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用力挣扎着,无奈冷晨旭太强势,按得她除了头部之外一动不能动……

    在最初的挣扎后没一会儿唐晓芙渐渐地放弃了抵抗。

    两情相悦的感觉是致命的,好像你饥肠辘辘的时候有一大盘你爱吃的烧烤摆在你面前,阵阵肉香混合着孜然香气怎么让人抗拒?

    可是当冷晨旭的手开始解她的衬衣扣子时,唐晓芙清醒过来,双手紧紧的抵住冷晨旭坚硬如铁的胸膛,低声乞求道:“不要!阿旭!不要!!!”

    声音虽然小,可是很坚决,冷晨旭手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她:“怎么,你到现在还是不肯给我吗?”

    唐晓芙从前世妈妈那里受到的教育,不能在婚前做错任何事,哪怕那个男孩子对她情深似海也不行,这是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底线!

    “不是不愿给,只是不愿现在给,这份珍贵,应该是我在新婚之夜送给你的一份大礼,你现在拿去了,我新婚之夜送什么给你呢。”唐晓芙眨巴着大眼睛真诚的和冷晨旭对视。

    冷晨旭凝视了她良久,终于从她身上下来,说了一句:“白硬了一回。”并且手还放在腹部以下。

    白……白硬硬硬硬硬硬硬硬一场!!!

    唐晓芙愣了几秒,明白过来,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暗自下定决心——卧槽,这个男人太可怕,我还是赶紧滚蛋比较安。

    于是飞快的说了句:“我去沙发上睡。”就想下床逃跑,

    谁知冷晨旭眼疾手快拉住她,不容置疑的命令道:“一起睡。”说着就把唐晓芙搂进怀里,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的。”

    这一晚上对于冷晨旭来说是煎熬的一晚,考验意志力的一晚,怀里的佳人喷喷香,可是他却不能吃了她!

    不过好在还可以吻她解解馋。

    唐晓芙起先战战兢兢难以入睡,可是等到夜深了,发现冷晨旭的克制力还是蛮不错的,于是渐渐的放松了警惕,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时,唐晓芙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骤然清醒过来,昨天晚上她是在冷晨旭这里过的夜,不过此刻的大床上,就只睡着她一个人,冷晨旭不知所踪。

    第一反应就是,昨天晚上冷晨旭该不会趁她睡着了对她不轨吧。

    想到这里,她悚然一惊,心怦怦乱跳,慢慢的揭开毯子往自己身上一看,还好还好,身上的衣物都在。

    唐晓芙从床上起来,忽然又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昨天晚上她忘了洗自己的衣服了。

    难道今天得穿着冷晨旭的衣服出门工作?

    唐晓芙懊悔的捶了捶脑袋,却发现阳台那里有件东西在花花绿绿的迎风招展,她定睛一看,居然是她的裙子!

    难道是那家伙趁自己睡着的时候学**做好事,把自己的衣服都洗了?

    唐晓芙光着脚丫子乐颠颠的跑到阳台,拉过裙子的下摆,闻了闻,嗯,一股好闻的肥皂味,裙子果然是洗了的。

    她视线一转,落在她昨天换下来的小可爱和小裤裤上,想到这两件贴身衣物也是冷晨旭用他那双大手洗的,她的脸就有些发烧。

    夏天衣服容易干,经过一晚上,唐晓芙的裙子和内衣早就干透了。

    唐晓芙换好衣物,洗漱完毕,才喝了一杯温开水,冷晨旭买了豆浆油条回来,瞟了一眼唐晓芙,见她已经换上自己的衣服,随口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唐晓芙见到他有一点不好意思,羞涩的点头:“睡得不错。”

    冷晨旭点头:“我想也是,不论我怎么亲你都不醒。跟只猪似的。”

    唐晓芙摸摸嘴唇,怪不得早上照镜子的时候觉得嘴唇比平时丰盈,她还以为是错觉,原来不是~而是被这家伙亲得有点微肿。

    两人坐下来吃早餐,唐晓芙注意到冷晨旭顶着两个黑眼圈,嘴贱地问道:“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冷晨旭幽怨的白了她一眼:“你试试饿着肚子看睡不睡得好。”

