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无霸听了那两个民工的对话不由得面色凝重起来,怪不得昨天晚上就觉得银梭的反应不像个雏儿。

    虽然她在很努力的装第一次,但这种事其实是没办法装的,那种羞怯那种紧张只要已经经历过人事的女孩子就没办法真实的演绎,何况像银梭这种千人骑万人睡的婊砸!

    特喵的,昨天晚上我睡了一只烂鞋!

    不过话说,那只烂鞋的床第之功可真是了得,昨天晚上把他伺候的如在云端。

    朱无霸危险的眯起双眼盯着银梭,把她玩段时间,玩残废了再一脚踢开,那时才达到报复她的目的。

    大爷的钱也是你这烂鞋好骗的!一只烂鞋居然还敢在大爷面前装冰清玉洁!看大爷我不玩死你!

    朱无霸收起一脸的狠戾,面带微笑的向银梭走去:“宝贝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朱无霸这一声宝贝儿叫的银梭心花怒放,她此来的目的就是想试探朱无霸,看自己和吴彩云谁在他心中更有分量,如果是她胜出,那她就要抓紧朱无霸反扑,把吴彩云一脚给踢出朱无霸家,一山哪能容二虎!

    可要是吴彩云在朱无霸心中更有分量,那她就要使出浑身解数装可怜,让朱无霸把她养在外面金屋藏娇。

    但现在朱无霸一声宝贝儿让银梭已经明了自己胜券在握。

    她未语泪先流,哭的暴雨梨花。

    朱无霸嘴角含着一丝讥诮静静地看着她,就是不吭声,让她尽情的表演,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

    银梭哭了一会,很快就发觉不对头了,自己都哭得这么悲悲切切了,朱无霸不应该问声宝贝儿,你为什么哭呀?受了什么委屈,你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的。

    但是那个短命鬼像是被人毒哑了似的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银梭在心中气得咬牙切齿,只得自己开口道:“朱叔叔,我妈妈叫我离开你,说是为我的名声着想,觉得我再住在你家里名声会坏掉,我这次来是特意向你告辞的。”

    “你妈妈说得很对,你听她的就对了,哪有当妈的会害自己的女儿?”朱无霸含笑说道。

    银梭的心顿时凉透了,傻呆呆得看着他,自己这是完败给了吴彩云?昨晚的屈辱白受了?她不甘心就这么前功尽弃!

    “那……我走了……”银梭的眼泪如决堤一般流个不停。

    “别急着走,跟我来。”朱无霸向她勾勾手指,转身向工地里面走去。

    银梭愣了一下,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赶紧跟上,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要想尽办法勾住朱无霸!

    朱无霸把银梭领到自己在工地的办公室,把门一关,示意她躺在办公桌上。

    银梭站在原地没动,虽然她不要脸,可是这办公室连窗帘都没有,而且又是大白天的在办公室里干这种事,绝对会被别人看见的。

    朱无霸已经开始脱衣服了,见银梭一动不动,脸上露出些许怒气:“怎么?你不愿意?不愿意那就走吧,干这事我可不喜欢强迫人。”说着又开始把解开的纽扣扣上。

    “我……我愿意!”银梭赶紧放下行李箱,躺在办公桌上。

    窗外不时有人经过,站在窗外默默的看上几眼办公室内的香艳情景,然后离开。

    那些人不约而同的汇聚在走廊的尽头猥琐的议论品评:“现在的鸡越来越不要脸了,大白天的……嘿嘿嘿!”

    “你这不是废话吗?什么时候看见鸡要过脸了?”

    众人哄笑。

    一个多小时之后,朱无霸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凉茶,对银梭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银梭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闻言如五雷轰顶般僵在原地,原来他叫自己别急着走只是在自己临走前再上一次自己!而且还连个嫖资都不给!

    “我……”银梭脸胀得通红,忽然上前几步,扑通跪在朱无霸的脚下,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一条腿,清秀的小脸贴在腿上摩擦,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朱叔叔,我已经爱上你了,我离不开你,你别让我走好不好……”

    朱无霸冷嗤一声:“你爱上我了,你离不开我了?我可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时,你对我不知有多鄙夷!再说并不是我赶你走,是你妈赶你走好吧。”

    银梭愣了愣:“第一次和朱叔叔见面,那时我才多大!还不懂事呢,朱叔叔原谅我好不好?我现在是真的爱上了朱叔叔,想一辈子跟着朱叔叔!”

