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贤一只胳膊从唐晓芙的脖子后面绕过来紧紧的捂住她的嘴巴,压低声音凶狠道:“不许叫!你一叫我怕我手一颤对你造成伤害。”

    沈从贤另一只拿匕首的手加了劲,匕首似乎随时都要刺穿唐晓芙的肾脏似的。

    唐晓芙还算冷静,知道自己被沈从贤挟持了。

    可他为什么要挟持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虎妞吗?

    唐晓芙背后一阵凉飕飕,骑自行车撞得人家卖菜老大爷脾脏大出血、面对爱慕自己的女生要跳楼置之不理、撞死虎妞、给妞妞喂猪肝差点让妞妞卡死……

    沈从贤如此“劣迹斑斑”,……他分明是个疯子!!!

    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好,我不叫,但你也别伤害我。”

    唐晓芙并没有装柔弱,更没有装胆小,因为她知道,她给别人的印象就不是一个柔弱胆小的女生,如果这样装的话,反而还会让沈从贤心生警惕。

    “别想耍花招。”沈从贤手中的匕首一刻不停的紧紧的对准她的肾脏,“跟着我一起下车。”

    车子到站了,唐晓芙乖顺的跟着沈从贤下车。

    经过售票员时,售票员用伤风败俗的目光看着他两个,光天化日之下搂抱的这么紧太不要脸了!

    唐晓芙趁机道:“亲爱的,你搂我搂得这么紧,太热了。”说着顺便推了沈从贤一把。

    她推沈从贤这一把是冒了巨大的危险的,好不好匕首就捅进了她的肾脏。

    不过一个人有两个肾脏,即使失去一个肾脏也能活下去。

    唐晓芙是赌一把,沈从贤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她,因为他跑不掉!

    果然,沈从贤犹豫了一下,匕首往后缩了一寸。

    唐晓芙早就已经每根弦都绷了起来,这时抓住机会,赶紧踹了沈从贤一脚,飞快的下车。

    可偏偏不巧,有人从后门上车,把唐晓芙拦了一下。

    后面还有要上车的乘客,唐晓芙心中暗暗叫苦,你们这些人就不能遵守乘车规则从前门上吗?

    她什么也不顾了,拼命的挤开那些要上车的乘客,死活跳下了车,惹得那些上车的乘客一片怒骂,说她赶着去投胎。

    沈从贤跟在唐晓芙身后,有唐晓芙在前面杀开一条血路,沈从贤轻而易举地也下了车。

    唐晓芙知道他就在自己身后,拼命向前跑着,边跑边搜索着看哪里有治安岗亭。

    可是两人的距离拉得太小,再加上唐晓芙今天穿着一双小高跟的凉鞋,根本就跑不快。

    沈从贤很快就追上来,并且一把抓住她,拖着她就想往偏僻的小巷钻

    唐晓芙拼命挣扎,大叫起来:“救命呀,有人要绑架我呀!谁如果救我,我就给谁一千块钱的报酬!”

    马上有人聚拢过来,把他们两个围在中心,但是没有人伸出援手。

    一来如果真的是绑架案的话,吃瓜群众怕惹祸上身,二来一般人怎么都不会把文质彬彬的沈从贤和绑匪联系在一起。

    沈从贤一边拖拽着唐晓芙,一边一脸焦急的劝道:“妹妹,你不要乱跑!你说你这样离家出走爸和妈都多担心呀。那个男人都有家有室了,你说你和他私奔你这不是破坏人家的家庭吗?咱们一家可都是知识分子,你不能做出这种事呀!”

    唐晓芙心中气的要死,可还是给沈从贤点了赞。

    他这番话说的实在太精彩了,三言两语把她勾勒成个人人喊打的小三,谁还会伸出援手来帮她!

    那些吃瓜群众听了沈从贤的话都用不耻的目光盯着唐晓芙,对她指指点点。

    “啧啧,这姑娘长得这么好看,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无耻的小三!”

    “她哥把她抓回去为他好,她居然还敢冤枉说他哥是绑匪,这也是没谁了!”

    “不过她说这些谎话也没人会信,这孩子的智商真是让人着急!”

