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片刻,余自珍缓过神来,两眼冒着绿光翻看桌子上鲁大海送来的那些礼物,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惊呼:“哟,这居然是西凤酒!还有这些香烟,是红双喜!呀!还有这些面料可真不错!”

    余自珍的眼睛越瞪越大,眼睛里面都是贪婪,忽然就看见桌子角的那一百块钱来。

    她一把抓起那一百块钱,惊喜交加的问方守信:“这些钱也是文静他爸给的?”

    方守信一直在闷闷不乐的抽着香烟,这时点了点头:“鲁首长这次来咱家的意思很明显,就让我们以后不准再去骚扰文静,否则会给我们好看!所以你给我听清楚,从今以后你都不许再打文静的主意了。”

    “这个我知道。”余自珍白了他一眼,喜滋滋的数着那些钱,“今天我还没吓破胆呀,我还敢去招惹文静!”

    数完钱,余自珍对方守信道,“你看,鲁首长对我们应该是有意见的,一出手就送了我们这么多好东西还有一百块钱,只怕送老大家的东西和钱更多。”

    方守信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郁郁寡欢的抽着烟:“谁叫我们当初对文静那么狠,如果对文静稍微好一点,现在能够从鲁首长那里得到不少好处。”

    夫妻两个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坐在屋里长吁短叹。

    如意在外面躲了几个小时,饿得前胸贴后胸,于是偷偷的潜回了村里,小心翼翼的向别人打听他们家情况现在怎样。

    有那喜欢开玩笑的就故意吓他:“你的爸妈都被鲁首长抓走了,现在鲁首长到处派人抓你呢!”

    如意一听吓得差点尿裤子了,当即对看见他的那些个人叮嘱道:“求求你们千万别跟人说你们看见过我!”说着拔腿就想跑。

    有一个年纪大的村民看不过眼,摇摇头叫住如意:“别听别人胡说,那群兔崽子都是吓唬你勒!你爸妈现在在家里好好的,你大姐的亲爸上你家的门送了不少礼物还有钱,你赶紧回去看看!”

    如意心花怒放,撒丫子一口气跑回家,却见家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不过方守信和余自珍都安然无恙,而且脸上也没有惊惧之色,那么那个年纪大的村民跟他说的话八成是真的。

    如意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一仰脖子喝了,在外面游荡了好几个小时把他渴坏了,然后问道:“我听别人说,鲁首长来咱们家带来不少好东西,还有钱,到底有多少钱呀。”

    余自珍老两口觉得这个儿子在紧要关头居然能够抛下他两口子一人跑掉,不是很靠得住,于是不想跟他说实话。

    方守信抽着烟吞云吐雾道:“没多少钱。”

    “没多少是多少呀。”如意穷追不舍的问。

    “也就三四十块钱。”余自珍有些心塞的瞟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你别打那些钱的主意,那些钱要用来盖房子,好给你娶媳妇。”

    ”那东西呢,鲁首长都送了些什么好东西?”如意问道。

    “有好酒好烟好茶,你也别打这些东西的主意,马上就要给你说亲事,这些东西都用得上。”余自珍把如意的念头先堵死。

    如意听说要给他说亲事,高兴得抓耳挠腮,自然不会打那些礼物和钱的主意,对余自珍道:“妈,我肚子饿了,赶紧给我做饭吃。“

    虽然刚才如意撇下他两口子一个人跑了,让余自珍觉得心寒,但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她肯定是选择原谅的,进厨房给如意下了一大碗面条,当然里面还打了几个荷包蛋。

    她这儿子别的本事没有,吃的本事很强,而且每餐必须吃点好的,不然就掀桌。

    鲁大海等人回到方守诚那里又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村长送走鲁大海等人之后,就立刻阴沉着脸来到了方守信家里,把他老两口狠狠的说教了一顿,方守信两口子都被训得抬不起头来。

