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守信两口子如斗败的公鸡一样灰溜溜的从城里回来,他们和方文静打官司的结果早已传遍了整个村子,甚至连隔壁村都知道了。

    大家伙碰到他夫妻两个都揶揄的笑着道:“还是方二爹有见识有本事,和自己的大闺女打了一场官司,以后每个月就有五块钱的退休费拿啰!”

    方守信夫妻两个听了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可是不好反驳,只能一声不吭铁青着脸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如意也没个好脸色,埋怨他两:“爸和妈如果不打官司,和方文静好好说的话,只怕一个月十块钱的赡养费方文静是愿意给的,现在打官司撕破了脸皮,反而从方文静那里得到的更少了,并且还浪费了几十块钱打官司的钱以及来往的车费和饭钱,我娶媳妇的本就更少了!”

    余自珍也后悔不迭,不该听老二方文玉的撺掇,这下好了,偷鸡不成折把米。

    方文玉一直密切留意着方守信和方文静之间的官司。

    她有她的打算,如果方守信夫妻两个能够从方文静那里捞到不少好处,她就准备以功臣的身份去娘家尽可能的捞取好处。

    可是听到方守信夫妻两个惨败就不敢跑到娘家刷脸,更不敢要什么好处了,日子过的很是恓惶。

    她两个小子都不小了,一个十三,一个十四,本来还是上学的年纪,他们的爸爸也给了上学的费用,可是方文玉没有收入,娘儿三个就靠着两个孩子的爸爸给的生活费维持生活,自然捉襟见肘,哪有钱给他们报名上去,虽然初中还是义务教育阶段,可是学杂费总得出吧。

    两个孩子在家里闲着无书可读,而且还要和方文玉一起开垦菜地。

    方文玉一来有些懒,二来是怨恨两个孩子的父亲甩了她,恨乌及乌,把怨气都发泄在两个孩子身上,干活儿的时候,总是自己当指挥官指挥两个孩子干,两个孩子都对她颇有怨言,而方文玉却不以为意。

    清明前夕,陆卓然找到方文静,说清明那天他想给陆奶奶上坟,被调包的那段成长岁月里就只有陆奶奶真心对他好。

    方文静自然是一口答应的,陆卓然能这么出色是陆老太太的功劳,方文静对她心存感激。

    反正陆奶奶的墓地和乔大夫父母的墓地都在江城,上午陪着陆卓然去扫他奶奶的墓,下午去给乔大夫的父母上坟,两边完顾得上。

    唐晓兰做为乔大夫的继女和陆卓然的妹子,两边的墓肯定都要跟去扫的。

    唐晓芙哪边的墓都不去扫,她现在名花有主,当然得陪着冷晨旭去扫他冷家的墓咯。

    苏苡尘去年高三繁忙,没有想到要给自己父母扫墓,今年见大家都有各自亲人的墓要扫,她当然也要给自己的父母扫墓。

    人家都是一大群人去扫墓,唯独她孑然一身去扫墓,想想还真是凄凉。

    清明节的头天晚上,唐晓芙特意进了苏苡尘的房间,问她明天一个人去给她父母上坟要不要紧,她怕苏苡尘会碰到他的远房叔叔婶婶又是一场麻烦。

    苏苡尘笑着道:“我不会有事的,我给我爸妈烧完纸钱我就回来了,不会过久的停留,应该不会碰上他们。”

    唐晓芙听她这么说,又叮嘱了她几句,这才离开。

    唐晓芙刚把苏苡尘的房门拉开,就见陆卓然站在房门口。

    唐晓芙惊讶的问:“卓然,你怎么上来了,找尘姐姐有事吗?”

    苏苡尘在唐晓芙背后伸长了脖子向陆卓然看去,她对陆卓然会上她的房间找她也充满了费解,两个人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交集并不多,即便陆卓然有什么事情也应该是找唐晓芙帮忙才对,找她究竟是为什么事?

