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有个妇女说起离她们村四五里地有个死了老婆的男人想再找一个女人,但是要相貌好看的,而且不带拖油瓶的。

    方文玉一听动心了,连忙细细的打听那个丧偶男人的条件。

    那个妇女就说,那个丧偶男人在城里当着一个小包工头,每个月都有好几百块钱的收入,手下还有一群泥瓦匠,家里盖着一栋五间房的大平房,条件在这一片地区没话说。

    方文玉一听乐坏了,这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要论相貌她并不出众,但是一白遮三丑,她这么多年没有干农活儿,又加上这半年里在城里给人家当保姆风不吹雨不淋的,皮肤比一般的农村妇女都要白要细腻,因此很显年轻。

    再加上她毕竟在城里住了十几年,言谈举止不同于乡下妇女,自以为比乡下妇女看上去要洋气得多了,因此相貌这一条她自认为能够过关。

    并且她两个孩子前夫都领走了,就相当于她没有拖油瓶,那个丧偶男人的条件她部满足。

    于方文静找个机会单独和那个妇女说,希望她能够牵针引线,帮她促成好事。

    那个妇女和她同村,知道她的秉性,根本就不愿意管这个闲事。

    可是经不住方文玉苦苦哀求,再加上许诺事成之后给她扯一块做衣裳的布料,于是跑到那个丧偶的男人家中说和。

    那个丧偶的男人就和方文玉见了一面。

    相亲的那一天,方文玉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一咬牙去镇上唯一的理发店烫了个短发,又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打扮的像个城里妇女似的。

    这对于见惯了那些灰扑扑的乡下妇女的丧偶男子来说,只觉得眼前一亮,当即就相中了方文玉。

    都是中年人了,又都是二婚,不像年轻人那样要送年节礼,要细细安排,然后再定婚期,既然两个王八看绿豆都对上眼了,那就把婚事办了呗。

    因此丧偶男人和方文玉一合计一个月之后就举行婚礼。

    那个男人给了方文玉一百块钱让她添些嫁妆带过来就算是二婚如果一点嫁妆都不带的话,是会被同村人笑话的。

    方文玉拿到那一百块钱很是开心,觉得这男人她没选错,这还没过门呢就对她这么体贴!

    虽然是二婚,方文玉自以为找的这家条件还算可以,至少人家是新盖的砖瓦房,也是值得炫耀的,于是特意跑回娘家下请柬。

    那个年代的包工头在农村人眼里可是了不起的人物,赚钱就跟捡钱似的。

    余自珍和方文英等人见方文玉咸鱼翻身了,就都赶着贴上来了,都一口应承方文玉结婚那天他们必定前去捧场。

    方文玉傲慢的叮嘱他们,要打扮的齐整一些,给的礼金也别太少,否则就别去丢她的人。

    方文英和余自珍他们都想巴结方文玉,看能不能在她的二任老公手上找到一点活儿干,赚个活动钱。

    现在庄稼人是不愁吃不愁穿了,可是想要手上有几个现钱还是不容易的。

    所以方文玉说什么她们就应什么,虽然她们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方文玉又特地跑到方文静家下请帖,趁机炫耀,你方文静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嫁了一个拿死工资的医生而已,我现在可是嫁的包工头,比你有钱多了。

    方文静把方文玉兰在家门口不让进,听她口若悬河的吹完牛后,直接把请帖退给了她,说了两个字:“不去。”

    方文玉早就料到方文静不会去参加她的婚礼了,她只是来得瑟一下而已,现在目的达到了,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方文玉特意用包工头男人给她的一百块钱给自己添了几件时新衣服就花光了。

    结婚那天,包工头男人见方文玉只带着一些新旧衣服和两床烂棉絮当陪嫁,心中很是不悦。

    他给她一百块钱,是让她添些铺盖当陪嫁,却没想到她花在自己一个人的头上了。

    新婚夜当晚,两人快活之后,包工头男人告诉方文玉,从明天起,整个工地的饭菜都归她一个人做。

    方文玉傻了眼,他这个新男人虽然是个不大不小的包工头,但手下也有二十几个泥瓦匠,每天做二十几个泥瓦匠的饭那还不得要她老命呀,现在天气这么冷,光洗二十几个人吃的青菜都可以把手洗糙,冻破皮。

