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大海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自然是喜不自胜,想要方文静一家大小搬来和他同住,反正他住的小洋楼房间多,可以住下她们一家大小。

    但是方文静根本就不想住在军区大院那个地方,自己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和那些高官住在一起始终不是同一类人,会觉得不自在和压抑。

    她就喜欢住在她自己家里,自由自在的,没事是和左邻右舍拉几句家常,这种生活没压力,因此拒绝了鲁大海同住的邀请。

    可是鲁朝阳夫妻两个却寝食难安了。

    因为家里的保姆告诉他们两个,那天鲁大海邀请方文静一家大小来他们家吃饭时,那个叫唐晓芙的女孩子似乎站在厨房门口偷听他夫妻两个说话。

    鲁朝阳夫妻两个联想到唐晓芙坚决要鲁大海和方文静做亲子鉴定的事来,在心中已经肯定唐晓芙偷听到了他俩怀疑方文静不一定是鲁大海亲生女儿的话了,所以才坚决要让方文静和鲁大海做亲子鉴定堵住他们的嘴。

    现在方文静一家大小不肯搬来和鲁大海同住,只怕是向他们一家大小示威:你们之前不是怀疑我的身份吗?现在我已经证实了,那就该你们滚蛋了,你们不滚,我就不搬进来!

    夫妻两个商量了几宿,既然鲁大海的亲生女儿方文静认为一山不能容二虎,有鲁朝阳一家就不可能有她方文静一家,那他们干脆搬出去算了,省得到时两家争执起来难看,而且还叫老爷子心烦!

    说真的,老爷子对他一家大小是非常好的,他们可不想老爷子戎马一生,老了老了还为他们晚辈的争执心烦。

    鲁朝阳在单位有房子,只是很小,一室一厅,不过一家人还是能挤得下的。

    于是过了两天,鲁朝阳跟鲁大海说,他们一家大小想搬出去住,理由是,军区大院离他们上班的地点太远了,来回太辛苦了。

    鲁大海根本就不相信鲁朝阳的说辞,近二十年了,他夫妻两个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偏偏方文静出现了他夫妻两个就觉得辛苦了,受不了了。

    鲁大海那么精明一个人哪有猜不透鲁朝阳夫妻两个的心思的,于是语重心长的对他俩说道:“你们是不是因为文静回到了我的身边怕我和你们疏离了?

    放心,这种情况不会出现的,先不谈朝阳四五岁就到了我的身边,我们情同父子,就是几个侄孙也是在我眼皮底下长大的,我怎么可能认了女儿就不要侄子了呢?”

    鲁朝阳赔笑道:“叔叔,你别多想,我们真的是只想离单位近些上班方便一些而已,并不是因为文静回到了叔叔身边我们就有想法了。”

    鲁大海见鲁朝阳一家执意要搬出去,他也拦不住,只好由着他们了。

    很快又到了星期天,下个星期一唐晓芙就要开学了,于是趁着这个周末和鲁老爷子团聚的机会,唐晓芙把妞妞带到军区大院送到冷家。

    到了军区大院,方文静等人直接去鲁大海家,唐晓芙把妞妞送到冷家再去鲁大海家。

    唐晓芙从冷家出来,到了鲁大海家,发现气氛很沉闷,大家都坐在沙发上默默的喝茶。

    唐晓芙向鲁大海问过好后,也在沙发上坐下来,虽然满腹疑问,可是情况未明,她不敢轻易开口问,怕说错话了。

    她往四处看了看,笑着问鲁大海:“外公,怎么没看见舅舅舅妈?”

    鲁大海的神色越发黯然:“你舅舅舅妈搬出去了。”

    “啊!”唐晓芙惊呼了一声,想了想还是问道:“舅舅舅妈怎么突然搬出去住了?”

    鲁大海苦笑了一下:‘你舅舅舅妈说,这里离他们上班的地方太远了。’

    唐晓芙一听就知道这只不过是借口而已,鲁朝阳夫妇两选在鲁大海刚跟方文静相认不久之后搬走不能不令人多思量。

    唐晓芙随意的问道:“舅舅舅妈都在哪里上班?”

