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无语:“我不是有夫之妇,那个自称哥哥的男人也不是我未婚妻的哥哥,那个男人很可能是个歹徒,绑架了我未婚妻。”

    “呀!那个女孩子说的都是真的呀,她说她是武大的学生,抓她的那个是她的老师,我们还当她是在说谎!”卖香瓜的老爷子一头雾水,“那个男的看上去蛮斯文,不像个歹徒,他为什么要绑架你未婚妻?”

    谁说歹徒必须得长得穷凶极恶?

    冷晨旭问道:“你看见那个青年把我未婚妻带到哪里去了?”

    那老爷子答道:“他们俩是拦了一辆出租车走的,我当时看见那辆出租车是往桥上开去的。”

    “那你看见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没有?”

    老头子见事关重大,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愧疚道:”没有。”

    冷晨旭说了一声谢谢!把那个香瓜又依旧放回到摊子上。

    那个老爷子还拿着那个香瓜在他身后喊:“你的瓜~”

    冷晨旭说了一声:“我不要了。”

    然后一路奔跑着把这附近的摊位都问了一遍,看有谁注意到唐晓芙和那个自称她哥哥的男人坐的出租车的车牌是多少。

    终于有两个小摊贩注意到了那个出租车的车牌,只是他们没有完记下来,他们只记得末尾的几个数字。

    冷晨旭上了车,一踩油门向大桥驶去,在心里分析,抓走唐晓芙的肯定就是沈从贤。

    只是他为什么要抓走唐晓芙,难道是为了虎妞吗?

    过了长江大桥,冷晨旭看见一个公用电话亭,赶紧停下车,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沈从贤所在的办公室,果然,他的同事告诉他,沈从贤请了假不在学校里,据说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之前的那个政府要员,告诉他,唐晓芙很可能已经被人绑架了,绑架她的人很可能是沈从贤,让那个政府官员赶紧通知公安介入,并且告诉那个政府要员绑架唐晓芙的土匪是乘坐尾号为XXX的出租车逃逸的,让公安顺着这个线索赶紧查下去。

    另外几个电话冷晨旭打给他的几个死党,他的几个死党在政府各部门任要职,应该都能帮得上忙。

    那个政府要员很快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刑警班子,领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梁晓天。

    冷晨旭直接开车去了梁晓天所在的派出所和他会合。

    梁晓天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去了一趟出租汽车公司。

    那时的出租汽车公司还是属于国营的,并且车子也并不多,所以排查起来很快,半个小时之后就找到了带着唐晓芙和沈从贤人离开的那个出租车司机。

    那个出租车司机告诉冷晨旭他们,一路上,那男的并没有对那女的做什么,只是一条胳膊绕在那女的脖子上,那女的一直都很安静,所以他当时并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冷晨旭问:“最后你把他们两个送到哪里了?”

    “那个男的让我开车围着龟山转,后来在靠近汉阳的那部分停了下来,之后,他们就下车,朝山上走去。”

    梁晓天就要带领人马直奔龟山去搜寻唐晓芙和沈从文的下落。

    龟山也没多大,上面还有电视塔,安保工作极为严密,冷晨旭觉得沈从贤不会冒险上龟山,很可能上龟山只是虚晃一枪,说不定绕到另一个地方下了山然后去了目的地。

    冷晨旭把自己的分析说给梁晓天听,于是大家又分析龟山附近哪个地段最偏僻。

    冷晨旭灵机一动,给沈茹芸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沈从贤可能绑架了唐晓芙,问沈茹芸:“沈从贤在龟山一带有落脚点吗。”

    沈如云听了冷晨旭的电话,很是吃惊,但还是告诉他,在龟山往北一个城中村里,有他外公留下来的一套旧房子。

    冷晨旭问明了地点,和公安开车去了沈从贤外公的祖屋。

    沈从贤把唐晓芙绑在椅子上,又在她胸前安了个定时炸弹就走了。

    唐晓芙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现在却怕起死来。

    前世她纵身一跃,跃入火海和渣男渣女同归于尽,她一点都不怕死,因为哀莫大于心死。

    可这一世,因为遇到了冷晨旭,她想活着,想嫁给他,做他的新娘,所以怕死。

    她一个人度日如年等着死神来临,忽然听见了敲门声,猛地抬头,不知谁在门外。

    唐晓芙不敢乱喊,一颗心提了起来,难受得直想吐。

    紧接着,斑驳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人冲了进来,叫了声:“晓芙!”

