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牵着唐晓芙和各路亲朋好友相认,按风俗这些亲朋好友都得给唐晓芙见面礼钱。

    一圈下来,唐晓芙收了不少礼钱,在冷家一直待到下午三点多,唐晓芙才告辞离去。

    冷晨旭送她和妞妞去她家,顺便在她家坐坐。

    方文静和乔大夫夫妻两个去访亲会友还没回来。

    苏逸尘,唐晓兰和陆卓然都坐在三楼的客厅看电视。

    唐晓芙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和冷晨旭上四楼了。

    妞妞被陆卓然抱走和他们玩。

    唐晓芙和林晨旭进了她的房间,唐晓芙趴在床上把两个口袋里的红包都掏出来数钱,真没想到,竟然收了一千多块钱的红包。

    唐晓芙一手托着下巴,喜滋滋的憧憬:“我是不是要凭借自己的美色大劈腿,多谈几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就不用自己创业打拼那么辛苦了,靠收礼钱就能够变成一个小富婆!”

    冷晨旭冷飕飕的看着她:“那你尽管试试,看我会不会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唐晓芙嘿嘿笑了两声,把那些礼钱都收进抽屉里。

    冷晨旭一直在唐晓芙这里呆到吃了晚饭才走,妞妞不肯走,就留在了唐晓芙这里。

    唐晓芙见方文静拜完年回到家里,脸上带着笑,心情很好的样子,偷偷的问她,在乔家那边没人为难他吧。

    方文静笑着道:“没有。我尽量少说话,多微笑,听不懂的话更是不插嘴,所以没出丑,既然没出丑,就没有人嘲笑我了。”

    唐晓芙暗笑,以不变应万变,还真是万金油。

    转眼就到了初三,该去方守诚家拜年了。

    一大家子人,连同小黄和苏苡尘都去了方守诚家。

    那个年代公汽上管理不像后来唐晓芙前世那么严格,狗上车只要不影响别人就没人管。

    妞妞被冷晨旭接走,带着她给她外婆拜年。

    方守诚一家大小喜出望外,热情招待方文静一家大小,当然重点在陆卓然身上。

    贺雪妹拉着陆卓然的手细细打量他,老泪纵横,一个劲儿地说:“这孩子长得随他妈,秀秀气气,文文静静的。”

    其实陆卓然和唐振中长的很像,唐振中年青时也很帅,就算现在人到中年也是帅大叔一枚。

    他在外貌上是唐家的一个另类,在本性上和唐家一个模样。

    贺雪妹却非要颠倒黑白,是不想承认唐振中是陆卓然的亲爸爸。

    几个舅舅舅妈也围着陆卓然嘘寒问暖。

    陆卓然虽然有些不自在,可还是很喜欢这种发自内心的浓浓的感情。

    最后还是方守诚高声吼了句:“都进屋说!看把孩子冻着了。”

    一行人才总算进了屋,方守诚一家请方文静一家坐下。

    王翠玉和杨秀华以及方明们都忙碌起来。

    王翠玉妯娌两个进厨房煮糖水荷包蛋去了。

    方明姊妹端了水果、糖果和炒花生之类的零食放在陆卓然和乔大夫的面前,嘴里招呼着:“姑父,表弟,吃点花生水果。”

    乔大夫心里美滋滋的,方文静这边的人都挺尊重他这个半路姑爷。

    他笑着要唐晓芙姐妹和苏苡尘也吃。

    过年吃的东西太多了,反而容易没味口,唐晓芙三个女孩子只象征性的拿了两个洗得干干净净的荸荠吃。

    几分钟之后,王翠玉妯娌两就煮好了糖水荷包蛋,喊方明他们帮忙往外端。

    方文静一家大小看着自己手里捧着的碗里的六个荷包蛋直发愣。

    大过年的,谁不是每餐大鱼大肉的,这六个荷包蛋还真有些吃不下!

    可方守诚一家都真诚的苦劝他们赶紧趁热吃。

    唐晓芙想,怎么也不能辜负他们一家心意吧,一咬牙,埋头吃了起来。

    方文静等人也跟着吃起来。

    贺雪妹一家见她们把糖水荷包蛋都吃了,都眉开眼笑。

    以前唐晓芙在课本上看到“热情的中国劳动人民”感触还不是太深,可现在真是深有体会。

    哪怕你吃得再饱再好,上人家家里做客,主人家照样会把家里最好的吃食奉上,而且只有客人吃了,主人才会开心。

    其实这也从侧面反应了曾经的劳动人民过得有多贫苦,所以才会认为让客人吃饱喝足是最大的荣耀。

    吃完了糖水荷包蛋,贺雪妹和王翠玉她们都给唐晓芙三姐弟和苏苡尘压岁红包。

    唐晓芙推辞不要:“我都自己赚钱了,这红包不能收了,就单给卓然吧。”

    陆卓然红着脸道:“我也不要!”

