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自珍不耐烦的皱皱眉:“行了!你婆婆不喜欢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因为这个我都不敢上你家的门,更别提从你那里捞到什么好处!谁知你又做了什么惹得你婆婆生气了,所以才让你男人和你离了婚,你别都花言巧语怪罪到我的头上!”

    方文玉见余自珍并不上她的当,有些悻悻然。

    余自珍绝情道:“你带着孩子赶紧走吧,大过年的别上我家来丢人现眼了。”

    方文玉偷偷扫了一眼她的几个妹妹,她们都嘲讽的幸灾乐祸的斜睨着她。

    这也不能怪她的几个妹妹。

    以前方文玉没有离婚的时候,老觉得自己是城里人高人一等,瞧不起方文英她们。

    姐妹一年也难得见几次面,可是只要一见面,方文玉就显示自己的优越感,明里暗里讥讽方文英几个。

    方文英她们心中多少都憋着一口气,现在见方文玉落难了,自然觉得大快人心。

    方文玉根本就不想走,这一个多月来,她和她的两个儿子在自己家里就没有吃上一顿带荤腥的饭菜。

    她今天特意带着她的两个儿子跑到余自珍家里准备大吃一顿,哪那么容易就被余自珍赶跑了。

    方文玉讪笑了一下,转移话题:“妈,我听人说你和大姐彻底闹掰了?”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余自珍只觉得心堵的慌,觉得方文玉哪壶水不开提哪壶水,故意和她作对,大过年的跑来怄她!

    话里有话讥讽道:“老娘也不知道前世做了啥孽,养了你们这么一群不孝女!”

    方文玉不为所动,继续道:“妈打算就这么算了?虽然大姐不是妈亲生的,但是俗话说得好,养恩大于生恩,妈要是就这样算了,岂不是白养了大姐一场?”

    方文静这话可算是戳中了余自珍内心最憋屈的地方,她两手一摊,无可奈何道:“那有什么办法?我不是文静的亲妈这是事实,人家想认我这个妈就认,不认我这个妈就不认!”

    方文玉冷笑道:“这不是方文静说了算的。”

    她这一句话可是把余自珍的胃口给吊了起来。

    余自珍在心里一直不甘方文静这么一块大肥肉自己居然一口都咬不着了,听方文玉的话,她分明是有办法的,于是对她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变:“你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好法子说来给老娘听听!”

    方文玉见自己一番话终于令余自珍上钩了,不由得在心里得意的笑了,脸上却故意装出愁眉苦脸的样子:“妈——你只管拉着我说话,我和你两个外孙自从和他爸离婚之后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你是不是先给我母子三个一人煮一碗瘦肉汤?”

    余自珍恼恨的盯着方文玉看了好久,这个死贱人什么点子都没给她出,居然就想在她这里骗吃骗喝。

    可是如果不满足她的话,他肯定是什么主意都不会跟她说的!

    余自珍只得作出妥协:“你又没眼瞎,也不是没看到我们家日子也艰难,你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一个月还吃不到一次肉了呢,哪有瘦肉给你们吃?就给你们娘儿三个一人打一碗荷包蛋!”

    方文玉眼珠转了转,知道从余自珍这里只能得到荷包蛋,于是故作爽快的说:“那也成!妈赶紧去打荷包蛋来,多放点糖,多放点荷包蛋。”

    余自珍听了她这话脸都黑透了,这已经摆明了方文玉拿点子在她家里交换吃食了。

    余自珍进了厨房片刻之后,端出三碗荷包蛋来,没好气的在方文玉母子三个的面前一人放了一碗荷包蛋。

    方文玉一看每个碗里只有六个荷包蛋,当下就笑着讥讽道:“妈这也做得太不体面了!我待会出的点子妈可以从方文静那里不知能够捞到多少钱,却只给我们娘儿三个每人六个荷包蛋!妈自己想想过意得去不!”

    余自珍也有些愠怒:“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为了你能够顶替你姐进卫生所工作,我听从你的话早早的把你大姐嫁了。我为你做的还少吗?

