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波问银梭在城里的住址。

    银梭趁机又叫起穷来:“城里的房子的租金一个月一个价,我哪里有条件在一个地方长住?肯定是这里房租涨了,我就得搬家,搬到更偏远的房租便宜的地方。”

    金波听了很是心疼,只恨自己拿不出更多的钱来帮她。

    银梭骗到了钱就想早点回城里,于是以孩子放在别人家寄养她得赶回去照顾为由离开了金波。

    又偷偷的潜入到赵启富的祖屋里,拿了装有自己衣物的三个蛇皮袋赶上下午三点的长途汽车回到了江城。

    看着傍晚华灯初上的江城,银梭觉得这里才是她应该生活的地方。

    这么晚了根本就来不及租房子,银梭决定赌一把,还是去她寄放行李的那家房东那里,看能不能花言巧语哄住房东大婶,在那里租住下来。

    过了期限银梭还没有来,房东大婶有点心急,但是转念一想,她的东西都在她这里,不怕她不来,决定再等等。

    没想到自己可真做对了,终于等来了银梭,虽然晚了几天,但好歹人家守信用。

    银梭把从房东大婶那里借的三块钱还给了她,又交了这个月的房租,就住了进去,心里想着,今天一切这么顺利,居然没有穿帮,是不是预示着她以后的人生也会称心如意呢。

    眼看就要开学了,简明告诉唐晓芙,他新交了个女朋友,长得非常漂亮,不逊于她,让她出来和他女朋友见个面,顺便交个朋友。

    唐晓芙欣然前往,并不是想和简明的现任女朋友比个高低,如果简明找的女孩子比她强,那她替他还高兴都来不及。

    怎么解释她和解明的关系呢,生死之交的革命友情。

    忙完工作就到了六点多,简明和唐晓芙一起去和简明的新女朋友见面。

    简名新交的这个女朋友不仅长相漂亮,而且为人相当大方,已经在约好的粤港餐厅里等着他俩了。

    那个女孩子见他们两个郎才女貌有说有笑的走来,不仅丝毫没有吃醋的意思而且还笑脸相迎。

    唐晓芙猜想,估计是简明反复跟她说了,他们两个是哥们儿。

    三个人寒暄了几句就坐了下来。

    都是年轻人,又都开朗大方,这一顿饭都吃得很尽兴。

    中途简明的女朋友去了一趟卫生间,简明偷偷的问唐晓芙这个女孩子怎么样?

    唐晓芙竖起大拇指直夸好,并且让简明抓住这个女孩子,不要再随便分手了。

    吃完饭,简明建议去舞厅蹦迪,唐晓芙摆摆手拒绝了。

    她骨子里是那种非常听话的女孩子,只要是大人认为不好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去做。

    在前世舞厅和网吧对唐晓芙而言就是不可触碰的邪恶禁地,几乎就没去过,去一趟KTV还要和母亲再三禀报,并且晚上十点钟之前必须回家。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方文静和唐晓兰还有苏苡尘都在三楼的客厅看方文静给唐晓芙买的嫁妆。

    一床床缎面的被面在灯光下流光溢彩,还有方文静给唐晓芙买的珍珠项链和珍珠耳钉。

    方文静见唐晓芙回来就问她:“你和简明的新女朋友见面了没有?”

    因为今天晚上不回来吃晚饭,所以唐晓芙事先给方文静打了个电话,方文静因此才会这么问。

    正在看一床大红色绣着龙凤呈祥的被面的唐晓兰立刻竖起了耳朵。

    唐晓芙在沙发上坐下,顺便把小包包放在沙发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一把蒲扇扇了起来:“见过了,简明的这个女朋友不仅家世好而且特别漂亮,还很有修养,反正就是相当的不错。”

    方文静摇头道:“简明年纪还小,他到现在还没定性,再好的女孩子他也不会处的太长的。”

    这倒是实情,简明今年才刚刚二十岁,还不够成熟稳重,不可能这么早就开始正儿八经的谈恋爱。

    方文静把买的那条珍珠项链和那对珍珠耳钉递给唐晓芙:“漂不漂亮?这是我今天逛武商的时候发现的,就立刻给你买下来了。”

    “漂亮。”珍珠项链珍珠耳环虽然样式简单,但是天然透出一股高贵纯洁。

    方文静又道:“你乔叔叔和我商量过了,我们还打算给你买一辆自行车,一台电视机,一辆缝纫机。”

