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不怎么喜欢吃苋菜,可是苋菜是一道很有营养的青菜,所以唐晓芙才一逮着机会就会喂妞妞吃一点。

    “真的那么好吃吗?”乔大夫笑着伸过筷子想夹一个水煮花生。

    妞妞伸出一只小爪子把乔大夫的筷子拍飞,严肃的说:“这些花生是给我爸爸吃的。”

    然后瞟了一眼唐晓芙:“晓芙阿姨也可以吃,你们都不许吃。”

    气氛有点尴尬。

    唐晓芙对妞妞道:“妞妞,我问你,如果在你面前放上满满一桌子都是你喜欢的菜,可是没有人陪你吃,你会吃得很开心吗?”

    妞妞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就是!”唐晓芙附和道,“一个人吃饭,哪怕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也没什么胃口,只有大家一起吃着菜才好吃,对不对?”

    妞妞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郑重的点点头。

    唐晓芙笑了:“这就对了嘛,妞妞的这盘花生如果只给爸爸和我吃的话,我们两个吃着也不香呀,大家一起吃才香嘛。”

    妞妞虽然年龄小,可是人很聪明,她想了想就明白过来唐晓芙的意思,把那盘花生往桌子中间推了推:“方奶奶,乔爷爷,晓兰阿姨,尘尘阿姨,小明叔叔,建斌叔叔,你们都可以吃我的花生。”

    冷晨旭瞟了一眼简名,第一时间纠正道:“小明不是叔叔,他是哥哥。”

    简明伸出筷子正准备夹水煮花生,筷子僵在了空中,内心很崩溃,满桌子的大人就他和四岁的妞妞是同辈。

    大家都象征性的夹了一两个水煮花生吃了,然后齐声称赞妞妞的花生好吃。

    妞妞高兴得眉开眼笑。

    晚饭吃完了,冷晨旭在唐晓芙家里坐了一会儿就要带着妞妞离去。

    妞妞在唐晓芙家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冷司令想她了。

    方文静连忙把从乡下带回来的东西分了些给冷晨旭,让他带回去给冷司令和沈茹芸吃。

    其实这些东西方文静和乔大夫也可以亲自送到冷司令家里去。

    可俗话说的好,抬头嫁姑娘,低头娶媳妇,现在是冷家的二小子要娶她家的大女儿,方文静自然要矜持些,不能让外人以为是她女儿赶着贴着要嫁到冷家似的。

    天大地大,丈母娘最大。

    冷晨旭知道这是未来丈母娘的一番心意,因此没有客气都笑纳。

    第二天晚上,方文静又带着一家大小拿着给鲁大海预备的从乡下带回来的土产去看望鲁大海。

    鲁大海见到他们一家大小分外开心。

    鲁朝阳夫妇则一个劲的说方文静太客气了,难得回乡下一次带的一些土产留给自己吃就好,还非要分些给他们。

    方文静笑着道:“这些不是我分给你们的,是我离开大伯家时,大伯特意让我带来给爸爸还有你们的。

    大伯说,虽然你们家条件好,可是这今年才丰收的新米恐怕你们有钱也买不到,还有这鸡鸭鹅兔也都是自家喂养的,比集市上卖的那些来历不明的家禽好。”

    鲁朝阳夫妇道:“我们知道这些都是好东西,你现在怀孕,更应该吃这些天然的食物。”

    乔大夫握住方文静的一只手笑着道:“你还怕文静没这些东西吃?我们家后院里就养着这些家禽。”

    鲁大海生性爽朗,对鲁朝阳夫妇道:“你文静妹子又不是外人,你们别假客气了,他们既然带来了,你们就收下来好了。”

    然后又笑呵呵的对方文静道:“亏得你大伯一家老是惦记着我,这个月底我无论如何要抽时间去一趟你大伯家当面感谢你大伯和你大妈,当年要不是你大伯大妈,你这小命保不保得住还是个问号。”

