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村头带着孙子乘凉的老太太老头子听到唐家附近有喧哗声,就都走了过来,站在阴凉处看热闹。

    反正只要银梭回来,唐家就总有戏看,那些乡亲们连问都懒得问事情的缘由。

    吴春燕从院子里跑出来,拿着竹条抽银梭:“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后妈什么时候指着我来抽你了!是你偷了我的钱,还不许我打你一顿!”

    银梭边躲边哭道:“奶奶的钱是我妈偷走了,奶奶明明知道却怎么非要拿我出气?奶奶当我不知道,是因为后妈说我住在我爸家里,家里添了开销,这个月就没有什么钱孝敬奶奶了,奶奶就上当了,来打我,想要赶走我!”

    冯青云急了,她可不想背个恶毒后妈的名声,再说她的确也不是个恶毒后妈,于是急忙分辨道:“我没有!”

    冯青云不搭话还好,那就是吴春燕和银梭对吵,银梭不一定能够占到什么便宜。

    可是冯青云一插嘴,局势就完不同了,银梭哭得地动山摇:“婶子,你别装了,我听见你跟爸说赶紧把我赶走!我对你而言就是废物,大哥能够帮着家里干重活,三哥能够给家里盖房子。

    唯独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啥活儿也干不了,你当然不能够允许我在家里吃闲饭了,所以千方百计在我爸还有我爷爷奶奶面前诋毁我!”

    虽然冯青云在村里口碑还不错,可是出于人们对后妈的偏见,银梭的话还是有许多围观的吃瓜群众相信的。

    银梭既是继女,而且名声还这么不好,冯青云容不下她这在情理之中。

    面对那些老头子老太太的指指点点,冯青云只觉自己百口莫辩,她愤怒的对银梭吼道:“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找你爸回来对质,看我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

    银梭哭的气吞生咽:“婶子你这么有心计,连我奶奶都被你哄得团团转,何况我爸!你把他叫来,他当然替你说话了,婶子难道没有听说过,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

    冯青云被银说污蔑扭曲得几乎要吐血了。

    金梭的男人昨天在河里捕到一条大黑鱼,想着丈人一家对自己不错,给金梭的嫁妆丰厚。

    而且小舅子还帮扶着他们家过日子,过年回家时,特意给了她夫妻二人一百块钱叫他们把房子整一整,投桃报李,于是让金梭带上些家里腌的咸鸭蛋、提着那条大黑鱼到丈人家,给丈人他们吃。

    金梭老远就看见自家父亲院门前围了不少人,于是加快脚步走过来一看,竟然是银梭在那里红口白牙的污蔑冯青云,顿时火冒三丈。

    她走到冯青云的跟前,问是怎么一回事。

    冯青云见了金梭,一肚子的委屈喷薄而出化作眼泪,把事情的原委三言两语跟金梭说了个大概。

    金梭没出嫁时和冯青云的关系处得还不错。

    冯青云知道金梭是被银梭暗算的,不仅没有看不起她,在生活中对她颇多照顾和维护,所以金梭对她是心存感激的。

    银梭看见金梭,因为心虚而害怕,擦了眼泪,硬着头皮叫了声:“姐姐。”

    金梭听了冯青云的叙述都快气炸了,又听见银梭喊她姐姐,恶心反胃的都快吐了。

    她放下手中的篮子,几步冲过去,对着银梭拳打脚踢:“谁是你姐姐!你当初那样陷害我,我还可能和你做姐妹吗!你现在又来陷害婶子,你还是个人吗?你给我滚!不滚我就打死你!”

