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守信眼疾手快,一手撑住一扇院门,让方文静关不了:“文静,咱们好歹是一家人,何苦为了这点小事闹到法庭上叫人笑话!能够咱们自己解决的那咱们就自己解决吧。”

    方文静仍旧淡淡道:“我不想和爸妈私下解决,上法庭比较公平,而且安心。”

    说着用力去关被方守信撑着的那扇院门。

    乔大夫也帮方文静关院门,方守信就顶不住了,只好缩回了手,眼睁睁的看着那两扇院门在他面前合拢,咣当一声关得严严实实的。

    方守信心中很是不悦,用力踢了一脚院门,招来小黄一顿狂吠,而他的脚尖也被踢得生疼,他倒吸了几口冷气,甩了甩痛脚,嘴里骂骂咧咧着离去。

    偏偏今天晚上是上弦月也就罢了,那月亮还时不时地躲在云层里,人间一时有点光亮,一时一丝光亮都没有,方守信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脚深来一脚浅,一脚踏空,掉进了水田里。

    虽然是冬天,可是水田里还是有水的,关键是泥巴糊了身上一身很是不舒服。

    一直到晚上十点钟,方守信才回到家里。

    余自珍和如意一见他这么这么晚了这么狼狈的回来,再听他说方文静根本就不听他多说,连门都没让他进,直接让他和她法庭上见,母子两个把方文静恨到骨头里去了,一家三口在家里指天画地骂了很久方才怀着一肚子气睡下。

    方守信老迈之人,掉到水田里受了凉,第二天就发起烧来,花了不少钱才治好,这都是后话。

    再说方文静夫妻两个也都没睡好,怕明天方守信那边还有人来车轮战,两人一合计,第二天一大早干脆带着小黄离开了乡下回到了城里。

    唐晓芙姐妹见她夫妻两个提前回来了都觉得分外奇怪,方文静见简明也在场,不好说出实情,官方发言是,过两天乔大夫就要上班了,为了让他有个好的精神面貌去上班,所以他夫妻两个提前回来,好好休息两天。

    其他的人一听都相信了,可是唐晓芙却觉得方文静夫妻两个提前回来肯定另有隐情。

    对方文静她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故土难离,好不容易回到了乡下,怎么也要多住几天,哪有急吼吼地就赶回来的道理。

    于是背着众人问方文静,一问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方文静提前回来真的是有原因的。

    方文静把原因说给她听,然后担忧地问:“晓芙,如果你外婆真的把我告到了法院里,我是不是一定要按她所说的那样,不仅要给她盖养老房,而且还要每个月至少给你外婆和你外公一人五十块钱养老费?”

    唐晓芙嗤笑一声:“这只是余自珍的美梦!养老费用是所有儿女平摊的,不会部都归在妈你一个人的头上。

    而且这养老费也不是余自珍说了算的,是法院会根据余自珍老两口每个月的开销多少然后平摊到他们所有儿女的头上,估计摊到妈妈姊妹几个头上的养老费两个老人每个老人每个月五块钱就已经到顶了,不会再比这个数目更多了。”

    其实昨天晚上乔大夫也是这么跟方文静说的,可是方文静还是不放心,所以才又来问唐晓芙,现在听唐晓芙所说的和乔大夫所说的一模一样,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听你这样说我就安心了。”

    “可是你外公外婆还要我给他们盖养老的房子,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呀。”方文静现在对待余自珍两口子的态度是必须得给他们的钱能够少给一分,她绝对不会多给一分的!所以给他们盖养老房,她心中是有抵触情绪的。

    “这笔钱也是妈妈和舅舅以及那些小姨们平摊,摊到每个人的头上也没多少钱,问题是法院支不支持余自珍这条诉求还是个问号,所以妈妈不必心急。”唐晓芙说到这里轻笑了一声,“就是妈妈有可能给外婆和外公每个月五块钱的养老费我们还能够往下再降一降。”

    方文静吃惊得瞪大了眼睛:“每个月每个老人五块钱还能往下降一降?真的假的?”

