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沈从贤不知道自己和冷晨旭的关系那还情有可原,在明知道自己和冷情绪的关系的情况下还这样抓住自己的手腕是几个意思?

    沈从贤很敏感,马上就感觉到了唐晓芙的抵触,连忙松开手来,赧然地解释道:“晓芙,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你走了,所以情急之中才会抓住你的手。”

    唐晓芙不想和他啰嗦下去,直奔重点:“沈老师,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我还要回去看春晚。”

    沈从贤两只眼睛在夜色里灼灼生辉:“晓芙,我喜欢你!”

    唐晓芙的脸色更加冷了下去:“沈老师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阿旭已经在一起了,沈老师对我说这样的话觉得合适吗?”

    沈从贤古怪的看着她,总觉得她和别的女生不一样。

    他所接触到的女生,即便有了男朋友,如果还有别的男生向她示爱,那个女生依旧很高兴,可唐晓芙却这么反感,难道自己在她心目中就那么差劲,没办法和冷晨旭相提并论吗?

    沈从贤的心里充满了挫败感,说话也就有些结结巴巴:“我……我也知道不合适,可是一旦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唐晓芙面无表情的给打断了:“既然沈老师也觉得不合适,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别让我对沈老师失望。”

    唐晓芙转身就走,步伐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小跑。

    沈从贤略一思忖,迈步追了上去,不死心的说:“晓芙,你难道连试着和我深入的接触都不肯吗?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说不定你会发现我比阿旭更适合你。”

    唐晓芙不屑地翻了个小白眼:“真正的爱情不是用来比较的,因为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的,如果我和阿旭在一起还要再去挑拣比他更优秀的男人,那不是爱情,那是买卖,沈老师不懂爱情,这一步你就已经输给了阿旭。”

    唐晓芙绕过挡在前面的沈从贤,头也不回地向家里跑去。

    一直跑到自家的门面前,唐晓芙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扭头往后看,谢天谢地,沈从贤没有追上来,这才大松了口气。

    一直等自己的呼吸趋于正常了,唐晓芙这才拿出钥匙,把门面打开,走了进去。

    大年三十,不仅唐晓芙所有的服装店关门歇业了,就是小吃店也都放假了。

    唐晓芙上到三楼,从三楼客厅传来一片欢声笑语。

    年前冷晨旭特意买了一台在当时国内最贵的十四英寸松下彩电送了过来,所以现在方文静等人都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这个是在百度上查的,1978年就已经有进口彩电了~)

    说真的,当冷晨旭买来彩电送过来的时候,唐晓芙表示很惊讶,她没有想到那个年代居然会有彩电,而松下这个日本品牌她也是第一次听到。

    唐晓芙前世时,国家各方面都很发达,手机、电视等家电,许多国人都是首选国货,所以对松下这种洋品牌她根本就没听说过。

    但这个时候的国家还比较落后,所以有些电器就需要进口,不过再过几十年国家就会发展的很好的,任何一个作为龙的传人都会为自己的国家振兴起来而感到骄傲。

    唐晓芙一时心中充满了民族自豪感。

    方文静听到唐晓芙的脚步声,快步走到到门边,把门打开,见唐晓芙正往四楼去,一脸喜色的冲她直招手:“晓芙,别急着睡觉,看了春晚再睡!”

    今年是中国第一界春晚,国人很期待。

    那个时候电视机虽然昂贵,但是在城市已经很普及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一到八点,家家户户都早已守在电视机跟前等候着观看春节联欢晚会。

    说实话,唐晓芙在前世就没有看过几次春晚,觉得闹的慌,那个年代灯光美工特效都不错都不能勾起她的兴趣,何况这个落后的八十年代!她完不能想象出这个年代的春晚有什么看点!

