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中踌躇着答道:“你给我六十块钱就行了,我可以给你写字据的。”

    陆卓然当即就很不高兴,心想,唐振中向他要的数目一次比一次大,是不是觉得从他这里好弄钱?

    于是道:“我一个孩子哪里来的六十块钱给你?我身上通共只有几块钱,你要不要?”

    唐振中和陆卓然对视了许久,在陆卓然眼里看到的是对他的失望和鄙夷。

    唐振中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有对他的任何一个亲生子女尽过多少做父亲的责任,现在落难了来求他们,而且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也难怪人家不耐烦了,于是默默的转身离去。

    陆卓然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心生几丝怜悯,但马上又想,这都是他自找的,心一横,转身进了寝室大楼。

    唐振中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了一圈,后来想了想,去了他以前干活儿的那家私营电焊厂。

    向电焊厂的老板说明,他现在想向他借六十块钱做三个月的生活费。

    等三个月后他养好了伤就来给他干活抵消借他的钱。

    那个年代电焊工极度缺稀,那个小电焊厂的老板正愁找不到电焊工。

    唐振中以前每个星期天都来他的工厂做零活儿赚钱,所以那个电焊厂的老板是知道唐振中的电焊活非常棒,他倒是愿意请他在自己的工厂里长期干下去。

    可他就是担心唐振中的手和脚不能够完恢复,那唐振中就根本干不了电焊的活了,借出的钱他也就还不了了。

    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唐振中找出自己的病历给他看,每份病历最后一章小结写着只要按医嘱好好休养三个月,受伤的腿和受伤的手是可以完恢复的。

    电焊厂的老板这才愿意帮助唐振中,但不是借钱给他,而是安排他住在他的工人宿舍里,早中餐就在他的食堂里吃,等伤养好了,就和他签订一份长期合同,在他的工厂里一直干下去。

    唐振中自然是满口答应,直到这时他才总算安定了下来。

    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二月份,唐建斌给唐晓芙建的厂房和中南路的旗舰店都盖好了。

    厂房可以立即投入生产,可是中南路那里的旗舰店还得装修之后才能营业,不过也能赶在元旦时开业。

    唐建斌给唐晓芙又是盖厂房又是盖门面,建筑队伍扩大了不少,在那个年代算得上是一支有实力的建筑队伍了,因此总能接到大工程,已经初具房产老总的雏形了。

    很快就到了元旦,唐晓芙的服装生意迎来了一个高峰,各地订单多如雪片。

    唐晓芙招兵买马,严把质量关,特别是整个寒假她几乎都扑在了工作上。

    还好,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到过年前唐晓芙已经赚了近十万。

    唐晓芙还了五万贷款,又还了五万冷晨旭。

    直到结婚后唐晓芙才知道,冷晨旭那十万块钱是用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贷来的。

    唐晓芙得知真相惊出一身白毛汗,如果自己这次做生意赔了进去,这房子就要抵押给银行了,那她真是愧对冷家的列祖列宗。

    过年了,正是走亲访友的大好时光。

    唐建斌经不住金莉莉的软磨硬泡,再加上他也觉得现在自己混的人模狗样可以见人了,于是应金莉莉之邀去她家给她的父母拜年。

    其实这算得上一次非正式见家长,因此唐建斌格外重视,不仅买了丰厚的礼物,自己还一身西装,打扮得分外时髦,一心想给金莉莉的父母留下一个好印象。

    本来他是想开摩托车带着金莉莉去她父母家拜年,那多拉风!但是过年期间太冷了,开摩托车手都会冻僵,唐建斌只得放弃了。

    两人乘长途汽车到了金莉莉在县城的家。

    她的父母虽然在县城的国营单位工作,但都是很平凡的普通人,金莉莉家就她一个孩子,虽然父母都只是普通工人,但是家里负担轻,所以金莉莉也算得上是娇生惯养,她父母对女儿的男朋友的期望值也理所当然的高。

