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去见简明,唐晓兰决定打扮打扮。

    女人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当约会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的衣橱里永远少了一件衣服。

    唐晓兰把自己的夏装都拿出来,一件件的在穿衣柜前比划,但又一件件不满意的扔到床上去。

    后来想到昨天晚上唐晓芙最后穿的那件粉色缎面的小公主裙,那虽然是件小晚礼服,可是平常穿着也走得出去。

    于是她下了楼,跑到苏苡尘的工作室。

    苏苡尘正在忙碌,见到她很是意外,问道:“小兰,你找我有什么事?”

    唐晓兰指着挂在挂衣架上的那件粉色的小晚礼服说:“我想要一件这样的裙子,尘尘姐,你能不能现在就给我赶制出来?”

    “可以呀。”苏苡尘爽快的答道。

    自从《血疑》播出来以后,苏苡尘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因为她只用照着《血疑》女主角身上所穿的衣服把款式设计图画出来就行了,不用自己动脑筋,所以相对前段日子还比较清闲。

    “我把尺寸给你量好,你想要什么颜色的布料去百货商场撕一块回来我就给你做。”

    她们家一楼的裁缝店早就拆了,改成红樱桃服装专卖店了,所以已经没有布匹了。

    唐晓兰愉快的答了一声“好”,苏苡尘给她量好尺寸之后,告诉她要买多少布,又告诉她要买些蕾丝花边回来。

    唐晓兰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钱包出了门。

    她手上有唐晓芙每个月给她的五块钱的零花钱,还有她得奖学金以及过年收到的压岁钱,她都攒着,有二百多块,买块上好的布料和一些蕾丝花边绰绰有余。

    到了百货大楼,唐晓兰扯了一块银白色的缎子面料,又买了足够的蕾丝花边回来了。

    虽然那件小晚礼服做起来费工夫,但毕竟轻车熟路,一个半小时之后苏苡尘就大功告成了,并且还熨烫好了,于是拿着那件裙子送上楼去给唐晓兰试穿。

    方文静下楼去院子后面的菜地摘菜时看见了,随口问了一句:“这是给晓芙做的裙子吗?”

    “不是,是给晓兰做的。”苏苡尘答着,继续往四楼走去。

    方文静有些疑惑,唐晓兰基本就不会主动要做新衣裳,一般都是她这个做妈妈的或者是唐晓芙这个做姐姐的记着给她添置衣服,怎么今天想到要给自己做件新衣服了?

    不过方文静并没有深想,女孩子大了爱打扮这是很正常的。

    唐晓兰把那件刚做好的白色缎面的晚礼服穿在身上,在穿衣柜前转动着身体,表示非常满意,白色适合她,小公主裙也适合她,把她衬托得非常甜美。

    她开心地一连向苏苡尘说了好几声谢谢。

    好容易捱到上午十一点了,唐晓兰跟方文静打了声招呼,就背着一个小包包出门了。

    这一整个暑假学校都在补课,一直到现在快开学了才放了一个星期的假,然后开学就要投入到紧张的高三学习当中。

    所以唐晓兰说她要出去玩几个小时,方文静就没拦着,已经辛苦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放松放松了。

    唐晓芙和陆卓然办完事在门口不远的公交车站下车,恰好看见唐晓兰在对面的车站上了车。

    唐晓芙还以为自己眼花,问陆卓然那个是不是晓兰。

    陆卓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晓兰的背影,惊叹道:“应该是晓兰吧,真没想到,她换了条裙子居然这么好看!”

    唐晓芙笑了起来:“打扮的这么好看,该不是去和哪个男生约会吧。”

    陆卓然第一时间甩了她一个白出天际的大白眼:“就许你十五岁早熟,就不许小兰十七岁恋爱吗?”

    哎呀,居然敢接姐姐的短了!唐晓芙伸手就拧住他的一只耳朵,还转了转:“皮痒就早些说!”

    陆卓然用力的挣扎开她的魔爪,往家里跑去。

    唐晓芙才不会跑去追他,大热天的一跑一身臭汗。

    两个人回到家里,方文静正在准备午饭,唐晓芙就问:“妈,晓兰去哪里玩了?”