    “当年妈妈的第一胎可是外婆硬逼着妈妈打掉的,还有这些年来外婆对妈妈的虐待,我们都可以在法庭上讲出来,这些都是余自珍的过错,那么法院就会酌情考虑降低妈妈给余自珍老两口的养老费的。”

    居然还有这做操作!方文静心里更踏实了,静等着余自珍把她告到法庭。

    方明那天挨了打,一宿未归,这是从未有过的事,王翠玉急得一晚上没睡踏实。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焦虑不安地对方文勇道:“孩子他爸,小明这一夜没回来,我心里好慌。”

    其实方文强心里也慌乱的很,可他是男人,是一家的主心骨,他都慌了,一家大小还不乱成一团麻,于是强作镇定道:“有什么好慌的,他又不是个姑娘家!”

    王翠玉大事是听自己男人的,方文强这么说,她就不好再多说了。

    可吃过早饭还不见方明回来,别说王翠玉慌了,家人都沉不住气了。

    方守诚一面命家出动去找方明,一面亲自去请村里人帮着找人。

    亏得他在村里人缘好,大过年的叫人帮忙找人,那些村民二话不说都帮着找人。

    很快,方大爹家的大孙子方明因为抗婚离家出走的消息传遍了村。

    并不是方守诚傻,跟别人实话实说,他请人帮忙时只说方明是跟他爸吵了一架,被他爸打了一顿跑的。

    可是昨天方明和长辈争吵隔壁左右都听见了,只是不知他跑出去彻夜未归。

    乡下人虽然淳朴善良,可也有短板,那就是爱东家长西家短,所以左邻右舍把昨天方明家的争吵和今天的寻人联系在一起,得出真相,很快散播了出去。

    方守诚一家能怎样呢,这事怪不得别人,纸包不住火呀!

    并且他们此多也无心顾及这些,方明到现在都没找到,也不知是死是活~

    因为之前冷晨旭跟唐晓芙说过,他今天会来,所以一大早唐晓芙打开小吃店的门好让冷晨旭待会好进来,却赫然发现店门旁歪着一个一声酒气冲天的男人。

    唐晓芙以为是个流浪汉,准备进去拿些食物打发了他走,却突然觉得自己判断错了,哪有乞丐会穿一身新衣服的!

    她再打量那人,那人虽然把头埋在两腿之间,可是还是给她熟悉的感觉。

    唐晓芙拍了拍那人的肩,迟疑地叫了两声:“方明哥。”

    那人慢慢抬起头来,一脸的憔悴。

    唐晓芙一看,还真是方明!不由惊讶道:“方明哥,你怎么在这里?”

    方明虚空地看着前方:“家里要给我做亲,我不愿意,我只喜欢你,晓芙,你嫁给我好吗?”说着,转眸期待地看着她。

    唐晓芙张口结舌:“方明哥,你喝醉了,咱回屋。”

    唐晓芙伸手去拉他,被方明甩脱了。

    他自己从地方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冲着唐晓芙撕心裂肺道:“我没有醉!我很清醒我在做什么,我从来就没这么清醒过,真实的想法一直压在心里,现在才敢对你说,晓芙,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管他是装疯卖傻还是真醉,唐晓芙都回答得干脆落:“我不喜欢你!”

    这才是让方明彻底清醒的最正确的方式,什么含蓄婉转拐弯抹角都没有一记棒喝有效果。

    “我只愿把你当表哥看!”唐晓芙补充道。

    方明瞪圆了眼睛看着她,随即眼神黯淡下去,脸上都是失望。

    唐晓芙想,这样最好,失望过后是绝望,绝望过后是清醒,虽然残忍,可那是一时的,给他不可能的希望,那才是把他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别人要喜欢她她无能为力,但至少要让别人明白她们俩个一丝可能也没有,转身离开,寻找自己的幸福去!别为她等待,别为她守候,她负担不起这份深情!