    唐建斌长得英俊,又是个有为青年,再加上他向金莉莉的父母许诺,他明年过完年就会在武汉买一套二居室的商品房,所以金莉莉的父母对唐建斌还算满意的。

    既然满意,当然要留下来吃午饭,金莉莉家的这餐午饭准备的特别丰富。

    就在唐建斌和金莉莉的家人准备围桌吃饭时,门外有人喊道:“叔叔婶子,开开门,我来给你们拜年来了。”

    “是波波来了!”金莉莉的妈妈喜笑颜开,看来很喜欢来客。

    门开了,金波一脚踏了进来,脸上堆满了笑,对金莉莉的父母说道:“叔叔,婶子,我给你们拜年来了,祝你们万事……”

    正说在兴头上忽然就看见了唐建斌,顿时愣在了原地。

    他不仅惊诧的是唐建斌出现在这里,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怎么他穿戴的那么好!

    脚上是锃亮的黑皮鞋,一身合体的西服不便宜吧,还有那手腕上若隐若现的手表,无一不彰显着他的成功。

    可金波根本就不相信唐建斌这一身行头都是靠他自己努力赚钱买来的。

    一个高考落榜生能有多大的本事,这一身好行头该不会是他当小偷偷的钱买的吧。

    金波这人一向自恃甚高,觉得在整个育红中学就不应该有人会超过他!

    可事实上呢,唐晓芙超过他了,简明超过他了,唐晓兰也一样超过他了。

    同样,唐建斌也超过他了,所以他不会把他往光明的方向想,只会往阴暗的方向想。

    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的就是金波这种可笑的人物。

    金莉莉的母亲见金波的表情奇怪,看看他,又看看唐建斌,问:“你和建斌认得吗?”

    金波赶紧收回心神,强装自然的笑着,对金莉莉的母亲道:“我看他有些面熟,好像和我是同校吧。”

    唐建斌微微蹙了蹙眉:“我真没想到你对我这么陌生,我可是银梭的哥哥!”

    金波脸上一僵,却故意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和金莉莉的父母寒暄起来。

    唐建斌小声的问金莉莉:“她是你什么人?”

    金丽丽道:“她是我大伯的儿子,我的堂哥金波。”

    唐建斌有一瞬间的愣神,他万万没有料到金莉莉和金波是这种关系!

    虽然自从他和金莉莉确定关系之后,两人无话不谈。

    但是金莉莉说的最多的是她自己的父母,还有她爷爷奶奶,提她大伯一家提的少,而且也从来没有提过金波这两个字。

    如果之前他知道金莉莉和金波是堂兄妹的关系,他想他一定不会这么义无返顾地追求她,肯定会犹豫不决……

    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和金莉莉在一起了,那就好好珍惜她,金莉莉是金莉莉,金波是金波!

    唐建斌紧抿着唇没再问下去了,倒是金莉莉见他神色不对,问道:“你怎么了?”

    唐建斌敷衍道:“没什么。”

    金莉莉的母亲招呼大家上桌吃饭。

    在饭桌上,金波一副高傲的样子,不时的看一眼唐建斌,问道:“听说你在工地上当农民工,这一身衣服行头是向谁借的?”

    唐建斌在心中冷笑了一声,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不是向别人借的,是我攒了三年的钱才买了这么一身行头撑门面。”

    金波顿时笑了起来:“我就说嘛,你一个农民工哪里买得起这么昂贵的一身行头!”

    接着开始循循善诱的教导起来:“做人呢,一定要诚实,是什么条件就是什么条件,你说你打扮的这么花里胡哨的来我叔叔家,我叔叔婶子就看不出你几斤几两吗?”

    唐俊斌笑而不语。

    他想唐晓芙真的很聪明,甩了金波是正确的选择,这么肤浅这么猥琐的男子他得用尽毕生的力量去克制才不会把他当场打的满地找牙。

    唐建斌怕自己再呆下去忍不住想要揍金波,从而会影响到他和金莉莉的感情,站起身来,向金莉莉的家人告辞。

    金莉莉父母两个都对唐建斌的印象很好,本想留他再多说一会儿话,可人家要走他们也拦不住,一家大小只得热情的把唐建斌送出了家门,叮嘱他有时间来玩儿。

    金波也跟在后面相送,可是一句话都不说,嘴角还泛起一股自以为是的嘲讽。

    一行人回到屋子里,金莉莉的父亲让金波好好玩儿,他则拿了礼物去给领导拜年。

    今天要不是听女儿说家里要来贵客,他早就出门拜年了。

    金波拿起一个花生剥开,把花生米扔在嘴里,斜睨着金莉莉,带着讥诮问道:“那个是你的男朋友?”

