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冷家,自然是一番寒暄,唐晓芙呈上礼物,哪些是冷老爷子的,哪些是冷司令夫妇的,哪些晨曦的,就连伍卫国这些勤务兵,还有家里的保姆都有份,却独独漏掉了沈从贤的礼物。

    说实话,唐晓芙虽然知道他是冷晨旭的后妈沈茹芸带来的异父异母的弟弟,但根本就没有从心里意识到他是冷家的人,所以才会准备漏了他的礼物。

    而方文静也没想到,因为唐晓芙从来就不在家里提起这个人。

    气氛有点尴尬。

    沈从贤却丝毫不介意:“没事,等过元宵时你补我一份礼物就行了。”

    “好。”唐晓芙答应了一声。

    这是唐晓芙和冷晨旭确立关系之后唐晓芙正式登冷家的门,所以冷家的长辈按风俗得给唐晓芙上门礼。

    冷老爷子喜欢唐晓芙,早就巴不得她和冷晨旭凑一对。

    说真的,自从冷晨旭和他的前女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分手之后,这都多少年了,冷晨旭就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子动心过,他都怀疑备受打击的他从此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了,好在唐晓芙的出现如阳光照散雾霾,让冷晨旭又走上了正轨。

    冷老爷子可是大松了一口气,在他的眼里,唐晓芙就是他们冷家的大救星,因此给唐晓芙的上门礼格外出手大方,像甩废纸似的一甩就甩了三百块。

    唐晓芙说了谢谢,喜滋滋的把冷老爷子给的礼钱放兜里了。

    冷司令夫妻两个也要给唐晓芙上门礼。

    本来他夫妻两个打算共出一份礼钱就行了,可是事到临头沈茹芸改变了想法,在冷司令给过唐晓芙一百块钱上门礼之后,她又单独给了五十块,笑着对唐晓芙说道:“我没有你冷伯伯工资高,所以给五十块钱意思意思,你千万别嫌少。”

    自从看过唐晓芙送给他们一家大小的礼物之后,沈茹芸就打算和唐晓芙化干戈为玉帛,这孩子既有心计为人又大气。

    唐晓芙送给老爷子的是很难买到的虎骨酒,这种酒对老年人的风湿腿疼有奇效。

    冷老爷子虽然身体相当不错,可是年轻时带兵打仗也是吃过不少苦的,腰腿都有毛病,而且到了年纪大了越发严重,这虎骨酒相当于雪中送炭。

    (解释一下,老虎是在1988年11月8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在1989年3月1号开始实施的,所以88年之前还是能够买到虎骨酒的。)

    唐晓芙送给冷司令的是一件俄罗斯羊皮做的羊皮坎肩,俄罗斯的西伯利亚羊皮特别保暖,做成坎肩穿在身上很暖和。

    而唐晓芙肯定还细心的从冷晨旭嘴里打听到她喜欢吃龙须酥,所以不仅给她做了一身适合她这个年龄穿的端庄大气又时髦的毛料衣服当礼物,而且还送了几盒龙须酥。

    至于晨曦,也是一套质地不错的漂亮衣服。

    唐晓芙这孩子虽然有心机,但不害人,也懂得适当的忍让,自己如果再和她斗下去的话,肯定屡斗屡败,那就不要斗了。

    因为想通了这些,所以沈茹芸才抓住这个机会主动天好。

    沈如云主动示好,唐晓芙当然也看出来了,因此对她粲然一笑。

    再过几年自己就二十岁了,那时就要嫁给冷晨旭了,虽然他们以后结婚有自己的住处,不用和冷司令他们一起住。

    但不论怎样,沈如云始终都是冷晨旭的后妈,也是她的长辈,逢年过节还是要见上一面的。

    如果她和沈如云关系处的不好,沈茹芸在背后使绊子,她就得分散精力去对付,那样过得该多累啊。

    而且如果她和沈如云掐架,估计冷司令父子两个内心也是万分崩溃的。

    但现在大家都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和平共处,这样多好!

