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吴彩云才可以逢人介绍朱无霸是她的土豪男人,看着别人艳羡的目光吴彩云心中就像大热天吃了冰镇西瓜那样爽呆呆。

    今天无意碰到方文静,吴彩云以为可以在方文静面前抖抖威风,谁知人家命比她好千百倍,她怎么也斗不过,心中充满了懊恼。

    她在那儿生气,人家方文静可是早就把她忘在脑后了,谁会把这破鞋当个人物放在心里!

    元宵没多久唐晓芙就开学了,服装生意进入了淡季。

    不过苏苡尘已经推出了春装款式,销往南方等城市,销量还不错,所以唐晓芙的服装厂是个例外,淡季不淡。

    唐晓芙估算着照这样下去,今年十月份之前就能把所有的贷款都还上了。

    三月份,苏苡尘接到她大洋彼岸舅舅的来信,他将回国探亲。

    唐晓芙帮着方文静替苏苡尘张罗。

    终于等到苏苡尘舅舅回国的那一天,又恰好是个星期天,举家出动,去接苏苡尘的舅舅。

    他们舅甥两从来就没有见过面,为了顺利接机,唐晓芙特意做了一个大木板,木板上贴着一张白纸,写着大大的三个字“苏苡尘”,然后让苏苡尘举着那个木板。

    这个办法虽然土气,但是很实用。

    苏苡尘的舅舅苏雨轩没费多大的功夫就和苏苡尘他们会合了。

    苏雨轩这次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这点他在信中并未注明,所以当唐晓芙苏苡尘等人看见他们举家都来了,都在心里吃了一惊,可是脸上没有表露出来,怕不礼貌。

    苏雨轩娶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妻子,笑得非常温和,和苏苡尘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苏以纯的三个孩子也都跟着他来了,三个混血儿一个比一个漂亮,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也都分别和苏苡尘拥抱了一下。

    苏苡尘的英语不行,舅妈和几个表弟表妹所说的话她基本懂不了,靠舅舅苏雨轩在旁边翻译。

    苏雨轩一面承担的翻译工作,一面不停的取下眼镜擦拭着眼泪,欣喜的看着苏苡尘。

    唐晓芙等人始终站在几步之后笑看着苏苡尘和她舅舅一家相认。

    方文静生怕怠慢了苏苡尘舅舅一家,问唐晓芙,他们这样像木头一般站在这里好吗,要不要迎上去热情的和苏苡尘舅舅一家打招呼。

    唐晓芙小声道:“外国人和我们不一样,不喜欢人家随便打扰,我们今天都要少说话,负责笑就好。”

    方文静等人就一直面带微笑。

    苏苡尘和他的舅舅一家笑过哭过之后,就把方文静一家介绍给她舅舅认识,告诉她舅舅,这几年来一直是方文静一家在照顾她。

    苏苡尘的舅舅和舅妈连忙表示感谢。

    唐晓芙用一口八九成流利的英语说了一番不用谢的话,引得唐晓兰等人都瞪圆了眼睛,谁都不知道她的英语口语这么好。

    前世英语是一门重要学科,唐晓芙从小就开始学英语,在前世并不算佼佼者,可是在这一世英语都不怎么样的八零年代就显得尤为突出。

    唐晓芙知道外国人一般不习惯住在别人家里,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带着苏雨轩一家去了宾馆,给他们和苏苡尘都订了房间。

    苏苡尘惊讶的问唐晓芙为什么也给她订间房,太浪费钱了。

    唐晓芙道:“你和你舅舅一家人难得见次面,下次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你住在宾馆里就可以和你舅舅一家多呆一会儿。”

    苏苡尘听了心中暖暖的。

    唐晓芙并没有订那种最昂贵的宾馆,就是一般中等的宾馆就行了,不铺张浪费。

    然后在一家酒店里宴请了苏苡尘一家,之后就权交给苏苡尘自己招待她舅舅一家,她们则都浩浩荡荡的回家了。

    方文静在路上拍着胸口,说紧张死她了,第一次和外国人面对面的打交道,又说外国人真有礼貌,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很好相处的。

    唐晓芙笑:“外国人就怕中国人太热情,外国人说不,那就真的是不,不是客气。”

