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自珍一家三口都坐立不安,恨不能弃家逃跑,不过这不现实,真的弃家逃跑他们一家三口在外面怎么生存,那不成要饭的了吗?

    一家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家里急得团团转。

    几个开车的战士和方文强兄弟两个以及鲁朝阳陆卓然方明等人一起把车上的东西都搬到地上来,然后向鲁大海行军礼,准备离开。

    贺雪妹不让,一手抓住一个战士,非把他们往院子里拖,王翠玉妯娌两个也推着另一个战士往院子里去。

    三个战士满脸尴尬。。

    鲁大海笑着对贺学妹婆媳三个道:“你让他们走,他们回去还有他们的事。”

    方守诫听鲁大海这么说,这才对和雪梅婆媳三个挥了挥手:“他们都是军人,军人,有军人的纪律,你们就让他们走吧。”

    贺雪妹婆媳三个才没强留那几个开车的战士了。

    鲁大海看了一眼围观的那些乡亲,回头对鲁朝阳夫妻两个道:“你们把带来的糖分给这些乡亲们吃。”

    于是鲁朝阳夫妻两个把特意买来散给乡亲们吃的那一大包糖从地上提起来,笑眯眯的发给那些围观的乡亲们吃。

    乡亲们都诚惶诚恐地笑着接过来,有的还不忘小心翼翼的八卦道:“来的是个旅长吧?”

    鲁朝阳笑着道:“是。”

    “哎呀,我的老天居然真的是旅长!”那个问话的八卦乡亲差点腿软跪在地上了,捧在手上的一捧糖都掉在地上,又赶紧蹲下去捡。

    鲁大海一家人和方守诚一家人寒暄着说笑着走进了院子在客厅里坐下。

    大家说起往事,又是一阵唏嘘。

    村长听说方守诚家来了部队首长,赶紧前来招呼,虽然人家首长是来探亲的,但这么大一个高官他村长如果不出面的话,似乎不妥。

    其他村干部听说村长去了方守诚家,也赶紧呼啦啦都去了方守诚家,热烈欢迎鲁大海鲁旅长。

    鲁大海很平易近人,可那些村干部一个比一个紧张,就像没写作业的小学生在班主任面前那样局促不安。

    不过鲁大海这人特别健谈,最后还是把气氛带动得嗨了起来,大家兴高采烈地说着话,拉着家常。

    不知不觉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鲁大海看看满桌的鸡鸭鱼肉,一个劲儿的埋怨方守诚太铺张浪费了。

    方守诚笑着道:“这些都是地里长的,家里养的,一分钱都没花。”

    鲁大海嗔道:”就算是地里长的家里养的还得留着卖钱不是?”

    方守诚诚恳道:“我们家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我那一群孙子孙女在城里摆摊卖盒饭,每个月收入不错的,你就别担心我们了,以后没事的话就来我们家住住,乡下虽然不如城里,可是空气好,以后老哥来就别带这些东西了,你那些东西靠钱买,那才叫破费!”

    鲁大海哈哈笑了起来:“好好好,我们以后两家当亲戚走,就都别破费了。”

    方守诚特意让方文强拿了一大壶酒来,对鲁大海道:“这些酒是我们家自己酿的粮食酒,老哥你尝尝。”

    鲁大海两眼放起光来:“哎呀,我们当地的粮食酒呀,都几十年没喝上一口了,这酒我今天可要好好的喝上一顿!”

    贺雪梅笑着道:“老哥你喜欢喝,也别一顿灌醉了,这粮食酒我们家里多的是,你走的时候带上一坛就是了。”

    鲁大海把方文强才跟他倒的一盅粮食酒一饮而尽,笑着对贺雪妹道:”好,这个我不跟你客气!”

    方守诚见他喝酒喝得这么急,生怕他年纪大了上了头,赶紧说道:“老哥,快尝尝这兔肉,好吃得很叻!”