    好嘛,说错话了,唐晓芙赶紧闭嘴。

    昨晚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雨,今天早上终于放晴了,只是地上的水还没有完退去,所以吃过早饭之后,冷晨旭开车把唐晓芙送到了她在汉正街的门面,这才去上班。

    等到下午水就退得差不多了,环卫工人们正在大街上奋力清扫着洪水过后肮脏的路面。

    唐晓芙今天特意给自己提前下了班,回到家里,除了乔大夫还没下班回来之外,所有人都在。

    大家都随口问唐晓芙在冷晨旭家里睡得怎样。

    可是唐晓芙做贼心虚呀,总觉得他们问的话别有用心,而且还笑得那么暧昧,因此神色很不自然,敷衍的答了句:“还行啊。”

    方文静见她神色不对,以为她昨天晚上和冷晨旭发生了些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急忙避开众人悄悄地问她。

    唐晓芙就差指天发誓她和冷晨旭是清清白白的。

    方文静这才半信半疑的相信她了,不忘告诫她,在婚前无论如何不能和冷晨旭有任何越轨的行为。

    唐晓芙点头:“我懂的。”

    心想,你现在紧张了,昨天非要把我留在那里,要是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

    银梭在唐振华家一住就是好几天,安分守己的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但她这样住赖着下去也不是个事,唐振华一家人都很心烦意乱,可是要是硬生生地赶银梭走,银梭肯定会豪哭装可怜的,村里那些卫道士就又会跳出来指东道西的。

    农村不同于乡下,城里人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不会理会外面人对自己的评价,可是农村人同一个村里的多少都沾亲带故,即便不沾亲带故也是几代人的交情。

    要是村里普遍舆论认为你不是个好东西,那你在村子里的日子都不好混,这就是人言可畏。

    唐振华投鼠忌器,不敢强硬地赶银梭走,虽然明说暗说了好几次,可是只要一让银梭走,她就泪流满面。

    唐振华深深的感到了请神容易送神难。

    冯青云母女两个对银梭很讨厌,这个银梭看上去文文静静乖乖巧巧的,其实特别有心计,吃饭的时候故意装作无意的净拣好菜夹。

    是她自己主动提出跟着冯青云他们一家下地干活儿的,可真正干起活儿来就各种状况频出,不是摔在田地里压坏一大片秧苗,就是在除草的时候不小心把庄稼给锄了。

    每次出状况的时候,银梭都装出一副愧疚得不得了的样子,解释是因为她干不惯农活儿的原因。

    冯青云母女两个在背后是很鄙夷她的,什么叫干不惯农活儿!这才去城里呆了几年,就真当自己是城里姑娘了!

    最后还是唐振华看不过眼,吼叫着让她滚回去,银梭这才名正言顺的不再下地干活儿。

    你说你不愿意干农活吧,人家收留了你,给你吃给你住,你总得给人家帮忙做做一日三餐报报恩吧。

    银梭在家里也确实帮着唐振华一家做饭,可是每顿饭不是烧糊了,就是水给多了,反正没有哪一顿能够吃上可口的米饭。

    菜就更不用谈了,要么打死了卖盐的,要么就是没放盐。

    这也就算了,每天家里的鸡至少下四到五个鸡蛋,可自从银梭留在家里做饭之后,冯青云每天在鸡窝里只能捡到两三个鸡蛋。

    冯青云心中有气,凭什么自己的女儿就应该在田地里劳动,而银梭不仅不劳动,还躲在家里偷吃鸡蛋!

    于是冯青云也不阴不阳的说了几次,以前家里的鸡蛋每天都至少有四五个,现在自从银梭在家里了,鸡蛋都变少了,那些母鸡是不是怕银梭,所以连蛋都不敢下了。

    银梭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夏天到了,母鸡不肯下蛋这是很正常的,还笑话冯青云做为一个地道的农民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唐振华当然也知道这些鸡蛋都进到银梭的嘴里了。

    他夫妻两个一合计,想要赶走银梭还得借助吴春燕的手。

    吴春燕骂起人来可是一流,并且她一个做奶奶的赶懒惰的孙女走是有很多理由的,这个孙女败坏了家风啦,而且手脚不干净偷过她的钱啦。

    就算她不讲道理把银梭赶走,村里对她的指责也不会太过强烈,因为没人会跟个大字不识的老太太顶真的。

    于是冯青云装了几十个蛋给吴春燕送去。

    唐振华夫妻两个对吴春燕老两口还不错的,除了分配在他夫妻二人头上的养老责任之外,平时家里有个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她们也会给吴春燕老两口送些,至于鸡蛋是常年不断的。