    可你出嫁这么多年孝敬我老两口什么了?又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些什么!你还不知足吗!给你亲妈出个点子还想要好处!活该被你男人一脚给踹了!”

    方文玉见余自珍发火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和两个儿子低头风卷残云般三下两口就把一碗荷包蛋连蛋连糖水都吃得精光溜光。

    余自珍冷冷的盯着方文玉:“你现在再可以说了吧。”

    方文玉不慌不忙道:“妈急个什么!我今天又不走,等吃过午饭再说!”

    余自珍彻底被惹怒了:“你不说就滚!别在这里卖关子骗吃骗喝!”

    方文玉砸了砸嘴:“妈性子这么急!那好,我现在就说给妈听,妈听了保管会说我的点子好。”

    余自珍这才气哼哼的坐了下来。

    方文玉说道:“不管怎么说,妈养了方文静一场这是事实,妈这么大年纪了管方文静要养老费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而且还是法律支持的,妈尽管向方文静要去,如果她敢不给,妈就和方文静打官司!法院一定会判妈胜诉的。”

    方文玉是个文盲,要搁以前她哪里会知道这些!

    只是年前和前夫闹离婚时,同家属区的有那不嫌事多的好事之人就给她指点迷津,让她和她的前夫去法院打官司。

    因为跑法院的次数多了,方文玉也遇到过好几次因为子女不赡养老人、最后老人把自己的不孝子告到法院打官司的事,所以才得知子女是必须得赡养自己的父母,所以她才敢有十足的把握给余自珍出谋划策。

    余自珍听了方文玉这话心中很是激动,微眯着眼睛虚空的望着某处,在心中默默的盘算,如果法律真的支持老人向子女要赡养费,自己该向方文静要多少比较合适。

    前一刻还鄙夷方文玉的方文英姐妹几个这个时候都眼睛亮晶晶的,帮着余自珍出谋划策。

    她们之所以这么热心是因为如果余自珍能够从方文静那里要到大把好处,她们就有可能在余自珍这里分到一点羹。

    “妈,我觉得二姐这点子相当不错,反正法院都是支持子女养老的,妈去向大姐要养老费大姐肯定不敢不给!”

    “大姐现在家里这么有钱了,妈可千万别怂,要大姐每个月给妈一百块钱的养老费!”

    “这还不够,逢年过节送的节礼得另算钱!”

    余自珍收回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女儿,欣慰的暗暗点了点头,虽然自己的几个女儿大字不识几个,个个都是文盲,但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她们这一番七言八语的一说,余自珍只觉得豁然开朗,知道自己该向方文静要多少比较合理!

    方文玉出了好点子,是功臣,余自珍自然留她母子三个吃了午饭。

    余自珍家的条件在村里现在算比较差的了,所以即便是大过年的女儿女婿专程来给她拜年,她也拿不出什么好菜来招待女儿女婿,可就是这样,方文玉母子三个还吃得嘴巴油光发亮,心满意足。

    方文玉离了婚,又没有工作,又不愿意干活儿,家里一点收入都没有,完靠着前夫给两个儿子的抚养费生活,日子怎能不苦!

    吃完午饭,方文玉还不肯走,还想等着在余自珍家里混一餐晚饭再走。

    她那点烂心思余自珍哪有看不出来的?

    余自珍直接下逐客令,她冷冷的斜睨着方文玉:“怎么你母子三个还不走?难不成想在娘家住下来?”

    方文玉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听了余自珍的话,不仅不会觉得难为情,反而顺杆子爬,故意试探着问:“那妈让不让呢?”

    余自珍的脸唰的一下黑的像墨汁一般,恨不能当场发飙用扫帚把她母子三个打走,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说你都老大不小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咋能这样不要脸呢?我和你爸都一把年纪了,你没说每个月给我们孝敬几个钱,还要来啃老!你良心是被狗吃了吧!”

    方文玉的神色僵硬起来,讪讪道:“我只是跟妈开个玩笑,妈就当了真了!”