    方文玉当即一口拒绝,说她嫁给包工头是来当老婆的,不是来当佣人的,要包工头自己去请个做饭的大妈。

    包工头勃然大怒,新婚之夜就把方文玉痛扁了一顿,不过没打她的脸,给她留了些面子。

    不去工地上做饭就得挨男人的老拳头,方文玉权衡利弊,只得拖着打得伤痕累累的身体第二天就去工地上老老实实的做饭去了。

    她本来悲观的想,既然做饭是逃脱不了的了,那么就趁着买菜买米面油的时候做些假账,黑些钱到自己的口袋里,等攒足了钱之后就和这个暴力男人说拜拜。

    可是没想到这个在婚前看起来似乎体贴大方的男人根本就不让方文玉染指他的钱,无论买米面油还是买菜,都是这个男人亲力亲为,她只用在工地上做饭。

    每天做这么多人的饭菜不比种田舒服,而且种田也就是春耕秋收的时候比较忙碌,好歹还有个农闲季节。

    可在工地上做饭恐怕就除了过年的那半个月的假期外,天天得干活儿,还不如在农村里种田。

    每天这么辛苦还捞不到一星半点的油水,方文玉只坚持了四五天就完坚持不住了,倒在床上要死要活哼哼唧唧,表明自己不舒服,得休息几天。

    包工头男人就带着她去看病,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方文玉根本就没有病。

    包工头男人自然一顿老拳狠狠的教训了方文玉一顿,依旧把她赶去给工地做饭。

    以后就算方文玉有个头痛脑热包工头男人已经不相信她了,只要她倒在床上不去做饭,他就一顿老拳揍在她身上。

    方文玉这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这一切方文静还是在过年的时候去给方守诚一家拜年从王翠玉、杨秀华嘴里听到的。

    方文静只是听听而已,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是好是坏自己也得坚持着走下去。

    正月初八是方明的大喜日子,不仅方文静家出动来参加方明的婚礼,就连冷晨旭也带着妞妞准备到场。

    那天冷晨旭特意开了车来接唐晓芙和乔大夫夫妻两个一起回乡下,至于陆卓然几个就自己乘长途汽车去吧。

    方文静这几天一直有些食欲不振,这天早上更觉头晕呕吐,也不知是不是过年天天大鱼大肉吃坏了肚子。

    乔大夫见状就不想让方文静去参加方明的婚礼,怕路途奔波再加上婚礼上吵闹方文静会更觉得身体不适。

    而且方文静已经身体不舒服好几天了,不见好转却渐渐加重,乔大夫也不放心,于是决定陪着方文静去医院检查检查,让唐晓芙把他二人给方明两口子的礼钱带回去给方明两口子。

    唐晓芙见方文静面色苍白少气无力,也赞成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放心。

    冷晨旭一家三口到达方守诚家时,一家子大小都站在院门口翘首以盼,鲁老爷子没来他们能理解,人家是旅长,工作忙着呢,不是你下来请柬就一定能够请到的,可是方文静怎么也没来?

    唐晓芙只得笑着和他们解释,方文静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没来。

    虽然她尽量说得云淡风轻不想让方守诚等人担心方文静,可是方守诚他们依旧心里直犯嘀咕,方文静他们还有不了解的,只有身体勉强能够撑得住肯定会来参加方明的婚礼,可她没来,说明她这次病的不轻。

    只是今天是方明的大喜日子,方守诚一家为图吉利不能也不敢往坏的方面想。

    黄姑娘在婚前就风闻过方明和她第一次相亲那次离家出走是因为暗恋唐晓芙,所以这一次在婚礼上她特意关注唐晓芙,见唐晓芙生得花容月貌甩她十几条街,心中多少是有些嫉妒的,同时内心也有些不安。

