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守诚夫妻两个怕方文英姐妹和她们的男人偷奸耍滑,自家的农活儿都不顾,也帮着方守信家里干农活儿。

    大伯大妈在场,一大把年纪了,在田地里干得热火朝天,方文英姐妹和她们的男人自然不敢玩巧,老老实实的干农活儿,人多力量大,也就三天基本上都干完了。

    不过方文英姐妹几个和她们的男人心中很不高兴,因为他们在田里辛苦劳动的时候,如意要么就是在镇上乱转买好吃的,要么就是在家里睡懒觉,她们心里能平衡得了吗?

    别说方文英她们了,就是方守诚也看不过眼,背地里语重心长的对方守信夫妻两个道:“虽然只有如意这个儿子,所以你们两个看得宝贵,我能理解。但是是再怎么宝贵也不能把他养得好吃懒做。

    这是你们夫妻两个还健在,还能以你们两个的名义把女儿女婿叫来帮忙,说句不中听的,如果你夫妻两个不在了,文英她们会买如意的帐来帮如意干活吗,那时如意还不擎等着饿死呀,你们这样做不是疼如意,是害了他!”

    方守诚的话正好说中了方守信夫妻两个一直埋在心底最深的隐忧,他们也是怕他们将来都不在人世了如意没个人帮扶。

    可是两口子并没有听听方守城的话,准备矫正如意好吃懒做的缺点,而是想着怎么从女儿女婿那里,特别是方文静那里弄些钱来攒起来留给如意。

    他们把主意又打到了方文静头上,她最有钱,不宰她宰谁?

    如意不敢去城里,余自珍和方文静的关系已经闹得很僵了,那就只有方守信亲自出马。

    农忙季节方守信突然造访,方文静夫妻两个都大吃了一惊。

    方守信开门见山说明来意,说他这次来是因为余自珍突然重病,看病花了不少钱,按照法院判决的,住院费六个子女摊,方文静得摊一百块钱。

    方文静脸当时就冷了,得什么病一下子就用了六百块钱!知道这是方守信夫妻两个不死心又在想办法想从她这里敲钱走。

    乔大夫倒是气定神闲,问方守信余自珍是不是得了癌症,不然怎么一下子就用了这么多医药费,又问得是什么癌症。

    这些话方守信之前在家里就和余自珍商量好了,所以乔大夫问他都能对答如流。

    乔大夫又接着问他,看病吃药的那些收据都带来没有,他们夫妻两个会按照收据上的金额给他们应给的那一部分钱。

    方守信把眼一瞪:“我一个乡下老头子哪里懂得收据不收据的,难道我为了从你们这里要钱还咒你们的妈有癌症不成?”

    乔大夫两手一摊:“没有收据我们就没有办法给钱。这样,爸跟我说妈是在哪一家医院看的病,我去查医院那边的存根一样能够看出妈看病花了多少钱。”

    方守信说谎道:“你妈不是在医院看的病,是请的郎中。”心想回去随便收买个郎中帮忙说谎就行了。

    乔大夫笑着道:“癌症这个病中医看不准,不如把妈接到我的医院里来治,还要不了这么多钱。”

    方守信就说不用了,余自珍的病已经治好了。

    癌症哪有那么容易就治好了!方文静气得脸色发黑,就要和方守信争辩,被乔大夫暗暗握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心平气和的对方守信说,余自珍的病治好了也没关系,还是可以去他医院做个检查,看她是不是真的得过癌症。

    并且特别强调,西医的检查设备不同于中医得把脉,是可以通过检验能检测出这个人曾经得过什么病。

    方守信一个乡下老头哪里懂得这些,就信以为真了,煞白着脸一个劲儿的说不用破费。

    乔大夫气定神闲的说:“看病吃药既没有收据,又不去我的医院检查是否曾经得过癌症,爸说的话叫我们夫妻两个怎么能够相信?这笔医药费我们是不会出的,爸要是觉得不服气,尽管去法院告我们好了。”

