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已经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每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许多学生的妈妈都附和道:“要是我的孩子在幼儿园里长期欺负,我也是要自己的孩子打回去的,大家交的钱一样的,凭什么我的孩子就要在幼儿园里受欺负?”

    妞妞的老师看看唐晓芙又看看美美的妈妈,觉得美美的妈妈她招惹不起,唐晓芙年纪轻好打发,多少有点欺软怕硬的意思,严肃的对唐晓芙说:“虽然美美欺负同学是不对的,但是你应该跟我反映,我来处理,而不是使用暴力。”

    妞妞的老师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唐晓芙就像点燃了炮仗一样,立刻发火了,指着妞妞老师的鼻子斥责道:“你还有脸说这话?美美是第一次欺负我家妞妞吗?她是长期欺负我家妞妞!

    你作为老师难道一点不知情吗?如果你在知情的情况下不处理的话,那你就是失职,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当老师教训我!”

    妞妞的老师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处理?你问问妞妞,我在班上是不是批评过美美?”

    唐晓芙质问道:“你批评过美美,可有用吗?如果没用的话,你就此打住,没有进一步的去解决这个问题,还是你的失职!”

    妞妞的老师气势弱弱的瞪圆了眼睛:“我批评过学生,我就尽到责了,这怎么叫是我失责?”

    “怎么不是你失责?小孩子小,有可能不接受你的批评,可这时你就应该跟美美的家长沟通,让美美的家长好好配合教育孩子,如果你跟美美的家长沟通无效,那我今天打美美的妈妈就没有打错!”

    美美的妈妈这时要装弱势,喊叫起来:“老师从来就没有为美美欺负班上的同学这一事来找过我,所以我根本就不知情,否则我早就教育我家美美了!”

    关键时刻她把责任都推给了妞妞老师。

    妞妞老师的脸气得通红……“我怎么没找过你谈过话!我还告诉你妞妞是冷司令的孙女,让你管管你家美美,你可从来就没有听进去过!”

    美美的妈妈就和妞妞的老师吵起来,一个说沟通过了,一个说从来就没找过她。

    唐晓芙大吼一声:“够了!”

    妞妞的老师和美美的妈妈都吓了一大跳,赶紧闭了嘴。

    唐晓芙冷视着妞妞的老师:“你和美美的妈妈沟通无效,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和妞妞的家长说,可是我们却完不知情,还是从妞妞的嘴里得知她在幼儿园一直受欺负的事,说来说去,你还是失职!”

    冷晨旭知道今天唐晓芙来接妞妞放学,特意下了班就开车赶了过来,这时正好看见唐晓芙在指责妞妞的老师。

    他走了过去,冷冷的对妞妞的老师说:“你也别辩解了,等着接教育局的开除令吧。”

    妞妞的老师一下子面如死灰,眼睁睁的看着冷晨旭一手抱着妞妞,一手牵着唐晓芙离去。

    开玩笑!再怎么说妞妞的爷爷是军区司令,在机关幼儿园上个学,还被别的小朋友欺负!如果不还以颜色那不是太窝囊了吗?

    在回家的路上,妞妞兴奋得像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告诉冷晨旭:“爸爸来的太晚了,没有看见晓芙阿姨是怎么揍美美的妈妈的!太帅了!”

    冷晨旭不可思议的看着唐晓芙:“长得像根豆芽菜似的,你居然还能打赢别人,那人是不是身患绝症没有力气,所以才被你打得满地爬?”

    唐晓芙白了他一眼:“我才不会打病人呢。我好歹在你的手下军训过,如果我连一个家庭妇女都打不过,是不是会太丢你冷大团长的脸?”

    冷晨旭嘿嘿笑了两声。

    他性格沉稳,脸部的表情很少,就连笑也是淡淡的,像今天这样笑出声来还真是少见。

    他笑起来真的好好看,不然怎么说美人一笑倾国倾城呢。

    那些欺负过妞妞的小孩子的家长一直躲在围观的人缝里偷看完整个过程,心里都忐忑不安,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的告诫自己的孩子,以后可不要再欺负妞妞了,她那个什么阿姨实在太彪悍了。

    人家水浒里面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二郎脚踢蒋门神,妞妞的阿姨比鲁提辖和武二郎更厉害,直接一个人干翻美美的妈妈和妞妞的老师两个人,哎哟,这只母老虎我们可要离远些!