    唐晓芙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万一方明对她念念不忘,那自己以后的婚姻日子过得该有多憋屈呀。

    后来看见冷晨旭,黄姑娘的心才稍微放宽了些,冷晨旭那么优秀,不是方明可以比拟的,就算是唐晓芙自戳双目,大概也不会选方明的。

    黄姑娘和大多数农村女孩子一样本分现实,不会好高骛远去喜欢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男人。

    冷晨旭再优秀,在黄姑娘的眼中也只是个赏心悦目的艺术品而已,方明尽管比冷晨旭差一大截,可让她有机会在两个人中间选一个,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选方明。

    尽管这样,黄姑娘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等新婚四五天之后,褪去了新婚最初的羞涩,黄姑娘才敢在被子里拧着方明的耳朵,告诫他以后不许想着唐晓芙,更不许和唐晓芙有任何藕断丝连。

    方明只有苦笑的份儿,解释的口干舌燥,喜欢唐晓芙那是他以前不切实际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早就已经破灭了,他不会再沉溺其中的,他会和她一心一意的过日子。

    黄姑娘听到他亲口的承诺,这才彻底安心。

    再说那天参加方明的婚礼,唐晓芙一整天都在记挂着方文静。

    方文静的身体一向很好,自从唐晓芙来到这个时空也有好几年了,就没有看见过方文静身体特别不舒服过,一年也难得感冒两次,这次却一副病来如山倒的模样让她提心吊胆。

    所以一吃完方明的婚宴,唐晓芙就像方守诚等人告别和冷晨旭妞妞一起往家赶。

    那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唐晓芙一行三人赶回家时,方文静正被乔大夫伺候的像个皇后娘娘。

    唐晓芙忙问:“妈,去医院检查,医生怎么说?”

    方文静的脸诡异的红了,说话也有些支支吾吾:“医生没怎么说,反正没什么大碍。”

    唐晓芙目光一转看着乔大夫,乔大夫也有几分不自然,唐晓芙心中疑云顿生:“竟然没什么大碍,怎么妈妈的脸色看起来那么差?你们都别瞒我,快告诉我真相,不然我也会去查的。”

    方文静越发扭捏,低着头轻声道:“你问你乔叔叔。”

    乔大夫颜色也微微有些泛红,一本正经又别扭地说:“你妈……她有喜了。”

    “啊!什么,妈妈有喜了!”唐晓芙惊讶的眼睛都瞪圆了,脑抽抽的脱口而出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当然是身心合一做到的!

    方文静夫妻两个被唐晓芙不经大脑的话问得脸都羞成了红苹果,神色一个比一个尴尬。

    方文静幽怨的瞪了乔大夫一眼,似乎在埋怨他老不正经,害她一把年纪居然怀孕了,都快没脸见人了!

    乔大夫呵呵傻笑。

    第二天陆卓然三个也回来了,和唐晓芙一样,回来劈头就问方文静去医院检查的结果。

    方文静和乔大夫只得又羞涩地告诉他们原因,好在这三个孩子比唐晓芙要靠谱一点,都热烈欢呼。

    从此以后大家都把方文静当太后一样对待,家里什么活儿都不让她干,乔大夫还想为她请一个保姆,被方文静断然拒绝,也就怀个孕而已,不至于那么夸张吧,再说适当运动以后好生产,她生过两个孩子有经验。

    又过了两天,方守诚特意从镇上打来电话询问方文静的身体情况,得知方文静怀孕了,方守诚夫妇欣喜若狂,不顾老迈和两个儿子儿媳送了不少母鸡和鸡蛋来给方文静补身子。

    方文静从最初的不好意思已经变得坦然大方了,只是让方守诚夫妻两个来看她让她有些过意不去。

    接下去鲁大海和鲁朝阳一家也都知道了方文静怀孕的消息,各种补品不断地往方文静家送,家里的补品迅速堆积如山。

    后来还是乔大夫出面,说怀孕不能补的太狠,不然孩子在肚子里长得太大到时生产也会很困难的,方守诚和鲁大海等人这才没再疯狂的送补品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