    “滴。”与此同时,房间里不知什么角落发出一个声音。

    冷晨旭眉头一锁,神色异常严肃。

    “阿旭!”唐晓芙听出来人声音,哭了起来,但随后说道:“你快离开,这里有炸弹,而且马上即将爆炸!”

    冷晨旭和梁晓天等刑警已经冲到了唐晓芙的跟前,见唐晓芙的胸前果然捆着一捆炸弹,炸弹上的计数器已经开始计数了。

    梁晓天问了冷晨旭:“你弟弟是学理科的吗?”

    “不,他是政治老师。”冷晨旭冷静的给唐晓芙松绑,并且观察着她身上的定时炸弹。

    梁晓天松了口气:“一个文科老师应该不会做定时炸弹,你未婚妻身上的炸弹十有八九是假的。”伸手就想把绑在唐晓芙身上的炸弹给解开。

    “别动!”冷晨旭一把抓住他的手,“这炸弹很有可能是真的!”

    唐晓芙活动了一下被捆痛了的手腕,从椅子上站起来,哭着道:“沈从贤说了,如果炸弹从我身上取下来的话会当场爆炸。

    而且炸弹是从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就开始启动计时,即使不取下来,也会在五分钟之内爆炸的,所以你们赶紧离开!”

    梁晓天和他的手下面面相觑,这案子可真是棘手。

    冷晨旭沉默着盯着唐晓芙身上的炸弹,脑子飞速的转动。

    忽然一只手穿过唐晓芙的胸部和炸弹之间,死死地抵住炸弹,另一只手抵住炸弹的另一面。

    还好!计时器在继续走。

    “你想干什么!”唐晓芙惊呼,连哭都忘了,她明白冷晨旭的用意。

    “别吵!“冷晨旭忽然提高音量,严厉非常,他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凶狠的语气冲唐晓芙说话。

    “不……不要……,我不要你一命换我一命!”唐晓芙低头惊恐的看着他两手紧紧的夹住那个炸药包。

    冷晨旭根本就不理她,回头严肃果断的命令梁晓天:“梁警官,快!把定时炸弹从晓芙身上解开,你们带着她赶紧离开!”

    “阿旭……不……我不要!”唐晓芙无助的哀求,可她不敢乱动,她怕自己一个不慎,连累了在场所有人。

    炸弹绑得很有水准,梁晓天用了好几分钟才把炸弹从唐晓芙身上解开,然后和他的同事不由分说的拉着唐晓芙就往外冲。

    “阿旭!”临出门的时候唐晓芙扭头撕心裂肺的冲着冷晨旭大叫了一声。

    刚才把定时炸弹从唐晓芙身上解下来就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谁知到现在还只剩几秒钟了。

    梁天晓不顾唐晓芙大哭大叫,一把把她甩到自己的肩上扛起来拼命向前跑去,要跑得远些,再远一些,更远一些!

    他的手下也跟着他一路狂奔。

    似乎只过去了几秒,可梁天晓一票人已经跑出了好几百米,可能人在紧急时刻都能爆发出所有的潜力!

    应该是安地带了。

    几个刑警都停下脚步,向后看去。

    与此同时,背后祖屋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火光简直把黄昏变成白昼。

    唐晓芙从梁晓天的肩上滑落,一时悲愤得不能言语,两眼直勾勾傻乎乎的望着火光冲天处,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唐晓芙醒来的时候于是第二天清晨,她正躺在病床上挂吊瓶。

    唐晓兰、苏苡尘、唐建斌、陆卓然等人一见她睁开眼睛,就纷纷拥上来问她身体怎么样。

    唐晓芙把众人都挨个儿看了一遍,没看见冷晨旭眼泪就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难过地想,自己就这么失去他了……

    人在难过的时候,就容易想到妈妈,唐晓芙茫然的叫了一声“妈~”说道,“阿旭找到没有?我要去看他。”

    哪怕他在那一片爆炸声中炸成了碎片,她也要去看他最后一眼!送他最后一程!

    唐晓兰握住她一只手:“姐,妈不在这里……”

    啊!方文静不在这里吗?

