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丽把倒出来的那些衣物又装进蛇皮袋子里,让银梭自己提着那几个蛇皮袋子,她则一下一下的把银梭往外推:“我们这里不是收容所,你别往我们家钻!滚出去!”

    背后是唐庆丰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银梭被赶出李春燕家,没地方去,只得又往唐振华家蹭。

    李春燕心狠,而且重男轻女,加上她偷过她的钱,所以李春艳不会收留银梭这在银梭的意料之中。

    可唐振华就不同了,他心比较善,而且她和唐振华又有这么多年的父女情,她不相信他会跟她断得这么彻底。

    银梭坐在唐振华家的院门旁哀哀的哭着。

    唐振华本来打算硬着心肠不管她,可是她的哭声实在扰民,左邻右舍听着渗得慌。

    而且银梭哭的实在是太凄惨了,舆论的风向就有些变了。

    几个自以为德高望重有正义善良的老家伙跑到了唐振华家里,苦口婆心的劝他:“振华啊,再怎么说外头那个是你的亲生女儿,父女哪有隔夜仇,无论银梭以前做过什么,她现在都这么惨了,而且在外认错也认了几个小时,你就原谅她吧,让她进来吧。”

    唐振华在那几个道貌岸然的卫道士长者的轮番施压和说教下,最终抵抗不住,无力地挥挥手让唐建文叫银梭进来。

    银梭一进堂屋,就把头磕得砰砰直响,扇自己耳光,不停的认错。

    那几个老卫道士见了更是劝唐振华,放下以前的恩恩怨怨,他们一直迫使着唐振华一遍又一遍的保证他会善待银梭,才心满意足的充满成就感的离开了。

    唐振华就跟银梭说,在他家里睡一晚上,明天就滚!

    银梭乖顺的答应了,然后怯怯的说:“爸,我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唐振华心想,也就只收留她一晚上,于是冷冷道:“肚子饿了,自己去厨房做饭吃,没人服侍你!”

    银梭感激不尽地说了声:“谢谢爸。”就去了厨房。

    冯青云早就听说过银梭是个极有心计的女孩,银梭在厨房里做饭,她故意装作从厨房门口经过,往里偷看,见银梭一口打了十个荷包蛋,心中很不是滋味。

    自从她带着女儿嫁给唐振华,觉得唐振华老实肯干又没什么心眼,所以她是一心一意的跟唐振华过日子,对自己唐振华的几个孩子比对自己的女儿还好,家里做点什么好吃的,总是先紧着唐振华和唐建文吃。

    现在见这个银梭一来就大手大脚的吃喝,她心里有些不舒服,银梭可是背叛了她爸爸又找上门的。

    而她的女儿桂花和她一样,为了这个家忙里忙外的操持,却还不敢在家里这么大吃大喝,她替自己的女儿不值。

    …………

    唐晓芙今天一整天都泡在汉正街里,自从有了自己的批发门点她的生意又上了一个台阶。

    以前是别人在她的服装厂里批了衣服,然后拿到汉正街批发,价格很乱,那些外地的零售商颇有意见。

    现在她在汉正街有了自己的批发门面,一来可以统一价格,二来利润更大,并且她的服装质量问题是包退换的。

    这一条在当时的汉正街是很前卫的做法。

    当时汉正街的服装批发生意特别好做,那些批发老板进到货后,然后守在门面里,每天来拿货的零售商多得象蝗虫一样,还生怕抢不到货,所以就产生了批发商拿大,出手的货概不退换的畸形现象。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当时市场经济不成熟造成的。

    唐晓芙家的服装本来就款式新潮,而且质量又好,再加上质量问题包退包换,因此批发生意很好。

    今天唐晓芙留在汉正街批发点就是为了指点店里的那些员工该如何分工最大效率的有条不紊的工作,也趁此观察哪个员工比较机灵,她得提拔一个店长出来。

    等她筋疲力尽的从汉正街出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唐晓芙往江边轮渡走去,准备乘轮渡回家。

    一整天天空就阴沉沉的,好像暴雨要来临似的,可是一整天雨都没有下下来,这时忽然平地起了一阵妖风,满世界飞砂走石,刹那间天昏地暗,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雨就哗啦啦的如泼水一般倾泻下来。

    江面上风高浪急,一艘客轮摇摇晃晃的急急忙忙的靠了码头。

    从船上下来的那些乘客们,个个都心有余悸的样子,嘴里纷纷道:“哎哟,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船会翻,幸亏到岸了!”

