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瞟了唐晓芙一眼:“你这样子我非常满意。”

    唐晓芙这才安静下来,把镜子放进了包包里。

    冷晨旭一面开车一面有些走神,想起今天下午和姑婆的通话。

    “阿旭,听说你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还快结婚了?”

    “是。“

    电话那头小片刻的沉默之后,姑婆说道:“蓝月湄和那个男人分手了。”

    冷晨旭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哦。”

    姑婆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和你的结婚对象领证了没有?”

    ”还没,过两天去领。”冷晨旭有些懊恼自己应该和唐晓芙先把证给领了。

    “别急着领证,和月湄见上一面吧,她现在变得更优秀了。”姑婆在电话里劝道。

    冷晨旭一口回绝:“都过去了,我和她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了,她优不优秀跟我无关,请姑婆转告她,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姑婆苦劝道:“阿旭,你们毕竟从小青梅竹马,而你又爱过她那么多年,你现在不想见他估计有赌气的成分。

    如果你见了她还是觉得和她无法再继续下去,那才能证明你和她的感情真的结束了。

    但现在的重点是,你根本就不敢见她,你怕死灰复燃,但是你又咽不下当年的那口气。

    姑婆劝你还是和她见个面吧,免得将来后悔一辈子,并且还害了和你即将结婚的那个女人。”

    顿了顿,姑婆苦口婆心道:“姑婆不想你后悔,不想你错过。”

    冷晨旭无力的叹了口气:“姑婆,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见她是觉得没有必要再见了。”

    姑婆提出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回你父亲这里来吃饭,我带着月湄也去你父亲家里吃饭,这样你们见面就不尴尬了,到那时你再问自己的心,想不想和她在一起。”

    “阿旭,红灯赶紧停!”唐晓芙猛的大叫了一声。

    冷晨旭本能的一脚踩在刹车上,终于及时的停下了车。

    “开车要集中精力你不知道吗!万一发生点什么,害了自己那是咎由自取,要是害了无辜的人怎么办?”唐晓芙发起脾气来。

    “都是我的错,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发生了。“虽然冷晨旭很MAN很高冷,但是该认错的时候他还是会认错的。

    真正的男人不拒认错,那种装大男人,哪怕做了伤害别人的事打死也不认错的人,其实内心是自卑的,一旦认错好像就低人一等似的。

    当然,还有可能是他瞧不起你,觉得没有必要跟你赔礼道歉,认为你不配!

    车子在冷司令的小洋房院门口停下,勤务兵赶紧来开门,勤务兵看了一眼唐晓芙,对冷晨旭道:“赶紧进去吧,就差你们两个了。”

    冷司令朴实宽阔的大厅里,姑婆正和蓝月湄坐在沙发上,沈茹芸陪着她们说话。

    冷晨旭和唐晓芙一走进来就立刻变成了众人的焦点。

    姑婆看向唐晓芙,再看向二人十指相扣的手,面色平静,眼里却满是惊艳。

    冷晨旭牵着唐晓芙来到姑婆面前,向姑婆问了好。

    唐晓芙目不斜视地微笑着也跟着向姑婆问好。

    至于姑婆身边的那个女人冷晨旭没介绍,唐晓芙也没问。

    她一进屋子就认出她来,她不就是她在冷晨旭家看到的那张照片上和冷晨旭和影的姑娘吗?只是脸上不复青涩。

    阿旭的前女友怎么在这里?

    等坐下之后,唐晓芙发现沈从贤也在,只是他坐在沙发外围的椅子上,所以被忽略了。

    他会坐在一把椅子上,是因为沙发上没他的位置了。

    自始至终,唐晓芙和冷晨旭都是众人的焦点,人们问他们婚事准备得怎么了,又出谋划策婚礼该怎么办。

    沈茹芸问得犹为殷切,她是真的想立地成佛和唐晓芙搞好关系。

    唐晓芙是老爷子和冷晨旭选中的人,一个是家里绝对的权威,一个是未来冷家的绝对掌门人,她要想在冷家有较高的地位,首先就得和这两尊大佛搞好关系,爱屋及乌,当然得对唐晓芙好。

    她察言观色,见香港来的姑姑对唐晓芙也是相当满意的。

    可是她把冷晨旭的前女有带来是什么意思?