    唐晓芙再一次打量了一遍屋里的人,方文静和乔大夫都不在,心里不禁疑惑,正要问唐小兰,方文静夫妇两个去了哪里,就见虚掩的房门被推开,冷晨旭玉树临风的出现在房门口,脸上有些擦痕,嘴里说道:“你不用去看我,我来看你!”

    “阿旭!”唐晓芙激动得从床上坐起来,两眼难以置信的紧盯着冷晨旭,“你是怎么逃脱的!”

    “我命大。”冷晨旭微笑着向她走来。

    其他人都识趣地默默地离开了。

    唐晓芙等冷晨旭坐到床边,摸着他脸上的伤心疼地问道:“还疼吗?”

    冷晨旭捉住她那只小手在唇边吻着:“我不管,我破相了,你得对我负责。”

    “嗯嗯,封你为正宫,一生只翻你一个人的牌。”唐晓芙轻挑地挑起冷晨旭的下巴,“爱妃,给朕笑一个。”

    “光笑哪够?让臣妾来服侍你就寝。”冷晨旭欺身贴了过来,把唐晓芙按在了床上。

    “哎哎哎!这是医院,而且还是大白天!”

    “我不管,我要香香,我要甜甜,我要吃糖糖。”冷晨旭俯下身撒娇。

    哎哎哎,你节操呢,团长大人!

    节操是个什么鬼?我的眼里是你!

    我们来补一段冷晨旭死里逃生的片断。

    冷晨旭两手死死的按住那个炸药包,冲出屋外,拼尽力把那个炸药包往前扔。

    炸药包失去压力在空中爆炸,训练有素的冷晨旭早就趴下了。

    虽然炸药包爆炸的威力惊人,气浪把他掀出好几米,但也只是身上多处擦伤,并无大碍。

    确认过了冷晨旭没有大碍,唐晓芙关心起方文静来,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事方文静不可能不到场的。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方文静夫妇为什么没出现在她病床前的缘故。

    原来方文静得知唐晓芙被人绑架之后,受惊过度,提前生产了,不过只比预产期提前生产了六七天,算不得早产,母子两个平安。

    当众人都在照顾唐晓芙的时候,乔大夫留下来照顾方文静母子两个。

    唐晓芙一见冷晨旭安然无恙,她哪儿哪儿都是舒服的,立刻出院去看方文静母子两个。

    方文静见唐晓芙和冷晨旭都好好的也放下心来,精神不错。

    唐晓芙看了看方文静怀中的男宝宝,虽然才出生两天,可是已经能够看出她是个清秀的男宝宝,以后不知要祸害多少小女孩子!

    唐晓芙和冷晨旭独处时起沈茹芸来,冷晨旭告诉她沈从贤被抓对沈茹芸打击很大。

    因为沈从贤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她。

    冷晨旭的母亲死的早,十几年前冷司令就孑然一身,那时才离异的沈茹芸就爱上他了。

    在这份爱里,她是卑微的那一方,为了讨好冷家,她把沈从贤扔给自己的父母照料,一年母子两个都难得见上一面。

    为了能让沈茹芸多看自己一眼,多关心自己,沈从贤努力学习,每次期末都是年级第一,他甚至自残过……可不论他做什么,都换不来母亲一顾,而他的母亲却对冷晨旭关怀备至,所以他恨冷晨旭,可是他又不是冷晨旭的对手。

    于是,他想把唐晓芙从冷晨旭身边抢走,让他体会一下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被人抢走的滋味。

    可是唐晓芙和冷晨旭情比金坚,他拆不散他们,所以他也恨唐晓芙。

    唐晓芙虽然聪慧,但是个女孩,他自认为对付得了她。

    所以绑架她,想引诱冷晨旭来把他和唐晓芙一起炸死,方解他心头之恨。

    但是,失败了……

    沈从文把虎妞撞死,是因为简明无意中说虎妞是唐晓芙的替身,恨屋及乌,所以沈从文要了虎妞的命。

    其余的,撞得卖菜老大爷脾脏破裂,喂妞妞吃猪肝被卡差点酿成大事故,这些都是想引起沈茹芸的注意,但……沈茹芸未能多看他一眼!

    后来唐晓芙去冷司令家,看到沈茹芸很憔悴,对她态度和善了许多,而且那种和善发自内心,估计沈从贤的事让她看淡了许多事……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