    贺雪妹笑着道:“晓芙她们不收没关系,卓然你必须收!你长这么大,这是我们给你的第一份红包。”

    陆卓然听贺雪妹这么说,只得收下了红包,转头就交给方文静。

    方文静道:“你都这么大了,还让我帮你保管红包?自己保管吧。”

    陆卓然只好把红包放口袋里。

    方文强、方文勇带着方明方亮几个杀鸡宰兔,为午宴做准备。

    乔大夫让他们别忙活,方文强兄弟两个憨憨地笑着道:“你坐着去,我们一会儿就好了。”

    乔大夫只好回屋陪着方守诚聊天。

    方文静笑着问方明兄弟几个在汉正街的盒饭生意怎样。

    方明兄弟几个都笑着道:“生意很好哩!就这短短的三个月我兄妹几个就各赚了六七百!”

    自己的孙子孙女会大把大把的赚钱贺雪妹当然开心,一张脸笑得像菊花在盛开:“文静呀,你说城里人咋那么有钱?在城里赚钱咋那么容易!”

    唐晓芙笑着道:“不是城里人有钱,而是现在供小于需,所以生意好做,等过几年做生意的多了,钱就难赚了。”

    方守诚在旁边抽着烟,点头表示赞同唐晓芙的话:“晓芙这话有道理,就拿我们种的大棚蔬菜来说,去年我们独家种,大棚蔬菜一送到城里一个小时不要就能部卖得干干净净,现在这方圆十里种大棚蔬菜的太多了,我们今年把蔬菜拖到城里卖,得卖一大上午才能卖完。”

    王翠玉是个容易知足的人,现在的日子比起以前来不知要好了多少倍,于是心满意足的说道:“不怕,我们家房子都盖起来了,而且手上还有存款,就算以后生意难做了,在家里种地日子也不会差。”

    吃过饭,方守诚一大家子人簇拥着方文静等人去看他们盖的新房。

    方文强家两个儿子,所以盖了两栋新房,方文勇家三个儿子,就盖了三栋新房,每幢房子都有一百平米。

    杨秀华笑着道:“我们给他们盖一层楼就尽到我们做父母的责任了,以后他们想往上面加层就得靠自己的努力赚钱。”

    方文静笑着道:“你们做父母的这已经够可以了,孩子们挑不了你们的错!我这两个女儿跟着我就可怜了,我没用,什么都给不了她们,还让晓芙辛苦赚钱撑起一个家。”

    站在方文静身边的陆卓然偷偷地握住了方文静的手。

    唐晓芙姐妹见了相视一笑。

    杨秀华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含辛茹苦把两个女儿拉扯大已经尽力了。”

    大家参观完新房就往老屋走去,路上遇到同村的村民和方文静一家大小打招呼,方文静一家大小也都热情的回应。

    方文玉也提了几包点心带着两个儿子往余自珍家走去,远远的看见方文静一家人打扮的时髦光鲜,又是妒忌又是愤恨,却没那个胆量上前搞事。

    她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表示对方文静一家大小的鄙视,嘴里嘟哝着不干不净的话,带着两个儿子走进了余自珍的家门。

    自从今年元旦前夕方文玉被丈夫逼着离了婚之后,方文玉恨死唐晓芙了,要不是她曾经去威胁过她婆婆,她男人怎么会下定决心一脚把他给蹬了!

    其实方文玉会被婆家扫地出门虽然和唐晓芙有关,但最主要的还是她咎由自取。

    方文玉这人心胸狭窄呲牙必报,而且嘴又很贱。

    住在家属区里,她居然和男人的顶头上司的老婆发生了摩擦。

    虽然她当时忍气吞声了,可是一直咽不下这口气,明里不和她男人的顶头上司的老婆顶撞,暗地里却四处造谣生事,破坏她男人顶头上司的名誉。

    她所说的那些中伤的话马上就有想拍领导马屁的人向领导夫人告密。

    领导夫人在床上吹吹枕头风,领导还有不收拾方文玉男人的理!