    “要不是脑子有问题,怎么一个好好的姑娘非要跟有家室的男人私奔?”

    唐晓芙欲哭无泪。

    有一个见义勇为的热血青年站出来道:“这位大哥,我帮你把你妹妹捆起来吧,这样你就容易带回家去。”

    沈从贤感激不尽,连声说着谢谢:“那就有劳你了!”

    唐晓芙眼看着那个青年拿着绳索向自己走来,抬起一脚踹在那个青年的七寸上,那个青年捂着裤裆跪在了地上,惨嚎着滚来滚去。

    唐晓芙又对准沈从贤的胳膊猛的咬下去,只咬得鲜血淋漓。

    沈从贤疼的把她用力的往外一推。

    唐晓芙不管不顾的往前跑,一路上看见小摊贩,她就把人家的摊子给掀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穿着高跟鞋跑也跑不快,要脱也脱不掉,因为她的高跟鞋不是一脚蹬的那种高跟鞋,而是系带的高跟鞋,非得把鞋带给解了才能把高跟鞋脱了,可现在这么急迫,她哪有时间解鞋带!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小摊贩的摊子掀了,人家小摊贩肯定会把她扣住,找她索赔,她反而是安的。

    果然不出唐晓芙所料,在她准备掀第四个冰棒摊的时候前三个小摊贩追了过来,把她抓住。

    唐晓芙大喜过望,对那几个小摊贩道:“你们赶紧把我扭送到派出所去,让我的家人来赔偿你们的损失!”

    那几个小摊贩面面相觑,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可是他们的损失他们还是要的,于是准备按唐晓芙所说的把她扭送到派出所去。

    这时沈从贤跑了过来,对那几个小摊贩道:“你们损失了多少?我来赔。”

    那几个小商贩就报了自己的损失,出于贪便宜的心理,每个人都多报了一点。

    沈从贤很爽快的从身上拿出钱包,把损失都赔给了他们。

    每个小摊贩也就十块左右的损失,对沈崇贤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

    唐晓芙一直被几个”好心人”控制住,以免她又跑了,她“哥哥”沈从贤抓她费事。

    唐晓芙不停的对围观吃瓜群众说,她和沈从贤都是武大学校的,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根本就不是兄妹两个。

    可她的嘴说干了就是没有人信,最终唐晓芙还是落在了沈从贤的手里。

    沈从贤把她带到一处安静的房子,将她捆在了椅子上,然后狞笑着离开了。

    冷晨旭站在民政局前不停地看表,都已经两点半了,可是唐晓芙还没出现,这有些不正常。

    唐晓芙不是矫情的姑娘,也不是那种持宠而骄的姑娘,在约会的时候喜欢男生等她。

    她是个时间观念很强又很信守承诺的人,一般会提前三五分钟到达。

    反而是冷晨旭因为军人的特殊身份有时候会迟到,可是唐晓芙从来没有为这些抱怨过,这一点她真的很大气。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唐晓芙居然迟到了,这令冷晨旭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

    他又进了民政局,向里面的工作人员借电话一用。

    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方文静也紧张起来:“阿旭,晓芙还没到吗?”

    刚才两点钟时冷晨旭已经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那次还说可能是在路上堵车了或者公汽掉辫子了,所以唐晓芙才会迟到。

    可现在又过去半个小时了,唐晓芙还没到,这还真令人担心。

    冷晨旭闷闷地“嗯”了一声,心里有些发慌。

    “那……那怎么办?”电话那头方文静想了想,“这样好了我顺着晓芙去的路线找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阿姨,你别动,你还怀有身孕,万一有个闪失……我想,晓芙不会有事的,我再等等,她说不定马上就来了。”

    如果唐晓芙真的出事了,方文静去寻找她,难免在路上会碰到伤害唐晓芙的歹人,方文静挺着个大肚子连逃的希望都没有,冷晨旭说什么都不让她冒这个险。

    “我没事的,孩子都快足月了,我动一下,到时生产还顺利些,你一个大小伙子,不懂这些的,你别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叫上老乔和我一起找!”