    蓝月湄神色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真没想到,夏奈尔经典色号的唇膏衬得她的皮肤雪白娇嫩,却仍无法让冷晨旭多看她一眼。

    她不禁想起十七岁那年那个站在雪地里一直等她的少年。

    那次是她主动约的他,可是就是因为下大雪了,她怕冷,放了他鸽子。

    而他在冰天雪地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直到华灯初上他才离开。

    但是并不是回家,而是到她家确认她是否安好,他以为她是突然生病了才爽约了。

    知道真相他也没有生气,说女孩子任性些也没什么不好……

    一场本该温馨浪漫的青梅之恋葬送在她名利熏心之下,到如今,好像已经覆水难收了。

    大家聊了一会儿,就开始吃晚宴,这顿晚宴格外丰富,按照香港人的饮食习惯翅参鱼肚都上了。

    冷晨旭体贴唐晓芙没吃过这些高级料理,殷勤地给她布菜。

    每次他给她布菜,她都对他嫣然一笑,两人情意绵绵。

    蓝月湄看得眼睛痛心痛,冷晨旭眼里的宠溺与温柔应该只对她才会有!现在却对了别人!

    与她同样心情恶劣的还有和唐晓芙冷晨旭坐的很开的沈从贤。

    他先来的,可是和沈茹芸只说了十句话不到,冷晨旭和唐晓芙后来的,沈茹芸却围着她俩团团转。

    沈茹芸还说要送唐晓芙一对龙凤金手镯当贺礼,一对龙凤金手镯最轻的都要一百克一对,一克二十块钱,一只金手镯就得二千多块钱!至于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吗?

    吃过晚宴,蓝月媚再也待不下去了,告辞离去,姑婆和众人一起送她。

    沈茹芸注意到,姑婆没像来时那样亲热挽着蓝月媚,这,昭示着什么真相?她觉得自己脑子不够使。

    唐晓芙在冷司令家一直待到九点多才和冷晨旭一起离开。

    唐晓芙并没急着回去,而是和冷晨旭去了江边,来到亲水平台上。

    亲水平台很干净,而且这个点白天被晒得滚烫的几乎能够煎鸡蛋的亲水平台已经冷却了下来。

    唐晓芙和冷晨旭并肩坐在亲水平台上,脚下惊涛拍岸,头上繁星点点,再加上江面上凉风徐徐,竟也有几分诗情画意。

    唐晓芙问:“那个是你前女友吗?她怎么也在爸爸家里?”

    冷晨旭挑眉意外扭头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前女友,她之前骚扰你过了吗?”

    唐晓芙摇头:“没有,我只是那天下雨回不去住在你家时百般无聊翻过你的书,从里面掉出一张你和那个女孩的合影,所以猜测她是你的前女友。”

    “怎么没听你跟我提起这件事,”冷晨旭讶异的问。

    唐晓芙两手撑着亲水平台,身子向后倾斜仰望着星空:“觉得没必要呀,只是一段过去的感情而已,再说谁没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秘密。”

    冷晨旭深深的看着她。

    她身上具备一般女孩子所不具备的品质,大气、大度。

    这四个字对女生而言写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女生天生小家子气,天生爱钻牛角尖,唐晓芙其实这两样都有,只是在大事上她拿捏得很好。

    女生小事上刁蛮是可爱,大事上又小家子气又钻牛角尖会叫男人痛不欲生。

    “你就不想向我打听为什么我会和她分手吗?”

    “如果你愿意讲,我当然想听,可我怕触碰到你内心的痛点,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伤,想忘记,却欲盖弥彰。”唐晓芙轻哼了一句歌词。

    冷晨旭嘴角一勾,把她揽到了怀里。

    “天这么热就不要搂搂抱抱了。“唐晓芙挣扎了几下,可是冷晨旭抱得更紧。

    她只好随他去了,等会叫他给自己买雪糕降温,不然就中暑给他看。

    “前女友叫蓝月媚。”冷晨旭缓缓开口道。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唐晓芙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她是冷晨旭的第一个女朋友,这令冷晨旭心中闪过一丝小小的失落。