    “千万别!”唐晓芙断然拒绝,“首先我不大喜欢骑自行车,其次缝纫机我根本就用不上,电视机阿旭那里肯定会买,别瞎浪费钱,”

    方文静哑然:“那我们陪嫁的东西太少了,这……这多难看呀。”

    “阿旭不会计较这么多的。”他敢计较!打也要打得他不敢计较。

    “阿旭是不会计较,可外人呢,阿旭那边的亲朋好友呢,妈不想你被别人看不起,更不想阿旭难堪,那样会影响你和阿旭的婚姻的。”方文静苦口婆心地劝道。

    唐晓芙嗤之以鼻,要是为嫁妆这事让两人起嫌隙,这日子也别过下去了。

    “反正我不要,用不上的东西买了也是费钱。”

    方文静见唐晓芙这们坚持很无奈,但还是要她和冷晨旭商量着女方这边该买些什么。

    唐晓芙答了声“好”。

    方文静又看看唐晓芙的耳朵:“吃过晚饭我给你扎耳洞,不然结婚那天没办法戴耳环。”

    “扎耳洞!怎么扎?”唐晓芙拿起茶几上的葡萄吃起来,如果和前世一样是激光扎,那随便扎。

    激光扎耳洞没什么感觉,虽然过后会痛,但那种痛是在唐晓芙可以忍受的范围里,不过唐晓芙没看见哪有激光打耳洞的呀。

    “当然是用绣花针扎咯。”方文静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

    “我不要,那多痛呀!”唐晓芙捂住耳朵。”

    “不要也得要!”方文静很少这么强硬,为了女儿能做个漂亮的新娘她完豁出去了。

    晚饭后,唐晓芙被陆卓然和唐建斌按在一张凳子上,苏苡尘和唐晓兰站在一旁为她摇旗打气。

    乔大夫把一根在酒精里泡过的绣花针郑重其事地交给方文静。

    方文静拿着那根绣花针狞笑着向唐晓芙走来。

    在唐晓芙如同杀猪的惨叫声和陆卓然以及唐建斌死命地按着她的过程中,方文静给唐晓芙打了耳洞,绣花针的一头穿着线,一扎耳洞那根线也穿过去了。

    再在线尾穿上一颗珠子就行了。

    为了避免压到才打的耳洞,唐晓芙虚捂着两只痛得妙不可言的耳朵,抽泣着到沙发上坐着。

    陆卓然同情地看着她,把一盘洗干净了的青苹果放在她跟前:“晓芙,吃吃苹果压压惊。”

    这臭小子从来都不叫她姐姐,难道不知道大一天也是姐姐?

    唐晓芙愁眉苦脸地摇头:“我怕咀嚼的时候带动伤处。”

    方文静把用过的绣花针放进酒精里浸泡,小声和乔大夫嘀咕着什么,还不时瞟唐晓兰和苏苡尘一眼。

    不过她们两人都没有留意到,围在唐晓芙身边问她痛不痛。

    方文静嫌弃地看着唐晓芙:“哪有那么夸张?吃东西是不会扯到伤处的,大概一个星期耳洞就能长好,不过这一个星期里你必须得不时地挪动耳朵上的线,以免线和伤口长一起了,这耳洞就白打了。”

    唐晓芙“哦”了一声,拿起个苹果啃了起来。

    这是今年才上市的新苹果,青青脆脆又酸又甜,味道很好。

    方文静对苏苡尘和唐晓兰道:“你们今天也一块儿把耳洞打了,谁先来?”

    苏苡尘和唐晓兰吃惊不小,前一刻她们置身度外的同情着唐晓芙,这一刻她们也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唐晓芙哈哈的笑着道:“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半个小时之后,陆卓然和唐建斌如释重负的松开已经最后穿好耳洞的苏苡尘,累得浑身衣服都汗湿了,想要按住这几个姑娘不动可是个力气活儿。

    两个男孩子同情的看着三个穿了耳洞的姑娘,说了声:“我去洗澡。”就离开了。

    三个女孩子也都汗津津的,有疼痛难忍的、有刚才挣扎的流出来的汗。

    方文静道:“都去洗澡吧,换了衣服咱们一起去天台吃西瓜。”