    鲁大海道:“就在三阳路粮油公司。”

    三阳路离军区大院根本就不太远,这说明鲁朝阳一家搬走真的和方文静有关,可见不是自己多心。

    从鲁大海家里出来,出了军区大院,方文静一直唉声叹气,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和鲁大海相认,搞得鲁朝阳一家都搬走了,只剩下鲁大海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多寂寞多冷清!

    唐晓芙就问方文静要不要搬过去陪着鲁大海。

    方文静沉默了片刻,摇头道:“虽然心疼你外公,可是那里真的不适合我,不如把你外公接到咱们家来住?”

    唐晓芙嗤笑:“妈妈真是痴人说梦,先不谈咱们这里离外公上班的地方太远,外公来了车子停哪里?勤务兵和保姆住哪里?”

    方文静呆了:“那怎么办?我又不愿意搬过去,你外公和我们住又不方便。”

    “那就把舅舅舅妈请回来继续和外公住呗。”唐晓芙轻松的说。

    方文静迟疑不定地问:“能请的回来吗?”

    “总得尽尽力吧。”

    可是第二天唐晓芙就开学了,所以去请鲁朝阳一家搬回去和鲁大海一起住的事只能等下个礼拜天了。

    到了学校,碰到简丹,唐晓芙就问简明回去简母没有怎么他吧。

    前几天简丹来唐晓芙的家说是爸妈原谅了简明,让她来接简明回家。

    简明不肯回去,还想一头扎进唐晓芙的怀里求亲亲抱抱举高高,被唐晓芙和妞妞一起一脚踢飞。

    妞妞还告诫简明,不许靠近她的晓芙阿姨,不然让小黄咬他!

    当时虎妞都窜到了简明的头上蹲着了,受惊过度的两只喵眼瞪得奇大。

    简明被简丹领走时一步三回头,好家要赴刑场似的,所以唐晓芙才关切地问问。

    简丹看着走在前面一只手拖着行礼箱一只手抱着虎妞正在撩妹的简明不齿道:“你看他像有事的样子?”

    唐晓芙哑然失笑,简明没心没肺,不管多大的忧愁瞬间可忘,不过也好,他开心她就放心了。

    两个女孩子并肩走着,说着一些闺房的话。

    女孩子的闺房的话大多是吃穿打扮和男孩子,再就是同心协力暗搓搓的用语言攻击一个她们俩都不喜欢的女孩子。

    这时背后一串清脆的自行车的铃铛声。

    唐晓芙和简丹同时回头,看见沈从贤骑着自行车从后面来了。

    他骑到两个女孩子的跟前,用脚支住自行车微笑着她们俩说:“新年快乐。”

    唐晓芙和简丹也都面带微笑礼貌的说了一声:“新年快乐。”

    沈从贤文雅的冲着两位女孩子点点头,一蹬自行车往前驶去。

    接着沿路就是女学生们和沈从贤打招呼,互道“新年快乐”的声音此起彼伏。

    唐晓芙眼神怪怪的盯着沈从贤远去的背影。

    他们之间已经那么尴尬了,换做唐晓芙能够躲着对方就尽量躲着对方,沈从贤可好,居然主动打招呼,而且一切都那么自在,仿佛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星期过去后又到了星期天,唐晓芙和方文静带着厚礼来到了鲁朝阳家。

    那时还早,才上午八点半。

    武汉应该是个慢节奏的城市,不像沿海城市或者上海城市压力那么大,人活得那么累。

    一到休息日起早床的少,所以唐晓芙母女到达鲁朝阳家时,他们一家才起床。

    鲁朝阳一家见到唐晓芙母女很是吃惊,但仍然热情地把她母女二人让到屋里坐。

    一室一厅的屋子住着四个人显得很窄庂。

    李萍手忙脚乱地给唐晓芙母女冲麦乳精。

    鲁朝阳问她们吃过早饭没有,他去买过早的(武汉人把吃早餐叫过早),问她们想吃什么。

    唐晓芙母女说她们是过了早来的,可鲁朝阳还是买了一大堆的早点回来了,什么豆浆油条啦,欢喜坨糯米鸡啦、还有炸面窝鸡冠饺啦。

    人家这么诚心地买回来了,不吃不太好,显得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这次唐晓芙母女来的目的就是和鲁朝阳搞好关系的,绝对不能让人家有这种不好的感觉。

    于是唐晓芙母女都上了饭桌吃早点。

    好久都没油条豆浆组合了,唐晓芙就拿了一根油条吃起来。

    鲁朝阳陪着笑,小心翼翼的问方文静:“妹子和晓芙今天一大早怎么有时间上我们家来玩?”

