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有了冷晨旭,世间任何男子在唐晓芙的眼里都不会有光彩。

    就是不知道冷团长如果得知了自己在唐晓芙的心目中评价这么高会不会激动得死去活来。

    八三年代的女生还是很含蓄的,虽然唐晓兰和苏苡尘都很喜欢三浦友和,可是说起他的时候还都羞答答的觉得不好意思。

    唐晓芙记得前世有一款专门针对女孩子的游戏,叫《恋与制作人》。

    里面有个白起深受女孩子喜欢,许多女孩子把网名改为:白起的老婆绝不认输,大胆告白白起,哪像现在的女孩子这么羞涩!

    不过你们羞涩你们的好了,我去睡觉觉咯!

    睡觉之前,唐晓芙小心的把一头及腰的长发盘起来,免得晚上睡觉的时候长发和耳洞上的线以及珠子搅在一起拉动了伤口。

    刚刚躺下的时候,她还提心吊胆,可渐渐就沉睡了,早上醒来,诶!耳朵也没怎么样!疼痛感也不如昨天晚上那么强烈了,只剩下淡淡的一点痛感。

    唐晓芙像中了彩头似的觉得万分高兴,然后起床梳了个丸子头。

    照镜子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耳朵上用细线吊着的珠子,觉得这对“耳环”实在廉价的都快走不出去了,但她也没办法呀,非要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才能拆线戴耳环。

    吃过早饭,唐晓芙就带着陆卓然出门工作了。

    唐晓芙现在的生意越来越大,不仅有自己的门面和批发点,还有扩建好的服装厂。

    那个年代,只要你在汉正街有批发点,都是进货商主动到批发店里拿货,所以根本不需要业务员到处推销。

    不过唐晓芙知道,如果有业务员到处推销的话生意会更好,但现在她还有学业,并且马上就要开学了,根本没有精力把生意快速的扩大,那就慢慢来好了。

    前几天陆卓然在中南路看中一片几乎濒临倒塌的平房,想让唐晓芙买下来开个大型的服装店,就可以把司门口的服装店移走,把司门口那两间门面都改成小吃店。

    那片平房的面积不小,连前后院子有上千个平方。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陆卓然找到了房屋的主人,兄弟三个以及他们的老父,商量愿意买下他们这一片房子。

    那父子几个穷疯了,穿得特别破烂,他们早就想盖新房,可是拿不出钱来,所以还住在危房里。

    这些房子一到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住得很不舒服。

    听陆卓然说他愿意买下他们的房子,他父子几个当然高兴,因为如果有了钱的话,他们可以找村里再批一块地基重新再盖一栋房子。

    但是价钱方面陆卓然做不了主,所以今天唐晓芙带着陆卓然和那父子几个商定价钱。

    唐晓芙随着陆卓然来到他看中的那片房子跟前。

    唐晓芙往四周看了看,不得不佩服陆卓然的敏锐目光。

    这一排房子紧邻着正街,以后这排房子的左边会建汉街,汉街都是走的高档路线,和唐晓芙的服装发展定位相同。

    等再过两年这排房子的右边就会盖起中南商业大楼,中南商业大楼周边迅速崛起为一个繁华的商圈,所以现在买下那一排危房无论是是很划算的,因为光是土地都增值无限。

    她来自前世,她有前世的优势,知道这一片地区最多要个一两年就会繁华起来。

    可是陆卓然没有呀,他能在目前看上去有些冷清的地点敢建议她买下这么大一片危房,唐晓芙不能不佩服他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惊人的魄力。

    那片烂屋的父子四人早就在家里恭候了,唐晓芙姐弟来了之后,没有过多寒暄,大家都直奔主题。

    八三年武汉房地产刚刚起步,在汉口永清街试点,房价是二百左右一个平方。

    唐晓芙咋舌,这个房价换算起来跟她前世的房价是差不多的,也就是你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在不吃不喝的前提下只能买一个半平方。

    不过那时的二手房还没有进入正轨,在唐晓芙前世二手房的价格跟新房的价格基本上就没有太大的出入。

    特别是那种成熟小区的二手房,面积要是很小的话,每平方米单价比新房的价格还高,因为总价低,很受那些刚需群体的青睐。

    不过这时的人并不懂得这些,所以唐晓芙钻了个空子,开出的价格是三十块钱一平米的价格。

    她之所以开这个价格,是给了一个双方之间互相讨价还价的空间。

    因为不论是谁,在谈生意时都有这种心理,你开的价人家就是不会接受,非要往上加一点心里才会平衡,这就是武汉人的精明,绝对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那时武汉虽然有商品房卖,可是因为一个价高,二来那个时候的信息传播并不快,知道的人根本就不多。

    真正让武汉人知道武汉有商品卖的时候,已经是一九九五年了。

    所以那父子三个并不知道现在的房价卖到了二百块。

    不过那是汉口的价格,当时汉口跟武昌的房价还是有很大的落差的。

    就是唐晓芙前世汉口跟武昌的房价也有差距,要是放在武昌的话,估计一百五十块钱一平米。

    父子四人听到唐晓芙开出三十块钱一平方的“高价”时,激动得心都怦怦乱跳。

    但毕竟年龄在那里,父子四个都是有些阅历的人,脸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特别是六十多岁的老父,装作一副嫌弃价钱太低了的表情,根本就不愿意谈。

    唐晓芙知道他欲擒故纵,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

    于是笑着道:“你们家的房子破旧不堪了,我买来根本就不能住人,实际上我是花钱买你们的这块地皮,你们实在不满意这个价钱我也没办法。

    只是我想好心的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你们不把这片房子卖掉的话,估计这房子也住不了几年就会自己倒塌,你们手上没钱,就算想盖新房也盖不了,到时你们就没有地方可住了。

    可是如果卖给我的话,这大概一千平米的房子,你们可以到手三万,有这三万块钱,你们再去村委会弄一块地基来,不就可以盖新房子住了吗?