    余自珍像赶苍蝇一样驱赶她母子三个:“我年纪大了,分不清你哪句话是玩笑话哪句话是真话,你赶紧走,让我和你爸清静清静!”

    余自珍已经冷面无情的赶人了,方文玉即便再想留下来也不可能了。

    她只得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不死心的对余自珍说:“妈,我今天给你出了这么好一个点子,你可以从方文静那里捞到不少钱!”

    余自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不就是在她面前表功,想要从她这里捞到一些好处吗?

    这个死贱人,以前从自己这里捞到的好处还少!

    余自珍嗤笑一声:“你那些点子现在还都是在纸上画饼,看得见吃不着,谁知道管不管用!”

    “管用!肯定管用!”方文玉信誓旦旦的保证。

    “不管管用还是不管用,等以后再说吧,你赶紧的带着你的两个儿子快点走!你说你们这一群不孝女说是来给我来拜年,反倒叫我伺候你们吃喝!哎呦,我这腰酸背疼的,你们走了我得好好躺下休息睡一觉,不然缓不过来。”

    不光方文玉母子三个,就连方文英她们都被余自珍轰出了院子。

    方文英姊妹几个都离开之后,余自珍就和方守信商量,什么时候去找方文静要养老费比较合适。

    现在方文静在大房家里坐客,肯定不能挑这个时候去大房家向方文静要养老费,只怕他们才开个头,大房老两口就会把他们打出来!

    那就等方文静离开大房家再说!

    方守信提醒余自珍不要高兴的昏过了头。

    方文静今非昔比,并且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愿不愿意主动拿出养老费还很难说,不过估计让她主动拿出养老费的可能性不大,要做好打官司的准备。

    余自珍把眼一翻:“打官司有什么好怕的!你看文静和她男人一场离婚官司下来她得到了多少好处!又是什么精神赔偿又是分割了唐家不少的房产!

    你没听文玉刚才说,法院是支持老人告自己的子女不赡养老人的,就算我和方文静打官司我也是准赢,有什么好怕的!”

    方守信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眼里闪烁着贪婪的笑意,痛快的抽着卷烟。

    冷司令的小洋楼里。

    冷晨旭和妞妞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冷晨旭其实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可是他每次要起床妞妞就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起来。

    后来妞妞也睡饱饱了,可是她仍然不肯起床,在床上和冷晨旭疯闹。

    等妞妞玩够了,冷晨旭一面给她穿衣服一面说:“妞妞,你今天去外婆家,如果碰到小姨的话,别再叫她妈妈了,就叫她小姨。”

    “为什么?”妞妞太小,站在床上让冷晨旭穿衣服,被弄得左右摇晃站都站不稳。

    “因为,以后叔叔会娶晓芙阿姨回来,叔叔做你的爸爸,晓芙阿姨做你的妈妈,每个小朋友只能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既然晓芙阿姨以后会变成你的妈妈,你的小姨就不能再当你的妈妈了。”

    “哦,好吧,那我以后再也不叫小姨妈妈了。”妞妞伸出两只手来,分别抓住冷晨旭的两只耳朵,让自己保持平衡好让冷晨旭给她穿毛线裤,“那爸爸什么时候把晓芙阿姨娶回家?”

    “嗯——至少还得等两年。”

    妞妞不乐意了:“为什么还要等这么长时间呀?我想要晓芙阿姨快点变成我妈妈。”

    冷晨旭感到很高兴:“你这么喜欢晓芙阿姨呀。”

    “是呀,晓芙阿姨会陪我玩,会给我做好吃的,而且很少责备我,我做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可是小姨对我太严格了,我做什么她都觉得我做的不好~”妞妞委屈吧啦的说道。

    “晓芙阿姨听你这么说肯定要开心死!”冷晨旭给妞妞穿好衣服后,带着她洗漱梳头。

    叔侄两个下楼。

    冷司令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用眼角扫了他两个一眼:“这么晚才起来?赶紧吃早餐,吃完之后带着礼物去给妞妞的外公外婆拜年,只怕妞妞的外公外婆在家里盼着着急。”

    冷晨旭答了一声“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