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蝶姐妹两个也赶紧洗了一大盆荸荠上来,农村这个季节也就这一种时令水果。

    (荸荠算水果吗,我不太清楚耶,只知道别的地方叫马蹄果,也不知道对错号没有~)

    冷晨旭和唐晓芙一再让方守诚他们别忙了,可谁听他们的,两个人最终放弃了。

    王翠玉和杨秀华两口子在厨房里很快做好了过中,唐晓芙三个一人一碗羊肝汤,还有一大盘削得薄如纸,炸得金黄酥脆的糍粑。

    唐晓芙三人只得开吃呗。

    其实唐晓芙很不习惯这个风俗,客人在桌边吃着美食,主人家一家大小坐在一边看你吃,让人不自在。

    可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风俗,你能怎么办?

    只能证明以前人太穷了,有点好吃的也只能给客人吃,不过也说明了主人的热情。

    糍粑唐晓芙不敢给妞妞吃,就连妞妞吃羊肝汤她都盯得很紧,生怕她卡到了,前车之鉴啊。

    唐晓芙三个人吃时,贺雪妹启动长辈女性几乎人人自带的八卦模式,开始笑着盘问冷晨旭的个人情况,从他的祖宗八代一直问到妞妞。

    当得知妞妞是冷晨旭大哥留下的孩子,贺雪妹又是为妞妞难过,又是替唐晓芙高兴。

    难过的是,妞妞这么小身世这么坎坷,高兴的是,冷晨旭不是二婚。

    在贺雪妹眼里,唐晓芙比自己的亲孙女还宝贝,总觉得唐晓芙要是嫁给一个二婚男就太亏了。

    不过唐晓芙思想激进又前卫同时也很务时,只要两人彼此真心相爱,她是不在乎对方结过婚没有的。

    吃完过中,又是丰盛的午餐,吃过午饭,唐晓芙一行三人赶紧告辞,再待下去只怕肚子都要吃炸了。

    方守诚一家大小一直看着冷晨旭的吉普车远去看不见了这才准备回屋,却被邻居叫住,神神秘秘的问他们家来的是什么贵客。

    方守诚笑呵呵地告诉邻居,是他大外孙女唐晓芙和男朋友冷团长来了。

    这么长脸的事他可不会藏着掖着。

    那个邻居听说唐晓芙的男朋友是个团长眼睛都亮了,那么年青就当了团长,可真有本事。

    当听说冷晨旭父亲是军区司令,爷爷是开国元老时,更是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陪着笑道:“你家大外孙女算是一脚踏进了豪门了。”

    方守诚大气的挥挥手:“豪门不豪门的我家晓芙不在乎的,她现在在城里有好几个门面,还准备开个小工厂,自己有钱!”

    “那是,那是!”邻居笑着走开。

    客人走了,该是教训方明这个不孝孙的时候了。

    方守诚命方亮把院门关了,并且把守着,以防方明再次逃了,然后脱下一只鞋抽方明,气呼呼道:“长大了啊!翅膀硬了啊!居然敢离家出走了啊!害我们担心!”

    方明知错了,所以由着方守诚打。

    贺雪妹见打得差不多了,就夺过方守诚手里的鞋,不让他打了。

    红脸唱过该她这个白脸唱了。

    她苦口婆心地对方明说,他爸妈那么做是为他好,都二十几的大小伙子了也该成家立业了。

    方明听完她的话只说了一句:“重新安排个时间我和那个黄姑娘见一面吧。”就回房去睡觉了,昨晚一整夜没睡,他现在困死了。

    方守诚一行人简直乐疯了,没听错吧,这小子居然答应相亲了!