    于是大家商量了一通,约好了日子,方文静一家在鲁大海家里吃过晚饭,又陪着鲁大海说了个把小时的话,这才回来。

    过了几天,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冷老爷子。

    方文静一家大小受宠若惊,同时诚惶诚恐。

    先不谈老爷子是退休的部队高官这个显赫的身份,单凭他的辈分就不应该是他来看望方文静一家大小。

    那天是个星期天,除了唐晓芙和唐建斌在外为了各自的事业奔波,家里其他人都在,方文静急忙吩咐乔大夫赶紧去买两个大西瓜回来。

    冷老爷子笑呵呵的摆着手道:“不用忙的,我主要是为阿旭的婚事而来的。“

    方文静已经猜到几分,心想冷晨旭这孩子居然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她陪着笑道:“不忙不忙,大热天的,吃块西瓜降降暑,老爷子有什么话再慢慢说。”

    乔大夫就在楼下一个卖西瓜的街坊手里买了两个大西瓜回来,把西瓜洗干净,切成块装在盘子里,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冷老爷子拿起一块西瓜咬了几口,说道:“听说阿旭跟晓芙商量国庆结婚的事,你们两口子不同意?”

    方文静和乔大夫有些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

    方文静解释道:“不是不同意,是晓芙年纪还小,这个年纪结婚有点早。”

    冷老爷子仍是笑眯眯的:“要是按这个年代来看,十八岁结婚确实有点早,可是按照我那个年代十八岁结婚很普遍。”

    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你们要考虑一下我们家阿旭的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同龄人,人家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你看看我那些老战友都有重孙子抱了,我还没喝上我小孙子的喜酒呢。”说完故作可怜巴巴的看着方文静夫妻两个。

    方文静不自在的笑着道:“我们不是没考虑到这点,只是因为……”说到这里,她有点难以启齿。

    乔大夫替她把话说完:“晓芙嫁过去肯定要面临生孩子,她还是个孩子,骨骼都没有完长开,这生孩子面临的风险太大了。”

    冷老爷子哈哈大笑了几声:“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回头会和阿旭说的,孩子可以晚几年要,但是婚最好早一点结。”

    冷老爷子一把年纪亲自出马了,而且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方文静夫妻两个也不好再拦着,只好答应唐晓芙和冷晨旭国庆节结婚。

    傍晚六点钟左右唐晓芙拖着疲惫的脚步才上到一楼半,苏苡尘、唐晓兰和陆卓然脸上都挂着贼兮兮的笑一拥而上把她往楼上拖。

    唐晓芙被拖得脚不沾地,嘴里不停的啊啊的叫着:“你们别拖我,我自己会上楼!”

    可没一个人理她。

    陆卓然三个一鼓作气,把唐晓芙拖到四楼她的房间里,然后一起恭喜她。

    唐晓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今天我和简明在汉正街刚谈下了一个大门面,这事你们已经知道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苏苡尘三个齐笑着道:“我们不知道这事。”

    唐晓芙一头雾水,在床边坐下,困惑的打量着他们三个:“那你们跟我道个什么喜?”

    “恭喜你好事将近了呗。”唐晓兰笑嘻嘻的说道,她由衷替唐晓芙感到高兴,终于和晨旭绪要修成正果了。

    ”什么好事将近了?”唐晓芙想了想,骤然明白过来,用手指轮流指着他们三个,吃惊的问:“难道是我和阿旭?”

    陆卓然三个都笑着齐齐点头。

    唐晓芙觉得自己一向灵光的脑子有点不好使了:”你们别笑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赶紧说给我听,我就恕你们无罪。”

    于是陆卓然三个七嘴八舌的告诉唐晓芙,今天冷老爷子来过了,特意给冷晨旭来提亲了,把她和冷晨旭的好日子定在了国庆节,方文静夫妇两个也已答应了。

    唐晓芙这才恍然明白过来,那天冷晨旭说他有办法搞得定方文静和乔大夫,原来是请来冷老爷子这么大一尊佛啊。

    冷老爷子出马,谁与争锋,方文静夫妻两个当然得答应了。

    唐晓芙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很快就要嫁给冷晨旭了,愁的是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怎样去做一名妻子。

    她到现在还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苏苡尘在她的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肩道:“我不管,晓芙,这次你结婚的礼服必须是我设计。”

    唐晓芙点头答应:“不过你要保证一定要把我的婚纱设计得特别好看。”