    “她只跟我说她去汉口玩几个小时,大概下午三点钟左右就会回来。”方文静一面忙碌着一面回答道。

    苏苡尘从楼下上来,神秘兮兮的把唐晓芙拉到她的房里,从床头柜拿出一个信封来递给唐晓芙,激动得小脸通红:“这是我爸我妈单位转寄过来的我海外舅舅给我的信。”

    苏苡尘有个在花旗国的舅舅,唐晓芙前世就听她说过。

    舅舅本来一直和他们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只是当年的那场动乱让她舅舅和她们失去了音信,并且以后也再也没有联系上了。

    唐晓芙还听苏苡尘说过,苏亦承的外婆就只生了苏苡尘的妈妈和她的舅舅姐弟两个,姐弟两个人感情一向很好。

    当年舅舅要去外国留学时家里钱不够,苏苡尘的父母把他们所有的积蓄和他们值钱的东西卖了凑钱给舅舅出国留学。

    当年苏苡尘的父母不仅仅是因为知识分子的缘故被批斗,还有海外关系这层原因。

    唐晓芙想,前世苏苡尘没有联系上她的海外舅舅,恐怕是苏苡尘父母单位转交的这封信落在了岳桂娥的手里,要知道当年岳桂娥夫妻两个是苏苡尘的监护人。

    也许岳桂娥怕苏苡尘的舅舅得知他的唯一的外孙女因为她们一家而过得这么凄惨,会找她们兴师问罪,所以隐瞒了苏苡尘的消息。

    又或许出自别的原因,比方说岳桂娥让自己的女儿冒充苏苡尘,从她的舅舅那里骗好处,毕竟苏苡尘的舅舅从没见过苏苡尘。

    ——真相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了。

    而这一世因为唐晓芙帮着苏苡尘打了两场官司,让她脱离了她远房叔叔婶婶一家又要回了自己的房子,所以她父母单位才直接把她海外舅舅的信转交给了她,而不是转交给她所谓的监护人岳桂娥夫妻两个。

    唐晓芙看了苏苡尘舅舅的来信。

    苏苡尘的舅舅在信里首先说国家的政策变了,现在让通信了,问苏苡尘一家现在过得怎么样,一切是否平安,又在信里说,他在一所大学里任教,娶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为妻,生了两个孩子,虽然过得不是特别富有,但是特别幸福。

    唐晓芙替苏苡尘开心,总算有了亲人了,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唐晓芙对苏苡尘道:“赶紧给你舅舅写一封信报平安。”

    “好!”苏苡尘松开唐晓芙在书桌前坐下,开始给她的海外舅舅写信。

    苏苡尘写好信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唐晓芙和苏苡尘一到三楼就看见了冷晨旭和妞妞。

    唐晓芙惊喜的问:“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妞妞一看见唐晓芙就从冷晨旭身上滑了下来,喊着跑了过去:“晓芙阿姨!”

    唐晓芙一把接住她。

    冷晨旭道:“上面说我们团这一次野外训练太辛苦了,于是特批了一天假,所以我就带着妞妞过来了。”

    唐晓芙“哦”了一声,笑着道:“你今天来得正好,我有好多事要找你。”

    “什么事?”

    ”等吃过饭后咱们边逛公园边说吧,好久都没逛公园了,我想去东湖公园划船。”唐晓芙见方文静已经摆好了饭菜,拉着妞妞向饭桌走去。

    “好。”冷晨旭也跟着向饭桌走去。

    …………

    唐晓兰乘车很快就到了汉正街,来到了唐晓芙的批发门市部,见简明被一群客商围了个水泄不通。

    唐晓兰静悄悄的站在不远处,看他谈笑自若,忽然想到《赤壁》怀古那首诗来,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姐姐和简明都是时代豪杰,简明现在的样子不就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么”!

