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忘!”妞妞在副驾驶座上委屈的大叫,身子还往上冲了冲,“是小姨说喜欢我叫她妈妈,非要我叫她妈妈的,不然她就不理我。”

    原来是这样,冷晨旭并没有觉得十分意外,只是想到周芷若这么不屈不挠有点心烦意乱。

    妞妞拉了拉冷晨旭的衣袖,不安的问道:“爸爸,小姨说如果你以后和晓芙阿姨结了婚,会有自己的宝宝,就不会再喜欢我了,是不是这样呀?”

    冷晨旭心里升起一股怒火,妞妞才多大一点,周芷若竟然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这不是存心让妞妞对未来有阴影吗!

    当下方向盘一打,调转方向往周芷若家开去。

    妞妞起先没察觉改了道,只一个劲的追问她关心的问题:“爸爸,你和晓芙阿姨以后有了宝宝,是不是真的像小姨说的那样就不要我了?”

    冷晨旭听她问得这么可怜巴巴,心疼的一缩一缩的:“不会的,爸爸永远爱你,以后晓芙阿姨变成你的妈妈,也会永远爱你,哪怕我们给你添了弟弟妹妹也同样爱你,弟弟妹妹也会爱你,家人都会爱你!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宝贝!”

    “那小姨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吓唬人的,对不对,爸爸?”妞妞明显变得开心起来。

    冷晨旭肯定的点了点头:“所以你以后不要再相信你小姨跟你说的任何话了。”

    “好。”妞妞开心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放松的以葛优躺的姿势坐在副驾驶座上,欢快地唱着幼儿园教的儿歌。

    一直到了周芷若家住的家属小区的大铁门外,妞妞这才发觉不对劲,疑惑地问:“爸爸,怎么我们又来这里了?”

    冷晨旭尽量把脸色放缓:“妞妞,你就在车上等我,我去找你小姨说几句话马上就回来。”

    妞妞很少见冷晨旭脸色这么阴沉,不安的点了点头。

    冷晨旭下了车,直奔周芷若的家。

    周芷若一家三口见冷晨旭去而复返,都很惊讶,周母问:“阿旭,你怎么又来了?”

    “我找芷若有几句话要说。”冷晨旭眼眸一转,盯着周芷若,“麻烦你跟我下趟楼。”

    周芷若见他眼神那么冰寒,心中就有些七上八下,一手抓住门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是一样的。”

    冷晨旭逼视着她:“你一定要让我在这里说吗?你如果不会后悔,我就在这里说!”

    周芷若惶恐了,盯着冷晨旭看了片刻,最终跟着他一起下了楼。

    冷晨旭走在前面,把她带到楼下一个偏僻的角落,这才停下脚步,扭头和她面对面,冷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对妞妞说那样的话?”

    周芷若明白妞妞把她所说的中伤唐晓芙的那些话都告诉了冷晨旭,但她心里反而不慌张了。

    她当时跟妞妞说这些话的时候就是想借妞妞的嘴把这些话传到冷晨旭的耳朵里。

    冷晨旭现在被唐晓芙那个乡下丫头迷得神魂颠倒,她有必要让冷晨旭清醒,意识到唐晓芙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芷若拉拉衣服的下摆,神色变得凝重和凌厉起来,反过来质问冷晨旭:“你觉得我那些话没道理吗?我真的为妞妞感到心疼,以后你和那个乡下丫头结婚之后,肯定会有自己的孩子,你觉得那个乡下丫头还会像现在对妞妞这么好吗?她即便现在对妞妞好也是有目的的,就是想讨好你!你醒醒吧!”

    冷晨旭冷冷道:“你心疼妞妞?你心疼妞妞就不会当着她的面说那些话!你明明知道妞妞那么小就失去了双亲,内心深处已经满是创伤!你现在还补上一刀,让她担心以后我和晓芙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会抛弃她!她才四岁,你就让她从心理上体会两次失去最亲爱的人的感受,你这是心疼她吗!”