    但是见方文静一脸兴冲冲,好事生怕漏掉她这个女儿的心情,唐晓芙就不忍拂她的意,笑着进了客厅,在苏苡尘身边坐下。

    苏苡尘扭头冲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忧郁,都是快乐。

    唐晓芙的心也跟着快乐起来。

    苏苡尘虽然身世坎坷,但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给点阳光她就灿烂,这种性格很好。

    之前唐晓芙一直担心苏苡尘即使住在她们家,总觉得自己是个外人而郁郁寡欢,可现在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方文静认回了亲生儿子陆卓然自然宝贝非常,恨不能把这么多年缺失的母爱都给补偿上,所以坐在陆卓然身边,不时的叫他吃这,叫他吃那。

    陆卓然都一一笑纳,当然他没有吃独食,凡是方文静给他的零食他都和唐晓芙姐妹以及苏苡尘分享。

    陆卓然回到了方文静的身边,当时为给不给陆卓然改姓方文静特意征询了他的意思。

    陆卓然的意思是,姓名只是一个人的代号,改不改无所谓的。

    方文静又跑去问唐晓芙,唐晓芙听了方文静转述的陆卓然的意思,就说不用改了,即便陆卓然姓陆他也不再是陆文轩的儿子了。

    而且如果改姓的话,对于陆文卓来说又得有个适应的过程,会让一些曾经不愉快的事放大,一动不如一静,就用原名原姓好了,所以陆卓然后来没有改名换姓。

    唐晓芙陪着家人看了一会儿春晚,真没什么看头,可是家人却都看得津津有味。

    这是因为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人们对物质和精神要求都不高。

    等再过几十年,外来的事物和本国的经济都在不断的发展和提高,人们的知识和欣赏水平也在不断的超越,而且文艺节目更是百家齐放,不再是春节晚会一统天下,还有很多节目供我们去欣赏,那时人们就会觉得春节晚会没有意思了。

    一直看到春晚结束,一家大小这才意犹未尽地散去。

    陆卓然要唐晓芙和他们一起打争上游守岁,被唐晓芙一口拒绝了。

    她明天还要去冷晨旭家里给冷家那边的亲朋好友拜年,得养足精神才行,不然明天一脸憔悴,不漂亮,丢冷晨旭的脸。

    洗漱完毕,唐晓芙正要爬床,方文静进来了,还鬼鬼祟祟的把房门从里面反锁,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跑到唐晓芙的床边坐下,小声问道:“你去冷晨旭爸爸那边,冷司令给了你多少钱的见面礼?”

    唐晓芙伸出一根指头:“一百块。”

    她明白为什么方文静特意跑来问这些,方文静是想确定冷司令对唐晓芙这个准儿媳到底满不满意。

    虽然冷司令上门提了亲,可那是应冷晨旭的要求,他对这个准儿媳的态度如何,得看他给的见面礼,一般来说重视和满意自己的准儿媳,才会给的见面礼很多,反之就很少。

    一百块已经很多啦!

    方文静很满意地离开了。

    唐晓芙早就累得筋疲力尽,方文静一走,她就立刻躺下睡觉,一觉香甜醒来已是新的一年了。

    唐晓芙刚刚洗漱梳妆好,冷晨旭就带着妞妞来了。

    妞妞虽然年幼,可是在家里已经被训练好了,大年初一见人就拜年。

    她稚嫩的声音可真好听。

    方文静喜笑颜开的给她抓零食吃,唐晓芙按风俗就去准备初一的接年饭,满满一大桌好吃的,过年就是一个字,吃吃吃。

    吃过早饭,唐晓芙就和冷晨旭、妞妞走了。

    临出门时冷晨旭让唐晓芙带好帽子围巾,说是担心怕她冻着了。

    唐晓芙心想,待会出门就坐他的车,等到了冷司令家里,冷司令家里有暖气很暖和,哪里会冻着她!

    不过冷晨旭这么宝贝她,她当然听话的乖乖的拿上了帽子和围巾扔到了车后座,准备等感到冷的时候再戴。

    扔帽子和围巾的时候,唐晓芙看见后座上还放着一些点心和水果,不禁有点奇怪,这些东西冷晨旭打算送给谁?