    方守信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方守诚得知方守信又跑去敲诈方文静,气得堵着他家的院门把他夫妻两个大骂了一通。

    从方文静那里弄不到钱,那就只能从方文英几个女儿那里弄钱了。

    方守信去几个女儿家里通知她们,让她们按法院判决的那样,每个人出一百块钱给他老两口盖房子,然后每个月五块钱的养老费必须给他们。

    方文英几个气得要死,可以不得不照办。

    方文英几个种地的姐妹是拿得出这些钱的,但是方文玉却是拿不出的,于是方文英姐妹几个就有了借口,说方文玉不拿钱出来她们也不拿钱出来,最后还是方守信请来了村干部去调解,说这是法院的判决。

    村干部就去做方文英姐妹几个的工作,说如果她们不拿养老费和给方守信老两口盖房子的钱,最后法庭上见,她们还是会输掉官司,并且该出的钱一分也不会少出一分,还要出一笔打官司的钱,太不合算了。

    方守英几个种田的姐妹一合计,这才答应给。

    方文玉母子三个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恓惶,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方文玉就领着两个儿子找上了方文静的门。

    就算方守信夫妻两个对方文静再怎么不好,毕竟还是有养育之恩的,所以他夫妻两个如果不是来敲诈,纯粹是来上门住几天玩玩,方文静还是愿意尽一个女儿的孝道好好的款待他们。

    可是方文玉就不同了,她曾经暗算了方文静多少!而且这两个姐妹各自嫁了人之后从来就没来往。

    以前没来往,现在更不可能来往了,所以方文静根本就不让方文玉母子三个进她家的门。

    方文玉也做得出来,见方文静不救济她,居然带着两个儿子赖在方文静家门口不走,卖起惨来,诉说着方文静见死不救。

    她恶毒的打算是,抹黑方文静,让别人对方文静的人品产生怀疑,最好闹得她家的生意做不下去才好,自己过得不好,她也不想让方文静过得好!

    方文静最初是有些慌张的,还特意为此事跑到学校去找唐晓芙拿主意。

    唐晓芙只说,别惯着她,由她闹去,方文静也可以把方文玉的丑事都抖落出来,孰是孰非人家也是能辩别的。

    方文静听从唐晓芙的话,当邻居问起为什么方文玉会那么说的时候,方文静就把她和方文玉之间的恩恩怨怨一五一十的说给邻居们听。

    方文静母女几个在这条街上口碑极好,再加上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邻居只是八卦的打听一下而已,没人会插手方文静和方文玉姐妹两个的纷争。

    店里的员工们就更不会了,他们只知道在唐晓芙手下干活,福利好,老板娘好,老板娘家的是是非非他们根本不会也不想理会。

    那些顾客是来消费的,方文玉所说的是她们姐妹之间的个人恩怨,又不是在哭诉唐晓芙店里的商品有问题,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没有半点冲突,所以他们也是不会放在心里的,只是在购物的时候把这当个有趣的插曲而已。

    方文玉带着两个儿子在方文静的家门口闹腾了几天就受不了了,每天晚上睡马路被蚊子咬,白天口渴了,连个水都没有喝的,还得花钱买,就算方文玉想坚持,她两个儿子也不想再这么下去了,于是只得鸣锣收兵悻悻离去。

    回到乡下,方文玉母子几个还是要面临吃喝问题,既然想尽办法既弄不来粮食也弄不来钱财,那就只有好好的种地。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方文玉只劳动了不到三天就觉得腰酸背痛整个人要散架了,于是故伎重施,命令她两个儿子去种地,她留在家里,美其名曰为两个儿子做饭。

    两个儿子从小到大在城里长大,劳动了两天,他们也各种受不了,再加上自己的亲妈找借口不去劳动,他们心中的火就更大了。

    于是兄弟两个一合计,趁着方文玉睡午觉的时候把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偷了,乘车去了他父亲葛怀学那里,告诉葛怀学,他们跟着方文玉吃不饱也穿不好,而且还都双双辍学了。