    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愿意卖给我就打我的电话。”

    唐晓芙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为首的父亲,又补充道:“我可能不能给你们很长时间考虑,因为我还在跟另外几家在谈买房的事,哪家先谈下来我就跟哪家签合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然后站起来作势要和陆卓然离开。

    那父子几个急了,三万块钱呀,这可是不小的数目,拿到手上,他们就是万元户了,这个年代万元户还是很少见的。

    他们怕弄巧成拙,只得赶紧拦住唐晓芙姐弟。

    父子三人都苦着脸道:“我们不是不愿意卖你,关键是你这价格太低了,如果四十块钱一平方我们就答应了。”

    唐晓芙果断摇头:“这个价钱我根本就接受不了。”说着和陆卓然坚决要离开。

    老爷子在背后将牙一咬,下了很大的决心道:“那就三十五块钱一平米,不能再少了。”

    别说三十五块钱一平米了,就是五十块钱一平米也在唐晓芙能够接受的心理价位里。

    不过刚才说了,武汉人不会由别人牵着鼻子走的。

    所以才有“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的说法,虽然是句贬义,但是也从侧面的表明了广大人民对湖北人的精明是有点深恶痛绝的。

    唐晓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本来我是预算拿三万块钱买你们这片危房的,可是老爷子既然要每平方米加五块钱!

    老人家都开口了,我也不能不答应。

    可是我如果答应老爷子的话,我又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这样,也不就着老爷子,也不就着我,我们取个折中的价钱,三十二块钱一平米好了,这超出预算的部分我还得向别人借。”

    父子四个已经感受到唐晓芙大大的狡猾,认为三十二块钱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

    虽然一平方米只涨了两块钱,可是一千平方米就多出了二千块钱,是笔不小的数目,因此父子三个交头接耳的咬了一阵耳朵,就答应了下来,然后把手一伸等着唐晓芙给钱他们。

    唐晓芙不禁好笑,钱哪有那么容易给他们的!

    “好几万块钱呢,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必须得带律师来起草合同,大家正正经经的签了合同,再一手交钱一手交屋。”唐晓芙的笑容仍然很淡,不见喜悦纯属礼貌,她心里高兴她也不会表露出来的!

    父子三个生怕在这几天里会节外生枝,煮熟的鸭子扑棱棱飞走了。

    所以都恨不能越快签合同越好,早点拿到钱他们才安心,于是问唐晓芙最快几天能够签合同。

    唐晓芙道:“三天之后就应该能够把合同签下来,然后去你们村里把土地证和房屋证过户。

    这几天你们最好能够找到住处,到时好搬出去,总不能我给了钱你们还赖在里面不走。”

    那父子三个说道:“那哪儿能呢。”

    在回去的路上,陆卓然半真半假的说唐晓芙手段太辣了,居然三十二块钱一平米把人家那么大一片房子都给买了下来。

    唐晓芙心想,到底是个年轻人,没有经过什么社会的磨难,所以还保持着一颗善良的近乎傻气的心。

    她嗤笑道:“那片宅基地是国家划给他们的,又不是他们自己花钱买下来的祖业,三十二块钱一平米,那父子几个已经赚翻了,他们这是等于不劳而获,转手就得到了三万二千块钱,这对于那些没有土地的城镇户口的人来说特别不公平!”

    唐晓芙前世房地产行业很是兴旺,每天都有不少的农民因为拆迁而一夜暴富,然后许多人迷失了自己。

    唐晓芙特别不满这种现象,就是因为农民可以从国家那里无偿得到宅基地和耕田,只要开发商一征收他们的宅基地和跟前,他们就能个个暴富。

    官方的解释是,农民失去了土地,就等于失业了,所以得给他们补偿,但是这补偿是不是太多了?

    并且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是,许多农民虽然名义上有土地,可是他们任由土地荒芜,而是选择出去打工,赚更多的钱,所以有几个农民是靠耕地在过活的?

    作为城市户口的城里人别说他们的工作不存在世袭,就连过几年之后,就会有大批的城镇工人下岗,他们失业之后国家给予的帮助有限,靠自己打拼努力生活下去。

    这么一分析,唐晓芙觉得改革之后的农民根本就不是弱势。

    陆卓然很心虚的听完唐晓芙的一番长篇大论,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

    今天简明一大早就接到唐晓兰的电话,问他今天会在哪个点工作。

    有时简明会去汉正街批发门市部,有时候会去服装厂看看,反正哪里需要他,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作为红樱桃服装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每个月拿着一百元的高薪,年底还有巨大一笔的分红,简明当然鞠躬尽瘁咯。

    只是唐晓芙为什么会一大清早的给他打电话,还问他的行踪,这令简明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可是他老板的妹妹,他当然有问必答,老老实实的告诉唐晓兰,他今天会去汉正街门市部那里盯着。

    自从他们红樱桃推出《血疑》里的女主角山口百惠穿的系列夏装之后,汉正街批发门市部的生意简直火到爆,他必须得到场针对各种情况做出及时的处理。

    “好,等一会儿我就去汉正街门市部找你。”唐晓兰在电话里说。

    简明微微一愣,想起唐晓兰对他那种朦胧的情愫,于是体贴地说道:“你别太早来,我上午会很忙的,没空跟你说话,你大概在中午十二点左右来就行了,我请你吃顿好吃的,到时咱们边吃边聊,武胜路开了一家粤港茶餐厅,里面的东西非常好吃,昨天我跟你姐姐过去吃了的,连你姐姐都吃得很满意。”

    唐晓兰答了一声:“好。”双方挂了电话。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