    唐晓芙和许多等待着乘轮渡回家的乘客一听这话,心想完了,说不定马上轮渡就要停开。

    果然,过了五分钟出来一个穿着制服的轮渡工作人员,拿着个大喇叭,用一口武汉话通知那些等待乘船的乘客,风太急了,浪太大了,轮渡暂时停开,等风浪小了些才会恢复通行,那个工作人员说完就走了。

    乘客们都不愿意离去,因为夏天的雨来的也快,去得也快,他们想,最多等一两个小时,轮渡就会恢复航行的。

    唐晓芙可不愿意等一两个小时,于是决定乘坐公汽从大桥这条线路绕回去。

    可是等她冒着雨赶到公汽一看,顿时傻了眼,当时基本上都是电车,在这狂风暴雨中好多电车都掉了辫子,司机和售票员正站在瓢泼大雨里拉辫子,可怎么也拉不上去。

    没掉辫子的公汽,因为前面的公汽拦住了去路,也开不了了。

    唐晓芙一看,这下可真是爽呆呆,乘车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半个小时不到,街面上的水已经没了脚踝,但路面还勉强看得清,树叶和一些不多的垃圾在水流中旋转着远去。

    那一股股的水看上去还有些吓人。

    唐晓芙想,自己必须赶在街道上的积水漫过膝盖时到一个安的地方才行。

    要不然在这瓢泼大雨里街道积水越来越多,连路面都看不清了,自己万一一不小心踩空了,踩到哪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里淹死了就划不来了。

    去年有次也是下暴雨,街道上积水很深,等积水退了之后,人们在菜场的一处没有井盖的下水道那里看见一个老婆婆被淹死的尸体,身泡得白白的,很吓人。

    当时唐晓芙陪着方文静去菜场买菜也看见了,回来好几天都做噩梦。

    家是肯定回不去了,那就只有去冷晨旭那里了。

    自从两人确定了结婚的日子冷晨旭就把他家里的钥匙给了唐晓芙一把,所以唐晓芙不担心到了冷晨旭家没人给她开门。

    街上有拉客的三轮车,唐晓芙赶紧拦了一辆三轮车往冷晨旭家的方向驶去。

    暴风雨中三轮车的价钱格外高,从江边拉到冷晨旭家里要五块钱。

    这个价要是在平常根本没人会坐,可是这恶劣天气里人家三轮车师傅顶着瓢泼大雨浑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艰难的踩着三轮车,拉一趟生意真的不容易,所以唐晓芙连价都没跟三轮车师傅还。

    三轮车师傅感慨道:“还是你这姑娘懂道理,没有还价。刚才我拉了两单生意,那两个坐车的一个比一个还价还得叫人想吐血,并且还恨不能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这是暴利,这大风大雨里,我拉车容易嘛!”

    唐晓芙真心实意的说:“你这赚的是辛苦钱,的确不容易,五块钱并不离谱。”

