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回开服装厂必须的设备,让员工们熟了操作,唐晓芙这才正式把作坊转型成工厂,然后在工商所正式登记,办营业执照,挂出红樱桃服装有限公司的招牌。

    为了严把质量关,唐晓芙绝对不允许员工长期加班加点赶制服装,疲劳状态下赶制出来的服装质量能够好到哪里去?

    其次还招聘了两名质检人员检查服装质量,谁的服装不过关就扣谁的钱,如果有不合格的服装流向了市场,则问责两名质检人员。

    质检人员的工资唐晓芙给的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奖金这一块却是很高的,想拿到高奖金,行啊,那就必须得认真的把好服装质量关!

    唐晓芙严格的奖惩制度最大限度的调动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再加上她不为利益所诱,不盲目扩大生产,控制产量,所以红樱桃服装的品牌在市场上的口碑一直很好。

    因为唐晓芙严格控制产量,所以红樱桃服装在市场上一直是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许多人都嘲笑唐晓芙傻,钱都送到了手上,她却不要。

    唐晓芙嗤之以鼻,她辛辛苦苦建立的口碑才最重要,现在为了利益扩大生产的话,无异于杀鸡取卵,不利于以后的展。

    虽然唐晓芙的生意冷晨旭从来就不主动插手,除非是唐晓芙让他帮什么忙,他才会出下手。

    但其实他一直都在密切的注视着唐晓芙的生意,生怕她年轻气盛把持不住眼前的利益而一腔热血的扩大生产,没想到她居然冷静理智,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向前进,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今年唐晓芙招了不少管理人才,彻底把方文静解放出来,闲下来的方文静就想回家种田,觉得那么多田地荒着,太可惜了。

    可是她现在已经和乔大夫结了婚,总不可能扔下乔大夫和三个子女回乡下种田吧,于是暂且把土地转包给别人耕种。

    乔大夫明白方文静故土难离,别人都是一心想往城里跑,她却想回到乡下去,于是答应她,等唐晓兰考上大学之后,他就把工作调到县医院去,这样就可以和方文静一起住在乡下了。

    方文静有些于心不忍,觉得乔大夫这么做为她牺牲太大了,他可是好不容易回到城里的。

    再说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况且乔大夫自幼在城里长大,让他为了她回乡下,太难为他了!

    可乔大夫说,城里优秀的医生多的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而乡下的医资力量太薄弱了,他回乡下当医生能更好的光热,既能一展抱负,又能兼顾方文静,何乐而不为?

    方文静这才释然。

    五一前夕,金丽丽想把唐建斌带回去给自己的父母长辈看看,可唐建斌有“丑媳妇怕见公婆”的心理,就对金丽丽说,一切等她大学毕业了,而那时他也在城里闯荡出一片天地了再和她家人见面。

    金丽丽认真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

    现在把唐建斌带去见家长,恐怕唐建斌目前的条件很难入父母的眼,说不定会棒打鸳鸯,与其那样等到一切条件成熟了再见家长会更好。

    八十年代,一个飞跃的年代,大部分人的小日子是越过越好,可总有那么一小撮懒惰的人日子越过越恓惶,方文玉自然是上榜的。

    清明前开始春耕,方文玉家本来无土地可耕。

    因为当年分土地时,公社特意派人去通知她回来分土地。

    可那时的方文玉很是春风得意,认定了自己会在城里呆一辈子的,所以断然拒绝要土地,因此公社就没有分她土地。

    现在她已经和城里的老公离了婚,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乡下,公社领导总不能看着她母子三个因为没有土地而活活饿死吧。

    恰好公社里有两位老人过世了,公社领导就把那两位老人名下的土地划分给方文玉。

    方文玉做姑娘的时候正是吃大锅饭的年代,在生产队里干起活来总是偷奸耍滑,后来嫁到城里,这十几年都没有干农活儿了,现在猛的干农活,她完受不了,于是指使她两个儿子干活儿。

    方文玉两个儿子跟着她连书都读不成了,而且家里的菜地里的菜也是他兄弟两个在种,早就心生不满,和她吵了起来,说他们的爸爸给了他们生活费和各项读书的费用,他们是有钱吃饭的,没钱吃饭的是方文玉,要种地她自己种去!

