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一个月下来七扣八扣,连十块钱都拿不到,恨得咬牙,当即找到了马德强,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

    不说自己迟到早退,反说那个班长想吃她豆腐,她心中只有马德强,宁死不从,所以那个班长就故意找她的茬儿,胡乱给她开罚单,撒着娇威逼着马德强立刻开除那个猥琐男。

    环卫队队里开除一个职工并不是容易的事,可是马德强如果不照着银梭的话做,银梭就不理他。

    陷入情网的马德强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磨,最后缴械投降,顶着巨大的压力,找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把那个猥琐男给开除了。

    虽然是在环卫部门工作,但好歹是个正式工,是铁饭碗,衣食无忧。

    并且那个猥琐男并没有一技之长,被扫出了环卫部门他根本就找不到工作,因此恶向胆边生,银梭和马德强这对狗男女不让他好过,他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反正他现在失业了,无所事事,于是天天跟踪银梭,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银梭和马德强给堵在了床上。

    银梭和马德强两人的香艳之事马上就传遍了整个环卫系统。

    以前就有不少环卫工人看不惯银梭靠着陪睡狗仗人势在环卫所横行霸道。

    虽然那些人也知道银银和马德强不清不楚,但是都没有证据,并且马德强是他们的大上司,轻易谁敢得罪他?因此没人敢多事。

    但现在不同了,银梭和马德华两个人的丑事已经曝光了,那些和银梭结了仇怨的同事就赶紧快马加鞭的把他俩的香艳之事告诉了马德强的老婆。

    马德强的老婆找到银梭好一顿痛扁,把她打的跟个猪头似的。

    马德强在这件桃色事件里受损比银梭小多了,环卫部门以银梭勾引领导,作风不正为由直接把她开除了,而马德强只是记过降职。

    银梭离开环卫所的那一天,对她的同事而言简直是大快人心,就差放鞭庆祝了。

    银梭恨得咬牙,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找到马德华,向他哭诉,想要他想办法把自己转到别的环卫所去。

    可是马德强因为这件事已经身败名裂并且差点妻离子散,经过这一连串的打击,他早已清醒过来,所以当银梭找到他时,他不仅没有帮银梭,反而痛扁了她一顿,当众指责她勾引自己,还说她骗了自己不少钱财,要她吐出来还给自己。

    银梭当然死不承认了。

    昔日的地下鸳鸯反目为仇,马德强指着她的鼻子气愤的大骂:“你要不是为了从我这里搞钱,你会陪我睡觉吗?你难道是在助人为乐?你助人为乐怎么不陪别的男人睡觉!”

    几句话把银说骂得还不了嘴,在环卫工们一片破鞋的嘲讽声中灰溜溜的离去了。

    紧接着马德华的老婆带着她几个儿子找上门来,要银梭把从她男人那里骗来的钱都吐出来,

    那是银梭辛辛苦苦睡来的钱,怎么可能拱手交给别人,因此断然拒绝!

    为了避免被马德强的老婆孩子纠缠,银梭搬了家,却在给新房东交房租的时候,发现身上的钱居然被偷了。

    这笔钱什么时候被偷的,银梭根本就不知道,也就更没有办法确定是真的被小偷偷了,还是被马德强的老婆派人偷了。

    新房东又不是慈善家,既然你银梭身无分文,人家肯定不会租房子她住,把她赶走了。

    好不容易攒了一笔巨款的银梭在一瞬之间就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惶惶如丧家之犬在大街上溜达了两个小时,肚子又饿又没地方住,走投无路的她想到了吴彩云。

    也不知是不是吴彩云躲着她,当银梭找到吴彩云所在的环卫所时,吴彩云的同事告诉她,吴彩云早就已经辞职了。

    银梭问吴彩云的下落,那些同事没一个人知道。

    银梭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只觉自己像被主人抛弃的一只野狗,思忖半天,她决定去找唐建斌。

    银梭对唐建斌的情况了如指掌,知道他一直住在唐晓芙家,而且现在还混得不错,再怎么说自己是他的亲妹妹,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的。

    打定主意,银梭直奔唐晓芙家。

    那天是陆卓然的生日,唐晓芙就只工作了半天就往家赶,想亲自下厨给陆卓然庆祝生日,回来时看见了银梭,当即脸就黑了,问她在自家门前徘徊想干什么。

    银梭看着眼前梳着丸子头穿着时兴的连衣裙的唐晓芙,见她越长越美,越过越好,恨不能一瓶硫酸泼到她脸上才解恨!