    周芷若争辩道:“我我只是把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告诉妞妞,给她事先打个预防针而已!你能保证你在结婚之后真的能对妞妞一如既往?

    就算你能够做得到,那个乡下丫头她做得到吗?这世上后妈虐待前妻留下的儿女的事还少吗?何况妞妞对那个乡下丫头而言连前妻的儿女都算不上!她以后会容得下妞妞?别做梦了!”

    冷晨旭一字一顿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恶毒的!为了嫁祸晓芙居然置妞妞的安危不顾,把妞妞的伤口弄得感染,而且还故意让她染上血吸虫!”

    这两件事一下子就击中了周芷若的七寸,她脸刷的一下白了,却努力保持着镇定,冷笑道:“你的那个乡下丫头绝对不会比我善良到哪里去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冷晨旭不屑的轻笑了一声:“你注定会失望的!”说罢转身就走。

    周芷若恼恨地看着冷晨旭决然离去的背影,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挫败感,站在原地里吹了一会儿冷风,这才无精打采的往家里走去。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冷晨旭对唐晓芙痴迷到如此地步。

    她对妞妞所说的那一番话虽然有搞事的成分,但也是事实!

    就算现在唐晓芙对妞妞是真心好,她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绝对不会再这么宝贝妞妞了,人都是自私的。

    她本来是想让冷晨旭警醒,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一向冷静理智的冷晨旭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自己反被他怒斥了一顿。

    周芷若无望的仰天叹了一口气,自己和冷晨旭彻底玩玩了!

    周父周母正在家中忐忑不安,不知冷晨旭巴巴的跑来找周芷若究竟有什么事,见周芷若脸色不佳地回来了,周母连忙扑上去问:“芷若,阿旭找你有什么事?”

    周芷若显得很疲惫,答非所问:“妈,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吗,你去安排个时间,我去相亲,但一定要对方条件超过阿旭!”

    周父和周母面面相觑。

    …………

    方文静一家大小在方守诚家里吃过晚饭才离开。

    贺雪妹准备了不少农家的土产,什么炒花生呀、鸡蛋、咸鸭蛋呀让方文静一家带上。

    她慈祥的笑着说:“我知道你们家现在条件不错,不缺这些吃食,可是这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方文静如果还要推辞的话就太辜负了方守诚一家大小的心意,于是收下了那些礼物。

    回家时,方文静一家大小每个人的手里都没空着,就连从小在城里土生土长的苏苡尘和陆卓然手里都拿着士产。

    苏苡尘是满满一篮子的鸡蛋,陆卓然一手两只鸡,一手两只鸭。

    陆卓然被三个女孩子笑死,唐晓兰甚至还唱了几句:“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个胖娃娃!如果哥哥背上背着个胖娃娃,就成了回娘家的小媳妇啦!”

    唐晓芙和苏苡尘都哈哈大笑,乡间小路是她们银铃般的笑声。

    方文静见陆卓然被她们取笑得脸通红,故意拿唐晓兰开刀,佯装生气道:“晓兰,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哥哥?”

    唐晓兰对着苏苡尘顽皮的吐了吐舌头。

    陆卓然浅笑着道:“妈妈,我没关系的,别说晓兰。”

    虽然被自己的姐妹取笑,但是唐晓芙她们一点恶意都没有,反而这是亲切的表示,这是陆卓然曾经在陆家从来就没有体会到的手足亲情,他喜欢这种感觉。

    小黄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乡下,兴奋的一会儿跑到前头去,一会儿又跑回来,和方文静一行人一起走,高兴的摇头晃尾。

    都这么晚了,方文静一家大小肯定不可能赶回城里去,于是回到了她们在乡下的家。

    长期没人住,家里蒙着一层薄薄的灰。

    门一开,东西一放下,大家就忙着把屋里打扫了一番,然后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说了一会话,就都睡下了。

    方文静回到了乡下就想留下来多住几天,再加上初五方明要相亲,王翠玉想让方文静过去帮忙相看相看媒人介绍的小闺女和方明配不配,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唐晓芙姐妹三个和苏苡尘先回城里,方文静夫妇在乡下住到初七乔大夫上班的时间再回去。

