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玉当初二婚的时候方文英等人都送了十块钱的贺礼。

    她们这十块钱的贺礼也不是白送的,还不是想着在春耕之前的农闲季节,让自己的男人去方文玉男人的手下做几个月的短工,赚点活动钱回来。

    所以刚过完年,方文英姐妹几个就陪着自己的男人找到了方文玉,让她的男人给她们的男人安排活干。

    方文玉在家里根本就没有发言权,可是姐妹们都找到她头上来了,她也只得硬着头皮去问她的包工头男人。

    包工头男人手上有他一批固定的泥瓦匠,怎么可能招一批不懂建筑技术的人来他的工地混钱呢,因此一口拒绝。

    可是方文英姐妹却不知道方文玉的处境,认为是方文玉根本就不肯帮她们的忙,都骂骂咧咧的离去了。

    方文玉想离婚,可是包工头男人不愿意,觉得丢面子。

    你想离婚是吧?那我就一顿拳头打的你改变想法!

    方文玉被打得不敢再提离婚二字,心里苦不堪言,也悔不当初,可是后悔有什么用,世上哪有后悔药可卖!

    转眼又到了黑色七月,今年陆卓然参加高考。

    陆卓然高考完之后,家都陪着他一起等高考分数出来。

    将近一个月之后,高考分数出来了,陆卓然考得还不错,虽然没有考进武大,但是考进了华科大,也是一所牛气轰轰的学校。

    唐晓芙当然是为陆卓然大肆庆祝了一番,并且还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和同学们一起去旅游。

    八十年代初旅游是个新兴行业,那时没有旅行社,基本上都是自助游。

    但是陆卓然把那笔钱还给了唐晓芙,说他不想拿唐晓芙的钱去旅游,等以后自己赚了钱请家一起去旅游。

    唐晓芙了解他的个性,这孩子比较有志气,轻易不肯花别人的钱,每个月唐晓芙给他零花钱他都是拒绝的,后来唐晓芙也就不给了,就是方文静给他零花钱他也不肯多要。

    陆卓然高考完了,放了假,没有作业,但他也没闲着,帮着唐晓芙打理她的小吃连锁店。

    唐晓芙再怎么精明能干,毕竟还要读书,而且精力也有限,她把大部分精力扑在了服装厂上,对于小吃连锁店的发展自然是没有尽什么心的。

    陆卓然看在眼里,一直都想帮她一把,只是高三学业繁重,他怕影响学习,到头来功亏一篑,现在既然有大把时间了,他肯定要帮唐晓芙的。

    唐晓芙和他亲兄弟明算账,根据他的业绩发他工资,陆卓然自然是点头答应的,这个钱他拿着问心无愧。

    夏季是服装业的淡季,唐晓芙经过这半年已经积累了有一两万的资金,于是开始给厂房盖第二层楼,准备在九月份时,引进第二条流水线,扩大生产规模。

    陆卓然考上重点大学的消息唐振中也耳闻,还特意溜到方文静家门口,趁着方文静等人都在家里,只有陆卓然一个人在小吃店里忙里忙外的指挥,于是把陆卓然约了出来。

    陆卓然听方文静母女三个和他说起过唐振中,了解唐振中的为人,所以唐振中来找他,他不冷不热的。

    唐振中听说陆卓然考上了重点大学,就想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来。

    但是他也明白,他没那么容易就能把陆卓然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因为陆卓然和方文静母女三个生活了有大半年了,还不知这三个贱人在陆卓然面前怎样诋毁自己!

    直截了当得把陆卓然带走?那就更不可能,所以唐振中的打算是循序渐进,慢慢的把陆卓然引回到自己的身边。

    唐振中从身上掏出皱巴巴的二十块钱递给陆卓然,苦笑着道:“按说你考上了好大学,爸爸应该给你多些钱当奖励的,可是爸爸现在很困难,这二十块钱已经是我的所有的私房钱了,你别嫌少,拿着。”

    陆卓然根本就不接那二十块钱,毫无温度的说道:“我不缺钱花,即使我要用钱,我会向妈妈要,不会要你的!”

