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凯子扔下银梭就往外走,银梭在背后追着他。

    两人一前一后追到了马路上,银梭委屈巴巴地说:“那个女的毁谤我,她说的话你也信!”

    “我信!如果人家毁谤你,你怎么当时不怼回去?这可是事关名誉的问题,你在犹豫什么?”凯子质问道。

    银梭无言以对,凯子冷笑一声离去了。

    银梭气得在心里把唐晓芙的祖宗八亿代都英勇的操了一遍,还不解气,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低声咒骂着唐晓芙不得好死,把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饭票给吓跑了。

    这时两个人影映入了她的眼帘,不是别人,是吴彩云和朱无霸。

    朱无霸自不必说,一副标准的暴发户装扮,又是墨镜,又是花衬衫,就连吴彩云也打扮的非常妖娆,最时髦的卷发,最时新的裙子,手上提的那个包包貌似都不便宜。

    银梭看了羡慕不已,眼珠一转,赶紧站了起来去追吴彩云和朱无霸,还在背后凄惨地叫着:“妈妈!妈妈!”

    朱无霸和吴彩云同时回头。

    吴彩云看见银梭眼里闪过一丝不悦,问道:“你今天出来玩呀,那就好好逛逛,我先走了。”说罢就想拉着朱无霸赶紧离开。

    银梭又追了上来,紧紧的拉住吴彩云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道:“妈妈,爸爸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了,我现在没地方住,想和妈妈住一起,可以吗?”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吴彩云现在对她很是防备。

    这个女儿比自己有心计的多了,如果和自己住在一块儿,谁知道她会不会算计自己!

    于是冷冰冰的说道:“你这么大个人了,有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干嘛非要跟妈妈住?小鸡长大了母鸡还要把它啄开让它自己独立,何况你是个人!”

    银梭知道吴彩云不肯收留他,气愤得直磨牙,可是表面上还不能露出来,一副难过的样子,点点头,准备离开。

    “慢着!”朱无霸叫住她,“你想跟你妈住就搬过来吧,反正我们房子宽敞。”

    银梭敲诈过他的钱,而且还不让他占她的便宜。

    敲诈他的钱这口气他能够忍,唯独当时银梭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不许自己碰她一下,看他时鄙夷的眼神让他没齿难忘。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用那种目光看自己,这仇朱无霸早就想报了,可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现在银梭这个贱人送上门来了,他当然得抓住机会好好报复回去。

    银梭听了大喜,当即把胸脯挺了挺,迎上朱无霸粘乎乎的目光,欢快的答了一声:“好。”

    吴彩云等银梭离开之后才对朱无霸道:“你真的让银梭住到我们家来呀,我和你连证都没扯,她来我们家住算怎么一回事?”

    朱无霸昂首往前走去:“银梭再怎么说是你的亲生女儿,她现在遇到些困难了你这做妈的不应该帮她吗?”

    他这话说的吴彩云无言以对,只得闭了嘴。

    第二天,银梭就根据朱无霸告诉她的地址找了过来。

    朱无霸现在住的是一栋二层楼的私房,他老婆和他离婚了孩子也都没跟他住一起,就他和吴彩云住,所以房间很多,随便指了一间房间给银梭。

    银梭从小到大都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简直喜疯了。

    等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了,银梭来到了吴彩云的房里,见她穿的用的是高级货,连搽脸的也是当时最贵的护肤品,不禁心生羡慕。

    虽然朱无霸长得像只癞蛤蟆一样难看,但是人家有钱呀,能够给吴彩云提供优越的生活,女人在世不就是为了追求吃喝享乐吗,男人好看有毛用,钱才是最现实的东西!

    要是自己也能够勾到一个像朱无霸这么有钱的男人,昨天至于在唐晓芙面前丢大脸吗?