    第二天中午,唐建斌的阿姨忽然登门,邀请方文静夫妇两个去她家里吃顿饭。

    方文静很是尴尬,虽然现在她们家和唐振华家因为唐振斌的关系而化干戈为玉帛了,但是唐振华曾经对方文静不轨过,去她家吃饭方文静会无比尴尬的,所以一口回绝了。

    唐建斌的阿姨见自己说了半天也请不动方文静两口子,只得作罢,转头就提了一只杀好的鸡和一大块腊排骨来,还有湖北乡下一到过年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做的油炸素鸡、油炸豆腐泡以及腐竹。

    唐建斌的阿姨笑着说:“本来想请你们一家去我们家吃饭,你们不肯赏脸,那我只好送些菜来你们自己做着吃。”

    人家这么诚心,方文静只能收下,回房把打算送给王葵家的礼物分了一半出来给唐建斌的阿姨。

    唐建斌的阿姨说什么也不要:“过年建斌回来时你们已经给了他不少礼物让她带回来给我,我咋还能收你们的礼物呢。”

    “怎么不能收?我这不是收了你的礼物吗?”方文静坚决要给,唐建斌的阿姨只好收下,然后笑着告辞了。

    方文静夫妇两中午就用唐建斌的阿姨送来的材料做了一餐饭。

    午饭之后,方文静把剩下的那些礼物给王葵送去,感谢她帮自己家照看房子。

    王葵一个劲的说方文静太客气了,她的大儿子现在还住着方文静的那三间东厢房,给方文静看看屋子也是应该的。

    方文静在王葵家里说了一会话,就去看自家的那些田地。

    现在虽然是冬季,可是别人家的田地里都种着冬小麦,唯独她家的田地空荡荡的,方文静觉得很可惜,发了一会儿呆,这才转身回家,却没料到在路上碰到了唐振中。

    唐振中胡子拉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看上去很落魄。

    方文静怔了怔,没想到和他会“狭路相逢”,即便自己想躲开他也没地方躲,两边都是水田。

    方文静只得硬着头皮和唐振中擦肩而过。

    可她刚从唐振中身边经过时,唐振中就低低叫了她一声:“文静。”

    方文静当时只觉得一阵肉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两个人曾经做夫妻时,唐振中就从来没有这么温和的叫过她一声名字,现在两人早已离婚,并且有了各自的家庭,他却这么叫她,太让人反胃了。

    方文静拔腿就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谁知道唐振中居然在后面穷追不舍。

    而且很快在田埂尽头追上了方文静,唐振中一把攥住她的胳膊:“文静,你别急着走,听我说几句。”

    方文静一面用力挣扎,一面怒道:“你快放开我,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唐振中见不远处有走亲访友的乡亲们向他们这边张望,干脆一使劲把方文静拖到了路边的一片小松树林里。

    方文静有些惊恐:“你想干什么?”

    唐振中怕她跑了,始终没有松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文静冷冷的打断了:“你让我放心你不会伤害我?你伤害我和两个女儿伤害得还少吗?”

    唐振中的脸立刻红了,结结巴巴道:“那是曾经,我以后都不会伤害你了。”

    方文静盯着他紧攥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你现在放开我就是不伤害我!”

    唐振中摇头:“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以前是我的错,我想弥补,你给我机会吧,文静。”

    方文静勃然大怒:“你让我给你什么机会?你不是和你的心上人吴彩云已经比翼双飞了吗?”

    唐振中盯着她看了片刻,无力的垂下脑袋:“我已经和吴彩云分手了,我现在已经知道她只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以前只是利用我,想从我这里骗钱而已。”

    方文静冷冷道:“那是你和她之间的事,不用和我说!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会叫我们家老乔把你往死里打!”

    唐振中仍然死死地拽住她:“文静,别意气用事,我知道你和乔大夫在一起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只是想气我,我知道,你自始至终放不下的人是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