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男人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者是基于什么智商,认为跟前女友所谓“最后一次见面”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

    其实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种行为只会制造问题。

    一对已经没有任何感情瓜葛的男女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互相尴尬的会面中。

    一切冠冕堂皇的会面都是约炮或者死灰复燃的借口。

    冷晨旭总是理智的,他既然选择了唐晓芙就打算这一生只会爱她一人。

    不是因为她优秀,也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在长久的观察中,就是喜欢上了她。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每个星期一都是一个星期忙碌的开始,冷晨旭开完会刚回到办公室,一个战士走进来,敬了一个军礼:“冷团上,一位姓蓝的女同志找过您,她想知道您今天是否有空。”

    “基础训练之后我有两篇野外训练总结报告要写,中午我有个人很急的私事要处理,下午有外国军事动态分析会议,你懂怎么说。”说罢,冷晨旭埋头工作。

    那个青涩的小战士转身出去,来到部队门口的接待室抱歉地对蓝月媚说道:“这位女同志,不好意思,,我们冷团长今天非常忙,没有时间会客。”

    蓝月媚愣了愣,目无焦距地望着前方的一堵墙看了很久,然后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呵呵,忙?以前哪怕出任务三天三夜没睡,她想见他,只要他能出来,他也会立刻来见她,现在居然跟她说忙!

    蓝月湄知道男人所谓的“忙”只是个回避的委婉借口罢了。

    不过也说明冷晨旭不想伤她的面子,自己是否还有一线希望?

    小战士目送着蓝月湄的背影,心疼的心都揪成了一团,这么漂亮温婉的女人,冷团长怎么忍心冷落她?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六,唐晓芙和简丹收拾好了东西就去叫简明,大家一块儿回答。

    两个女孩子边走边说话,唐晓芙说简明似乎改了性,自从和那个出色的女孩子告吹之后,没有再找女朋友了,是不是受打击了。

    简丹白了她一眼:“你看我哥那种吊儿郎当游戏人间的性格是会受打击的人吗,再说又不是那个女孩子甩了他,是他甩着别人!”

    唐晓芙讶然,那么出色的女孩子都被简明一脚给踢了,他要什么样的女孩子做他的女友呀!

    这小子的脑回路太清奇了,唐晓芙表示理解不了。

    两人才走到离简明的宿舍不远的地方就见那里聚集了一大群人。

    唐晓芙和简丹挤过去一看,居然是简明情绪激动地在和沈从贤争执,而沈从贤一如既往儒雅风度。

    围观的学生们一边倒的支持沈从贤。

    唐晓芙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那些群情激昂的学生,走到简明的身边,问:“简明,你在和他争什么?”

    唐晓芙看向沈从贤的眼神满是戒备和不屑。

    沈从贤气得暗自咬牙,脸上却是温文尔雅的笑意。

    “晓芙,你来的正好!”正处在孤立无缘境地的简明见来了盟友精神为之一振,指着沈从贤大声得好像在骂街,没进入正题就先爆了几分钟的粗口,“我草他祖宗%%#%……”

    沈从贤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简明,那些学生们也都纷纷指责简明粗鄙、没教养。

    简丹气得脸通红,想替简明分辩,可是连事情她还没搞清怎么分辨!

    唐晓芙冷冷扫了众人一眼,吼道:“闭嘴!”

    那些围观学生都吓了一大跳,他们没有想到唐晓芙会这么做。

    优秀的人总有小人妒忌,唐晓芙虽然在学校里人气很高,但也有一些女孩子妒忌她。

    这时那些站在人群里妒忌她的女孩子见状觉得抓住了大好机会,赶紧煽动性的说道:“哟!仗着自己长得漂亮连话都不让别人说了!”

    沈从贤站在一旁面带微笑作壁上观,心想唐晓芙几个到底年轻气盛,马上就激起了众怒,不过他喜欢!

    唐晓芙其实骨子里和冷晨旭一样,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不在乎人家对自己的评价,更不会在乎人家的目光,要是别人指责非议她,她连理都懒得理!

    可是却不能容忍那些学生指责简明,情绪有一瞬的失控才向众人吼了一嗓子:还天之骄子呢,一个个跟白痴似的!