    一顿饭宾主尽欢,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才吃完。

    吃完饭坐了一会儿,鲁大海对方守诚道:“我还得去你兄弟家里看看,感谢感谢他们,毕竟是他们养大了文静。”

    众人面面相觑,方守信夫妻两个虽然养大了方文静,可是也像吸血蚂蝗一样吸方文静,就算有功,也功过两抵了,不值得鲁首长纡尊降贵去看他们!

    不过首长的决定谁敢拦着,大家只得陪同。

    鲁大海叫方文静和陆卓然姊妹把他给方守信夫妻两个准备的礼物拿上,带着一群人往方守信家走去。

    早有好事者别有用心地给方守信一家通风报信去了。

    人家可没提鲁大海是带着礼物来的,故意吓唬方守信两口子,鲁大海往他家来了,估计是和他们秋后算帐来了。

    方守信一家三口急得在家乱转,余自珍老两口都是经历过那个动荡的年代的,他们真的好怕首长大人一个不爽,一人一粒枪子当见面礼,他一家三口分分钟就被灭门了。

    如意一头吓出的冷汗,狠狠地埋怨道:“你们对大姐不好,连累了我,我可不留下来陪你们一块儿死!”说完,从后窗跑了。

    方守信夫妻两个无可奈何地对视一眼,自己养的儿子也太自私太让人心寒了。

    可转念又一想,如意跑的对,不跑和他们一起等死呀!那他们家岂不是断了香火?

    夫妻两个东想西想之际,院门外响起了纷至沓来的脚步声,随即一个洪亮苍老的声音问:“方守信老弟在家吗?”

    方守信老两口一个激灵,余自珍吓得直翻白眼。

    她想起了十几年前武装部队干掉那些犯了流氓罪的情景。

    流氓罪虽然罪大恶极,但不至于死,可是人家武装部抬手就是一个枪子。

    人家那还不过只是个基层的武装部队就有生死予夺的大权。

    这来的可是个大首长,人家如果要针对着他两口子,一人一颗枪子,他们死了还不就死了,谁还会替他们喊冤不成?

    余自珍恐惧到了极点,什么都不顾了,只想保命,抬起脚就往房间里冲。

    被方守信一把抓住她,一脸气恼低声问道:“客人就在院门外,你咋往房里跑?”

    余自珍胆战心惊的往屋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小声道:“那是客人吗?那是催命的阎王好吧!我往房里跑当然是想躲起来!这时候不躲,待会人进来了就来不及躲了。

    她拉着方守信往房里奔:“我们赶紧躲到床底下去吧,看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方守信简直被她气笑了,用力甩掉她:“这多大个屋子,躲床底下人家就找不着了?简直是掩耳盗铃!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出去向首长赔礼认错,说不定人家还会原谅咱们!”说着就把余自珍往外面拖。

    余自珍紧紧的扒住门框,满脸惊恐道:“方文静和唐晓芙那两个贱人巴不得我们死,肯定在首长面前不知说了我们多少坏话,首长怎么可能放过我!我不出去送死,你要出去你一个人出去!”

    方守信脸都被她气白了:“现在文静的首长爸爸就在院门外,你还叫他的女儿和外孙女是贱人,你是不是怕我们命大死不了?”

    余自珍这才紧闭了嘴,但仍然不想跟着方守信出去。

    可方守信一个老爷们还拉不动余自珍这个干瘦的老太婆?最终的结果是余自珍被方守信强行拉了出去。

    鲁大海等人在外面叫了一会儿门,见没人应,正疑惑的往院里看去。

    村长道:“鲁首长,您直接进去就得了,这院门是虚掩的。”

    鲁大海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

    村长满脸堆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我们这里都是这样。”

    鲁大海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他知道农村的风俗,知道农村家庭之间互相串门来去自由,根本就不用等主人家同意。

    可他现在是军人,不能落下个扰民的把柄,因此坚持在院门外等着。

    可村长不这样想啊,大热天的不能让首长站在太阳底下暴晒,方守信两口子太不懂事了,回头等首长走了之后他要好好的把他们两个批评一顿。

    “那我先进去把方守信两口子叫出来。”村长说着,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院门才推开,就见方守信两口子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村长怒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耳朵聋了?我们在外面叫了半天的门,你们就是不出来!”