    村长前脚走后脚方守诚又来了,又把他们教训了一顿。

    因为惧怕鲁首长,方守信两口子像龟孙子一样听着方守诚训他们,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方文英姐妹两个听说鲁大海又是钱又是物的登门拜谢方守信,事后也都跑到方守信家里,想要从他们那里捞到一点好处。

    可不仅一点好处没有得到,反而还被方守信告诫,以后也别想着从方文静那里捞好处,不然惹怒了鲁首长后果自负。

    从乡下回来之后,方文静就一心扑在给唐晓芙置办嫁妆的事上。

    自己的婚事唐晓芙插不上手那就继续忙自己的生意好了。

    现在虽然是服装生意的淡季,可是她的红樱桃品牌已经打出去了,所以淡季也不淡,订货量还是相当高的。

    陆卓然总觉得她家小吃店的门面太小了,想把裁缝店移出去,两个门面合起来开个小吃店。

    但是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门面,裁缝店往哪里移?

    于是陆卓然趁着有时小吃店的生意不是那么忙就去附近逛逛,看有没有哪家门面出租或者出售的。

    这才过去几年,人们已经发现房产是多么的值钱,而且升值有多快!

    三年前,唐晓芙买房子的时候,一栋房子也就几百块钱,现在同样的房子,都已经涨到一千多了。

    估计想买到门面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能够租到合适的门面也不错。

    陆卓然正骑着鲁大海庆祝他高考考上好大学送给他的一辆崭新的二八自行车边走边留意着热闹的商业区哪家贴了招租启事,忽然有人把他叫住。

    陆卓然用一条腿支撑着地面停下车子循声一看,是唐振中,他的脸色当时就有些不好看了,冷冷的问道:“你怎么又来找我?”

    唐振中仍是一副可怜巴巴的落魄模样,腆着脸道:“爸这也是走投无路,你看爸的腿还有这条胳膊都受伤了,得要钱治,可是爸没钱,你能给爸几个钱吗?”

    陆卓然盯着他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从身上掏出十块钱来给了唐振中,一个字都没说,骑着车子就走了。

    奔波了好几个小时,就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门面,陆卓然垂头丧气的骑着车子回家。

    他才进入他们家所在的那条街道时,就看见唐振中站在街头,显然是在等他,不由得锁紧了眉头。

    陆卓然本来没打算理唐振中,准备直接和他擦肩而过。

    谁知唐振中看出了他的打算,直接张开手臂拦住他,脸上带着几分乞求:“卓然,爸找你有事。”

    陆卓然忽然就觉得心烦意乱,自从上次自己心软给他钱之后,他似乎就粘上了自己。

    陆卓然仍然用一条腿支撑的地面,没有下车,不悦的问:”你又有什么事要找我?”

    唐振中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卓然,你刚才给我的钱在医院里叫小偷偷去了,你再给我十块钱好不好?”

    陆卓然早就从方文静母女三个那里听够了唐振中是怎样一个虚伪无耻的人,所以唐振中这么一说,他第一反应就是,唐振中觉得他好骗,又来骗他了,因此冷若冰霜的说:“我不会再给你钱了,你死心吧。”

    把自行车龙头一偏,绕过唐振中扬长而去。

    唐振中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其实这次他没有撒谎,他的钱真的在医院里叫小偷偷去了,所以他才走投无路,又找上了陆卓然,然而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陆卓然回到家里时脸上还带着几分怒气,方文静见了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跟谁起了冲突,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接着就巴拉巴拉的劝道,在外面少和别人争执,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母女三个非急死不可。

    陆卓然心中一暖,赶紧揉了揉脸,笑着道:“妈,放心,我没有和任何人起冲突。可能是我下午白跑了一下午,心情不好,所以脸色也跟着不好。”