    她很快就稳住自己的情绪,温和的对简明道:“简明,你别急着发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说给我听。”

    面对沉静如水的唐晓芙简明也安静下来,把一直抱在怀里的东西给唐晓芙看。

    唐晓芙惊讶道:“虎妞怎么死了!“

    虎妞闭着眼睛,微张着嘴,身上有好几处的毛都被血液凝固成一簇一簇的,静静地躺在简明的怀抱里,再也没有任何生气。

    唐晓芙知道虎妞对简明的意义。

    简明收养虎妞的时候,它还是只奶喵,很萌很活泼。

    简明总是说虎妞长得和唐晓芙一模一样,是唐晓芙的分身。

    平常他是唐晓芙的小弟,只有他听唐晓芙的,可是他和虎妞在一起,只有虎妞听他的,而且虎妞可以任由他欺负,就好像欺负了唐晓芙一样,特别的爽。

    损归损,简明待虎妞超好的,虎妞也特别的粘简明,除了简明和几个熟悉的亲人朋友喂它外,其他人给的食物一概高贵冷艳地就是不吃。

    简明总是笑着说虎妞这一特征和唐晓芙一模一样。

    可现在……虎妞就这么死了。

    “我刚才从你的小吃店接了虎妞回来,准备带着它一起回家,虎妞要尿尿,就从我怀里跳下来跑到路边小便,这只畜生骑着摩托车冲过来把虎妞给撞死了!”

    简明双眼通红怒不可遏地盯着沈从贤,咬牙切齿道,“最可恶的是,我明明看见他是故意撞我家虎妞的,他偏偏死不承认!说什么摩托车失灵,所以才不小心撞上了虎妞,一口咬定完是无心之过。”

    因为学校里不准养宠物,所以简明就把虎妞寄养在唐晓芙在武大附近的小吃店里,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去找虎妞玩会儿,到了星期六就把虎妞带回家去。

    “摩托车失灵了,摩托车在哪里?”唐晓芙问。

    简明用手一指:“那就是这个畜生的摩托车!”

    唐晓芙这才注意到,人群外围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一辆摩托车。

    沈从贤的女性脑残粉喊道:“这位同学,你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开口畜生闭口畜生的!”

    唐晓芙循声望去,目光冰冷道:“这位同学,在你指责别人的时候,你是不是能够带上脑子?

    要是你的家人被别人无意撞死了,你是不是不仅不会情绪失控大骂肇事者,而且还还要补充一句,是你的家人贱,不应该挡人家道的,所以才被别人给撞死了,纯属活该?”

    那个女生气得脸红脖子粗:“人命怎么能够和猫命相提并论呢?”

    “人命怎么就不能和猫命相提并论了?不都是一条生命吗?”唐晓芙怼了回去。

    ……这话很有道理,刚才还一边倒的站在沈从贤那边的学生们有一大半都没有再开口了。

    他们和那个脑残粉想的一样,猫命一文不值,所以看到简明为了一只被撞死的猫而对沈从贤不依不饶,觉得他很过分,所以一致谴责他,现在他们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

    “那辆摩托车有故障吗?我来试试。”唐晓芙说这话的时候,特别不齿地看了沈从贤几眼。

    在八三年,摩托车是装逼神器,一般人买不起,所以会开摩托车的人不多,就是简明他都不会。

    所以简明见唐晓芙要去骑那辆摩托车,紧张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你又不会骑,别冒这个险。”

    唐晓芙笑了笑,她前世不仅爱练瑜伽和跆拳道,也喜欢飙个摩托车,所以是会开摩托车的。

    “没事。”唐晓芙松开简明的手,给他一个安心的微笑,走到摩托车旁边,发现摩托车附近有一滩血。

    这里应该就是摩托车撞上虎妞的第一现场。

    钥匙还在摩托车上,唐晓芙点着火,把摩托车开到路中央,来了好几个高难动作,然后把摩托车开到沈从贤的身边停了下来,冷冷的问道:“你现在还敢一口咬定摩托车有问题吗?”

    那些围观的学生们这时也心中如明镜一般的清楚,这辆摩托车半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有问题的话,刚才唐晓芙做了那么多高难动作早就已经出事了。

    沈从贤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是我技术不行。”

    唐晓芙冷笑道:“要是我证明你技术行,你是不是又得另找一个借口替自己推脱?你是不是当我们所有的人是傻子!”