    虽然银梭拉着吴彩云说这说那,吴彩云始终神色淡淡的,最后找个借口把她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吃饭时,饭桌上的饭菜丰盛到银梭不敢想象的地步,才只三个人吃就有十个菜,鸡鸭鱼肉都有,这些好菜这两年过年银梭都吃不到。

    吃饭时,朱无霸不停的热情的给银梭夹菜,还关切地问她明天想吃什么菜,让她妈妈去买了材料回来做给她吃。

    银梭想吃的菜多着呢,红烧鱼块、粉蒸肉、红烧肘子、鸡汤、啤酒鸭……

    她看了一眼朱无霸,一副乖巧的模样:“我这人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

    吴彩云见了银梭就垮一张死人脸,并且听朱无霸让自己做菜给银梭吃,脸都绿了,银梭心里哪会没有一点数,她又怎敢让吴彩云服侍她?所以才那么说。

    可是朱无霸却不肯罢手,务必让银梭点几个菜,银梭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说了几个菜名,心里着实得意,就像被君王宠爱的妃子,宠爱程度还超过了皇后。

    不过在银梭的眼里,吴彩云和朱无霸没有拿结婚证,吴彩云不过是一只野鸡而已,哪里能够算什么正宫娘娘!

    接下去的日子里,朱无霸以银梭的衣服太旧了为由,给她添置了不少衣服鞋子包包。

    当然,在购物的过程中朱武霸总是装作有意或无意的吃银梭的豆腐,偷偷观察她的反应,见她毫无反应,心中就明白了,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连破鞋都算不上,只能算一只烂鞋,银梭这个做女儿的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朱无霸见吴彩云睡着了,偷偷从房间里溜了出来,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吴彩云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

    朱无霸轻手轻脚的来到银梭房门前,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里面没动静,隔了一会儿,他又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银梭慵懒娇嗲诱惑的声音:“谁呀。”

    朱无霸向他和吴彩云的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在门外压低嗓门道:“是我。”

    银梭一听就明白了朱无霸的意图,这是半夜想爬老娘的床呀,心中大喜,鱼儿总算上钩了!却故意装糊涂道:“是朱叔叔吗,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已经睡下了耶!”

    朱无霸在心中冷笑,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不明白吗?在我面前装糊涂,装天真,太自不量力!

    于是讥讽地反问道:“我找你有什么事你难道心中没点逼数吗?我那些名牌衣服鞋包都喂了狗吗?想当婊砸就别装了,想装玉女的话就把我买你的东西还给我,今天晚上就从我家里滚出去!”

    银梭早就想和吴彩云一样过上被富人包养的生活,现在机会摆在她面前,她又怎么会错过!

    既然朱无霸已经识破了她的伎俩,她也不好再装下去了,于是起身开了门,娇滴滴的说道:“朱叔叔,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何必认真呢?”

    朱无霸一只咸猪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猥琐的笑着:“你待会让我满意,我就不认真了。”

    银梭娇笑道:“我……我哪里懂得怎么让你满意。”

    “那我教你。”两个人搂搂抱抱的进了房间,把房门关紧,直接倒在了床上,直奔主题。

    睡在床上的吴彩云这时睁开了眼睛,踮着脚尖出了房门,偷偷的来到了银梭的房门外,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里面一片不堪入耳的声音,旖旎纷呈,她还有不明白里面发生的什么事!

    她想冲进去和银梭拼了,可是她以什么立场捉奸?而且她怕惹怒了朱无霸,朱无霸把她赶出家门,她一把年纪了再上哪儿找比朱无霸这里更好的饭食?只得含恨暂且忍下这口气,从长计议。

    吴彩云忍耐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等朱无霸走了之后她这才向银梭道:“银梭,你也这么大了,也不出去找工作,一直住我这儿,要是朱无霸真是你亲爸你住再长时间也无所谓。

    可问题是,他不是你亲爸,你这么游手好闲的在咱们家住着,叫左邻右舍看着怎么议论你呢,你还没出嫁这名声已经坏了,以后怎么嫁人?”

    银梭表面虚心听教的样子,心里却鄙夷撇撇嘴:说我住在这儿不妥当,会被外人说三道四,你t无名无份的跟着朱无霸,人家就不说三道四了吗?