    方文玉看着两个半大小子的儿子冲着自己火心里不由怵。

    她也有农村人的老观念,养儿防老,如果和这两个儿子的关系弄犟了,以后不管她了,那她老了孤苦无依可就可怜了,因此不敢再逼迫他们去种田。

    可是庄户人家不种田就意味着饿肚子,方文玉又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娘家。

    正好五一到了,方文玉买了两包红糖,带着两个儿子去了余自珍家里。

    余自珍现在看见她母子就烦,冷冷问道:“你娘儿三个咋又来了?”

    方文玉的两个儿子正当少年,脸皮没有方文玉的脸皮厚,见外婆这么嫌弃她母子三个,就觉得不自在起来。

    方文玉却是无所谓,脸上陪着笑道:“这不是五一劳动节吗?我来看看爸和妈,顺便给妈买了两包红糖补补血。”

    余自珍的脸色仍然冷冷的:“咱农村人谁过这个节?你把红糖放下赶紧回家去,现在正农忙季节,我没空招呼你母子三个。”

    方文玉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我们又不是外人,妈这客气干嘛?妈不用招呼我们娘儿三个的,该干啥就干啥去!”

    余自珍的脸色越难看了,带着几丝厌恶愤怒的斜睨着方文玉:“不用招呼?话说得好听!你说你娘儿三个在我家里,我能不做你娘儿三个的午饭?”

    方文玉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僵硬起来,她带着两个儿子上余自珍家里确实是来蹭饭的:“妈要是怕做饭辛苦的话,这段农忙时间我在妈这里帮妈做饭。”

    余自珍嘴一撇:“你要是真的有孝心的话,就带着两个儿子帮我们种田去,这农忙季节我们一家三口可真是忙不过来。”

    “这……”方文玉一听傻眼了,她就是不想种田才带着两个儿子跑到余自珍家里蹭饭来了。

    自己养的孩子是什么德性余自珍哪有不知道的。

    以前之所以捧着方文玉是因为方文玉是她所有亲生女儿里面嫁的最好的一个,她一直指望着方文玉在她婆家站稳了脚跟以后,拉扯她的宝贝儿子如意,现在方文玉已经被她夫家扫地出门,半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她还对她好个屁!

    余自珍把眼睛一瞪,势力道:“怎么叫你帮着干农活你就这副嘴脸?不干活就快滚!”

    方文玉为难道:“不是我们不帮妈干农活儿,我都在城里生活了几十年了,早就干不惯农活了,你两个外孙从小在城里长大,根本就没干过农活,我们下地也只能帮倒忙。”

    余自珍不耐烦了,她还得去别的几个女儿家里通知她们来帮着干农活,没时间和方文玉说下去,挥挥手道:“别那么多废话,不干农活儿就滚!”

    方文玉的脸色就更加尴尬了,可还是厚着脸皮嗫嚅着道:“妈,我一早上带着你的两个外孙走了好几里的路赶过来看你和爸,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呢,你就是想要我们娘儿三个走,至少得做顿早饭我们吃~”

    余自珍顿时火冒三丈:“我就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孝心了,巴巴的来看我和你爸,原来就是来蹭饭来了!你良心被狗吃了吧,我把你拉扯大,又风光把你嫁了,你说你这么多年来孝敬了我和你爸啥?倒是从我们这里拿走不少米面油!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你还好意思带着你两个儿子来吃我们!你心咋这么狼哩!”

    余自珍越说越激动,抄起扫院子的竹扫帚就向方文玉母子三个抽来:“滚!你们都给我滚!”

    方文玉母子三个被抽得抱头鼠窜,逃了出来,恰好有个村民从余自珍院门口经过。

    方文玉生怕别人看出她娘儿三个被娘家赶了出来,回头对着院子里客气道:“妈,我只是来送点礼,你咋这客气哩?我们娘儿三口回去你还非要追着留我们吃午饭,妈赶紧回去,太阳晒哩!”

