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提着那两壶热水先去厕所把头洗了,等洗好了头正好第二壶水也开了。

    唐晓芙拔了电阻炉的插头,提着那满满一壶热水去了卫生间把澡盆放下,把热水都倒进盆里,然后加入适量的冷水,就开始洗澡。

    想起自己没衣服换,她又赶紧跑到冷晨旭的房间找衣服。

    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个好朋友,唐晓芙在冷晨旭的衣橱里挑了一件估计很少穿的白衬衫就出来了。

    至于贴身的小裤裤,恰好她今天在汉正街给自己买了一打很风骚的蕾丝花边的,现在正好江湖救急。

    有了换洗衣服就可以洗澡啦。

    虽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但还是要把卫生间的门插上。

    也不知是唐晓芙用力过猛还是卫生间的门栓早就已经年久失修了,反正就那么一插,门栓居然掉了下来。

    唐晓芙愣了愣,随即就释然了,反正这个家里就只她一个,有没有门栓也就无所谓了。

    她把手中小小的门栓扔出厕所,然后把厕所门关严,就开始脱衣服洗澡了。

    哇,淋过暴雨之后洗个热水澡可真是舒服透了!

    唐晓芙边洗澡边唱歌:“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冷晨旭今天一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唐晓芙在汉正街的批发门点准备接她回去,大风大雨的天气里无论是乘船还是乘公交回家都很麻烦,最主要的是他怕她淋到雨了,结果员工说唐晓芙早已经走了。

    冷晨旭又开车一直追到江边和公汽,发现轮渡和公汽都停摆了,这说明唐晓芙不可能回她的家。

    但是为了确认一下,冷晨旭还是找了家公用电话给唐晓芙的家里打了个电话。

    自从两人确定了婚期,唐晓芙就担心她出嫁了会疏于照顾方文静她们,于是冷晨旭就动用他的关系给唐晓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

    这时已经是八三年了,允许装私人电话了,但是没有门路还是装不了的。

    自从那部电话装好之后,唐晓芙和家里的联系就非常方便了。

    有时候会回来晚些,唐晓芙就事先给方文静打一个电话,省得家人等她一个人回来一起吃饭,而且方文静也不会担心她。

    方文静挺着大肚子心焦的看了看窗外的瓢泼大雨,走到厨房里对准备晚饭的乔大夫说:“这么大的雨不知道晓芙好不好回来。”

    自从方文静怀孕之后,乔大夫就尽量的包揽了家里的家务活儿,不让她太操劳。

    乔大夫闻言说道:“干脆我去接晓芙算了。”然后动手开始解围裙。

    方文静一脸忧愁:“你怎么去接?你知道她是乘轮渡回来还是乘公汽回来?万一接岔了呢?这么大的雨你在外面我也是会担心的。”

    这时放在客厅的电话响了,方文静一手扶着腰从厨房里快步走了出去,一把抓起话筒就说:“晓芙,你还在汉正街的门面里呀,你呆在那里不动,我让你乔叔叔去接你。”

    冷晨旭一听这话就知道唐晓芙没有回去,于是道:”阿姨,是我,阿旭。”

    方文静的语气里难掩失望:“是阿旭啊,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只想问一下晓芙回来没有,不过刚才听阿姨那么说,应该晓芙还没有回来。”

    ”是呀,是呀!”方文静焦急的说,“这么大的雨我担心死了。”

    冷晨旭安慰道:“阿姨,你不必担心,公汽和轮渡都停摆了,晓芙回不去,我想她可能去了我家里,我回家看看,如果晓芙在我家里,我就给你打个电话报平安。”

    方文静急忙点头:“好好好!你可千万别忘了!”

    冷晨旭离开公用电话亭调头开回了军属大院,在楼底下停好车,就咚咚咚的直奔自家而去。

    开门进去,冷晨旭第一眼就看到了唐晓芙放在沙发上的小包包,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小丫头真的回他这边来了。

    就在他大松一口气的同时,他还听到了从卫生间里传来唐晓芙开心的儿歌声,不禁嘴角微勾,多大的人了,居然唱儿歌!