    陆卓然和唐晓兰也加入了谈话,唐晓芙就趁机普及了一下和外国人相处要注意哪些细节。

    到了家里,方文静说,因为本来打算在家里款待苏苡尘的舅舅,所以买了不少好食材,叫唐晓芙打个电话回去让冷晨旭带着妞妞一起来吃顿晚饭,把那些食材都吃了,省得浪费了。

    电话打出去没多久冷晨旭就开着车带着妞妞来了,大家一起大快朵颐的吃了一顿大餐。

    吃完饭,冷晨旭就带着妞妞和唐晓芙回去了。

    三月份的江城已经是早春,街头上到处是怒放的迎春花。

    一家三口从方文静那儿离开的时候,唐晓芙特意找方文静要了一些菜种,准备在她家里硕大的花园里带着妞妞种一点菜。

    一来培养她的动手能力,二来让她感受一下田园的乐趣,并且等菜结出了果实她还会充满劳动的成就感。

    那么美的花园也不能随便破坏,所以唐晓芙就和妞妞一起种下了几颗黄瓜的种子,几颗丝瓜的种子和一颗南瓜、几颗冬瓜的种子。

    一家三口种完菜,已经暮色四合了,又借着月光一起动手,把花园里的花都整理了一下,该松土的松土,该修剪枝桠的修剪枝桠,一忙就到了七点多,洗澡、洗衣服,在方文静那里吃的晚饭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唐晓芙怕冷晨旭饿着了,妞妞长身体更不能饿,于是用菠菜和肉调馅,做了一道粉丝菠菜瘦肉丸,每人喝上一小碗。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时间也不早了,一家三口就都去了唐晓芙和冷晨旭的主卧室。

    唐晓芙陪着妞妞一起看连环画,冷晨旭就在一旁看书,楼下客厅的电视几乎成了摆设。

    到了九点,冷晨旭抱起妞妞把她送到她的房间,然后把她哄睡着了,就回到他夫妻二人的房间。

    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笑着对唐晓芙道:“今晚又是我们新兵培养的时候了。”

    又是旖旎缠绵的一晚……

    一个星期之后,苏苡尘的舅舅一家人坐飞机飞回了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家。

    在华国逗留的这几天,苏苡尘主要是陪着舅舅一家人把江城的一些重要风景和名胜古迹走了一遍。

    因为这里是苏雨轩成长的故乡,这么多年都没来看一眼,这次回来了当然要好好游玩一番,以解梦里相思。

    当然苏雨轩也去给已故的亲人,包括姐姐和姐夫扫了墓,还去旧居看了看,并且还宴请了亲友。

    在这中间苏苡尘舅舅一家特意拜访了方文静一家以示感谢这几年来对苏苡尘的照顾。

    外国人去别人家一般会提前通知,所以那天方文静接到苏苡尘舅舅的电话就好像要面对的是外交问题一样,紧张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唐晓芙只得从学校请了假回来,帮着方文静一起招待苏苡尘舅舅一家。

    送走苏苡尘舅舅一家之后,苏苡尘告诉唐晓芙,她舅舅说,她要想真正的在服装设计上有所建树,还是得出国留学才行。

    要说学习服装当然首先巴黎,那里才是服装的圣地。

    就是不选巴黎,至少也要选日本,八零年代日本服装可是引领整个亚洲。

    苏苡尘要想在服装领域闯出名堂来,去这两个地方留学是不错的。

    唐晓芙就问:“你想出国吗?”

    苏苡尘羞涩地点点头:“我想~”

    随即又道:“晓芙,我……是不是很不自量力?”

    那个年代出国留学特别难,各种证件很难得办下来,而且当时的国人普遍都很穷,外国的消费又高,想要留学简直如登天,所以苏苡尘才会那么说。

    唐晓芙拍拍她的肩:“有志者事竞成,没什么自不量力的。”

    “嗯!”苏苡尘重重点头,在心里扬起理想的帆船。

    现在是三月份,离五一劳动节还只有两个月,五一前后是服装生意的一个小旺季。

    许多女孩子会选在五一节选购一两件漂亮的夏装抢先穿在身上。

    唐晓芙当然会抓住机会大赚一笔,很快就推出了各种夏装。

    五一前订单不少,唐晓芙初步估算,这些订单完成的话应该能净赚个四五万左右。

    她想先把冷晨旭贷银行的款还上,不然不安心,他们住的房子房契还在银行那里。

    五一节那天,银梭吊了个凯子一起逛街。

    这凯子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父母都是国营单位的小干部,而他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如果银梭这时懂得惜福,变得知足本分,抓住这么一个男孩子结婚,两人共度一生人生也会有个不错的结局。

    可做为资深心机婊银梭怎么可能和这么一个平庸的男子共渡一生,他只不过是她的跳板,有更好的她就一脚踹了他!