    他的语气让金莉莉心中很不舒服,但还是点了点头,拿起一个梨吃了起来,淡淡道:“是呀,怎么了?”

    金波冷哼一声,斥责道:“你一个堂堂大学生,怎么和一个农民工搅在一起了?”

    金莉莉顿时来火了:“农民工怎么了,农民工也是人!你怎么这么瞧不起农民工?”

    想了想还是觉得气愤不过,又说了一句:“你在城里也只是个临时工而已!本质上和农民工一样!”

    金波的脸顿时气得发白:“我跟他不可能一样,虽然我是临时工,但是我接触的都是素质高的人,哪像他接触的都是那种文盲!

    你看看他那德性,明明没那个条件却非要打扮的油头粉面!不知道的还误以为他在外面混的很好!他这样做不是欺骗叔叔和婶子吗?”

    金莉莉冷冷地直视着他:“建斌一个月赚上千,你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金波愣了一下,随即不耻的笑了起来:“一个农民工一个月能够赚上千块钱,说出去谁信?”

    “我信!”金莉莉斩钉截铁道。

    金波冷笑道:“你关在大学里对社会一无所知,别被人家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金莉莉的母亲收拾完碗筷从厨房里出来,听到他堂兄妹二人的对话,很感兴趣的在他们跟前坐下,问金波:“波波,你怎么这么说建斌?你和她曾经同校两个人是不是有过矛盾?”

    金波嗤笑:“婶子,我不可能和那种低层次的人产生矛盾!我只是听人说他有个形同妓女的妈,不仅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还和他的大伯滚床单!而且他们一家大小还曾经诈骗过首长,名声在当地很臭,这种人家怎么可能和咱们金家扯上关系?他不配!”

    揭了唐建斌那些老底,金波倍感心情舒畅的靠在椅背上。

    “唐建斌的家庭居然是这样的!”金莉莉的母亲有些气愤,问金莉莉:“这些情况你都知道吗?”

    “我知道~”金莉莉不敢看母亲的脸。

    “那你怎么没有事先跟我们讲?你如果事先和我们说了,我们连门都不会让唐建斌进的!”金莉莉的母亲发起脾气来。

    母亲声名狼籍,一家人还诈骗过首长,这种人家他们金家高攀不起!

    “我……”金莉莉就是怕爸妈因为唐建斌家里那些破事而不让他们在一起,所以才隐瞒了唐建斌家里的那些事情。

    她的打算是,让爸妈先接纳唐建斌,唐建斌这才能多来她家走动,他爸妈才可能看到唐建斌的闪光人性,从而敬佩他的人品,不会在乎他的家庭,水到渠成的从内心接纳唐建斌,不动摇。

    但现在计划都落空了。

    金莉莉憎恨的瞪了金波一眼,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自己这个堂哥这么无耻?

    “别我我我的了,你和唐建斌就到此为止,叫他有时间来咱们家里一趟,把他送来的礼物都提走!”金莉莉的母亲冷着脸道。

    虽然唐建斌送来的礼物都很昂贵,可是金莉莉的母亲和所有普通人家的母亲一样,既然不准备让自己的女儿和那个男人交往就不会贪便宜收下人家的礼物。

    “妈!”金莉莉说话一向细声细气,这时急得大叫了一声,“你怎么可以这样?建斌是建斌,他的家庭是他的家庭!

    如果有选择,谁愿意有一个那样的母亲?建斌也不想的!

    再说他爸已经和他妈离婚了,现在他爸再娶的这位婶子是位勤劳本分的女人,他们家现在已经是个正常的家庭了。

    而且当年诈骗首长一案他根本就没有参与,所以家人都被公安抓去了,他却是没有卷入的。”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