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兰拍了拍胸口,原来虚惊一场呀,就是说嘛,自己每次去大学偷看他做的那么隐蔽,连姐姐都没有发现,他又怎么可能发现她呢。

    唐晓兰伸手摸了摸脸,脸还真烫!

    过了一会儿,唐晓兰端着一碗用汤碗装着的番茄肉丝面条走了出来,羞答答的放在简明的面前。

    唐晓芙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忙里偷闲的白了唐晓兰一眼:“看你把他惯的像个大爷似的,给他煮了面条就对得起他了,你还给他端到跟前来!”

    简明端起面条来吃了一口,味道不如唐晓芙做的,但已经不错了,不屑冷哼了一声:“谁都像你,一点都不温柔,冷团长和你在一起可有罪受了。”

    唐晓芙忽然记起一件事来,得意洋洋的对简明说道:“以后我跟冷团长结了婚,我就是你的婶婶了,你还敢对我不尊重吗?”

    简明表示很悲催,早知道不该牵出冷团长的,害自己又多了个长辈。

    当天晚上简明就在唐晓芙家住下了。

    不过中午吃过饭唐晓芙偷偷地去公用电话亭给简丹家打了个电话。

    简父去年荣升为某银行副行长,家里够级别装电话了,不然现在唐晓芙想给简家报平安,告诉他们,简明在她家一切安好,勿须担心都不能!

    电话是简丹接的,所以替简明报完平安后,唐晓芙八卦地问,简明为何要离家出走?

    他这人皮是皮了一点,可是前从没离家出走呀!

    简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我哥都不肯告诉你原因,那我告诉你后你可要保守秘密,不然让我哥知道了肯定生我的气!”

    “好了,你尽管放心大胆地说,我的人品你还不清楚?从来不八婆!”唐晓芙心中奇怪,简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简丹如此慎重?

    简丹就告诉了唐晓芙原委,原来大年初一简母就想请唐晓芙去他们家,让他们家的亲戚见一见这个优秀的未来儿媳,但是被简明以大年初一唐晓芙也要出门拜年为由拒绝了。

    简母就只好做罢,打算第初六再请唐晓芙去她家玩。

    可是昨天走亲戚时,简母在和冷家也有联系的亲戚那里听到一个晴天霹雳,这么多年不问男女感情的冷晨旭突然有了女朋友,而冷晨旭的女朋友不是别人,居然是唐晓芙!

    简母很是生气,当即气呼呼地回来了,在家大骂唐晓芙水性杨花攀高枝,有了更好的就一脚踢了她儿子!

    骂了很长时间,简明听不下去了,就跟简母说,是他甩的唐晓芙。

    简母一听这话气疯了,拿衣架狂抽简明,说他傻,唐晓芙那么好的姑娘他都不要,以后还能找到比她更好的姑娘吗!身上抽的都都是伤。

    简母犹不解恨,说一个大男孩子不好好谈恋爱,养个什么猫,要去打虎妞,简明就抱着虎妞离家出走了。

    昨天估计是在哪个同学家混了一夜,今天就去了唐晓芙家。

    唐晓芙听完简丹的话沉默了。

    初五那天,方文静夫妻两个应邀去了方守诚家。

    夫妻两个到达方守诚家时,方明的相亲对象已经来了,可是方明却不在。

    方文静背着那姑娘和姑娘的妈妈以及媒人去厨房悄悄的问王翠玉是怎么一回事。

    王翠玉伸出脑袋往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缩回脑袋,满面忧愁悄悄地对方文静道:“现在的孩子可跟我们那一代完不同了,一个个的主意大着呢。小明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一转眼已经二十多了,我给他说亲事他居然还不干,说太早了!不愿意!”

    一想起方明说的那些话来王翠玉就一肚子的气:“早什么早!和他差不多年龄的村里的男孩子大部分已经成家了,那些没结婚的是家里条件太差,说不上媳妇,小明这么大了还单着,我这做妈的心里能不急吗?