    他伸手刮了一下她挺直的小鼻子:“把嘴闭紧,听我说就行了。”

    “哦。”唐晓芙温顺的就像一只小猫咪,从冷晨旭怀里扬起小脸来,见星光下的他是那么的充满男人味,情不自禁的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角和脸颊上吻了几下。

    冷晨旭回吻了几下,继续往下讲:“我和她从小青梅竹马,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儿时的感情等到青春期迸发成爱情时,你想象不到那份情有多浓多烈,蓝月湄长得漂亮,也很任性,而我想着自己是个男孩子,所以总是迁就她。

    后来我回忆,可能我这种做法是错的,才会导致她的性格越来越骄横跋扈,而且从来不会为我考虑。

    国家有公派出国的名额,可是她条件不够,所以争取不到,可她很想出国,于是哀求我让我帮忙。

    虽然我舍不得她,可是我更舍不得让她流泪,于是答应了她,让香港的姑婆出面,以私人关系出了国。

    离开的时候,蓝月湄让我等她,她向我许诺一定会回来和我结婚的,我就傻傻的等,一直等到五年后她结婚的音讯。”

    “那时你多大岁数?”唐晓芙好奇的问。

    “二十一岁。”

    “哇哦,蓝月湄结婚结的真早!”唐晓芙惊叹道

    冷晨旭捏了捏她精致的小下巴:“她结婚不早,你才结婚早,我的十八岁小小新娘。”

    说罢,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虽然和蓝月湄青梅竹马,但她比我大三岁,那时已经二十四了,是在正常的年龄结的婚。”

    唐晓芙疑惑道:“既然你前女友这么伤害过你,为什么姑婆还想撮合你和她?”

    她在心理阴暗的默默的佩服姑婆脑回路清奇。

    冷晨旭刮目相看的低头凝视着唐晓芙,这丫头比他想象的观察能力更敏锐。

    “我猜是因为她是我从小到大深爱过的女人,和她分手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任何女孩子恋爱过,姑婆肯定误以为我对还念念不忘,所以想撮合我们,她怕我这一生会有遗憾,而且在姑婆眼里觉得这天下除了蓝月湄没有女子配得上我。”

    唐晓芙觉得很惊讶:“……可是蓝月湄现在是个离异的女人。”

    在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只要一个女人离过婚后身价就会大跌,尽管她再怎么优秀,可是在婚姻上她已经尽失优势。

    冷晨旭道:“我们家祖辈是接受的西方教育,不会把贞洁看得那么重,只要这个女人和自己在一起时忠于婚姻就可以了,至于婚前,那都不重要。”

    “哦。”唐晓芙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疑惑,“不过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姑婆想要撮合你和蓝月湄,毕竟她背叛过你。”

    冷晨旭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姑婆年轻的时候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只是因为那个男的劈腿,她被迫结束了那份恋情。

    后来那个男的又求她复合,可是我姑婆咽不下当初的那口气,赌气没答应,结果真的和那男的错过,她到现在都后悔,而且为了那个男的一直独身到现在,她可能不想要我不她的后尘吧。”

    唐晓芙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就算错过,可毕竟是那个男的有错在先,姑婆完不必拿一生去后悔。”

    “那个男的最后是因为救我姑婆而死,并且把他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我姑婆,说是要尽他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对我姑婆造成的伤痛。所以我姑婆相信曾经背叛感情的人会浪子回头金不换。”

    “浪子回头金不换?”唐晓芙警觉起来,从冷晨旭的怀里坐正,与他面对面,“你的意思是说,姑婆之所以愿意撮合你和蓝月湄,是因为蓝月湄想回到你身边了?”

    冷晨旭点头:“她回来之后约我好几次了,不过我没给她这个机会。

    只有渣男才会在前女友出现时,让自己的现任女友备受考验,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经受这种煎熬。

    无论她为什么想见我,无论她想说什么,我认为,这些都与现在的我无关。

    当年的一切不必深究,至于她所谓的遗憾和歉疚,放在今天根本没有意义。

    如果我到现在仍纠结于当年的对与错,说明我对她仍有感情,那么即使她不来找我,我也一定找到她问个清楚,可惜,我连知道的兴趣都已丧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