    那份潇洒,那份自信,那份从容,深深的拨动了唐晓兰少女的心弦。

    真没想到,放荡不羁的简明也有这么气势如虹一本正经认真工作的时候。

    简明正在应付着那些客商,抬眼间就看见了唐晓芙,于是笑着对那些客商道:“我现在有急事,以后咱们再谈。”分开那些客商,径直向唐晓兰走来,牵起唐晓兰的手就往外面走。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男男女女的目光都盯在唐晓兰身上。

    男人们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女朋友来了,怪不得说有急事,天大地大,女朋友最大。

    女人们则是各种羡慕妒忌恨,这么完美的一个少年,居然被这个小丫头勾走了。

    无论是从虚荣心来说,还是从自己的感受来说,唐晓芙的内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同时也感到了一份隐秘的甜蜜蜜。

    走出拥挤的汉正街,简明低头问唐晓兰:“这么大的太阳也不撑一把伞,不怕晒中暑了吗。”

    虽然被数落了一句,可是唐晓兰很开心,这表示简明关心她呀。

    “我不怕晒的,以前我在家里干农活儿的时候还不是一晒一整天的,哪里想到防晒了?我没那么娇气。”唐晓兰虽然有虚荣心,但是她的虚荣心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反感,所以她从来不会否认或者抹杀她是乡下来的小姑娘。

    简明也喜欢她的淳朴。

    “那我去买根雪糕里降降温,喜欢吃什么口味的。”简明问

    “呃……”唐晓兰本来想说别浪费钱了,可是一想到简明现在每个月的收入都是一百块钱以上,几毛钱一根的雪糕对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自己不让他买显得有点矫情。

    想了想说道:“我喜欢吃绿豆沙雪糕。”又赶紧补充了一句:红豆沙的也可以。”

    简明走到一个卖冰棍的小摊子前买了一根老冰棒和一根绿豆沙雪糕。

    唐晓兰想,绿豆沙雪糕比老冰棒要好吃多了,于是道:“我吃老冰棒吧,你吃绿豆沙雪糕好了。”

    简明不容抗拒的直接把绿豆沙雪糕塞给她,开始剥老冰棒的包装:“我热了一上午,就是想吃些特别冰凉的,老冰棒吃在嘴里可比绿豆沙要冰凉的多。”

    简明吃老冰棒不是吮吸,而是直接嚼了起来,咔嚓咔嚓的,冰块在牙齿的咀嚼间碎裂的声音,让人听了都觉得凉爽。

    走没两步路,简明看见一辆空三轮车,把手一招,三轮车师傅就蹬着三轮车过来了。

    简明让唐晓兰上车。

    唐晓兰道:“粤港餐厅很远吗?”

    “有点远,有两站路,这么大的太阳走过去人都会晒焦的,干脆坐车去要凉快得多。”

    唐晓兰和简明上了车,三轮车师傅踩了大概一刻钟的路程就到了粤港餐厅门前。

    简明付了车费,带着唐晓芙进了粤港餐厅。

    虽然唐晓兰家里现在已经很有钱了,而且唐晓芙因为谈生意的缘故经常在大酒店里宴请宾客。

    可是不可能带着唐晓兰去呀,所以唐晓兰很少上这种高档的场所,走进去有些局促。

    简明忽然夸她道:“你穿这件裙子可真漂亮。”

    这句话最容易让女孩子放松了,唐晓兰嫣然一笑,没那么紧张了。

    两个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一个服务员送上菜单来。

    简明把菜单递给唐晓兰,让她点她爱吃的菜。

    唐晓兰一看,眼睛瞪得溜溜圆,这里的菜怎么这么贵呀!

    可是不能就这么什么都不吃两个人就跑了吧,自己不怕丢这个脸,可简明是男孩子,一定丢不起这个脸,于是只得捡最便宜的两个菜点了。

    服务员老老实实的记下来了。

    简明从唐晓兰手里拿过那张菜单,对服务员道:“那两个菜不要,我重新点。”一口气点了五个菜。

    唐晓兰一听那五个菜是这家店里最贵的五个菜,一顿饭下来就得五六十块,相当于乔叔叔一个月的工资。

    这还是因为他是主治医师的缘故,换做普通的工作单位这一顿饭是人家两个月的工资。

    晓兰急得直摆手:“我们不用吃这么贵的菜的,就算吃这么贵的菜,五个菜我们两个人也吃不完,两个菜就好了。”

    “吃不完就打包带回去好了。”以前简明从来没有在外面吃不完把菜打包带回去的习惯。

    可自从和唐晓芙一起做生意,宴请宾客出入酒店,见唐晓芙每次把没怎么动筷的菜带回去,很从容,一点都不觉得丢脸,渐渐的他也习惯这么做了。

    也是,花自己的钱,拿自己的东西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