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卓然的房间也早就安排好了,和方文静和乔大夫一起住在三楼。

    除了把陆卓然的书包和书籍都拿回来之外,其他的包括衣物方文静都没让陆卓然拿,去商场从里到外给他买了好几套冬衣,至于其他季节的衣服,以后再慢慢购置。

    陆卓然回到了自己的亲妈身边,仍然显得心事重重。

    起先方文静还以为陆卓然来到新家有些不适应,因此尽量的多陪他,多关心他,可他仍然闷闷不乐。

    后来方文静细细的一问才知道,原来陆卓然不想要方文静收陆文轩的那三百块钱精神损失费,而且他还想把陆奶奶留给他的那套在三阳路的私房还给陆家。

    虽然他在陆家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爱和母爱,陆文轩始终认为他是赵雅琴用来要挟他的工具,所以对她没有半点父子感情。

    而赵雅琴因为用他换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对亲生女儿充满了愧疚,所以对他好不起来。

    特别是后来赵雅琴发现自己虽然用尽手段、费尽心思嫁给了陆文轩,陆文轩依旧不爱她,心中充满了挫败感,觉得自己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太不值了,把这种怨气都发在了陆卓文身上,对他非打即骂,从来没有一个好脸色。

    但是说实话,陆奶奶对陆卓然是真的好,悉心培养他。

    陆卓然对陆奶奶还是充满感情的,现在自己既然不是陆家的人,他就想把陆家的财产都还给陆家,这是他报答陆奶奶的方式。

    方文静转头就把陆卓然的打算告诉了唐晓芙,唐晓芙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

    陆文卓能够这么想,只能证明他是一个非常有主见并且非常善良的男孩子。

    于是唐晓芙特意放下手头繁忙的工作,带着陆卓然和方文静去了一趟陆文轩家里。

    陆文轩父女三个一见他们母子三个立刻炸毛了,把他们往外面轰:“官司你们赢了,人你们带走了,钱和财你们也捞到不少了,你们还来做什么?我们不欢迎你们,你们快滚!”

    陆卓然和方文静很是尴尬,唐晓芙冷笑两声:“我们滚可以,我就怕你会后悔。”

    陆文轩父女三个犹豫了,他们都见识了唐晓芙的厉害,生怕她就此离开的话又要出什么花招,而他父女三个根本就应付不了。

    于是陆文轩只得冷着脸道:“来都来了,那就进来坐坐吧。”

    方文静和陆卓然跟着唐晓芙进了陆文轩的家门,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唐晓芙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陆文轩父女三个震惊了,他们没有想到陆卓然居然这么大义,既不要陆文轩赔给他亲妈精神损失费,还把陆奶奶留给他的那幢私房还给他们!

    换作是他们,他们就做不到。

    父女三个真的被陆卓然的好人品给感动了。

    陆文轩本来还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只可惜唐晓芙不给他机会,只说了句哪天约个时间把陆奶奶留给陆文轩的房子过户给他们,然后再立个不要他们赔偿精神损失费的字据就带着陆卓然和方文静离开了。

    陆文轩父女三个一直追着把他们送到公汽车站,看着她母女三个上了车,他父女三个心中一时都五味杂陈。

    本来想打官司从方文静那里要回唐晓芙的念头陆文轩也彻底打消了,人家仁义,他不能表现的像个无赖。

    处理完陆家那边的事就快到过年了。

    方文静有些紧张,今年过年她得和乔大夫一起拜访乔大夫的那些亲朋好友。

    虽然结婚那天乔大夫是宴请了他那些亲朋好友的,不过那时只是一面之交,也没多说话,这次过年估计每家亲朋好友家里都要去坐坐说说话,方文静有些怕人家瞧不起。

    唐晓芙处理的方法简单粗暴,对方文静说,如果有谁瞧不起她,以后就再也不登人家的门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人不必太瞻前顾后,你替别人想得那么多,别人会替你想几分?