    唐晓芙根本就不想和他拐弯抹角,直接了当地问:“舅舅,你们为什么要从外公那里搬出来?”

    鲁朝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随即解释道:“因为从你外公那里上班有点远,太辛苦了。”

    唐晓芙戳穿他的谎言:“从外公家到舅舅舅妈上班的地点是一条直路,别说乘车去上班中途根本就不用换车,而且顶多一刻就到了,就是骑自行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怎么能够算远呢?舅舅换个理由吧,这个理由谁都骗不住。”

    鲁朝阳大概没有料到唐晓芙说话会这么直白,一时招架不住,脸上的神情很是不自在。

    鲁朝阳的媳妇李萍在一旁帮着说话:“我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唐晓芙喝了两口豆浆,还别说,八十年代的东西就是货真价实,豆浆里一股香甜的豆子味。

    她抬眸看着李萍:“如果你们真是这样想的话,作为一个晚辈我还是想说说舅舅和舅妈,你们这么一拍屁股走了,留下外公一个人住那么一大栋房子,他有多冷清,有多寂寞,你们有没有想过?”

    鲁朝阳的大儿子鲁波笑着道:“外公不一定非要我们陪的,你们也可以搬进去外公呀。”

    唐晓芙笑了:“总算说到重点了,这才是你们的真实想法吧,以为我妈妈和外公相认就是想搬到外公家里去。其实不是的,妈妈和外公相认只是纯粹的相认,骨肉团圆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舅舅舅妈一家和外公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早都是一家人了,撇开血缘关系不谈,外公和舅舅舅妈一家的感情肯定要比跟我妈妈的感情更深厚,你们走了外公有多失魂落魄!

    其实有些事呢要从正面的积极的方向去想,妈妈和外公相认了,舅舅舅妈多了一个妹子,我妈妈多了一个嫡亲的堂哥,为什么要自我胡思乱想一些不好的狗血情节,觉得我妈妈和外公相认了就是来和你们争夺外公的财产似的。

    说句不怕舅舅舅妈听了生气的话,外公的财产虽然很可观,可我们还并没有放在眼里,因为我们家的条件也相当的好,舅舅舅妈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去我们家看看,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打外公财产主义的念头,更没有想过要把舅舅舅妈一家从外公身挤走。”

    唐晓芙见鲁朝阳一家大小都埋头慢慢的吃着早点,都没有吭声,不过看那样子应该都在心底思考着她的话。

    于是继续说道:”现在我已经打开窗户说亮话了,我们一家大小是不可能搬去和外公一起住的,因为互相还有一个磨合期,何苦呢?舅舅舅妈你们搬回去吧,你们照顾外公比我妈妈照顾外公更让外公感到自在舒适,天大地大老人最大。”

    为了加强说服力,唐晓芙还扫了一眼回周:“再说了,舅舅这套房子也太小了,住四个人也太挤了!”

    鲁朝阳看着李萍,很明显,他已经被唐晓芙说服了。

    可是李萍仍然显得很犹豫,迟疑着问道:“那你怎么之前非要你妈妈和你外公做亲子鉴定呢?”

    唐晓芙猜测这就是他们的心结所在,于是实话实说道:“凡事都会有个意外,我是怕外公和妈妈万一弄错了呢,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我无意中听到舅舅舅妈猜疑我妈妈的身份,所以做个亲子鉴定大家都安心。”

    李萍心中这才释然。

    一直笼罩在鲁朝阳一家脸上终于乌云散去,每个人都露出笑脸,鲁朝阳答应今天中午就搬回去住。

    唐晓芙一笑:“那好,今天下午我们家去外公家吃晚饭,舅妈可要准备些好吃的,我最喜欢吃虾了。”

    话说开了,大家心里的石头搬走了,因此都显得很轻松,李萍笑着道:“这个季节我上哪里给你买虾去?”

    唐晓芙撒娇道:“我才不管呢,我不信外公那么大一个官儿难道连虾子都弄不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