    银梭被金梭打得在地上满地滚。

    金梭的清白就是银梭毁掉的,之后还无耻地阻止金梭为自己洗刷冤屈,这事村里人无人不晓。

    所以金梭暴打银梭,虽然有人觉得太残忍了,也只敢说一句别打出人命来,却没有人指责金梭不对,就连那几个自以为是的卫道士也不敢站出来说三道四。

    讲真,银梭对金梭的伤害不是金梭暴打她一顿就能两相抵消的。

    银梭被打得受不了了,哭喊着哀求道:“我这就离开,可是你们好歹把我的东西给我呀。”

    冯青云一听银梭松了口,心中大喜,赶紧回家,把银梭的东西依旧用几个蛇皮袋子装了给拖了出来,往银说身边一扔:“这是你的东西,装在里面了,你要是不放心就看一看。”

    吴春燕痛恨银梭偷了她的钱,要把那几蛇皮袋子的衣服扣下弥补她的损失,还是冯青云说:“算了,妈,让她把这些东西拿去吧,要是不让她拿走的话,还不知道她在背后怎么编排我们的坏话!”

    吴春燕这才作罢。

    银梭拖着自己的东西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哭嚎着仓皇逃走了。

    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的散去。

    冯青云一把握住金梭的手,感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孩子,幸亏你及时来了,要不然我和你爸愁死了,这个银梭赖在我们家怎么赶都赶不走!”

    金梭提起放在地上的篮子和冯青云一起往院子里走去:“婶子,以后银椒敢再来咱们家,你就叫桂花通知我去,我打也要把银梭打走!”

    冯青云连声说着好。

    银梭提着几个蛇皮袋茫然的站在田野里,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考虑了半天,只能动用金波这根“救命汗毛”。

    她从一个蛇皮袋里找到一面小圆镜照了照。

    幸亏刚才金梭打她的时候,她一直死死地护着脸,所以身上别的地方虽然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是脸还是好的,就是头发被金梭给抓的像个乱鸡窝。

    还有现在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被金梭在暴打她的过程中给撕的稀烂,自己这种形象是不能去见金波的。

    得梳妆打扮一番,然后把这几个蛇皮袋子藏在一个安的地方,再才能去找金波。

    银梭想到了赵启富的祖屋,他家祖屋早八百年都没住人了,自己去他的祖屋里梳妆打扮齐整,再把这几个蛇皮袋子藏在他家祖屋的稻草底下肯定是万无一失的。

    现在是农忙季节,家家户户的劳力几乎都扑到田地里去劳动了,村里除了老人和孩子,连妇女都很少见。

    银梭尽量避开他人,悄悄地溜到赵启富的祖屋,从后面开的一扇窗子里翻了进去。

    她躲在祖屋里的一间房子里又是换衣服又是重新梳头,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

    为了掩饰住自己身上青紫的伤痕,银梭特意穿了长袖长裤,然后把三个皮蛇皮袋藏在稻草里面,又从后窗翻了出来。

    今年高考金波又失利了,连最差的大专都没考上,他身上的光环彻底消失了。

    以前还对他各种吹捧夸赞的亲朋好友们见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说第一次高考失利是因为紧张或者别的原因,可是第二次高考又没考上,那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他笨,他不是读书的料。

    就连金波的妈妈都对金波感到失望,因为今年考出来的分数比去年还不如。

    尽管金波说他还想读第三个高三,却被她妈妈断然拒绝,她实在对自己这个儿子没什么信心了。

    金波很是郁闷,如果自己不能读大学的话就会成为一个失业青年,前途渺茫,最多托关系去城里当个临时工。

    以前爷爷还指望他考上中医学院,继承他的衣钵,现在看来也不可能了。

    现在行医必须得有文凭,没有文凭,哪怕是代代相传的中医,人家政府也不让你开私人门诊,更别提到医院里工作。

    在家里坐了一会儿,金波出去走走,还没走多远,忽然听到有人喊他,那声音是那么熟悉,让他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回头,看见了他朝思梦想的心上人。

    金波大喜过望,大步朝银梭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银梭两眼勾魂摄魄的看着他:“我想你了呗,顺便想问问你,这次高考考得怎么样?”

