无比痛恨的狠狠瞪了银梭一眼。

    只是像银梭这种一心为己,有奶便是娘,没奶是亲娘也要补上一脚的心机婊岂会在意吴彩云临走前那一记毒辣的目光!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