    他顺手拉了拉客厅的灯,居然没亮,可能是狂风暴雨把电线给刮断了,所以停电了。

    冷晨旭把手里的公文包放在茶几上,准备给方文静打个电话报平安,就听厕所里一声惊呼,他本能的冲过去把厕所门一掌推开,眼前的一幕让他鼻血直流。

    唐晓芙穿着他的白衬衫真是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她的脚边有一块肥皂,估计是肥皂掉地上,又正好被她一脚踩到。

    唐晓芙虽然穿了衣服,可是想着自己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部都暴露在冷晨旭的眼皮子底下,多少有些羞射,惊恐的叫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的冷晨旭是不会听她的,嘴角一勾,俯身把她公主抱了起来,在她耳边低喃道:“穿了我的衣服就是我的女人,还敢叫我不过来?谁给你的狗胆?”

    被冷晨旭轻拿轻放的放在床上时,唐晓芙紧张地开始反击:“你多给我几件衣服,一个月内我保证带回一群你的女人!”

    “随便你,穿不穿我的衣服你都是我的女人。”冷晨旭站在床边面带微笑俯瞰着她,就像一只狮子在看他的猎物一样,略带侵略和挑衅,并且还动手脱着衣服。

    唐晓芙称的从床上坐起来,屁股还直往后挪,惊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你想干什么?”

    “美色当前,你问我想干什么?这话好奇怪,不过很快你就知道答案了,别急,宝贝儿。”冷晨旭笑得居心叵测。

    “不行!不要!雅蠛蝶!”面对如饿狼一样扑上来的冷晨旭唐晓芙奋力反抗,奈何两人的力气悬殊,唐晓芙很快就被冷晨旭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眼看就要发生不得了的事情了,客厅的电话及时的响了。

    “快去接电话,说不定是你的上司有紧急任务要布置,你是军人,要懂得服从。”唐晓芙一脸严肃的说。

    冷晨旭盯着自己的猎物看了片刻,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不会是上司,肯定是丈母娘大人。”

    唐晓芙也陡然记起自己居然忘了给方文静打个电话报平安,于是一把推开冷晨旭光着脚丫往客厅跑去。

    冷晨旭的白衬衫穿在她身上大得好像一件袍子,越发显得她纤细高挑。

    唐晓芙跑到客厅坐下来接听电话,果然是方文静打来的。

    方文静一听到唐晓芙的声音就激动不已。

    唐晓芙对方文静说,等雨小了一些她就回去。

    这里太可怕了,她可不敢再呆下去了!

    冷晨旭一把从她手里夺过电话,对方文静道:“阿姨,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干脆就让晓芙在我这里住一夜,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

    方文静看着窗外的雨势没有丝毫会变小的样子,她家店门口的一棵碗口大的树已经被狂风连根拔起,再加上对冷晨旭人品的放心,于是说道:“那好,那就麻烦阿旭了。”

    “不麻烦的,阿姨,晓芙也是我的妻子。”冷晨旭看似一句无心的话其实包藏了巨大的祸心。

    看着冷晨旭把电话挂断,唐晓芙内心波涛汹涌,妈妈呀,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你把你如花似玉的女儿给扔进了狼窝里了!

    唐晓芙见冷晨旭向她看去,不禁吓得一个哆嗦,身子在沙发上蜷成一团,急中生智转移话题:“阿旭,我还没吃晚饭,我很饿。”

    冷晨旭一语双关道:“我也很饿。”

    唐晓芙更是惊恐不安,生怕冷晨旭会迫不及待地把她当甜点充饥了。

    却没料到冷晨旭进了房间把脱掉的上衣穿好,走过来摸了几把唐晓芙洁白柔嫩的笑脸:“在家乖乖的呆着,我出去买点菜回来,你想吃什么。”

    “随便。”这家伙就这么放过了自己吗?

    唐晓芙觉得不可置信,因此一时没有跳脱到吃上面来,敷衍的答道。

    “没有随便卖,换个。”冷晨旭言简意赅。

    唐晓芙这才认真地沉思起来:“不知这大雨天的能不能买到牛肉,不过比起吃牛肉来,我更喜欢吃牛百叶,但是我不愿意做饭,你干脆直接买卤味回来吧。”

    冷晨旭点头说了声“好”,拿了钥匙就出去了。

    唐晓芙趁机给方文静打电话,坚持等雨小一些她就回去。

    方文静急忙阻拦,在电话里严肃的说道:“刚才的狂风暴雨听说已经有人淹死在下水道,并且有人被狂风吹下来的重物给击伤了,路上太不安了!”