    银梭亲热地挽着凯子走进了唐晓芙在中南路的旗舰店。

    她并不知道这家旗舰店是唐晓芙的,她只知道唐晓芙在司门口开了一家小吃店和一家裁缝店,其他的他一无所知。

    唐晓芙的这家旗舰店楼下是小吃城,囊括各种好吃的汉派小吃,楼上是红樱桃服装专卖店。

    银梭先和凯子点了一桌子美食吃了起来。

    银梭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并不好,太辛苦的工作她不愿意做,岗位好一点的工作她又干不长,没才华是主要原因。

    再加上她走哪里都爱占便宜,跟别人套好关系之后以各种名目骗些好处,当然是以骗男孩子的好处为主。

    什么自己过生日啦,好孤独呀,连个送礼的人都没有,什么手受伤了呀,看病都看不起呀,虽然从不明着要,可是逢人就这么哀叹,有的男孩子觉得她可怜,就送她生日礼物或者给几个钱让她去看病。

    发展到后来,连“我妈妈生日”这种借口都蹦了出来。

    你说你妈妈生日犯得着跟别人讲吗,你自己买份生日礼物不就行了吗?

    你如果要给你妈妈大操大办那就得请客,再暗示人家掏份子钱那还说得过去,可你也没打算请客呀!

    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骗财骗得太明显了,女的反感那是必然的,就连许多男的也看穿了她,不和她来往了。

    爱占便宜又一毛不拔,并且又没有任何才华,完就胜任不了自己的工作,这样的人在一个小团体里根本就生存不下去,人家还不齐心协力把她给拱出去呀!

    长期处于失业状态的银梭一直很难吃到什么好吃的,因此见那一桌美食就像恶狗见到热屎一样,吃得那叫一个香呀!

    你问她为什么不去卖?一是公安查的紧,抓到一个卖的罚的不少,而且还有可能以卖淫罪丢到监狱里去了,她可不想坐牢!不然早八百年就去卖了。

    横扫完一桌美食银梭就拉着凯子上了二楼红樱桃专卖店。

    唐晓芙的红樱桃服装是走的高端路线,所以价格昂贵。

    虽然银梭交往的这个凯子家庭条件不错,但是这种高档服装他负担不起,就要银梭换家店买。

    银梭在心里暗暗咒骂着这个凯子小气,脸上却是一副乖巧的表情,甜甜的答了一声“好。”

    两人刚要转身离开,迎面就碰见唐晓芙和冷晨旭带着妞妞走了过来。

    银梭看见唐晓芙穿着最新款的红樱桃夏装,耳朵上戴着一对钻石耳环,脖子上一串钻石项链,忽然涌上自卑,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狼狈,想躲起来却无处可躲,于是故意装出一副高洁孤傲的模样,高高的扬着下巴挽着凯子的手和唐晓芙擦肩而过,嘴里道:“拜金女!虚荣,戴些水钻冒充钻石,恶心吧啦!”眼里是鄙夷。

    唐晓芙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当即停下脚步转身冷冷道:“银梭,这世上要论拜金你认第二谁敢认第一!你为了钱到处跟人睡,你当我不知呀!还有,我这钻石可不是假的哦,是我老公的香港姑婆送的哦,我好命,嫁豪门,你呢,是靠卖过活还是靠吊凯子过活呢?”

    银梭脸唰的一下紫胀起来,她身边的凯子难以自信的看着他,把胳膊从她的胳膊里抽了出来。

    唐晓芙冷笑了一下,和冷晨旭妞妞一起走了,他们一家三口今天是去逛东湖的,顺便来这里看看生意,居然好巧不巧的碰到了银梭!这缘份!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