    她抬手看了看表,八点还没到,问:“这么早你们那边的亲戚还没去你爸家吧。”

    “没呢,我现在带你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冷晨旭脸色有些凝重。

    唐晓芙说了声好。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唐晓芙就觉得有点不对头了,怎么越开越荒凉?这是要去哪儿?怎么好像是去墓区九峰山的路线?

    唐晓芙有些凌乱,可是不好问,因为现在毕竟过年,不能提不吉利的话,她虽然来自前世那个开放的年代,但是作为龙的传人还是遵循着龙的文化。

    车子开了很久,还真是到了九峰山!

    冷晨旭下了车,打开副驾驶车门,让唐晓芙和妞妞下车。

    这里已经到了山区,特别冷,冷晨旭从后座把唐晓芙的围巾和帽子拿出来,亲手给唐晓芙戴好。

    又检查了一番妞妞,看她身上够不够保暖,然后拿起那两网兜的点心和水果让唐晓芙提着。

    他则一手抱着妞妞,一手牵着唐晓芙,闷声不响的往山上走去。

    到了一处墓地前,冷晨旭停了下来,眼泪忽然涌了出来,蹲下身来,伸出手深情的抚摸着墓碑。

    尽管墓碑上的字龙飞凤舞,可唐晓芙还是艰难的辨认出几个字来,“爱妻黄纤月之墓”。

    唐晓芙猜,这肯定是冷晨旭妈妈的墓地。

    果然,只听冷晨旭轻轻说道:“妈,我带晓芙来看你了,我给你挑的这个儿媳是不是很不错?”

    唐晓芙闻言也连忙蹲了下来,把带来的水果点心供奉在坟前,轻声说道:“阿姨,新年快乐。”

    三个人在冷晨旭妈妈的墓前席地而坐,唐晓芙把妞妞搂在怀里,听冷晨旭讲述他妈妈的生平。

    冷晨旭的妈妈出身书香门第,却一门忠烈,在冷晨旭外公那一代就弃笔从戎,变卖了所有家产报效祖国,和冷晨旭的爷爷是生死与共的好友。

    只可惜黄家满门除了冷晨旭的妈妈黄纤月和他的小姨黄纤云在战火纷飞中活了下来,其余的都战死在沙场,没能亲眼见证祖国的解放和和平。

    黄纤月被冷家收养,妹妹黄纤云则被黄家的旁枝带到了香港,在国家刚解放那两年回来过几次,可后来国家出现了动荡,两家就失去了联系。

    不过在今年过年前黄纤云和他们又联系上了。

    唐晓芙从地上拔起一根虽然已经枯萎了但是很有韧性的小草在手指上绕来绕去,问道:“你爸爸和你妈妈是青梅竹马吗?”

    “是啊!”冷晨旭脸上露出笑意,“两人感情好的不得了。”但随即又流露出悲伤,“只可惜我妈妈在生晨曦的时候难产而死。”

    唐晓芙困惑:“既然你爸和你妈的感情那么好,你爸怎么后来还会娶别的女人?”

    “因为妈妈临死前跟爸爸说,让他别为了她单着,一定要再找个女人共渡此生,妈妈说,余生太长,心太孤单。”冷晨旭的语气沉重起来。

    余生太长,心太孤单。

    死去的总比活着的快乐,无知无觉,无所谓痛!而活着还要在人间渡劫。

    唐晓芙想到前世自己在杂书上看到的一个典故,古代有一个诗人的妻子,临死前对诗人说,让他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千万不要记得她的好,更不要在以后的妻子面前提到她,这样才会一心一意的对待后来的妻子,两人才能白头偕老。

    陷入爱情的女人总是为对方考虑得多。

    唐晓芙不禁想到一首古诗: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在家独守空闺的女子还在牵挂着在外游荡的丈夫,生怕他没吃好!

    自古痴情女子薄情汉,但愿这一世自己没爱错人。

    冷晨旭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就带着唐晓芙和妞妞回到了冷司令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冷司令特意通知了亲友,让亲友们和唐晓芙见上一面,冷司令家来了不少客人,保姆和勤务兵都忙的飞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