    陆卓然的脸上微微腾起一片浅淡淡的粉红,举了举手中的网兜:“是妈妈要我给尘送姐姐明天扫墓用的祭品。”

    唐晓芙一看,原来是些点心和水果。

    苏苡尘这时已经走了过来,接过那一大网兜的东西,对陆卓然说着谢谢。

    陆卓然腼腆的笑了笑:“不用谢。”就离开了。

    第二天清明节,一家人兵分几路,方文静等人先陪着陆卓然给他的奶奶扫墓,唐晓芙被冷晨旭一大早就接走了。

    苏苡尘在家里打扮了一番,当然不是浓妆艳抹,她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过得很好的样子,让九泉之下的父母看到她安心。

    这一磨蹭就到了上午九点,再加上她预估不足,今天出门扫墓的人很多,每辆公汽人多得连门都关不上,许多人就吊在车门口。

    苏苡尘一番冲锋陷阵,好不容易挤上一辆开往墓地的公汽,已经是十点半了。

    再加上今天出师不利,在半路上她乘坐的那辆公汽还抛锚了,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唐晓芙坐着冷晨旭的吉普车和妞妞一起到了墓地,冷老爷子也来了。

    今天是清明节,所以唐晓芙打扮得很素净,一身黑白格子的春秋连衣裙,前世的习惯,能穿裙子,绝对不穿裤子。

    唐晓芙随着冷老爷子一家人依次拜所有的墓,当一家大小来到冷晨旭哥嫂的坟前时,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起来。

    前面那些逝者都是正常的生老病死,唯独冷晨旭的哥嫂是正当年轻为国捐躯的,而且还留下个没爹没妈的孩子。

    冷晨旭哥嫂是合葬在一起的,因此只有一个墓,一块墓碑,墓碑上镶嵌着夫妻二人的合影,男的风神俊秀,女的妩媚温柔,好一对璧人儿,英年早逝,怎不叫人扼腕痛惜!

    冷晨旭把妞妞抱在怀里,蹲在她父母的墓碑前,指着墓碑上的照片,告诉她,这两个人是她的父母,让她记住,她的父母都是为国捐躯的英雄。

    妞妞懵懂但又坚定的点头。

    这是每个清明冷晨旭都会做的事,他要让妞妞一辈子都记住,她的父母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大家又在墓地前坐了一会儿,这才准备起身离去,却看见周芷若一家三口也来给她的姐姐上坟来了。

    唐晓芙和冷晨旭妞妞一起给周父周母问好。

    周母淡淡的应了一声,周父表现的还比较热情,周芷若则是一副高不可攀的冷傲样子。

    冷晨旭自然不会热脸贴她的冷屁股,更不会让唐晓芙在她面前低三下四,只是让妞妞叫了她一声“小姨好”。

    大概周芷若想在冷老爷子等人面前表现出妞妞非常黏她,于是故意的问道:“妞妞,你想小姨吗?”

    “嗯——”妞妞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摇摇头道:“不想。”

    然后反手抱住了唐晓芙的一条腿:“我光想晓芙阿姨。”

    周芷若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沈如云微微翘着嘴角看着周芷若吃瘪,只觉大快人心,这个周芷若面上看着温柔如水,又善解人意,实际上最爱背地里捅刀子,显得她心地善良。

    冷老爷子不想周父周母两个脸上挂不住,于是笑呵呵的对妞妞道:“你想晓芙阿姨?是想她家好吃的吧?”

    妞妞被太爷爷说出了真相,不好意思的把小脸埋到了冷晨旭的身上。

    众人哈哈大笑,周芷若也跟着装作大度的微笑。

    周母看一眼墓碑上的女儿,又看一眼妞妞,眼圈就红了,哽咽着对冷老爷子道:“今天天气不错,不如等我们看过芷若的姐姐姐夫之后就在这里玩玩,野餐,好不好?”

    冷老爷子体谅她丧女之痛,于是答应了。

    周母一面把祭品放在女儿女婿的墓前,一面絮絮叨叨的和女儿女婿说着话,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方才罢休。