    这次学生们都一边倒的站在简明一边,声讨沈从贤,要他给简明一个交代。

    就连沈从贤的那些女学生脑残粉都不敢替他辩护了,推卸责任也推卸的太明显了!

    最后一直闹到学校的保卫科科长来了,进行调解,调解的结果是让沈从贤赔简明三十块钱作为补偿。

    简明养的只不过是一只虎头虎脑的普通猫而已,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保卫科长这么做只是想尽可能的安抚简明,化解这件事。

    讲真,撞死一只喵,除了赔偿外,还真想不出其他惩罚。

    于是唐晓芙紧紧按住简明想揍人的拳头,劝他接受赔偿。

    沈从贤从钱包里拿出三十块钱给了简明,还郑重地跟他说了句“对不起”。

    简明虽然不想要他的钱,可他能开着摩托车撞一下沈从贤吗?

    他背过身就是不伸手。

    唐晓芙替他先把钱收下。

    沈从贤开着摩托车离去的时候,谁也没有留意到他轻蔑地瞥了一眼死去的虎妞和诡异的一笑。

    回家的路上,简明情绪低落始终抱着虎妞,唐晓芙和简丹陪着他一起难过。

    唐晓芙在黄鹤楼站下车,简明冲着她的背影道:“我很快就会好的,你不用担心我。”

    唐晓芙哦了一声,下了车,步履沉重的向家里走去,想不明白为什么沈从贤对一只喵痛下杀手!

    回到家里,唐晓芙发现三楼客厅多了一台没拆封的东芝牌双门冰箱和一台同样也没拆封的日立双缸洗衣机,当然还有锅碗瓢盆电饭锅,清一色都是新的。

    唐晓芙惊讶的问方文静:“妈是哪来的钱买的这些高档家电?”

    “这些是用你乔叔叔的补偿金买的,你的嫁妆哪能要你掏钱?当然是归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包办咯!”方文静说。

    唐晓芙心中一暖。

    待会儿冷晨旭会带唐晓芙去她爸爸家里吃晚宴。

    冷晨旭的父亲家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冷晨旭想把她带去给那位重要的客人看看,所以特意叮嘱唐晓芙要打扮得好看些。

    唐晓芙回来之后,就抓紧时间梳妆打扮。

    既然是位重要的客人,那自己得穿的得体些,唐晓芙挑了一件粉红色碎花及脚裸连衣裙穿上。

    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穿长连衣裙最合适了,而且长连衣裙容易衬托出淑女气质,梳了个简简单单,又很甜美的公主头。

    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系带小皮鞋,再配一个白包包就ok了。

    虽然自己这个年龄化不化妆都无所谓,满满的胶原蛋白,吹弹可破的肌肤,那就是资本。

    不过唐晓芙还是给自己淡扫了蛾眉,涂了一层粉色的唇膏,然后还刷了刷睫毛,本来就很长的睫毛顿时蹭蹭蹭变得更长了,衬得眼睛水汪汪的大。

    唐晓芙还戴上方文静给她买的那对珍珠耳坠。

    细致的不着痕迹得打扮一番后,唐晓芙更漂亮了,前来接她的冷晨旭都看得呆过去了。

    唐晓芙上了冷晨旭的车,冷晨旭一踩油门,向前驶去。

    唐晓芙在路上好奇的问:“阿旭,是什么重要人物,你必须要我好好打扮一番?”

    和冷晨旭交往这么久,他从来就没有要求过她的衣着,让她自己随意就好,这还是冷晨旭第一次要求她打扮的漂亮些。

    “香港的姑婆回来了,我想让你见见她。“

    “姑婆?那就是咱们爷爷的姐妹?”唐晓芙已经跟改了口,跟冷晨旭一样叫冷老爷子爷爷了。

    “是的。”冷晨旭回答道。

    “哟,那还真是个大人物!”唐晓芙骚动起来,从包包里拿出镜子,从各个角度不停的照自己,有些懊悔不及的说道:“早知道我更加重视才对的,阿旭,你看我这样子行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