    那些孩子见膀大腰圆的美美被妞妞揍成那个样子,一个个都心惊肉跳的,不用他们的家长嘱咐,他们以后也是不敢再欺负妞妞的了。

    过后,妞妞的老师被开除了,美美的妈妈越想越不甘心,托了一个退下的部队高官去向冷司令告状,想压制着冷司令教训他那没过门的媳妇。

    只可惜呀,冷司令听了那个他应该尊敬的退休高官的话不怒反喜:“晓芙做的对呀,就应该教妞妞狠狠地揍那些欺负她的孩子!不然我将门威严在哪里?”

    冷老爷子在乡下听闻了这件事,怕自己的儿孙顶不住老干部的压力,批评唐晓芙,赶紧驰援,在那老干部面前扬言:“我孙媳妇那彪悍是我惯的,有本事冲我开火!”

    做为冷老爷子的生死之交鲁老爷子当然要跳出来蹦跶蹦跶:“我外孙女那性格随我,不服来打一架!”

    那个老干部心里直擂鼓,一个冷老爷子他都招架不住,还来个鲁大海!我还是快夹着尾巴逃跑吧。

    最后的结果,是以美美一家大小提了礼物登门向妞妞道歉收尾的。

    以后每个星期一唐晓芙都会风雨无阻的去接妞妞回家,会问妞妞在学校里还有没有人欺负她,当然还有向那些欺负妞妞的孩子的父母示威的意思,暗示他们趁早管好自己的孩子。

    妞妞比以前显得更开心了,摇着头说:“再没人欺负我了。”不过随即又说道,“但是有的小朋友不理我了,见了我就躲。”

    唐晓芙道:“这事好办呀,你带些他们没吃过的好吃的小零食过去,给他们吃,表达你的善意,他们吃了你的零食之后就会和你一起玩的。”

    妞妞按照唐晓芙说的去做,一开始那些小朋友还不敢拿她的零食,她硬塞给他们吃,几次之后,那些不和她玩的小朋友就都和她玩儿了。

    妞妞直夸唐晓芙厉害,看她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从此就变成了她的小迷妹。

    唐晓芙心想,大棒政策过后,当然要来一发糖衣炮弹喽。

    妞妞这里都安好了,唐晓芙就请鲁朝阳一家来她们家里做客。

    鲁朝阳到了唐晓芙家里一看,果然如唐晓芙所说的,她们家非常有钱,不比鲁大海的财产少,想到自己以前对唐晓芙母女几个的各种猜疑,就觉得很惭愧。

    不过从此以后两家的关系处得相当好,这是方文静一家都乐于见到的。

    再怎么说,方文静在这世上有亲近血缘关系的亲人,除了鲁大海就只有鲁朝阳一家了。

    方文静只觉得事事顺心,却忽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说是方守信夫妻两个把她告到了法庭。

    不过方文静一家都不觉得意外,因为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方文静其实内心还是很盼望打这场官司的,只有这场官司尘埃落定,方守信一家才不会再缠着她了。

    方文静有以前打官司的经验,所以这次就没让唐晓芙陪着,而是乔大夫特意请了假陪她一起上法庭。

    方守信在法庭上控告他们养了方文静一场,到老了方文静却不给他们任何赡养费。

    方文静当庭为自己辩护,自己并非不负担养父母的养老费,只是方守信狮子大开口,又是要给他们盖养老房,又是要给他们每个人一个月五十块钱的养老费,而她自身是没有工作的,夫妻两个的生活来源靠乔大夫一个人每月几十块钱的工资,根本就负担不了方守信夫妻两个提出来的那么高的赡养条件。