    至少花了这五块钱,唐晓芙就不用趟水走到冷晨旭家,从江边到冷晨旭家有好长一段距离,万一中间掉到下水道里去,小命不是玩完了吗。

    坐在三轮车上就不存在这种情况。

    大风大雨里难行,三轮车师傅把背都弓得几乎趴下了,一下一下使劲地踩着车子,半个小时之后,才把唐晓芙送到了军属大院冷晨旭住的那栋家属楼下。

    唐晓芙看了看三轮车师傅那一张满是雨水的脸,从钱包里拿出十块钱给他,告诉他不用找了,并且真诚的说了声谢谢,还不忘叮嘱他,回去一定要煮碗姜汤。

    虽然是夏天,淋一点雨没关系,但是在这温度骤降的暴风雨里持续淋几个小时的雨,哪怕是铁打的汉子恐怕都会感冒。

    三轮车师傅看了看手中的大团结,眼眶一热,连声喃喃了几声:“真是个心善的丫头。”然后蹬着三轮车离开。

    坚持不收多余的钱,一定要找给唐晓芙五块钱的戏码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上演。

    这并不是说三轮车师傅贪婪,相反越是生活在底层的大多数人他们的人品越经得起推敲。

    他们不会要不属于自己的不义之财,但他们也会因为自己生活的困顿而羞愧地接受别人好意的帮助,只是他们把那份自卑羞耻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为了家人过得更好一点,他们有时只能放弃尊严。

    换作是唐晓芙处在三轮车师傅那样的境地里,她也不会拒绝别人善意的帮助,虽然会脸红。

    唐晓芙内心感慨着上楼,开了冷晨旭的家门。

    冷晨旭不在家里,整套房子显得特别清冷。

    虽然两个人马上要结婚了,可冷晨旭家还没有装修,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

    唐晓芙没有深想,即使这套房屋没有装修,但是干净整洁,就这么住进来也是没关系的,她不是一个虚荣的女孩子。

    虽然坐在三轮车的车厢里没有淋到雨,可是之前唐晓芙却是正好赶上那场暴雨,所以浑身湿漉漉的,得洗个热水澡才行,不然湿哒哒的裙子贴在身上实在太难受了。

    唐晓芙熟门熟路的进了厨房,见厨房里干干净净的,什么蔬菜都没有,估计冷晨旭很少在家里开火。

    唐晓芙接了满满一壶水放在电阻丝炉子上烧。

    虽然屋里不经常住人,可是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应该是跟冷晨旭的军人身份有关,在部队里就有内务考核这一项。

    大一军训的时候,唐晓芙就差点被内务考核这一项折磨得疯了过去,床单要整理的一点折痕都没有,被子要叠得像放豆腐块一样,所有的东西都要归置到位。

    唐晓芙虽然不是个邋遢的女孩,但是在生活起居上这么一丝不苟她还是做不到。

    等水烧开还得十几分钟,唐晓芙无所事事地两个房间转了转,想找本书看看。

    可是书房里的那些书都是军事书或者一些专业书。

    唐晓芙生来就不是一个学无止境的人,对学习没那么感兴趣,可是现在实在太无聊了,她也不挑剔那么多了,拿起那些军事书和专业书无聊的翻着。

    当她拿起书架最上层最角落的一本书时有点惊讶,这本书竟然蒙了厚厚的一层灰,而其他的书都干干净净的。

    这是一本什么书呀?居然书的主人这么不待见它!既然不待见它,就把它当废品卖了不就得了,又留着它!这心里得多矛盾呀!

    唐晓芙腹诽着把那本书随手翻了翻,是介绍的外国军事武器的书,真是索然乏味!

    从书本里忽然掉出一个东西来。

    唐晓芙低头一看,是一张已经泛黄了的黑白照片。

    说实话,唐晓芙还没看过这么有年代感的黑白照片。

    她蹲下来把那张照片捡起来一看,上面一男一女,男的居然是冷晨旭,那时他虽然也很英俊,但是也很青涩,没有现在这么成熟迷人。

    那女的长得很漂亮,两人头凑头,笑得很开心,就是傻子都能看出冷晨旭和这女的是情侣关系。

    冷晨旭的前女友?

    唐晓芙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冷晨旭都一把年纪了,就算有个前女友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没有交往过一个女生,那才是让人浮想联翩呢!

    要么就是有病,要么就是一个被掰歪的,不会有第三种情况。

    至于那些言情书上写的女主和男配同床共枕八年还是处子之身这种狗血情节,常常让唐晓芙怀疑那个男配并非正常的男人。

    唐晓芙把那张黑白照片依旧夹进书里,然后把书还原,去厨房里看水,水已经烧得大开,白气直冒。

    唐晓芙把水壶里的水灌进两个空荡荡的热水瓶里,然后又灌了一壶冷水放在电阻炉上烧。

    落后的八十年代没有热水器真是麻烦,洗个头澡得分两次。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