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莉莉的母亲叹了口气:“女生外向,莉莉谈了个男朋友,因为家庭有问题,我不同意,她就和我们翻脸了,提前回学校去了。”

    金莉莉的爷爷不仅是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而且还是一位思想比较开明的老人,责备金莉莉的父母道:“儿女大了有他们自己的主意,你们别一副家长的样子非要子女听自己的。

    再说了,莉莉这孩子从小就又乖巧又懂事,她自己找的男朋友肯定不会太离谱。

    就算她男朋友家庭情况有问题,只要那个男孩子行得端坐得正就行了,你们怎么能够随便棒打鸳鸯呢。”

    金莉莉的父母听了都低头不语,其实他们心中也是有些后悔的。

    虽然唐建斌的家庭名声很臭,但是就唐建斌个人来说,他的人品和长相真的是挑不出毛病。

    而且他已经在江城闯出了一片天地。

    以后女儿大学毕业后应该分到城里医院工作,在单位里什么都论资排辈,女儿想要在城里有间自己的房子,单位的福利房还不知等到何年何月才轮得到她。

    唐建斌在城里当个包工头,买得起商品房,有了商品房女儿就有了自己在城里的窝,日子过的就不会那么苦了。

    远的不说,就拿他们夫妻两个来说,在同一家厂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工人,在前几年厂里才分给他们家两间房,女儿至今回来都是住客厅。

    在这之前,他们一家三口只有一间房,住着不知多别扭!

    唐建斌买得起房这对他夫妻两个就是巨大的诱惑。

    金莉莉的妈妈搓着手道:“说起莉莉的男朋友,他的家就在五福镇附近。”

    “哦?”爷爷一听就来了兴趣,“五福镇那一代许多人我都认识,你们说说那小子的名字,看看我认不认识。”

    “那孩子叫唐建斌,是波波的校友。”金莉莉的妈妈说道。

    “唐建斌呀。”爷爷自言自语,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个人名。

    金莉莉的爸爸又给了些提示:“听波波说,唐建斌家曾经诈骗过老首长,而且他的妈妈是当地很有名的破鞋,好像叫吴彩云来着。”

    爷爷的眼睛一亮:“你这么一说我就对上号了,那小子为人不错的,有一次他妈妈被他爸爸打得大出血,那小子一路上背着她的妈妈到送卫生所医治,很有责任心的一个小子,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家诈骗首长亲他并没有卷进去,那就说明他和诈骗首长案没有关系,所以你们不要听波波的话,是风就是雨。”

    爷爷又问道:“那个唐建斌现在是在读书还是在干啥?”

    金莉莉的母亲道:“他当年没有考上大学,在工地上当农民工,后来一步步发展,听说现在是手下建筑队规模不小的一个包工头,莉莉说他每个月都有上千块钱的进账。”

    爷爷哈哈的笑了起来:“这小子不错嘛,有上进心!比我们家波波强,波波只知道怨天尤人,就不知道努力!

    看看人家,一个农民工才几年的功夫就发展成一个大包工头!我就说咱家莉莉眼光好,选的男朋友真不错!”

    金莉莉的父母见家里的权威爷爷对唐建斌很满意,他们也就接受了唐建斌,就是不知道金莉莉那孩子什么时候和他们和解。

    第三天就是元宵节,在湖北元宵节是个比较重要的节日,又加上爷爷奶奶都住在他们家,金莉莉的母亲特意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一家几口正准备吃饭庆祝元宵节,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金莉莉的妈妈跑去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金莉莉和唐建斌两个人手里都提着不少东西。

    金莉莉的妈妈又是高兴又是生气,用手指戳金莉莉的头:“你这孩子大过年的说走就走,留爸妈在家里伤不伤心!”

    唐建斌忙道:“婶子都是我的错,你就别责怪莉莉了。”

    金莉莉的父亲说道:“都进来说话吧,站在门口,外面的冷风都吹了进来,爷爷身体正不好,吹不得冷风。”

    金莉莉赶紧往屋里走,对爷爷道:“爷爷,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看医生?”