    既然方明已经松了口,那事不迟疑,王翠玉当天下午就急吼吼地跑到媒人家里,让媒人去传话给黄姑娘的父母重新商定个相亲的日子。

    方明不愿意和黄姑娘相亲而离家出走的消息早就传到了黄姑娘家人的耳朵里,黄姑娘和他的父母正觉得丢脸,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媒人又来说那一切都是谣传,方明不是不愿意和黄姑娘相亲,只是不愿意太早结婚,为结婚的事和父母发生了一点冲突。

    现在已经被他的大表妹和大表妹的男朋友给劝的回心转意了,所以方家才打算正儿八经的再办一次相亲,让两个孩子好好的互相了解一下。

    毕竟是人家男方先甩过一次女方,虽然方家现在条件很好,可是人家女方丢了面子,没那么容易就答应再来一次相亲,因此媒人就巧舌如簧,故意说到唐晓芙的男朋友冷晨旭的家世和冷晨旭自身的条件来吸引女方。

    接着话锋一转,大赞方明人品好,性子温和,又大赞方家如今在这十里八乡有多富有,不知多少女孩子等着抢机会想嫁给方明,黄姑娘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虽然黄姑娘和方明没有正式见过面,可是也是认识他的,知道他长得一表人才,而且性格听说也不错,再加上他家的条件确实很好,嫁过去就住新砖瓦房,不用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黄姑娘是很满意方明的。

    只是咽不下方明甩她那口气,故意矜持。

    她的父母和她的想法一模一样,本来还想拒绝一下,挽回一点颜面,可是听了媒人的一番话后就不敢装俏,怕真的拒绝弄巧成拙,别的女孩子捷足先登了。

    先不谈方明自身的条件和家里的条件不错,就光他这个来头不小的大表妹的男朋友这么显赫的家世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攀得上的,如果自己的女儿嫁给方明就和这种大人物攀上关系了,以后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备受人们尊重,就是村干部也得给他家三分颜色。

    至于打着人家的旗号横行霸道黄姑娘的父母就没有往那里想过了,都是本分老实的农民,能被人当个人物一样尊重就很心满意足了。

    可也不能一口就爽快地答应呀,黄姑娘的母亲也是个能言善道的,给自己找台阶下:“要不是看见大姐你为我们孩子的事大过年的劳心劳力的奔波,我可真不想再答应方家相一次亲了,不是我自夸,我的姑娘要长相有长相,要人品有人品,又不是嫁不进好人家,非要嫁到他方家去!”

    能够给人做媒的个个都是人精,媒人知道黄姑娘的父母已经松了口,当即陪着笑道:“那是那是,你家姑娘在这十里八乡最冒尖了,就没有哪个姑娘比得上她!方明娶你家姑娘可真叫高攀呢!”

    黄姑娘的父母听了心中非常舒坦,这才愿意和媒人商定重新相亲的日子,就定在了正月初十,图个十十美。

    初十那天,方明穿了一身新西服,又换上皮鞋,头发也抹了头油,打扮的油光水滑,这是那个年代农村最时髦的打扮。

    方明本就长的相貌堂堂,再这么一打扮,更是人才出众,黄姑娘和黄姑娘的父母看得越发满意,再加上那天方明的态度特别好,黄姑娘和他的父母就更加中意他了。

    方明也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黄姑娘,果然像他父母说的那样,长相不错,大眼睛樱桃小嘴柳叶眉,恐怕这方圆十里找不出比她更漂亮的姑娘了。