    收完上门礼,大家坐着聊天,一直聊到四点多,唐晓芙就被冷老爷子赶去厨房做年夜饭了,他好久都没有吃到唐晓做的菜了,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流口水。

    冷晨旭跟着唐晓芙一起进厨房打下手。

    唐晓芙在厨房里偷偷的跟冷晨旭说,老爷子比上次见到时明显又老了一截,看着让人心酸。

    她决定以后每个月抽两天跟着冷晨旭带着妞妞一起回乡下探望老爷子,给老爷子做一顿好吃的。

    冷晨旭自然是满口答应,同时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他真没选错人,真正的好女人会关心自己的亲人的。

    一个小时之后,年夜饭的菜陆陆续续的上桌了。

    唐晓芙大秀厨艺,做了不少适合老人和孩子吃的菜肴。

    等冷晨旭带着妞妞放过吃年夜饭的鞭炮之后,一家人围桌而坐吃起香喷喷的年夜饭,大家都称赞唐晓芙的厨艺棒,唐晓芙被夸得脸都红了。

    沈茹芸一个劲儿的给冷晨旭和唐晓芙夹菜。

    沈从贤见了友好的冲着冷晨旭和唐晓芙笑笑,显得特别有涵养特别与世无争。

    沈茹芸还喜笑颜开的说妞妞在唐晓芙家里长好了,脸上有点肉了,比以前更粉嫩了。

    冷家其他人都深以为然的点头,关键是妞妞现在吃饭不怎么要人喂了,自己拿着勺或者筷子夹菜吃。

    沈从贤就坐在妞妞身边,不时地喂一下妞妞。

    唐晓芙是众人的焦点,虽然一直在不停地和冷家的人交流,但她也一直在留意着妞妞,才三四岁的孩子,最怕吃东西卡住了。

    因为她前世小时候就有这种经历,差点把她的亲妈吓死了。

    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唐晓芙忽然看见妞妞略显难受的抓喉咙。

    唐小芙紧张起来,急忙问道:“妞妞,你怎么了?”

    妞妞用力咳了几声,艰难的说:“喉咙……难受……”

    因为妞妞面前的小碟子里放着一块没有吃完的酒糟鱼块,众人第一反应就是她被鱼刺给卡住了。

    众人都慌了,纷纷出谋划策,有要用醋灌的,有要让妞妞多吃些韭菜或豆芽把鱼刺带下去的。

    唐晓芙一面给妞妞夹韭菜,一面多嘴问了一句:“妞妞,鱼刺卡的疼吗?如果卡得很疼就必须去医院。”

    妞妞这个时候脸已经有点紫胀,不像是被鱼刺卡到的模样。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表述不清,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个个焦急万分。

    沈从贤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惊恐地说道:“我刚才喂妞妞吃了一块爆炒猪肝,会不会是那块猪肝没有炒烂,妞妞咽又咽不下,吐又吐不出来,卡在喉咙那里?”

    冷晨旭冷厉地瞪了他一眼,把妞妞倒过来用力的拍她的背。

    冷司令虽然紧张的冷汗直流,可仍然保持着冷静,吩咐勤务兵赶紧去把车开来随时待命。

    他在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冷晨旭不能把那块没嚼烂的猪肝给妞妞拍出来,那么就得火速送妞妞去医院处理。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妞妞在一声大哭之中把那块猪肝给吐了出来。

    唐晓芙低头看了一眼那块猪肝,有点大不说,还是有筋的一块!不然妞妞也不会嚼不烂卡在喉咙那里。

    那道猪肝是用肝尖爆炒的,所以切成的肝片上有筋的很少,想吃到有筋的肝片跟中大奖似的,却这么巧偏偏被沈从贤喂给妞妞吃了。

    唐晓芙下意识的向沈从贤看去,他一副很无辜、很内疚的样子,唐晓芙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心想自己生性多疑,恐怕是自己想多了。

    妞妞没事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冷家三代男人没有血色的脸又渐渐恢复了正常,大家继续吃年饭。

    有了刚才那个惊悚的插曲,唐晓芙在落坐的时候,装作无意的坐在了妞妞刚才坐的位置上,妞妞则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现在妞妞处在她和冷晨旭之间。

    一顿年饭吃完,外面已经黑灯瞎火了。

    唐晓芙在冷家坐了坐,大家一起吃了些水果,唐晓芙就告辞要走。

    年前那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她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冷晨旭见她一脸困倦,就要送她回家。