    她立志要做一个万众瞩目的新娘。

    苏苡尘笑着应道:”这个你放心好了。”

    唐晓芙不知道自己结婚要准备什么嫁妆,于是跑去羞涩的问方文静。

    方文静道:“这个你不用管,我会给你置办好嫁妆的,你只用负责做个美丽的新娘就好。”

    这还真是有些让人期待啊。

    唐晓芙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方文静在又一次去鲁大海家时,就把唐晓芙和冷晨旭即将结婚的这个喜讯告诉了鲁大海和鲁朝阳一家。

    大家都替唐晓芙感到高兴,鲁大海还表示一定会送一份厚礼。

    鲁朝阳夫妇都说方文静肚子大了,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产了,不能劳累,晓芙的嫁妆他们来办!

    虽然卢朝阳夫妻两个是一片好心,可是方文静夫妇两个还是拒绝了,自己嫁女儿怎么能够让别人置办嫁妆呢?

    到了约定鲁大海和鲁朝阳一家去方守诚一家拜访的日子。

    鲁大海特意借了几辆车来,两家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方守诚家。

    因为方明还在给唐晓芙的大排档供货,所以方文静就通过他告诉了方守诚鲁大海要来他家的日子。

    除了方明夫妻两个留在家里和方守诚夫妇以及方文勇、方文强夫妇款待客人,方亮兄妹们都留在城里忙他们的盒饭生意。

    现在盒饭生意这么好,停一天损失很大的。

    因为来的是贵客,所以方守诚特意把招待贵客的地点定在方明夫妻两个的新居里。

    虽然他们家还有几栋空着的新房子,可是因为没有住人,里面空荡荡的,什么家具也没有,不方便招待客人。

    明明知道家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方守诚老两口就是不放心,来的可是一个旅长,他们生怕有哪里招待不周。

    所以方守诚老两口一大早上起来就把家里的儿孙媳妇支使得团团转。

    方文强他们这些做子孙的没一个有怨言,来得可是个大人物,可不得好好招待么!

    女的部把家里又打扫一遍,男的就都去杀鸡宰鹅了。

    一家大小正手忙脚乱的忙碌着,忽然听到外面有喇叭声。

    方守诚老两口一把年纪了,也算是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这时都紧张得浑身一个激灵,面色凝重道:“肯定是你们鲁叔叔来了,赶紧出门迎接!”

    于是一家大小轰的一下都涌到了院子外,果然看见院子外一溜排停着三辆绿油油的吉普车。

    许多村民站在不远处围观,窃窃私语,个个表情都很凝重,这村里很少能够看到吉普车,而且还一来就是三辆!更没有见过这么一大把年纪的军人。

    大家都不认得军衔,只根据鲁大海的气质来判断官职不小。

    鲁大海想着如果把三个司机留下来的话,方守诚家还得分心去招待他们,于是对三个司机挥挥手:“你们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之后就都回去吧,我们回去的时候就乘长途汽车。”

    方守诚贺雪妹忙拦着:“进门就是客,别让他们走呀,就在咱们家随便吃顿午饭呀。”

    鲁大海上次在唐晓芙和冷晨旭的订婚宴上见过方守诚和贺雪妹,这时赶紧上前握住方守诚的手直摇晃:“老兄啊,多亏你夫妻二人当时救了我们家文静一命。”

    方守诚夫妻两个一脸惭愧:“老哥,你干脆骂我们吧,我们没有好好保护和照顾文静。”

    鲁大海挥挥手,豪迈的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有些事你们也不想的,你们已经尽力了。”

    方守诚夫妻两个笑得很赧然。

    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听了鲁大海和方守诚老两口的对话才知道来的那个部队高官原来是方文静的亲爹。

    方文静和她的亲生父亲相认的事,村里人早就听王翠玉妯娌两个说过,只是不知道方文静的亲生父亲居然是这么一个大人物!

    有人不嫌事多的跑到余自珍家里幸灾乐祸的告诉他们,方文静的亲生父亲来了,好像是个部队高官,并故意吓唬他们,他们以前老算计方文静,说不定今天人家的亲爹会来找他们算账。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