    两家人便在离墓地不远的一块草坪上坐了下来。

    周芷若一家可能事先就打算在墓地附近吃一顿野餐,所以准备了不少食物和饮料。

    而唐晓芙和冷晨旭安排的是扫完墓后就带着妞妞去公园踏青,因此也准备了不少吃的喝的。

    冷晨旭把塑料布铺在草地上,然后把吃的喝的放在塑料布上,谁想吃什么就拿什么。

    不光他们两家在墓地旁吃野餐,许多扫墓的人们都在墓地旁吃野餐,以此方式来陪伴已经不在人世的亲人。

    不认识的小孩子们在一起很容易就混熟了,妞妞和几个相邻的野餐的家庭的孩子玩在了一起。

    周母生怕妞妞饿着了,于是叫妞妞别玩了,过来吃东西。

    唐晓芙不喜欢把妞妞管得太紧,她玩饿了自然会来吃东西的。

    可是如果由她开口的话,周母肯定会很反感。

    好在冷晨旭和她想一块儿了:“不用管她,等她玩的饿了再来吃,还吃的香一些。”

    冷老爷子也笑呵呵的附和。

    既然老爷子也这么说了,周母也就不好再坚持了。

    于是两大家子人说说笑笑,忽然就听到有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众人齐齐扭头,看见妞妞气呼呼的盯着倒在她身边的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正张嘴哭得起劲。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周芷若已经站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妞妞的身边,严肃地推了她一把,斥责道:“小姨以前是怎么教你的,要和小朋友们有爱,遇事多让让!这才多长时间你就被人教歪了,居然敢欺负小朋友了!”

    冷晨旭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走过去把妞妞一把抱起来,冷冷的对周芷若道:“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妞妞在欺负别人?”

    周芷若的脸白了白,随即冰冷道:“她都把人家小朋友推到地上去了,不是欺负别人又是什么?”

    妞妞急忙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故意推她的,是她抢我爸爸留给我的子弹壳,我不让她抢,她非要抢,所以我才推她的!”

    周芷若仍然满脸怒气:“人家抢你东西你就非要把人家推到地上去!你怎么这么暴力啊!像个乡下丫头一样粗野没教养!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以前跟着我可不是这样!”

    唐晓芙听周芷若字字句句都是在针对自己,她走了过去,面色平静的看着周芷若:“照你的意思是,咱们妞妞被人打了左脸,千万别还手,最好把右脸也伸给别人打,那才有教养,对不对?”

    周芷若愣住,随即脖子一硬:“你少在这里强词夺理,打人就是不对!”

    那个被推倒在地的小女孩的妈妈也早已把自己的女儿从地上抱了起来,虽然一脸怒色,但是没有插入到周芷若和唐晓芙的争吵中。

    因为从衣着气度上她能看出冷家那一票人不是等闲之悲,就是唐晓芙这丫头看上去也不简单,她招惹不起。

    再说不是有人在给她出头吗,她何苦趟浑水?

    只是和自己的家人窃窃私语,说周芷若一看就是一个有教养的人,而唐晓芙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惹的泼妇。

    冷晨旭一般谨遵着好男不和女斗,可现在听到那女孩妈妈的话,顿时佛也有火:“怎么?你没教育好你女儿抢人家的东西,我妞妞还不能反击了是不是?”

    那少妇被冷晨旭身上的肃杀之气吓得快大小便失禁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那少妇的家人怕事态恶化,一个女年妇女连忙陪笑解释:“我媳妇不是这个意思。”

    她用眼睛胆怯地看了唐晓芙一眼,“只是觉得她教育孩子的方法不对,哪有教孩子打人的。”

    “你们的教育方法就对了?所以教孩子抢别人的东西?”冷晨旭冷冷地质问。

    少妇一家人怔住,心想这个帅家伙太可怕了,我们还是逃吧,于是把自家的东西一收,仓皇逃了。

    冷老爷子满脸笑意地对着冷晨旭竖起了大拇指。

    冷晨旭无奈的笑了笑,他最不爱和女人吵架了,可这一家人实在太过分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因为她女儿做错了事向他们说声抱歉,反而还那样抵毁唐晓芙,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当然要为唐晓芙和妞妞出头了,不然他这个男人不成了个缩头乌龟?

    不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周芷若,如果没有她那些别有用心的话,人家哪里敢非议唐晓芙,早就低头认错了!

    唐晓芙这时冷冷的质问周芷若:“那人家抢妞妞的东西就对了?”

    “你少曲解我的意思!”周芷若满腔愤怒的咆哮道,心里却是很虚的,刚才冷老爷用动作赞许冷晨旭她都看见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