    接着继续道:“以后你别来找我了,我听妈妈和晓芙姐妹说起,你以前是怎么对妈妈绝情的,我不想有你这个爸爸。”说着扔下唐振中就进了店里。

    唐振中仍在原地好一会儿,看看手中那没有送出去的二十块钱,垂头丧气的走了。

    好不容易得知自己有个有出息的亲生儿子,人家还不肯认自己!

    唐振中在外面徘徊到很晚才回到家里,都说家是最温暖的地方。

    可是唐振中每天都不想回家。因为他的家没有半点温暖。

    吴彩云自从再次攀上了朱无霸这个高枝之后就一门心思想和唐振中离婚。

    唐振中当然不愿意了,你给我戴一顶绿哇哇的帽子,你还要一脚蹬了我,去吃香的喝辣的,我偏不如你的愿!因此两个人一直耗着。

    吴彩云见唐振中不肯离婚,在家里天天和他扯皮打架,想逼着他同意离婚。

    今天也不例外,看见唐振中回来,就找各种由头想和他吵架。

    唐振中根本就不理她,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的晚饭,洗了就睡了。

    吴彩云一拳打在空棉花上,哪里肯善罢甘休?于是冲到房间里继续和唐振中吵,让他睡不成觉。

    唐振中无奈应战,和吴彩云几乎吵了整整一夜,一个非要离,一个死活不离。

    现在唐振中如果答应和吴彩云离婚的话,他肯定会很快就变成他人眼里的笑柄,说他一个大男人没本事,养不起老婆,老婆跟人跑了。

    第二天,唐振中顶着两只熊猫眼没精打采的去上班,因为晚上没有休息好,在工作时出现严重失误,把一件重要的设备焊报废了,给工厂造成不小的损失。

    虽然唐振中做了不少努力,可这次错误犯得太大了,没人能保得住他,被工厂开除了。

    在这场事故中,唐振中的右手和右腿也受伤了,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而且医生还说,如果恢复的不好,恐怕以后都不能够再干电焊的活儿了。

    唐振中听了很是恐慌。

    吴彩云自从勾搭上了朱无霸,早就想和唐振宗分道扬镳,是唐振中一直坚持着不肯。

    每次吴彩云闹得太厉害了,唐振中就把她一顿痛扁。

    唐振中的右手和右腿都受了重伤,至少得两三个月才能康复,这两三个月之内他是没有办法对吴彩云家暴的,并且他现在是个没有单位的无业游民,即便有个什么事也没有单位为他出头了。

    吴彩云自然是抓紧机会和唐振中冲刺闹离婚。

    唐振中不肯离婚,吴彩云就要朱无霸带人来恐吓唐振中。

    唐振中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被迫无奈,不得不和吴彩云离了婚,和银梭相依为命。

    银梭当临时环卫工人每个月也就那二十多块钱,她自己都不够花,恨不能吊个凯子被包养一夜暴富,又怎么愿意养着唐振中这个废人!

    再说银梭是个呲牙必报的小人,自从冒充唐振中的女儿来到城里之后,跟着唐振中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过,而且唐振中还有好几次对她见死不救,她早就怀恨在心,因此就更不可能养着唐振中了。

    起先她故意在家里做脸做色给唐振中看,让唐振中知难而退,自己滚蛋。

    唐振中现在走投无路,他能浪到哪里去?所以不论银梭怎么对他,他都没有打算离去的意思,并且见了银梭还总是讨好她。

    银梭向来不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她见言语刺激赶不走唐振中,于是悄无声息的在外面找了房子,自己搬了出去。

    银梭搬走的时候很隐蔽,趁着唐振中到菜场里捡烂菜叶的时候把自己的衣物行李一收就跑了。

    唐振中那天捡了烂菜叶子回来做好了晚饭,左等右等不见银梭回来,还以为她在外面出了意外,心里发慌,拖着受伤的右腿找到银梭所在的环卫点,向她的同事和领导打听。

    银梭的同事和领导都吃了一惊,也以为她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了意外,就建议唐振中报警。

    唐振中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了派出所,派出所问明了详细情况之后,说,凡是成年人四十八小时之后仍然杳无音讯才能立案。

    唐振中只得回到了出租屋,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想着银梭第二天是上早班,他一大早连早饭都没吃,又拖着受伤的右腿来到了银梭工作的环卫点希望能够看到她。

    唐振中等了一会儿,还真叫他等到了银梭!