    前几年是家里的条件不好,想给小明说亲,人家姑娘还看不起哩!现在家里条件好了,他想要啥样的女孩子不行!我也不是草率地给他找个女孩子成家就算了,这家姓黄的姑娘是我千里挑一选的,妹子待会儿去看看就知道了,无论模样还是言谈举止都是很不错的。

    可是那混小子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几天前我就跟小明说了,今天要和人家黄姑娘相亲,他当时脸色就阴沉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料到今天一大早他就出了这么大的么蛾子,跟我说他想出门逛逛,然后就不见了踪影,到现在都不露面,晾着人家姑娘,叫我都不好意思去堂屋跟人家打招呼了。”

    方文静瞠目结舌:“小明这孩子平常看上去挺稳重的,不管喜不喜欢人家,总要见一面才能够做决定,怎么连面都不见一面就跑了呢,是不是他心里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我也这样问过他,可他说没有!”王翠玉挥了挥手,像要挥走烦恼似的,“唉!别管那小子了,待会儿你和爸妈帮我相相那姑娘,如果你和爸妈也觉得不错的话,我们就定下这门亲事,到时小明不同意也得同意!”

    方文静踌躇着道:“这样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王翠玉把眼睛一瞪,“现在的孩子都玩不醒,不愿意结婚,想要多玩两年,家里别的孩子都还能够晚点结婚,可是小明是咱们家的长孙,他的婚事拖不得!”

    方文静见王翠玉已经打定了主意,也不好多劝。

    到了堂屋,方文静细细的打量了那个黄姑娘一番,长得标致在其次,关键是说话细声细气的,叫人喜欢。

    不过也有可能人家姑娘来相亲,脸皮薄,不好意思,所以说话才这么轻言细语,也许平常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呢。

    中午王翠玉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招待客人,方文静夫妇和方守诚夫妇做陪。

    吃完午饭,王翠玉还想拉着黄姑娘说说话,黄姑娘的母亲见另一个主角——方明一直没有露面,就不愿意长谈下去,带着姑娘离去了。

    王翠玉就问方家其他人,那个姑娘怎样?

    贺雪妹和方守诚都说不错,那姑娘看起来本分实诚话又少。

    杨秀华直夸那姑娘漂亮,又说那姑娘家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差,有个在城里当工人的哥哥,算得上和他们方家门当户对了。

    方守诚一家大小在唐晓芙的帮助下,两个儿子一口气盖了好几幢房子,在十里八乡已经算是富户了,好多做父母的都想把自己的闺女嫁到他们方家来。

    一家人这么一商量,这件亲事就定了下来。

    王翠玉说:“过两天我就给媒人回个话,等过了元宵节我就带着小明正式去姑娘家提亲。”

    下午方文静和乔大夫离去之后,方明一直到傍晚五点多才回来。

    王翠玉见了他好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之后告诉他,那姑娘她们一家人已经相中了,准备过了正月十五就正式去提亲。

    方明气得脸红脖子粗,冲着王翠玉吼道:“人我都没有见一面,你们就自作主张定下来了,既然你们都相中了,那你们去娶那姑娘,我不会娶她的!”

    王翠玉气得不行,抄起一根棍子就向方明抽去:“你这孩子说的都是些人话吗?你没和那个姑娘见面怨谁?是我不让你和那姑娘见面吗?是你自己跑掉的,在外面一躲就是一整天,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居然敢埋怨我!这事由不得你,过完年我就带着你去姑娘家提亲,等到秋收之后就给你们把喜事办了!”

    方守诚和贺雪妹老两口子也来劝方明:“小明呀,你别和你妈对着干了,你妈难道会害你吗?那个黄姑娘我们也都见着了,长得很标致,性格又好,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方明硬着脖子道:“管她标志不标志!性格好不好!我根本就不想这么早结婚!”

    方文强一脚踢过去:“早啥早?你都二十多岁了还叫早呀,难不成要等到胡子花白了才肯结婚?”