    妞妞和唐晓芙已经共同生活了半个多月,见唐晓芙要回去,也要跟着她回她的家。

    大年三十讲究的是合家团圆,妞妞是不能跟着唐晓芙回她家的,得留在冷家。

    大家好说歹说一通劝,再加上冷晨旭再三保证明天一大早就把唐晓芙接过来,妞妞总算松开了紧抱着唐晓芙大腿的双手。

    可是真要离开的时候,唐晓芙看了沈从贤一眼,总有些不放心。

    冷晨旭要送她回家,她坚决不让,以她们俩个都走了担心妞妞会哭为借口,让他留下。

    沈从贤站了起来,自告奋勇愿当护花使者送唐晓芙回家。

    唐晓芙有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答应让沈从贤送她回家。

    大过年的,又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公交车上乘客很少,沈从贤和唐晓芙坐一块儿。

    一路上,沈从贤显得非常有绅士风度,上车让唐晓芙先上,买车票他来。

    一张车票也就一毛多分钱,唐晓芙没有跟他客气。

    乘车到了码头,换乘轮渡。

    虽然只是落后的八十年代,可是大过年的江城到处都灯火辉煌,特别是长江大桥的灯光映到长江里,在波涛里碎成一江银片,别有一番风情。

    唐晓芙迎着呼呼北风,虽然冷风割得她脸有些疼,她却愿意吹冷风——大概内心深处她有点自虐倾向吧。

    江水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让唐晓芙觉得心旷神怡,同时又神思飘飘。

    她记起她曾经对着江水大喊,她要非常非常有钱,娶个男人回家,可现在,她想嫁个男人,嫁给爱情。

    沈从贤在她身后柔声道:“这么对着风吹不冷吗?”说着,把他身上的呢子大衣脱下来,披在唐晓芙的身上。

    唐晓芙是个性格有些古怪的女生,她不是随便哪个男生向她献殷勤她都接受的。

    所以沈从贤刚把大衣披在她的肩上,她如同甩掉火红的烙铁一样把那件大衣又扔回给沈从贤,走到船舱中央坐下:“我刚才喝了一瓶葡萄酒,身上正有些热,吹吹冷风刚刚好,我不冷的,你把衣服赶紧穿好,别一热一冷风一吹感冒了。”

    她的话说得很冠冕堂皇,尽管之前她的举动有点伤人,也被这几句话给遮掩过去了。

    沈从贤试图找话和唐晓芙聊天,可每个话题只开一个头就被唐晓芙巧妙的终结了。

    沈从贤又不傻,当然明白唐晓芙根本就不愿意和他聊天,于是闭上嘴巴。

    下了轮渡,唐晓芙就不要沈从贤送了:“我马上就快到家了,你赶紧换车回你的家吧。”说着就想快步离去。

    沈从贤在背后苦笑:“我哪里有家?”

    沈从贤有没有家唐晓芙漠不关心,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对他的感觉总是好不起来,但无论如何又得装装样子,于是问道:“沈老师怎么可能没有家呢?沈老师每个周末也是会回家的呀。”

    沈从贤怅然地叹了口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不管我回哪个家,自己都是多余的那个。”

    唐晓芙想到刚才在冷家沈茹芸对冷晨旭兄妹和妞妞都能亲切地说上几句,唯独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却很少嘘寒问暖,难怪沈从贤会有这样的感慨!

    但她也不是那种单纯得要命的女孩子,前世公母渣狗给她的血的教训,她不会因为别人在她面前卖惨,她的同情心就泛滥。

    再说沈从贤的情况也不是特别惨,他都是个成年人了,不一定非要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

    老天给了他好相貌,而且他又有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比起那些父母双亡的流浪儿童,他的境遇不知要好多少,一个大男人真没必要为这件事在她面前唉声叹气。

    唐晓芙很明显的敷衍道:“沈老师想多了,我看沈师长就对沈老师很好,而且刚才冷司令还要你留下一起看春晚,分明是把你当一家人看,做人呢,别太苛求,一切都很美好。”

    夜色里,沈从贤眸里的光有些复杂。

    唐晓芙笑着冲他招招手:“沈老师再见,谢谢沈老师送我回来。”说罢,转身就走。

    “等等!我还有话跟你说!”沈从贤紧追了几步,一把捉住唐晓芙的一只手腕。

    唐晓芙心生不悦的看向他捉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