    更难得的是,这姑娘长得好看,性子还温柔沉稳,这是方明最喜欢的一点,唐晓芙就是个性子沉稳温和的女孩子,当然如果别人惹到她,她发起彪来也是很彪悍得叫人痛不欲生的。

    双方父母见两个孩子都满意对方,都乐呵呵的趁热打铁,把两个孩子的婚期定在了今年秋季。

    在城里的唐晓芙得知了方明和黄姑娘相亲成功并且今年下半年就会结婚的消息之后,很是为他感到高兴,她希望她身边的人个个都幸福。

    转眼就到初七了,唐晓芙的小吃店开门营业了,可是服装店还没开业。

    因为服装店即便现在开门营业也不会有什么生意。

    那些员工一年忙到头,也难得有个大假,所以唐晓芙干脆延长春节假期,通知服装店和服装作坊的员工等过了正月十五再来上班。

    小吃店虽然开门营业了,可是生意并不红火,这和唐晓芙前世截然不同。

    唐晓芙前世越是逢年过节,酒店、小吃店的生意越是爆棚。

    可是这个年代,只要家里还有许多吃食,人们就不会轻易花钱去小吃店或馆子里吃东西。

    不过唐晓芙一点都不担心,等过完了正月,家家户户的年货吃得差不多了,她小吃店的生意自然就会重新红火起来。

    唐晓想,趁着现在自己有空,让方文静和鲁大海相认。

    唐晓芙抽个晚上跟方文静单独聊天,问她想不想找到自己的亲人。

    方文静沉默了半晌,苦笑着叹了一口气:“人海茫茫,找一个人那有那么容易,而且当中还经过兵荒马乱,你外公外已经去了,不用再寻找了,可是你外婆现在还健不健在是个未知数,算了,不找了!”

    方文静低下头来,唐晓芙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握住方文静的手说:“我只想问妈妈,妈妈想不想找到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的亲人见面?其他的因素都暂且不考虑。”

    方文静淡淡的笑了:“当然想了,我不仅想见见你外婆,连你死去的外公我也想见见。我想看看你外婆是怎样一个奇女子,居然为了爱情可以做出那么惊世骇俗的举动,而你的外公可以为爱去死。”

    唐晓芙大笑起来:“妈妈,你跟着乔叔叔学习之后,说起话来比以前有内涵的多了,知道了爱情,知道了惊世骇俗这个词。”

    方文静红着脸横了唐晓芙一眼:“你只知道取笑妈妈。”

    唐晓芙搂住她一脸正色道:“真的不是取笑妈妈,只是很敬佩妈妈,遇到困难不是自怨自哀,而是想办法去战胜困难。妈妈毕竟不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年纪大了,学认字没有我们这些年轻人容易。

    我们学一个字可能只需一分钟,可是妈妈很可能需要十分钟才学得会,但是妈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话水平直线上升,应该是学会了认不少字吧,大概也能够看得下报纸了吧,这份刻苦不是每个妈妈都做得到的。”

    方文静赧然的笑着道:“其实我一开始学认字也是很慢的,一天十个字都学不下来,后来还是你乔叔叔说,夫妻两个能不能聊报纸上的那些国家大事并没有关系,只用聊柴米油盐和几个儿女就行了,让我把学习当做娱乐,不要有什么压力,我反而慢慢的每天能够学会不少字,发现学习也没那么困难。”

    唐晓芙为乔大夫点赞:“乔叔叔说的真好,夫妻之间不用去讨论那些国家大事,只需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就行了,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方文静脸上带着幸福满意的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唐晓芙见方文静彻底放松了,这才说道:“妈,我有外公的消息。”

    方文静一下子僵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唐晓芙,半天才说:“你怎么跟妈妈开这种玩笑?”

    唐晓芙一本正经的摇头:“我没有跟妈妈开玩笑,我真的有外公的消息,外公他当年并没有死。”

    方文静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微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用难以置信的声音问:“你说什么?你外公他当年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唐晓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当年外公虽然被妈妈的外公杀了扔进河里了,但外公命大,并没有杀中要害,被扔进水里之后,又游了一段距离,就被人救了起来,之后就参加了革命,现在已经是旅长了,和冷司令一样,也住在军属大院里。”

    方文静听了激动不已,一把握住唐晓芙的双手:“晓芙,你可不可以马上就带我去见你外公?”

    唐晓芙摇头:“现在还不行,外公并不知道妈妈的存在,我得让阿旭去跟外公说,让外公有个心理准备,再安排妈妈在和外公见面的事。”

    方文静这时稍微冷静了一点,沉思着道:“慢点见面也好,你外公那么大年纪了,如果激动过分,恐怕对身体不好。”

    叮嘱唐晓芙道:“你要阿旭缓缓的跟你外公说,千万别让你外公过分激动。”

    “这个我知道。”唐晓芙点头。

    方文静沉默了一会儿,又想起来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来:“你外公,他……他后来成家了没有?”

    唐晓芙摇头:“外公一直没有成家,可能是心里一直忘不了外婆的缘故,我听阿旭说过,外公找了你和外婆很久很久,可一直都没找到。”

    方文静听着听着流下泪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