    方文静这才放下心来,叮嘱他以后别在太阳底下奔波了,小心中暑,又是盛绿豆汤又是切西瓜给陆卓然吃。

    陆卓然心中充满了愧疚感,方文静母女几个对他那么好,他居然暗地里接济方文静的仇人唐振中,关键是唐振中对他根本就没个真心,只是想从他手上骗钱而已。

    陆卓然以为自己绝情的拒绝了唐振中,唐振中不会再找他了,谁知第二天唐振中又来找他,还是为了钱的事。

    只是这次的“要”字唐振中改成了“借”字,说什么让他先借钱给他把手和腿治好,以后他有钱了就还给他。

    陆卓然根本就不信他所说的,一分钱都不借他,要他快走。

    两个人拉拉扯扯,被下班回来的乔大夫看见了,乔大夫当即停下自行车就要来揍唐振中。

    唐振中这才吓得抱头鼠窜,再也没来找陆卓然了。

    陆卓然回去被方文静好一通盘问,陆卓然在内心挣扎了很久,才一五一十的把这几次唐振中找他要钱的事说给方文静等人听。

    方文静母女几个听说银梭为了当城里人居然伪造亲子鉴定冒充唐振中的女儿,对她的无耻行径震惊得无以复加。

    不过话说这些已经和她们无关了,她们也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上两句罢了。

    …………

    银梭觉得自己机智无比,终于一脚把唐振中踢得远远的,可是她也没有打算一辈子就这么当环卫工,那不是浪费了自己的好容貌!

    于是她竭尽力的勾引她们环卫部门的一个领导。

    那个领导姓马,叫马德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油腻大叔,一头地中海的发型,圆鼓鼓的肚子,爱打官腔,在认识银梭之前,也算是个本分的男人。

    因为环卫部门是个简单的单位,那些员工们只要老老实实的干活,该拿的工资奖金就都能拿到,谁会用美色去诱惑领导?

    再说了,当环卫工的那些女人基本上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婶,就连二十几岁的小嫂子都很少,有家有口的劳动妇女很少有人那么无耻,在这种大环境下,马德强在男女关系上根本就不可能走上邪路。

    银梭到环卫所上班,如同一支鲜花一样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有几个年轻的领导也对她特别关注。

    只是银梭看不中那几个领导,官职太小了,顶多只能罩着她不好好扫大街,不开她的罚单而已,来城里见惯了大世面的银梭已经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了。

    所以她的目标锁定了马德强,马德强是这片环卫所的所长,如果把他勾住了,说不定自己可以由临时工转为正式工,再在他的帮助下过几年提升成干部,自己的身份就完改变了。

    当然银梭也没打算一辈子就在马德强这棵树上挂着,她只想以他为跳板,先改善自己的条件,然后再去钓更好的凯子。

    马德强从来就没有和别的女人暧昧过,银梭一勾他就把持不住了,而且陷入银梭的温柔乡不可自拔,对银梭言听计从,每个月都把奖金给扣下来偷偷的塞给她,供她花销。

    自从银梭勾搭上马德强,有了这么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罩着,一扫往日在环卫队的窝囊相,一副小人得志,扬眉吐气的模样,连班长也不放在眼里,迟到早退那是经常性的。

    偏偏银梭的班长是个三十几岁的猥琐男,他之所以能够当上这么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是因为他老子是环卫单位老干部退休。

    这个猥琐男是知道银梭和马德强不正当关系的,心想你银梭能够让别人吃一口,就能让他吃一口,几次三番的向银梭暗示要潜规则她。

    银梭一看他那武大郎的五短身材,各种恶心反胃,再说如果她跟一个环卫班长滚床单的话,那不是把自己看得太不值钱了,她必须让自己看起来有档次,而且奇货可居。

    因为有了大靠山,银梭目中无人,觉得有马德强罩着她,这个小小的班长能奈她何,因此对猥琐班长的各种明示暗示置之不理。

    那个猥琐男也不是个什么好鸟,几次三番的试探,见银梭就是不买他的帐,恼羞成怒,公事公办,只要银梭迟到早退他就开她的罚单,扣她的工资奖金。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