    “二十多岁不早吗?人家城里人二十多岁还在读大学呢!”方明争辩道。

    “可你是城里人吗?咱乡下人怎么能够和城里人一样呢!”叔叔方文勇也忍不住劝道。

    方明犟脾气上来了:“我绝对不会娶那个姑娘的。”

    方文强勃然大怒,一连踢了方明好几脚:“这事由不得你说了算!你必须得娶那姑娘!”

    方明站在原地任由方文强踢他,忽然一转身,跑得了无踪迹。

    “小明,都已经晚上了,你还要去哪里?”王翠玉在后面追了两步喊道。

    方文强不耐烦的说道:“随他去,一个大小伙子在外面会有什么危险?让他在自个儿冷静冷静,好好想想!”

    王翠玉听自己男人这么说,也就没再继续追了。

    再说那天方文静夫妇两个下午三点钟就离开了方守诚家。

    夫妻两个刚回到家里,连一杯茶都没有喝完,就有人敲他们家的院门,小黄冲着院门汪汪直叫。

    “谁呀?”乔大夫问了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走了出去,把院门打开,顿时愣住,随即回头冲屋里叫道:“文静,你妈来了。”

    余自珍阴鸷的看着乔大夫,很不满的说道:“虽然我只是文静的养母,但好歹是她的妈,你见了我连一声妈都不叫,亏你还是知识分子,你那些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乔大夫面色淡然,根本就不理会他那些话。

    方文静已经从屋里跑了出来,冷冷的问余自珍:“你来干什么?”

    余自珍冷笑:“好哇,再怎么说我对你有养育之恩,你居然对我这个态度,你还有点人性吗?”

    方文静不喜欢与人吵架,何况是大过年的,她就更不愿意和余自珍吵,怕惹得乡亲们围观,因此只是默默的和她对峙。

    余自珍见他夫妻两个像门神一样都堵在院门口不让她进去,只得说道:“文静,我有些话要跟你说,外面冷,咱们进屋说去。”眼睛还瞟了一眼乔大夫,那意思是说,让他识趣点,滚到一边去。

    乔大夫不为所动。

    方文静态度依旧冰冷:“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余自珍见方文静死活不让她进去,而乔大夫又不肯离开,可是既然来了,话不能不说:“文静,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肯认我这个妈了,但是我把你养大成人,这是事实,你认不认我这个妈,你每个月都应该给我和你爸养老费,这个钱你必须得出!”

    余自珍这个要求是合理的。方文静这才放松了戒备,问道:“那妈准备要我每个月给你和爸多少养老费?”

    余自珍见方文静松了口,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气,于是继续往下说道:“我听人说了,你家晓芙能干得很,一年能够赚上万块钱,所以你才给你两个堂哥的儿子都盖了一幢房子,不过我也不多要,你给我盖一幢养老的房子,之后,每个月给二百块钱我和你爸养老就行了。”

    虽然方文静脾气好,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气得肺都快炸了,要一幢房子,每个月还要二百块钱的养老费,这还叫“就行了”,好像她余自珍开了多大的恩似的。

    方文静脸色一沉:“我再跟妈说一遍,不管是文强哥也好,还是文勇哥也好,他们家盖房子的钱我一分都没有出!”

    乔大夫在一旁助攻:“丈母娘提出来的养老条件我夫妻两个不能接受!丈母娘又不只养了文静这一个女儿,就算要养老的房子,也不应该让文静一个人出钱盖,养老费也不应该是文静一个人承担,应该家里姐弟一起承担!”

    余自珍的脸当场就黑了,冲着乔大夫咆哮:“我母女两个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方文静心中有气,打狗还得看主人!余自珍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吼乔大夫,这是有多不把自己当回事!

    她冷冷地怼了回去:“妈所说的事如果只是涉及到我一个人,妈就是跪着求老乔插嘴,老乔也不会说一个字的,人家祖上世代行医,老乔本身又是老牌医科大学毕业的,人家修养在那里。

    可是妈现在是向我要养老费,我在城里没工作,乡下的地也种不成,哪有收入?最后这养老钱还不是老乔替我出!关系着他的利益,他凭什么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