    一只丧家之犬却故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斜睨着唐晓芙:“我找我三哥,你管得着吗!”

    唐晓芙还真管不着,她冷哼了一声,推开自家小吃店的门,走了进去。

    因为丢了钱,今天从早上到现在银梭都没有吃任何东西,现在闻着从唐晓芙家的小吃店里传出来的阵阵香气,觉得更饿了,胃一阵抽搐的疼。

    又晃悠了大概半个小时,银梭终于看见唐建斌的身影了,她激动的赶紧迎了上去,乖巧的叫了一声:“三哥。”

    唐建斌低着头走路,还在想着工作上的事,听到有人叫他,于是抬起头来,一看是银梭,顿时浑身一阵恶寒。

    他冷冷的瞟了银梭一眼,满脸都是嫌恶,好像她是一坨臭不可闻的大便似的:“麻烦你做做好事,别叫我三哥,我会吐的。”

    银梭心中一凉,在心里恶狠狠的痛骂着唐建斌,表面上却装痴卖傻,并且还故意带上几分娇滴滴:“你本来就是我的三哥嘛,为什么我不能这样叫你?”

    唐建斌已经得知银梭为了变成城里人,伪造亲子鉴定抛弃亲爹冒认唐振中为亲爹的事了。

    他冷笑着道:“你的眼里谁是你的亲人?对你而言有利用价值那就是亲人,没有利用价值,亲人也变成陌路!”

    银梭听他这话里有话,直勾勾的盯着他,想了想,展开笑颜,一副好脾气的模样:“我知道,这都是唐晓芙在背后挑唆你我的兄妹之情,我不会计较的,但我也希望三哥你不要上唐晓芙的当。”

    唐建斌冷冷一笑:“你想多了,唐晓芙从来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再说你我的兄妹之情需要别人挑唆吗?早八百年就恩断义绝了!

    你不会计较,不表示我不会计较,我不会原谅你把金梭害得那么惨,更不会原谅你为了冒充唐振中的女儿,不惜那样伤害爸爸,投入到伤害爸爸的人的怀里认贼作父!”

    银梭悚然一惊,她万万没料到她伪造亲子鉴定舍弃亲爹唐振华投奔唐振中的事唐建斌居然知道了。

    在她一愣神的功夫,唐建斌已经从她身边漠然擦肩而过。

    银梭醒悟过来,赶紧追上去一把抓住唐建斌的胳膊。

    唐建斌无比恶心的赶紧甩掉她。

    银梭看了一眼唐晓芙的小吃店,切换到可怜巴巴的模式,对唐建斌哀求道:“三哥,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是我的三哥,这是血缘关系无法更改,我今天一整天都没吃饭了,饿的都快晕过去了,你能不能先给我吃顿饭?”

    唐健斌冷笑道:“你那么有本事的一个人在哪里弄不到一碗饭吃?”说完调头就走,却听背后传来一声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紧接着有人喊:“看,那个姑娘晕倒了!”

    唐建斌回头就见银梭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反感的皱了皱眉,快步走进了小吃店。

    很快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看着银梭议论纷纷。

    “这么热的天,这孩子是不是中暑了呀。”

    有好些人赶紧从包包里翻出随身携带的藿香正气丸或者风油精给银梭外抹和内服。

    一通折腾,银梭悠悠的醒了过来。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暗暗扫了一眼身边围着的人,不见唐建斌的影子,不禁恨得咬牙,她装晕就是想引起唐建斌的怜悯,谁知人家置之不理。

    有个好心的大妈问道:“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中暑了?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

    银梭装作很虚弱的样子,流下眼泪:“大妈,我没家了,我三哥不认我了。”

    那个大妈气愤道:“你三哥住在哪里?我这就把你送到他身边去,他要是敢不认你,我就找当地居委会!”