    虽然葛怀学因为嫌弃方文玉的缘故因此不大喜欢自己这两个儿子,但毕竟是他的亲生子,过得不好他还是心疼的。

    于是就把两个孩子领回了家里,把他们两个现在的处境跟孩子的奶奶说了。

    孩子的奶奶也不是无情之人,孩子的亲妈这么对待两个孩子,那就不必把两个孩子留在方文玉那里了。

    再说葛怀学每月给两个孩子的钱是用来给孩子们上学和吃饭穿衣的,但现在却被方文玉扯着花了,老太太心里就不干了,方文玉都跟他儿子离婚了,凭什么花她儿子的钱!

    于是老太太跟葛怀学说,干脆把他两个儿子留在自己家里养,好歹有人教育他们走正道,免得跟了方文玉这两个孩子就真的废了。

    葛怀学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当时法院已经判定两个儿子跟方文玉生活,现在他想要两个儿子回到他的身边,就必须得跟方文玉商量,变更两个儿子的抚养权。

    方文玉正为两个儿子偷了钱偷偷的跑掉而心里不安,见葛怀学忽然来了,心中越发惶恐。

    她早就猜到两个儿子偷了钱去找他们的爸爸了,还不知两个儿子在葛怀学跟前说了她什么坏话,生怕葛怀学来找她的麻烦。

    谁知葛怀学并没有兴师问罪,只是要她让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方文玉怎么肯答应?只要两个儿子在她身边,她才能够从葛怀学那里得到给两个儿子的各项抚养费,才能够靠着两个儿子的抚养费不至于饿死。

    葛怀学也明白她心中的打算,既然好说歹说说不通,那就法庭上见吧。

    其实这场官司打起来非常容易,因为有两个亲生儿子亲口指证方文静虐待他们,并且不让他们上学,所以法院很快就变更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改判两个孩子由他们的父亲葛怀学抚养。

    一场官司下来,方文玉人财两空。

    彻底失去生活来源的方文玉只得厚着脸皮往娘家蹭,这次不用余自珍动手就被如意给赶了出来。

    即便走投无路方文玉也不肯种地,来到了城里,想给人当保姆。

    那个时候保姆行业是新兴行业,许多乡下人还不能接受,认为工资又低,而且还是伺候人的活儿,伤体面,哪像唐晓芙前世保姆工资很高的,因此不是家里实在过不去,农村妇女一般不肯给人当保姆,宁愿在餐馆里洗盘子或者当环卫工。

    方文玉算是钻那了空子,很快就在一户退休高干家里当了保姆。

    可她生性好吃懒做,活儿干的不好还老是偷吃,并且还有小偷小摸的行为,时间长了,人家就发现自己请的这个保姆太差劲了,当然把她扫地出门了。

    方文玉不论在哪家都干不过两个月,渐渐的,她的名声在保姆行业里算是臭透了,已经没有人再肯聘请她当保姆了。

    方文玉六月份去城里当保姆,年前就灰溜溜的回到了乡下。

    好在她当保姆这几个月也积攒了四五十块钱,再加上从主人家里零零碎碎偷来的钱加起来一共有一百多块,能够坚持一段时间。

    但方文玉的心里还是很慌,一百多块钱花光了她就该饿肚子了。

    大冬天的正是农闲时候,在乡下男人们都没什么事可干,何况女人们。

    只要天气晴朗,无论哪村哪户总有一群女人坐在太阳底下边晒太阳边做着针线活儿。

    农村女人都挺勤快,只要一有空就喜欢做鞋绣鞋垫。

    80年代的改革春风一吹,无论城乡都有很大的改变,许多乡下年轻人已经不穿手工鞋了。

    可是中老年人还是穿的,觉得手工鞋一来便宜,二来结实,三来养脚,所以在农村还是很有市场的。

    现在方文玉穷了,没人养了,能省一个钱是一个钱,不能再像以前在城里一样买鞋子穿,于是也和村里的几个妇女一起坐在太阳底下纳鞋底做鞋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