    爷爷白了金莉莉的爸爸一眼:“你别听你爸吓唬你,爷爷没什么事,前两天才去县医院检查了的,身体里的肿瘤是良性的,医生让我先休养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些,等开了春做了手术就等完恢复健康了。”

    金莉莉这才放心下来。

    一家大小开开心心的吃完午饭,金莉莉把爷爷拉到一边说悄悄话:“爷爷,爸爸反对我和建斌交往,你帮我说说。”

    然后悄悄指了指放在柜子旁边的几包礼品:“那些阿胶、奶粉还有桂圆和海参都是建斌买给爷爷奶奶的,爷爷就帮帮我说说好话嘛。”

    爷爷乐呵呵的笑道:“我早就已经帮你们说过好话了,这些贿赂的东西我受之无愧。”

    金莉莉惊喜的问:“真的吗?”

    爷爷白了她一眼:“不是真的难道是煮的?如果我和你奶奶没有帮你们说好话的话,你和建斌能够这么容易就进屋来吗?”

    金莉莉一想也是,高兴的抱着爷爷跳。

    爷爷喘着粗气道:“别跳,别跳!爷爷上了年纪,你这是要爷爷的老命呢。”

    “爷爷长命百岁,爷爷不许说不吉利的话!”金莉莉撒娇的嗔道。

    那边唐建斌在跟金莉莉的父母说话,首先检讨自己那天没有介绍清楚自家的情况,但他不是真的想隐瞒什么,只是觉得自家那些丑事见面第一次都抖出来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金莉莉的父母早就被金莉莉的爷爷说服了,所以现在唐建斌说什么他们都笑呵呵的说没关系,能理解。

    唐建斌一头雾水,明明未来的岳父岳母对自己并没有意见的样子呀,为什么莉莉那个死丫头说岳父岳母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

    不过诚意还是要表现出来的,唐建斌道:“等开了春我就会去买一套两居室的商品房,到时也写上莉莉的名字。”

    金莉莉的父母听了心花怒放,愿意在房产证上添上她们宝贝女儿的名字,已经很能表明唐建斌对莉莉的喜欢了。

    过年几天,方文静夫妇花了几天的时间把乔大夫在城里的亲戚走完了之后就回到了乡下。

    这次唐晓芙就没跟着回来了,冷晨旭带着她和妞妞到处走亲访友,没空回乡下。

    不过唐晓兰苏苡尘和陆卓然都跟着方文静回乡下玩。

    他们家在乡下的亲戚并不多,就是两个舅舅和大外公夫妻两个,至于余自珍那里礼到人不到。

    初六乔大夫就带着唐晓兰先返回城里,因为初七一个要上班,一个要去学校补课。

    方文静打算带着宝宝住到正月十五再走,乡下虽然比城里冷一点,但是空气好,对宝宝身体好。

    不过这孩子自从生下来就没怎么生病过,叫人省心。

    正月十五那天,五福镇舞龙许多人都跑去看,王葵约了方文静也去看热闹。

    乡下舞龙灯和城里不同,城里舞龙灯那还真叫舞龙灯,一行人把龙扭几下就走了。

    乡下舞龙灯的人都充满活力,舞得不知多兴奋,而且还有对歌很热闹的。

    方文静年轻时也爱唱个样板戏什么的,所以对对歌很怀念。

    来镇上看舞龙灯的人好多,镇上很热闹,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这种情形在城里很难得遇到。

    方文静抱着宝宝和王葵看对歌正看得高兴,忽然有人用力撞了她一下,紧接着一个尖刻的声音响起:“臭婊砸,是不是眼睛瞎,挡了老娘的路!”

    方文静皱着眉头,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故意撞的人居然是吴彩云!