    唐晓芙无语道:“我可以要阿旭开车送我回来的。”

    “那更不行!”方文静在电话里提高了声音,“咱们家附近的那条涵洞里的积水已经有半人高了,刚才有辆公汽从涵洞过时,结果公汽都被淹了一半,最后乘客还是武警战士去转移的。阿旭的吉普车应该没有公汽大吧,如果从涵洞过绝对会淹没的!一辆车子就报废了。”

    通往她家的道路正在修路,现在只能从涵洞开车过来,可是涵洞既然已经淹了,这条路肯定是不能通行的。

    唐晓芙只得打消回去的念头,去厨房里煮饭。

    这时到了傍晚六点了,再加上外面倾盆大雨,所以室内黑的就像已经到了晚上,唐晓芙伸手去拉电灯,发现停电了,看来没办法煮饭了,只得回到客厅沙发上呆坐着。

    过一会儿冷晨旭就回来了,带回来不少好菜,有白斩鸡、十三香基围虾,还有清炒苋菜和卤牛肉。

    两人四只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唐晓芙笑着道:“我们今天可得摸黑吃饭了。”

    冷晨旭道:“我买了蜡烛。”

    唐晓芙负责把菜往桌子上摆,冷晨旭就开始点蜡烛,屋里刹那就亮了,但又不是那种电灯的明亮,带着一层朦胧梦幻的色彩。

    两人面对面的在桌子边坐下,唐晓芙夸赞冷晨旭细心,买了蜡烛回来。

    虽然没有饭,可冷晨旭买了几个馒头回来,两人馒头就着菜吃也不错。

    冷晨旭给唐晓芙来了不少卤牛肉放在她的碗里:“我要是不买蜡烛回来,我担心你把菜送到了鼻子里面。”

    唐晓芙白了她一眼,没理他,埋头苦吃。

    每天中午在外面吃的盒饭,本来就没什么营养,再加上一直到这么晚才吃上晚饭,唐晓芙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胸了。

    话说冷晨旭买的这几个菜味道不错,肯定不是在小饭馆买的,八成是在饭店里买的,大厨做出来的菜水准就是高。

    基围虾很新鲜,吃起来肉质Q弹,白斩鸡吃的就是鸡的原鲜味,而且这时的鸡部都是散养的土鸡,因此肉质很紧致,但又很嫩,口感很好。

    至于清炒苋菜则是唐晓芙最爱的青菜之一,怎么吃都不会腻。

    吃完饭,唐晓芙不急着回房,故意坐在客厅和冷晨旭聊天。

    可是一个个话题很快就阵亡了,而时间才到八点,唐晓芙很发愁,冷晨旭已经向她发出了同床共枕的请求。

    唐晓芙默默的盯着他看,没想到这个穿着一身军装的家伙觉悟这么低,一心只记得男欢女爱。

    她灵机一动,忽然从沙发上跳起,冲到了房间里,然后把门反锁。

    唐晓芙用背紧紧的顶住房门,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亿个赞,哈哈看那家伙怎么吃到自己!

    她还没得意完呢,就见和房间相邻的阳台传来一声响。

    唐晓芙回头,就见冷晨旭推开房间的后门走了进来。

    唐晓芙惊讶得嘴巴都张成了o型,指指通往阳台的后门,又指指隔壁,意思是说他是从书房的窗户翻到阳台,再从阳台进来的?

    这家伙为了和她睡在一起真是够拼的!

    冷晨旭走到唐晓芙身边,又是一个公主抱,在她耳边小声道:“我饿了。”

    “饿了呀,那我给你下面去!”唐晓芙企图从他的身上跳下来,可是冷晨旭抱她抱得很紧,几步就到了床边,把她放在床上,眼里是熊熊的烈火:“我想吃你,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你更好吃。”

    说完,如同饿虎扑食一样直接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按着她的手腕,居高临下俯看她,眼中的侵略意味如同燎原之火,包裹她身。

    “怪就怪你不该洗澡,身上的香味让我失控。”他压低声音说,话音刚落就吻住了她的唇……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