    朱无霸在心中冷笑,果然是有其母便有其女,母女两个都是一样的货色,为了钱什么尊严都不要!

    “行啊。”朱无霸转动着手里的茶杯,漫不经心的说,“想留在我身边也不是不行的,但是你必须得听话,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女人了!

    银梭点头如捣蒜:“朱叔叔放心,我最懂事了,绝对不会让你心烦的。”

    “那就好。”朱无霸站了起来,他得去工地巡视了,“你回家去跟你妈说,是我让你留下来的。”

    “要是我妈还执意让我走呢。”银梭装作忐忑不安的问道。

    “那是我的家,我让你留下就留下!”朱无霸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银梭高兴的答了声:“我懂了。”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吴彩云在厨房里哼着小曲准备着丰盛的午餐。

    这一个月来她每天做饭时心中都郁结着一团怒火。

    今天银梭想吃那个,明天想吃这个,她就得疲于奔命的准备,现在银梭离开了,这种心塞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吴彩云正在给一只才杀好的鸡拔毛,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她放下手里的活儿,站起身来,在水龙头洗了洗手,用毛巾擦了擦,就去了客厅把门打开,看清屋外站的是谁时,吴彩云双眼刹时瞪大,满眼都是惊讶:“银梭,你怎么又回来了?”

    银梭撞开吴彩云拦在门框上的手臂,拖着行李箱走了进来,在沙发上坐下,不紧不慢的说道:“不是我要回来的,是我在半路上遇到了朱叔叔,朱叔叔看见我拖着个行李箱就问我去哪里,我就实话实说的告诉了他原因,朱叔叔不让我走,非要我回来,我能有什么法子呢?”眼神看着楚楚可怜,其实语气里尽是挑衅。

    吴彩云气得牙齿都快把嘴唇咬破了,银梭的这套鬼话她半个字都不信,肯定是她去工地找了朱无霸,不知跟朱无霸说了些什么,所以朱无霸要她回来了。

    吴彩云从食品柜里拿两瓶汽水,用起子撬开,她和银梭一人一瓶。

    讲真,住在城里可真好,有许多好吃的好喝的乡下镇子上根本就没有卖的,就算有卖的,一个成年人谁要是无缘无故去买着喝,乡亲们还会笑他好吃懒做。

    在城里就不同了,大家比吃比穿比喝比用比一切能够可比的,以吃得好喝得好穿得好住得好用得好为荣,跟乡下人艰苦朴素的观念截然不同,但是吴彩云喜欢。

    就拿这汽水吧,在乡下觉得只能买给不懂事的孩子尝尝,像她这样的成年人,而且孩子都那么大了,如果去买瓶汽水给自己喝,只怕脊梁骨都要被乡亲们戳断,说她不会做家又嘴馋。

    吴彩云虽然已经是徐老半娘了,但是像牛奶呀,汽水呀,这些在乡下看不到的东西她都爱喝。

    她自诩自己是个接受力很强的女人,换个别的和她同岁数的乡下女人来城里看看能适应不?别说呆个三五年,哪怕呆个三五十年还是一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土豹子!

    吴彩云喝了几口汽水,对银梭道:“虽然你朱叔叔是好意想把你留在这儿住,但是你还是听妈的话,自个出去租房子,找份工作养活自己,你说你住在这里不明不白的算怎么一回事?”

    银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还不是不明不白的住在这里,还说我!不要脸!