    领导要挑手下的错,那还不是一挑一大堆。

    方文玉的男人在厂里混得越来越不好,于是他千方百计的打听,终于知道原因了。

    之前就是因为方文玉那张嘴贱使得唐晓芙杀上门来兴师问罪,并且威胁他们,如果不管住方文玉任由她搞事找她们家麻烦的话,她哪怕是用钱来砸他领导,也让他在厂里混不下去,方文玉的婆婆和她的男人那时就对方文玉非常反感了,觉得她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方文玉的男人对方文玉彻底凉了,因此无论如何闹着要和方文玉离婚,而且两个孩子归她抚养,他宁肯每个月出抚养费。

    这一场离婚闹下来,方文玉除了得到她男人给两个孩子每个月的抚养费和婆家在乡下的一所年久失修土坯盖的祖屋之外什么都没得到。

    她男人加上前妻留下的孩子,还有她母子三个,负担很重,所以每个月的工资基本上是花光光,家里根本就没有存款。

    房子是单位的,肯定不能分割,所以她近乎净身出户,被她婆家一脚给踢了出来。

    方文玉要面子,本来还想瞒着众人,可是怎么瞒?

    她带着两个儿子回到婆家那栋四面漏风的破祖屋里,同村人肯定会向她打听原委。

    即便她不会说实话,可是她两个儿子却在外人面前说漏了嘴,纸包不住火,很快就传到了余自珍的耳朵里。

    余自珍听说她被自己男人甩了,当下就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那个年代的农材离婚是非常被人诟病和鄙视的,所以有许多对夫妻哪怕日子过得貌合神离、痛苦不堪都不愿意离婚,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余自珍认为方文玉丢了他们方家的大脸。

    而且余自珍还有她自私的想法,方文玉现在没了男人,却拖着两个孩子,生活肯定没有着落,会回娘家吃他们的。

    而在余自珍的眼里,天大地大,只有儿子最大,就算她以前再怎么巴结方文玉,可方文玉现在没了利用价值,余自珍肯定是要一脚大开脚,把她给踢的远远的。

    所以大过年的,方文玉带着两个儿子给余自珍老两口拜年,他们不仅不欢迎,还都垮着一张老脸,嫌方文玉给他们家丢脸来了。

    余自珍扫了一眼方文玉带来的礼物,哎呦,破天荒居然比往年送的都多,除了经典红糖之外,还多了两包芝麻饼。

    这种芝麻饼是五福镇当地特产,传统发酵方法的老面,做成茶杯大小,上面布满了芝麻,吃起来特别考验你的牙齿。

    估计是太硬了口感不怎么好,所以没有走出五福镇,不过却是当地人走亲访友必备佳品。

    余自珍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两斤芝麻饼而有所好转。

    知女莫若母,方文玉肯定多加两斤芝麻饼来肯定是有目的的,她的东西可不是容易吃到嘴里的。

    余自珍才不会目光短浅,因为方文玉多送了两斤芝麻饼而对她放松警惕。

    余自珍故意问道:“文玉,听说你和你男人离了婚?”

    方文玉微微怔了怔,自己离婚这才多长时间余自珍就知道了。

    可方文玉并非等闲之辈,马上就沉重的点了点头:“我离婚都是因为妈。”

    余自珍瞠目结舌:“因为我?跟我有啥关系?我又没有上你家打过秋风,只有你上我们家打秋风!”

    她疑神疑鬼的上下打量着方文玉:“该不是你不守妇道,和人那个……被你男人抓个正着,你却故意让我背锅!我可没叫你胡来过!”

    这次轮到方文玉瞠目结舌了,她万万没有料到余自珍脑洞会那么大,居然能够往那方面想,她简直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妈,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呀!”方文玉冷着脸道,“不是你总是让我帮你监视方文静一家惹怒了唐晓芙那个小贱人,那个小贱人会跑到我家男人领导那里用钱收买我家男人领导,让他给我家男人穿小鞋吗!我男人又怎么会因此景怒而执意跟我离婚呢!

    我这都离婚了有一个多月了,我都没来妈这里一趟,就是怕妈知道了真相心中愧疚,谁知妈一见我居然百般嫌弃,真是叫人寒心哪!”

    余自珍将信将疑的上下打量着方文玉。

    从小到大方文玉就满口谎言,所以她那番话的可信度余自珍是要大打折扣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