    吴彩云说到这里顿了顿,从身上掏出一百块钱来:“这一百块钱你拿去,先租个房子,然后找份工作,这么大了啥事也不干,游手好闲的像什么样子?”

    吴彩云不敢直接把昨晚银梭和朱无霸的丑事撕开了说,怕得罪了朱无霸,并且她也知道自己这个亲生闺女也是不好惹的。

    如果她真的和银梭撕破脸皮,银梭肯定会狠狠报复回去,自己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因此才想到用钱打发她。

    银梭就是不想干活,就是希望有人包养她,过上吃香的喝辣的生活,所以才饥不择食,连朱无霸这种长相令人作呕的暴发户都不放过。

    昨天那一晚,没有任何快乐陶醉也就罢了,关键是她屈辱,朱无霸那个禽兽竟然逼她那么做!

    她不敢拿朱无霸和金波比,金波每次云雨对她不知有多温柔,让她身心愉悦,但至少朱无霸应该和别的民工一样,虽然每次在她身上拼命榨取,把那几个嫖资赚回去,但不至于屈辱,可是朱无霸……

    但是再屈辱银梭也愿意,她认得的所有人当中就没有一个人比朱无霸更有钱,而且朱无霸在她身上花钱可真是舍得。

    她的人生愿望不就是不用奋斗就能吃好的,穿好的,让人艳羡吗?

    要她嫁给普通的男青年坐在自行车后笑,她宁愿躺在宝马车里失去尊严的任人摆布,尊严是个什么鬼?能换来锦衣玉食吗?

    银梭不愿意离开朱无霸,可是吴彩云叫她滚,她又不能和她正面冲突。

    毕竟吴彩云在这儿呆的时间比她长,银梭现在还无法判定吴彩云在朱无霸那里说不说得上话,朱无霸听不听她的。

    如果朱无霸对吴彩云言听计从,那自己和吴彩云闹起来肯定没有一个好下场。

    还是以退为进!

    打定主意,银梭一副委屈乖巧的样子:“妈妈既然不想让我住在这里,那我就离开好了。”

    吴彩云连忙解释:“不是妈不让你住在这里,咱们家的空房子这么多,让你住在这里又不影响我什么,我主要是怕你住在这里名声坏了以后嫁不出去了,你可要明白妈的良苦用心呀。”

    既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呀!

    银梭抽抽搭搭的哭泣起来,根本就不接吴彩云的那些话,摆明了吴彩云的那些险恶用心她都心知肚明,不会相信她的花言巧语的。

    银梭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的东西部都塞进行李箱里,和吴彩云说了一声再见,就离开了朱无霸家。

    吴彩云一直目送着她走远,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这才安心的转身进了屋,拿起一个苹果用力咬了一口,总算送走了瘟神!

    银梭虽然离开了,但是并没有拿着吴彩云给她的一百块钱找个安身之处,而是去了朱无霸的工地。

    朱无霸正在工地上忙得不亦乐乎,他的副手走到她身边对着他挤眉弄眼:“头儿,有个长得不错的妹子找你哩。”

    朱无霸一听是妹子,顿时眼冒绿光:“我去看看。”扔下工作就向工地大门走去。

    还没走到工地大门,朱无霸老远就看见了银梭正在大门口四处张望。

    朱无霸见银梭拖着个行李箱,很是奇怪,这贱人难道是要离开他?怎么可能!昨天晚上她那么卖力不就是想从他身上尽可能的多捞些好处吗?她还没捞到好处呢,就这么走了,她不觉得可惜吗?这不符合她贪婪的个性!

    朱无霸百思不得其解的向银梭走去,有两个民工和他擦肩而过,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正好传入他的耳朵里。

    其中一个道:“这不是以前来我们工地卖过的那个野鸡吗?她不是只有晚上来吗?怎么现在大白天的也敢来卖了?”

    另一个嗤笑道:“这一说起来人家都卖了好几年了,最开始的那点羞耻心早就没有了,还在乎白天卖还是晚上卖吗?”

    那人认同的点点头:“也是。”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