    吴彩云打扮得非常妖娆,烫了短发,还擦了粉,抹了大红色的口红,穿着一件暗红的呢子大衣,这身装扮在一群农村妇女里面非常抢眼,如鹤立鸡群一般。

    她正充满优越感的看着方文静。

    方文静虽然没有她打扮的那么妖娆,可是穿的也很好,一件墨绿的呢子面料的小西装配一条毛华达直板裤。

    而且唐晓芙还给她买了金耳环、金戒指,方文静穿着上不仅不逊于吴彩云,其实是比她强的,只是低调而已。

    冤家路窄,两人见了面,如果吴彩云只是故意撞一下方文静,要她让到一边去,方文静也就忍了这口气。

    吴彩云和唐振中的丑事十里八乡谁人不知,吴彩云不要脸,不等于方文静丢得起这个脸。

    如果方文静和她争吵起来,不知有多少人会指指点点说,曾经的原配和小三狭路相逢斗起来了。

    方文静可不要再让人把她和唐振中联系在一起,她已经再婚了,连宝宝都有了,永远都不再是唐振中的原配了。

    只是吴彩云出口伤人骂她婊砸这一点真叫人不能忍!

    方文静立刻怼了回去:“这十里八乡谁不知道你才是婊砸,你别把自己的头衔强加到别人头上!”

    她这话一出口旁边等着看戏的那些妇女们都哄堂大笑。

    这里谁人不知吴彩云和孩子大伯滚床单的丑事!

    有人小声的鄙夷道:“一坨屎不臭,非要挑起来臭,自个儿不要脸还想羞辱便,到头来自食其果!”

    王葵也在一边帮着方文静说话:“吴彩云,别以为你穿的人模狗样的就可以在这里横行霸道了。

    我告诉你,文静的女儿已经嫁给了冷团长,你想欺负文静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老爷子收拾你!”

    吴彩云哪儿知道方文静家里这些事情!

    她之所以故意撞方文静一下,是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让方文静看到她现在的日子过得也不错,所以还有扬眉吐气的意思。

    谁料王葵一句话就把她打回了原形,方文静居然跟人家结了亲,她还真惹不起!

    吴彩云王八脖子一缩拉着身边长得像只癞蛤蟆一样的猥琐中年男人离开了。

    那个男人边走还边回头看方文静,那目光粘粘乎乎的,让方文静恶心了好半天。

    王葵伸着脖子望向吴彩云和那男人的背影,问身边的人:“吴彩云身边那个野男人是谁呀?”

    有人和吴彩云的娘家住得很近,因此知道情况,告诉王葵道:“听吴彩云说是她新嫁的男人,是个包工头,姓朱,家里有好几万块钱!”

    王葵点赞:“破鞋就是厉害,居然又钓到一个凯子了!这还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大家都笑了起来。

    吴彩云和唐振华离婚之后就去投奔唐振中了,唐振中穷了,她又找了一个男人,所以大家伙都觉得王葵那两句话很是贴切。

    吴彩云要死要活的终于和唐振中离婚之后就直接带着换洗衣服去投奔了朱无霸。

    朱无霸因为烦自己的黄脸婆管自己管得太紧,也早就和家里的黄脸婆离了婚。

    所以吴彩云以为自己去投奔朱无霸,朱无霸肯定会娶她的,这是他们之前说好了的。

    没有退路吴彩云就不会非要和唐振中离婚了。

    可真正等吴彩云离了婚,朱无霸并不愿意娶她。

    说什么两个人年纪都大了,何苦在乎那个仪式,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就行了。

    吴彩云当然不会被朱无霸几句花言巧语就哄住,她又不是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没有举行婚礼,没有扯结婚证,她和朱无霸就是非法同居,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这一点常识吴彩云还是有的。

    可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虽然吴彩云很想和朱无霸扯证,哪怕不举行婚礼也行,至少自己的权益就能够受到法律的保护。

    但是朱无霸不肯,吴彩云也没办法,而且她还不敢逼迫朱无霸,她怕把他逼烦了,人家一个大开脚就把她给踢飞了。

    人家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能够叫她滚就滚,何况自己只是姘头!

    吴彩云只能曲意奉承朱无霸,希望有一天守得云开见日出,朱无霸娶了她,她后半生就有保证了。

    这一次吴彩云回乡下是向乡亲炫耀她在城里混得不错,就差大声叫“你们来巴结我吧。”

    自从离开乡下之后,彩彩云回来的很少,即使回来也是灰头土脸的被人嘲笑,所以她早就想要衣锦还乡,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因此今年过年前她就和朱无霸各种撒娇,要她冒充自己的男人陪她回乡下一趟。

    那几天吴彩云把朱无霸伺候的可是各种爽,朱无霸一高兴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