    那诚恳的模样看上去好像真的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带着两个儿子带厚礼来看望自己的父母,余自珍感动,硬是不让她母子三个走,非要留下来吃饭似的。

    那个村民正要锦上添花说上几句好听的夸赞方文王孝顺余自珍慈祥,却见余自珍从院子里冲出来,大竹扫帚劈头盖脸地向方文玉抽去:“你送两包红糖来看我和你爸你还有脸提了!谁留你娘儿三个吃饭了,你们快滚!”

    那个村民立刻用古怪的目光看向方文玉。

    方文玉见遮不住丑了,只得带着两个儿子落荒而逃。

    那个村民无意中撞见余自珍家里的这件丑事,尴尬的冲着余自珍笑了笑:“余太婆,早哩。”

    “早!你这是要下地去干活儿勒?”余自珍把扫帚撑着地喘着粗气道。

    “是哩,地里的活儿一大堆。”那个村民敷衍着走远。

    余自珍叹了口气,她家地里的活也是一大堆,就她老两口扑在地里干,指望宝贝儿子如意下田干活儿?那得看他心情了。

    他老两口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么高强度的劳动,几天下来,就都累得受不了了,晚上睡在床上即使在睡梦里也会因为身子骨酸痛的直哼哼。

    如果如意像别的庄稼小子那样踏踏实实的种地,再有他老两口帮衬着,这些田地都种得下来,可那只是如果……

    余自珍叹了口气,进屋冲着儿子的房间说道:“如意,早饭在锅里热着,是给你做的鸡蛋小葱炒饭,我现在去你几个姐家里让她们帮着来干农活儿。”

    房里传来如意还没睡够的含糊的声音。

    余自珍把屋门和院门一带,就急匆匆的去找她的几个女儿了。

    她几个女儿都嫁在附近,最远的也不过五里的路程,所以一个上午余自珍就把几个女儿的家跑了个遍。

    女儿女婿们余自珍一唤就都来了。

    余自珍和去年一样,整治了一桌像样的午宴款待女儿和女婿,并且特意在午宴上叮嘱他们,今年可不要像去年那样吃完午宴只干了半天活就不再来了,得帮着他们家把田里的活都干完,这么些人一起干也就几天的功夫就能干完,累不死谁。

    方文英姐妹几个和她们的男人嘴里答应的好好的,结果还是和去年一样,吃完午宴,干了下午的活,第二天就不来了。

    余自珍在家里气得快要飙泪了,那一桌子饭菜不便宜,可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花这个冤枉钱!

    她向来不是善茬儿,几个女儿女婿在她家好吃好喝了一顿,却不给她们家干活儿,她可不会那么便宜就饶过他们!挨个去几个女儿的家门口破口大骂,引得当地的村民都跑过来看热闹。

    可她几个女儿女婿都不是脸皮薄的人,没人怕骂,也没人怕有人在背后戳她们的脊梁骨。

    余自珍只得泄气而回。

    方守诚虽然看不惯方守信两口子的为人,可是见他们这般艰难,多少有些恻隐之心。

    但是他们家的年轻人几乎在城里汉正街卖盒饭,就插秧最忙的那几天方明几个小子回来帮着没日没夜地把农活儿抢着干了,就又走了。

    他自家的劳力都不够,就是想帮方守信两口子也帮不了,可又不能袖手旁观,要是方守信家的地没种上庄稼,他们一家三口今年吃什么?

    于是方守诚跑到方守信几个女儿的门前大骂她们不孝,农忙季节回娘家帮几天忙咋的了,还一个个的叫不动了!她们要是再不回娘家去帮着干农活儿,那就按法院里判决的那样,每个人每个月交给方守信夫妻两个五块钱的养老费!

    说真的,如果每个女儿每个月出五块钱的养老费,方守信夫妻两个根本就不用干活儿。

    方文英姐妹几个都很小气,叫她们往外掏钱还不如杀了她们,因此都黑着脸来帮方守信,夫妻两个干农活儿。

    &a;1t;/br>

    &a;1t;/br>

    ps:书友们,我是墨染清安,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a;1t;/br>

    &a;1t;/b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