    唐建斌虽然不会每个月都寄钱回来贴补他们,但是把房子这个大头盖了,他们家也没什么好愁的了。

    再加上唐建斌还承诺唐建文结婚和桂花出嫁他都会帮衬一大把的。

    在农村盖房子娶媳妇嫁女儿是天大的事,这些大事都被唐建斌包了,唐振华夫妻两个还有什么可愁的,因此鸡蛋是不卖的,隔上一段时间就给吴春燕老两口送些去。

    吴春燕对这个儿媳比较满意,不像别人家娶的续弦那样心眼多,跟自己的半路男人貌合神离的过日子,也不会对自己半路男人的父母好。

    其实吴春燕之所以会变得比以前宽容些,是因为这几年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多少性格会有些改变的。

    冯青云把那些蛋交给吴春燕,赧然的笑着道:“妈,这个月给你们的鸡蛋比以前少,主要是银梭住在我们家,不知怎的我们家的鸡蛋就变少了。”

    关乎到自己的利益吴春燕自然很是重视,当即就厉起双眼道:“这还用问,肯定是银梭那个贼人偷去了!你们夫妻两个也是立不起来的东西,居然还把银梭留在家里白吃白喝,当个祖宗供着!”

    冯青云愁眉苦脸道:“我和振华几次三番想赶她走,可是话才说出口,她又哭又闹的,我们夫妻两个也没办法。”

    吴春燕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没用的东西,你看我怎么把银梭赶走!”

    说着走出堂屋,拿了一根竹条就直奔西边唐振华家而来。

    冯青云紧紧尾随在她身后,心中暗喜。

    银梭正趁着家里没人,用一根细铁丝在捅唐振华夫妻两个的房门的锁眼。

    自从她住进了唐振华家里之后,唐振华一家大小像防贼一样防着她,每天只要家里没人,就把各自房门锁得紧紧的。

    银梭想要偷一笔钱离开,可一直没有机会。

    她已经在唐振华家里住了好几天,她也知道再想死皮赖脸的长住下去是不可能的了,唐振华夫妻两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而且唐建文一见到她就骂骂咧咧的,所以她要趁被赶走之前,在唐振华家里大捞一票,因此今天铤而走险准备偷偷的把唐振华夫妻两个房门的锁打开。

    开锁也是一门技术活儿,银梭根本就不会,她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这么乱捅,希望瞎猫子碰到死老鼠把锁捅开。

    做贼的人都很警觉,银梭忽然听到有人走进院子的声音,赶紧把那根铁丝往口袋里一装,若无其事的坐在八仙桌旁喝水。

    吴春燕冲了进来,指着银梭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不要脸的小贱人留在我儿子家里干什么?是不是又想偷钱!”

    银梭悚然一惊,吴春燕怎么知道自己刚才正在偷钱?

    可转念一想,就算她知道怎样,自己又没得手!就算闹出去,自己来个死不承认,这老不死的能够把自己怎样!

    于是装出一副六月飞雪,委屈巴拉的样子,恶心的眼泪说掉就掉了下来:“奶奶,你不能这样红口白牙的冤枉我~“

    她话还没说完,吴春燕手中的竹条就抽了下来,而且还故意对准她的脸抽。

    银梭急忙用手挡着护住脸,脸是保住了,可是手臂上抽出好长一条血印子。

    “我红口白牙的冤枉你?老娘的养老钱就是你偷走的!你敢说你到我儿子家里来不是打算偷钱的吗?你今天偷鸡蛋吃,过两天肯定会偷钱!”

    银梭一听就明白过来了,原来是为了偷鸡蛋吃的事呀。

    她暗暗憎恨的瞪了一眼站在吴春燕背后的冯青云,猛的推开吴春燕冲了出去,边跑边哭边叫:“不得了了,后妈唆使着奶奶打我啦!我要被打死了!”

    银梭跑出院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嘶声力竭的痛哭起来。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