    现在大女儿情况不明,方文静这个做妈的心中哪有不着急的,她觉得自己去找唐晓芙比坐在家里等消息反而让她没那么焦虑。

    冷晨旭听方文静要叫上乔大夫,这才放心了一些,“阿姨,你最好每站都下,问一问车站附近刚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过,我想……”冷晨旭艰涩地往下说,“如果晓芙真的出事了,只可能在来的路上出事了。”

    “好,我知道了……”方文静听冷晨旭这么说已经吓哭了。

    临出门前,她给乔大夫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唐晓芙在去民政局的路上不见了,她得去找她,让他赶紧向医院请假赶来和她会合,两人一起去找唐晓芙。

    冷晨旭挂了电话,在大厅里走了几步,他强迫自己要冷静,然后给某个政府要员打了个电话,让他给唐晓芙来路上的所有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调查一下唐晓芙失踪一案。

    因为成年人必须得失踪四十八小时才能报警,所以冷晨旭不得不借助他父亲冷司令的人脉。

    而自己……也不能在这里干等。

    冷晨旭向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借了一张白纸,又借了墨水,写下斗大的几行字“晓芙,你要是来了就别走开,在大厅里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然后又向工作人员借了浆糊就贴在民政局的大门口。

    他这一路畅通无阻的得到民政局工作人员的帮助还都是因为他那身军装和军衔。

    冷晨旭略一思忖,又给部队打了个电话,问小战士他的吉普车维修好了没有。

    这时,他忽然把吉普车突然坏掉和唐晓芙失踪联系在了一起。

    他从来就不相信巧合,而今天发生的事又太巧合了。

    恰好他的吉普车坏掉了,不能去接唐晓芙,唐晓芙得自己乘车和她在民政局会合领证,紧接着唐晓芙就下落不明了……

    冷晨旭只觉得背上一片冷汗。

    小战士告诉他,他的吉普车还没修好。

    冷晨旭又给一个好哥儿们打了电话,想借用他的车。

    那个好哥们一口就答应了,并且把车开来了。

    冷晨旭开车沿路寻找,不时地停车问一下路边的小贩,但是没有任何收获。

    在武昌大桥桥头时,冷晨旭看见一个卖香瓜的小贩,下车买了一个香瓜,问道:“老爷子,你这里刚才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

    “刚才呀。”那个老爷子有些年纪了,牙齿都掉了好几颗,应该有六七十岁。

    老爷子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什么事发生呀。”

    “哦!”冷晨旭心里是失望,再有三站就到了唐晓芙家门口附近,总不会唐晓芙在自己家门口出事了吧,她的邻居看见了也会伸出援手的!

    难道是——唐晓芙在路上碰到谁,然后跟谁走了?

    这也不可能呀,就算她有急事跟别人走,至少要找个公用电话亭给方文静打个电话告诉她她的行踪啊。

    可她没有!

    冷晨旭打开车门,正准备上去,背后那老爷子又开口了,“不过一个小时之前的确发生了一件事,但那件事也算不得什么不寻常的事。”

    冷晨旭的心漏跳了半个节拍,赶紧回身问道:“老爷子,你说来听听!”

    那个老爷子回忆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有个女的特别不要脸,想要跟一个有妇之夫私奔,结果被她哥追上了,她哥要把她带回去,她还不肯,一连掀了好几个摊子,害得他哥还得陪那些小摊贩损失。”

    冷晨旭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个女孩长什么样?那个自称是他哥的男人又长什么样子?”

    “那个女孩子呀,长得真叫漂亮,而且年龄看上去好像很小,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哥哥中等儿,可是文质彬彬的。”

    冷晨旭忽然想到了钱包里唐晓芙的照片,于是急忙把钱包从身上掏出来,打开,指着钱包里的照片问:“是不是这个女孩子?”

    那个老爷子仔细的辨认了一番,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女孩子!”

    然后疑惑的抬头看着冷晨旭:“你也找她?”

    冷晨旭把钱包放回身上:“这个女孩子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今天要去民政局扯证……”

    他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就用手指着他,难以置信地说:“你……你……你就是那个有夫之妇!你你你一个军人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无耻的事!引诱人家小姑娘!”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