    银梭有气无力地指了指唐晓芙的小吃店:“我三哥就住在这栋楼里,这栋楼里住的是我大妈一家,我三哥和我大妈一家人住在一起。”

    围观的人群愤怒了:“这是什么大妈!简直猪狗不如!自己的侄女晕在她家店门口,居然置之不理!还有这女孩子的三哥简直是个畜生,一点也不念手足之情,一定要揪出来让他曝光!”

    银梭心中暗喜,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现在舆论都站在她这一边,她不相信唐建斌能够顶得住这些舆论。

    唐建斌根本就没有上楼,而是坐在一楼的小吃店,点了一碗绿豆沙在慢慢的喝着,门外发生的一切他都留意着,见那些激愤的吃瓜群众要闯进小吃店找他和唐晓芙一家兴师问罪,他自己主动的走了出去把那些人拦住。

    唐建斌气定神闲的看着那些被利用了的好心人沉声道:“你们不用往里闯,我就是这个无耻渣女的三哥,有什么咱们出去说,别惊动我大妈一家人。”

    那些激愤的人们听到唐建斌称呼自己的妹妹为无耻渣女,再看唐建斌长得一脸正气,不像个渣哥,心想,这兄妹两个之间恐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于是都暂且安静下来。

    唐建斌沉着脸不慌不忙的走出老远一段距离,他不想自己兄妹之间的事波及到唐晓芙一家人身上。

    唐建斌站定,看着那群满是迷惑的吃瓜群众,慢慢的说道:“请你们先把我的话听完,你们到那时觉得我还应该收留这个无耻渣女的话,我愿意出钱让这个无耻渣女住在你们家。”

    众人哗然,这兄妹两个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做哥哥的宁愿出钱让这个女孩子寄住在别人家里也不要她住在自己身边,这是为什么?

    银梭的脸色顿时变了,她没想到唐建斌居然会来这么一手,沉不住气的对着那些围观群众大喊大叫:“你们千万别听他的,他满嘴谎言,他所说的话肯定都是诋毁我的!”

    唐建斌冷冷的盯着她:“你就这么心虚吗?“

    银梭露出几分慌乱,却硬着脖子争辩道:“我才没有心虚,我只是怕这些善良的人们被你误导了。”

    唐建斌不屑道:“你刚才装晕那才是真正地地道道的误导他人。”

    “什么,这个小泵娘刚才是装晕呀!”人群中有人惊叹道。

    “我没有!我刚才没有装晕!”银梭焦急的分辩。

    唐建斌不齿一笑:“你刚才没有装晕?你一醒过来就这么生龙活虎,谁会相信你刚才不是装晕!”

    银梭愣住,她刚才只顾着担心唐建斌把她的丑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抖落出来,所以忘了装娇弱,结果就露了馅。

    唐建斌完隐藏不住自己对银梭的轻蔑和厌恶,把她怎样算计大妈一家人以及设计欺骗老首长,并且让自己的亲姐姐掉进她挖的坑里失去清白,还有伪造亲子鉴定认贼作父、手脚不干净到处偷窃林林总总大大小小所有的丑事都说给众人听。

    虽然银梭在一旁大喊大叫,不停的为自己辩解,可是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唐建斌身上。

    唐建斌从容不迫的把银梭的丑事抖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对那些吃瓜群众道:“我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负责,你们可以去调查的,如果有一句话是假的,你们尽避来打死我好了,我住的地方你们又不是不清楚。”

    许多人听唐建斌这么说,对他的话信了七八分,因此不打算再管银梭了,这么一个渣女如果他们还出手帮她的话,那他们岂不成了没有是非观的糊涂人了。

    可是总有那么一小撮奇葩喜欢装白莲花绿茶婊的人劝唐建斌道:“你妹妹再不好是你的亲妹妹,她现在都这么惨了,你这个做哥哥的还是应该照顾她的。”

    银梭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心想你唐建斌费了这么大的力,最后还是得管我的死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