    金波唉声叹气,两个人来到一处僻静的水池边坐下。

    金波告诉银梭她这次高考又失利了。

    银梭紧紧握住他的手,言辞恳切的鼓励道:“没关系的,今年没考上,明年再考就是了,你人聪明,底子又好,肯定能够考上大学的,别这么早就灰心失望。”

    这是自自己没考上大学之后金波听到的最暖心的话。

    他垂头丧气道:“可惜我爸妈不让我再复读了。”

    银梭口头安慰人的功底很厉害:“这有什么关系?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即便你不读大学我觉得你肯定还是会出人头地的,波波,千万别气馁,要给咱们孩子做个好榜样!”

    金波扯起一丝苦笑道:“你不提起我们儿子,我差点忘了他了,我们的孩子到现在都没见过他爸爸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他将来会不会恨他爸爸。”

    “儿子才不会恨你呢。”银梭娇嗔,“我们的儿子已经会说话了,他第一声喊的就是爸爸,我天天在他耳边说,他爸爸是个了不起的人!”

    金波心中很是受用的笑了笑。

    银梭一双胳膊缠绕上金波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低声羞涩的说:“波波,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

    夏天衣服穿得都薄,而且银梭又像一条蛇一样缠绕在了金波的身上,金波顿时热血沸腾,意乱情迷,把银梭按在了草地上。

    银梭欲拒还迎:“波波,别……别在这里,咱们换个地方。”

    金波一双手在银梭身上游走,嘴巴也没闲着,不停的在亲吻着她:“你说我们去哪里?”

    银梭羞涩道:“不论哪个小树林都行,就是不要在这里,这里太开阔了,要是被人看见了,我……我无所谓,可是你的名声怎么办?你爸爸妈妈在我们这里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呀。”

    金波这人虚荣心重,银梭这么一捧,他更是心花怒放,于是从她身上爬起,拉着她去了一个小树林里缠绵了好久。

    打了半天的野战,两个人都累了,像两具尸体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金波问道:“你一个人回乡下来看我,孩子怎么办?”

    银梭恰到好处的嘤嘤的哭了起来。

    金波紧张的问:“怎么?又是孩子生病了吗?”

    “不!不是的。你别管了,我有办法解决的。”银梭懂得欲擒故纵,让人家主动把钱塞到她手上。

    金波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脸颊,满心都是愧疚:“银梭,我知道你苦,你一个未婚姑娘带着个孩子,在外面有多艰难!这孩子我没办法养在自己身边,但是我也想尽父亲的责任,你跟我说吧,孩子究竟怎么了?”

    银梭好像真的为金波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似的,委屈地哭的稀里哗啦:“我就是想着不给你添麻烦,所以这孩子我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带,不管多辛苦,我都没有想过来找你,那次来找你是因为万不得已。

    你放心,孩子没有生病,只是唐晓芙盯住我母子两个不放,完不给我们一条活路,不管我在哪里找到了工作,她就利用冷团长的势力让我在那里呆不下去,现在我和孩子眼看就要没钱吃饭了。”

    金波怔了怔,随即道:“你在这里等我。”然后一口气跑回了家里。

    父亲在县城上班,所以白天不在家里。

    虽然母亲作为一名老师也放了暑假,可是她今天回去看望金波的外婆了,金波的外婆突然生病了。

    金波在家里翻箱倒柜了一通,把能够偷到手里的钱偷到了手里,再加上自己手上的积蓄,共有七十多块钱。

    银梭从金波手上接过那七十多块钱,问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钱来路不明,金波多少有些心虚,眼睛不敢和银梭对视,望着别处说道:“这些钱都是我攒下来的零花钱,你拿去先解燃眉之急,然后离唐晓芙远远的,找个工作好好的抚养我们的孩子。”

    银梭答了一声好,心中狂喜,这凯子又上了自己的当了,嘴里却说道:“只要是你自己的钱我就放心了,你千万别为了我们母子两个到处去借钱,借的钱还得还,你现在还没有工作,拿什么钱还给人家?”

    金波心里很感动,虽然银梭对别人挖空心思的算计,对他可是真心。

    别的不说,她一个人偷偷的生下和抚养他们两个的孩子,这不是一般痴情女子能够做到的。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