    银梭背着个小包包来环卫点上班来了。

    唐振中激动得死去活来,急忙跛着右腿迎了上去,心疼地责备道:“银梭,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跟爸爸事先打个招呼,害爸爸担心了一整夜!”

    银梭冷冷道:“我这么大个人了,我难道没有一点自由吗?以后爸爸都不用再等我了,我已经搬到别的地方住了,我这么大一个人,也应该独立,不能再啃老了。”

    唐镇中瞠目结舌的盯着银梭看了好一会儿,半晌才愤愤道:“你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不就是看着我既失去了工作又受了伤,没了经济来源还得靠你养,你不乐意了吗!”

    银梭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既然爸已经知道我的想法,那就更好说了,大家一拍两散,各过各的日子!”

    唐振中见她这么绝情,气势顿时弱了下去,不敢再吵下去了,低三下四道:“银梭,我们好歹是父女,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不能抛下我不管呀。”

    银梭冷冷一笑:“你现在就想起我是你的女儿来了?我被抓到监狱时,你可是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想让你帮我冒顶替唐晓芙去陆家时,你还敲诈我一笔!那时你可把我当女儿看?”

    唐振忠被质问的说不出话来。

    “你当初不仁,我现在肯定不义,你别做那个指望我会管你了,你是生是死自己想办法吧!”银梭说完绝情的离去。

    唐振中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走,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一扫刚才一脸奴颜卑膝的讨好,变得狰狞起来:“我是你亲老子,你敢不养我!你要是不养我,我就敢告到法院去,到头来你还是得承担我的养老费用!

    我现在也只是跟你在一起吃一口饭而已,又花不了几个钱,等我伤好了,我就自己出去赚钱,不用你养,你何苦要和我撕破脸皮!”

    银梭不屑冷笑了两声:“你不用拿这一条来吓唬我,我又不是吓唬大的!”

    唐振中肃着脸冷哼一声:“我吓唬你?你自己去打听打听,是不是子女必须得赡养自己的亲生父母!”

    银梭一字一句冷冷道:“可问题是,你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为什么要赡养你?”

    唐振中冷笑一声:“你可是和你妈一样不要脸,为了不赡养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银梭讥讽的看着唐振中:“我没有说谎,信不信由你!”

    唐振中见她一脸的笃定,心中有些不确定了:“你……你明明不是拿了亲子鉴定给我看过吗?你不是振华的女儿……”

    说到这里,他恍然大悟,用手指着银梭,惊讶道:“难道你是你妈和别的男人生的?”

    他只觉得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

    银梭想给唐振中一记迎头痛击,因此故意告诉他真相,翻了个白眼道:“别冤枉别的男人了,我妈除了和唐振华是夫妻关系上过床外之外,只和你一人不清不楚!”

    唐振中迷茫了:“既然如此,你怎么还说你不是我的孩子?”

    银梭轻蔑地笑了一下:“你可真会装天真,这满大街都有办假证的,你可千万别说你不知道!”

    唐振中目瞪狗呆地瞪着银梭,难以置信地问:“你……你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

    银梭得意地点点头。

    唐振中心中五味杂陈,气愤的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银梭挑眉像看一个乞丐一样看着他:“你最好不要知道原因,知道原因你会受伤的。”

    唐振中自己猜测起来:“你难道是因为在村里干下那些丑见不得人的丑事,呆不下去,所以才做了那份假亲子鉴定,想冒充我的女儿换个环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