    方文静和乔大夫等人听到动静也下了楼,见是醉醺醺的方明都很惊讶。

    也不知是不是方明酒醒了一些,还是唐晓芙的话让他断了念想,总之当方文静等人问他为什么出现在他们家门口时,他改了说词,只说是和方文强顶撞了,一时之气跑来了。

    方文静等人信以为真,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哪怕平时再乖有时也会发个疯。

    方文静等人把方明簇拥进了屋,唐晓芙亲自动手给方明下了一碗牛肉面,虽然比不上兰州牛肉拉面,可已经不错了。

    方文静担心方明就这么离家出走他家里现在肯定急疯了,就对方明道:“小明,大过年的,不是姑姑不留你,实在是怕你爷爷奶奶见你彻夜不归在家急出病来,你吃完饭赶紧乘车回去吧。”

    方明已经恢复了理智,难为情地“嗯”了一声:“给姑姑添麻烦了。”

    方文静嗔道:“你这孩子瞎客气什么?”

    楼下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唐晓芙跑到窗户旁往下一看,是冷晨旭来了,回到客厅对方文静道:“待会儿我和阿旭把方明哥送回家去吧。”

    “好。”方文静一口答应,方明这孩子昨天一夜也不知在哪过的,一脸憔悴,精神状态这么差,她也不放心他一个人上路哩!

    冷晨旭和唐晓芙总不可能把方明送到方守诚家门口就走吧,怎么着也得进去和方守诚等人打个招呼吧,不然叫人以为他们眼睛长到天灵盖上去了,目中无人呢!

    唐晓芙进方家的门空着手还没关系,虽然她现在很有钱,但年龄小,送不送礼没关系。

    可冷晨旭去方家不带点礼物就不成样子了。

    于是方文静把家里的水果和糖果装了一些让冷晨旭带上。

    又把唐晓芙姐弟三个和苏苡尘买给乔大夫的酒拿了两瓶出来让冷晨旭也带上。

    乔大夫这人生活习惯很好,酒不过是偶尔小酌,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的烟则是不沾的,所以过年唐晓芙几个孩子给他送礼时就都没买烟,因此家里也没烟,方文静也就没烟让冷晨旭带给方守诚了。

    虽说是送方明回家,但毕竟是冷晨旭第一次上方守诚家的门,不可失礼,冷晨旭自己又去商场拣好的糖果烟酒买了不少,这才带着唐晓芙和方明往乡下去。

    妞妞是跟着冷晨旭一起来的,唐晓芙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一路给她讲故事,不然漫长旅途多无聊。

    方明一个人坐在后座上,偷偷的打量着坐在前面的冷晨旭和唐晓芙以及妞妞。

    虽然冷晨晓程和唐晓芙说的话并不多,可那不时相视淡淡一笑眼里的深情哪怕是瞎子也感受得到。

    方明在心里暗暗懊恼,看看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人家不仅心心相印,而且郎才女貌,他们才是天作之合,自己插一腿……这是干嘛!

    一路上,唐晓芙很少关心方明,倒是冷晨旭时不时对他嘘寒问暖,这令方明心中更是惭愧。

    他知道唐晓芙不是薄情之人,她不理他是怕他多想。

    方明暗自捶了下脑袋,都是自己的莽撞把一切搞得这么糟,千万别弄得连表兄妹也没得做!

    有自己的车就是方便,一个半小时左右冷晨旭一行三人就到了方守诚家院门口。

    那时正是吃午饭的点,一大家子人找了一上午也没找着方明,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但谁也没心思做午饭。

    方守诚坐在椅子上抽闷烟,见唐晓芙和一个抱着孩子的高大帅气的军人送方明回来了,满是惊喜。

    当得知冷晨旭就是唐晓芙的男朋友时,家沸腾了。

    哎呀呀!未来表姑爷上门来了,还带来这么重的厚礼!

    方守诚两口子都经历过半辈子的风霜了,这时却忙乱得不行。

    方守诚指挥着儿孙们杀鸡宰兔款待贵客。

    贺雪妹吼叫着让方亮去镇供销社买最好的烟酒糖果回来,又赶着两个媳妇快去厨房做过中的上来。

    湖北风俗讲究客人除了正常的三餐以外,还有过早和过中,相当于广东那边的早茶和午茶吧,不过远没有广东的早茶午茶精致和种类繁多。

    贺雪妹自己则去房里抓了花生瓜子和用麦芽糖加爆米花滚的糖果果,用干净的盘子装了端上来,请冷晨旭吃,连唐晓芙都忘了招呼,满心满眼里可只有冷晨旭,哟哟哟,这小伙子咋长这帅呢!不过他怀里的小宝贝是怎么一回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