    她两手一摊,一脸无辜道:“我也是跟朱叔叔这么说的,可朱叔叔说烂舌头的人多了去了,何必理会呢。”

    她瞟了一眼吴彩云,见她的脸都气绿了,心中充满了快感,慢悠悠的喝着汽水:“这样吧,等待会儿朱叔叔回来吃午饭,妈和朱叔叔好好的说说,让朱叔叔放我走,省得妈误会我想赖在这里不走。”

    吴彩云被银梭将了一军,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到了中午,朱无霸回来了,三个人一起围桌吃饭,朱无霸不停的把好菜往好菜银梭碗里夹:“来,多吃点,你妈这鸡肉烧的不错。”

    银梭一面文静的啃着一只鸡腿,一面说道:“妈妈烧的菜果然好吃,只是朱叔叔不要只给我一个人夹菜嘛,也给妈妈夹些。”

    “你妈妈她自己会夹。”朱无霸说着,在那盘红烧鸡肉里把另一只鸡腿找了出来,也夹在了银梭的碗里。

    银梭得意的斜睨了一眼吴彩云,吴彩云的脸气得像猪肝一样难看。

    银梭嘴里假惺惺道:“哎呀,朱叔叔,你怎么把两只鸡腿都给我了,至少要给一只鸡腿妈妈嘛。”

    朱无霸猥琐至极的笑着:“你晚上还要做强运动,当然得吃好的,至于你妈妈,这一盘鸡肉还有这么多,还不够她吃的吗?”

    吴彩云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和自己的情夫一唱一和心塞得连饭都不想吃了,于是放下筷子闷闷道:“你们慢慢吃。”就想离开。

    可是银梭根本就不愿意放过她:“妈妈别急着走嘛,就算不吃也再坐会儿,我现在要说的事是关于我和妈妈的事。”

    吴彩云心里马上涌起不好的预感,肯定是银梭准备当着朱无霸的面说自己想赶她走的事,于是皱着眉头不满道:“我和你的事你私下和我说就行了,何必要当着你朱叔叔的面说呢?”

    “因为这事也关系到朱叔叔呀,所以必须得当着叔叔的面说。“银梭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吴彩云。

    吴彩云见她那副嘴脸都快呕吐了,你说你一个心机婊摆出这副表情这不是成心恶心人吗?

    朱无霸的目光在吴彩云母女两个的脸上扫了几遍,嘴角漫过几丝讥讽,却故意装作一脸懵懂的问银梭:“你想说的事居然也跟我有关!那你就说来听听。”

    银梭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淡淡笑容:“朱叔叔,我很为难,是你让我留在这个家里,可是我妈妈又偏不让,说留在这个家里对我名声会有很大的影响,朱叔叔,干脆我还是走吧。“

    朱无霸不屑的笑了一声:“你实在要走我也不会留你,只是住在我家名声会不好这是什么意思?是谁敢这么说我就敢找谁质问!他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你不明不白了?”

    银梭挑衅的瞟了一眼吴彩云,一脸无辜道:“别人有没有这么说我不知道,但是妈妈却是这么说了的。”

    朱无霸佯怒的盯着吴彩云,脸色很是难看:“你什么意思?是怀疑我和银梭不清不楚吗?”

    吴彩云怔怔的看着他,心里在说,你和银梭那点不要脸的事还当我真的一无所知,但是她不敢这么说,怕得罪了朱无霸,于是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怕外人有这个意思。”

    朱无霸把筷子一拍,问道:“哪个外人有这个意思?你把名字说出来,我这就去找那个人去!居然敢诽谤我,我是好惹的吗?”

    吴彩云的脸色白了白:“我是这么猜外人会这么想,并没有听到哪个外人这么说。”

    朱无霸冷冷的斜视着她:“你这个做亲妈的可真会猜!”

    吴彩云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朱无霸拿起筷子吃着一块粉蒸肉:“如果真的外面有我和你女儿的流言,八成也是你传出去的!所以千万别让我听到外面有什么我和你女儿不好的传言,不然你就从这里搬走。”

    朱无霸说的波澜不惊,吴彩云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唯唯诺诺道:“我绝对不会瞎说的,无霸,你一定要相信我。”

    朱无霸不置可否的轻轻一笑,并没有答相信或者不相信。

    吴彩云只得离开饭桌,忐忑不安的回到房间里发呆。

    朱无霸吃饱喝足,走进了房间对吴彩云道:“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饭桌碗筷你等着谁收拾?”

    吴彩云急忙从床上弹起来,去饭厅收拾桌椅碗筷。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