    洗澡的时候,唐晓芙小心翼翼,生怕把耳洞打湿了会影响伤口发炎。

    洗完澡,唐晓芙就去了天台,虽然现在天气炎热,可是晚上的天台清风徐徐,还是很凉快的。

    她在竹床上四仰八叉了一会儿,苏苡尘和唐晓兰也洗好了澡上来了。

    唐晓芙就坐了起来,腾些位置给她们坐。

    又过了一会儿,唐建斌和陆卓然端着两大盘切好的西瓜上来了。

    几个女孩子伸手一人拿了一块西瓜吃了起来。

    唐晓芙问:“怎么妈妈和乔叔叔还没上来?“

    “他们马上就会上来了。”唐建斌答道。

    一块西瓜没吃完,方文静和乔大夫就上来了,大家一边吃西瓜一边乘凉。

    吃完西瓜,大家都凉快了下来。

    苏苡尘就跟唐晓芙说,她已经给她设计好了好几套婚纱和礼服,并且已经做好了,让她进她的工作室看看。

    方文静就说:“你干脆拿上来,我们都看看吧。”

    女人不管多大年纪,对美美的衣服总是非常感兴趣的,哪怕这些衣服不适合她这个年龄穿,但是看着别的女人穿,她也会有种满足感的。

    苏苡尘说了声“好”,带着唐晓芙下楼了,让她帮她一起拿婚纱和礼服。

    两个女孩子下楼没一会儿就捧着好几套婚纱和礼服上来了。

    众人都从竹床上下来,好让苏苡尘和唐晓芙把婚纱和礼服放到竹床上来,免得在地上拖脏了。

    婚纱是洁白的露肩款式,下面是公主样式的蓬蓬裙,婚纱上钉满了水晶,裙摆层层叠叠,如一朵怒放的白牡丹,纱质轻盈,像天上的云朵,再配以冗长的头纱,更能显出新娘的轻柔、圣洁、浪漫、婉约、古典。

    还有三套是礼服,一套玫红的一字肩鱼尾裙,鱼尾的部分是用红纱做的,层层叠叠膨胀开来,穿在身上应该有那种大尾巴金鱼的效果。

    还有一件是大红色的旗袍配一条红色系纱质披肩,再就是一件及膝粉色低胸小晚礼服,是用缎子做的,很有质感。

    男人们虽然觉得这几件婚纱和礼服很漂亮,但是不会沉迷进去,方文静她们却是激动得两眼放光,把婚纱和礼服捧在手里欣赏,啧啧的称赞。

    她们最后还怂恿着唐晓芙一件一件试给她们看。

    为了避免上楼下楼跑得满身是汗,唐晓芙就在顶楼唐建斌的房间里试给方文静她们看。

    不论她穿哪一件礼服出来都赢得众人一片惊艳的惊呼。

    苏苡尘设计的款式好看是一方面,唐晓芙长得好看,身材也不矮,有一米六五左右,那些婚纱和礼服穿在身上当然美轮美奂咯。

    当唐晓芙穿着婚纱站在阳台上慢慢的转动着身体时,陆卓然偷偷的瞟了一眼苏苡尘,如果这婚纱穿在她身上一样也很漂亮。

    唐晓芙试最后那件粉色的小晚礼服时,大家的注意力在她身上,说她穿这个小晚礼服美丽可爱的像个小公主。

    方文静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忽然惊叫一声:“呀,八点半了!”

    大家轰的一声从天台跑了个干干净净,都下到三楼去看电视了,只剩下唐晓芙一个人没落的站在天台上,只觉有好几片树叶从她脚边吹走飘向远方。

    这群没人性的家伙,为了看《血疑》,居然把她抛弃了。

    当时电视里正在热播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引得万人空巷,每天一到晚上八点半凡是有电视的人家就都正襟危坐在电视前,没有电视的人家就蹭到有电视的人家里一起看电视。

    八三年的时候,黑白电视在武汉已经很普及了,很少有家里没有电视的。

    《血疑》是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夫妻两个合演的一部非常好看的电视连续剧,唐晓芙看了几眼,里面的男主角帅呆了,女主角美呆了。

    她特别喜欢看山口百惠,哇,怎么可以美成那样!

    其实山口百惠的眼睛并不大,但是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以及那温柔的举止,别说男人了,就是唐晓芙看了都怦然心动。

    至于三浦友和,虽然唐晓兰和苏苡尘一看见他就花痴的不得了,但是唐晓芙对他并不感冒。

    因为她有冷晨旭阳呀,冷晨旭的颜值并不输于三浦友和,并且他身上的那股军人的英气是三浦友和这个奶油小生所不具备的。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