    方守信两口子身子紧紧靠在一起,低着头不敢看村长的脸色。

    鲁大海这才跨进了院子,老远就笑容可掬地招呼道:“守信老弟,我来看你们了。”

    方守信两口子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夫妻两个磕头如捣蒜,痛哭流涕道:“鲁首长,是我们的错,不该那样对文静的,我们知错了,求你放过我们。“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方守信夫妻两个。

    方守诚连连抚额,他对他弟弟两口子简直无语了,怎么丢人怎么来!

    鲁大海当即脸就垮了下来,冷声道:“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我到你们家来谢谢你们抚养了文静一场,你们居然唱出这么一出,是想要我面子上过不去吗?”

    方守信夫妻两个更加惶恐了,局促不安的跪在地上。

    方文静连连摇头,带着自己的几个子女把方守信夫妻两个扶了起来,声音平淡的说:“你们两个不用吓成这样,我爸这次来纯粹是感谢你们的。”

    方守信夫妻两个这才稍稍安了安心。

    方守诚冲着余自珍夫妻两个吼道:“你们还不赶紧请鲁首长进屋坐坐,就让鲁首长在太阳底下晒着吗!”

    方守信夫妻两个这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的请鲁大海往屋里去。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方守诚又要方守信命余自珍去厨房烧水泡茶。

    想着弟弟家里没什么好茶叶,又让贺雪梅赶紧回家去拿一包好茶叶来。

    余自珍巴不得离开,站在这里她浑身不自在,总觉得鲁大海给她带来很大的威压。

    鲁大海把给方守信两口子的礼物都堆在八仙桌上,爽朗的话语里夹杂着质问:“我虽然知道你们抚养文静对她并不好,所以你们刚才见到我才会吓的屁滚尿流,但是无论如何你们养了文静一场,所以我这个做亲爹的还是来谢一下你们。”

    方守信瞟了那些礼物,是名烟名酒名茶还有一些高级衣料,都是他平时没有见过的好东西,这得不少钱吧。

    不由得心生愧疚,一个劲地检讨自己。

    鲁大海根本就不想听他说这些,微微蹙了蹙眉摇摇手制止他喋喋不休的说下去。

    “好不好你们和文静也是养父母的关系,文静该对你们尽的孝道只要是法院判决的她绝对会做到的,她如果不按法院判决的来做,我第一个就不会饶她!不过你们要是想隔三差五的找文静的不痛快,得先过了我这个亲爸这一关。”

    鲁海的这几句话软硬兼施,方守信的脸都吓白了,一再哆哆嗦嗦的保证,绝对不会再去找方文静的任何麻烦了。

    鲁大海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从身上拿出一百块钱来放在桌子上:“除了那些礼物,这一百块钱也是我给你们的谢礼。”

    方守信嘴里说着客气话:“那些礼物我们就承受不起,这一百块钱……就免了吧。”

    他是真心不敢收这一百块钱,太心中有愧了,拿了这一百块钱只怕夜夜做噩梦。

    这世上本来就有这样的人,他们欺软怕硬,他们的良心和愧疚感非要在高压下才能迫不得已的露出头来。

    鲁大海不容拒绝道:“你必须得拿上!”

    方守信赶紧闭了嘴,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这时余自珍端着茶胆战心惊的走了进来,鲁大海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站了起来:“好啦,该说的话说完了,我也该走了,省得呆在这里有人不待见。”

    他要走,跟着他来的那些村干部们和方文静她们肯定也都呼啦啦一起离去。

    余自珍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直出了院门,把手里装着茶的托盘往桌子上一放,身瘫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哎哟妈呀,吓死我了,总算阎王爷走了!”

    方守信勉强着支撑着两条发抖的腿把鲁大海一行瘟神送走,也回到了堂屋里如释重负的坐下,拿出一根烟来默默的抽着。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