    她这么辩护法律肯定是采信她的话的,因为方守信老两口在诉求中就提出要方文静给他老两口盖一幢两层楼的小洋房,并且每个月支付他们老两口各五十元钱的赡养费。

    所以法院不予追究方文静没有付方守信夫妻两个养老费的责任。

    案件直接转入到方文静该给方守信夫妻两个多少赡养费的环节上来。

    方守信以自家的房屋无法住人为由,要求方文静盖新房子给他们住。

    法院特地前去调查,方守信家的房屋是土坯的,而且已经有些年岁了,做新房的要求是予以支持的。

    当然不会按方守信所说的,要两层的小楼房。

    法院判给他们盖一幢六十平米的小平房就足够两人住了。

    当然盖这幢六十平米的小平房的费用也不是让方文静一个人部承担,而是方守信的六个儿女共同平摊。

    方守信当场就在法庭上嚷嚷开来,说他六个子女中除了方文静的条件最好以外,其他几个子女家里都很困难,拿不出钱来盖房子,要求法院判方文静承担所有盖新房的费用。

    法院不予支持,也并不因为方文静的其他姊妹条件差而减免他们应该承担的养老责任,仍然判定方守信的六个子女平摊盖新房的费用。

    根据目前农村盖一栋六十平米新房的花费,方文静只用承担一百块钱即可。

    至于方守信夫妻两个提出的每个月方文静必须承担他老两口每人五十元的养老费,法院也不予支持。

    即便按照城里的养老标准,他夫妻两个一个月共三十块钱是绰绰有余的了。

    于是法院判定,这三十块钱的养老费仍然由方守信的六个子女平摊,方文静只用每个月付给方守信夫妻两个共五元钱的养老费即可。

    方守信夫妻两个气得都快背过气去,法院把他们想要的小洋楼变成了六十平米的平房,这也就算了,还把盖房子的钱平摊到六个子女的头上,从方文静那里只能捞到一百块钱的好处!

    现在这养老费从方文静那里也只能捞到五块钱的好处,费这么大一场力气,又费了一笔打官司的钱,得到的竟是这么一个结果,老两口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沮丧。

    本来方文静觉得法院判得很公道,只用出一百块钱给方守信老两口盖新房的钱,每个月也只用出五块钱的赡养费,对她而言根本就不是事,可是唐晓芙并不想放过方守信夫妻两个。

    他们之所以敢打方文静的主意,一来是因为方文静家现在发达起来了,而且方文静再嫁的男人收入也还可以。

    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方文静好欺负,在他们眼里方文静就是一只待宰的肥猪。

    唐晓芙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方守信夫妻两个,改变他们对方文静的认知。

    于是和乔大夫商量,让他去乡下把方守诚夫妻两个以及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人请来做证,方守信夫妻两个虽然收养了方文静,但动机不纯,是因为婚后没有孩子所以才收养的方文静,等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对方文静有虐待行为。

    方守诚夫妻两个肯定是愿意为方文静作证的,可是那几个德高望重的乡亲就有些不愿意。

    毕竟这是方文静和方守信夫妻两个之间的私事,他们并不想插手。

    最后还是方守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了那几个乡亲,他们才愿意到法院作证,证明方文守信夫妻两个的确对方文静有虐待的行为,并且还曾经逼迫方文静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正是因为有了方守诚和这些乡亲的证词,法院改判了方文静应付给方守信两口子的赡养费,由五元变成了三元。

    方守信两口子欲哭无泪,五块钱的赡养费已经少得不能再少了,传到村民耳朵里,他们两个就是笑柄,现在居然连五块钱也没有了,变成三块钱了,这三块钱能有多大的作用!

    为每个月三块钱的赡养费打一场官司,只怕回到村里,村里人的大牙都会笑掉。

    唐晓芙深谋远虑,怕方守信两口子要不到他们期望的赡养费又打别的主意,比方说,借着看病来敲诈方文静,于是让方文静向法院诉求,愿意每个月承担方守信夫妇两两块钱的医药费。

    主动拿医药费出来法院自然是支持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