    方文静道:“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我怕你乔叔叔会生气。”

    唐晓芙又给她出点子:“如果乔叔叔看着妈妈被别人瞧不起而不站在妈这边,那妈就得跟他好好沟通,直截了当告诉他、他这样做伤妈妈的心,如果这样还没用的话,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瞧不起乔叔叔,反正妈也不用乔叔叔养,妈有我们呢!”

    方文静为难道:“这样不是使矛盾激化吗?”然后嗫嚅着道:“妈可不想再离一次婚了。”

    再离一次婚,别人该怎么看她呀!

    唐晓芙正色道:“这个矛盾的激化症结在乔叔叔身上,并不在妈妈身上,要是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妈妈无原则的忍让,就会重蹈妈妈和唐振中的覆辙,这事妈妈自己拿主意吧。”

    大年三十的前三天,唐晓芙就把所有员工的工资奖金以及过年补助都发放了下去。

    这一个月因为工作强度大,而且生意好,所以每个员工最低都能够拿到八十多块钱,大家都喜笑颜开。

    简明拿到的钱最多,工资奖金和过节补助就有一百多块钱,他还有股东分红五百多块钱。

    简明虽然出生在条件优越的家庭,可是一下子靠自己的努力和劳动拿到这么多钱,他仍然兴奋得脸通红,高兴的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唐晓芙嫌弃的斜睨着他:“好歹是大干部家庭的官二代,别这么没出息好吧。把那股东分红的五多块钱存起来,另外一百块钱给叔叔阿姨还有简丹买些礼物。”

    唐晓芙一副心灵导师的模样指点着简明。

    “存起来多麻烦呀。”简明直接把那五百多块钱砸在唐晓芙的面前,”你干脆把这些块钱拿去扩大你的生意吧。”

    唐晓芙又给推了回:“,你拿去存起来或者做别的投资都行,我这里资金是够的,你不用担心我。”

    唐晓芙有她的想法,如果简明投入的资金越多,他在服装厂站的股份就越大,而她是有私心的,不希望他的股份扩得太快了。

    有时候在不涉及到利益的时候,两人可以做长远的朋友,但是如果涉及到利益,随着时日的推进,友谊可能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

    唐晓芙害怕她和简明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如果简明的股份占得太多,而她们之间因为利益又不可调解,那么自己会被简明制肘,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等两人再合作磨合几年,如果确实是彼此的生意好搭档,到那时再让简明注入更多的资金让他分得更多的股份也不迟。

    前世白莲花和渣狗对唐晓芙的伤害太大了,在她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她现在不论对谁都不会倾心吐胆,怎么也会给自己留几步转身就走的空间的。

    虽然有时候唐晓芙也觉得自己太过于小心了,可是怎么办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要克服自己内心的障碍,还得慢慢来。

    大年三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了一顿年饭。

    今年的年饭没有安排在晚上,而是中午吃的,因为吃完年饭唐晓芙还得赶去冷家吃年饭,唐建斌也要在今天赶回乡下和自己的家人团聚,所以唐晓芙家的年饭必须得定在中午。

    唐晓芙家中午吃年饭冷晨旭是必到的,他可是方文静的准女婿。

    上准丈母娘家肯定不能空着手来,冷晨旭带了不少礼物。

    方文静嘴上虽然说着太破费了,可脸上却笑开了花。

    她并不是贪图冷晨旭这些礼物,今年他们家也办了不少年货,只是冷晨旭提来的东西越多越贵重,表示他对唐晓芙越重视越喜欢,她这个做妈的当然开心了。

    这顿年饭当然是由唐晓芙掌勺,谁叫她的厨艺最好!

    鸡鸭鱼肉兔样样俱,还有这个季节很难吃到的各种青菜,十六道菜摆满了桌子,大家都大快朵颐起来。

    妞妞在唐晓芙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早就已经彻底改了挑食的毛病,唐晓芙给她夹什么菜她都像只小猪一样呼噜吃得可香了。

    冷晨旭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吃过年饭就是发红包的环节了。

    唐晓芙这些做晚辈的给方文静夫妻两个拜年。

    方文静和乔大夫都乐呵呵的掏红包,当然最先给的是妞妞,他夫妻两个一人给了妞妞五块钱。

    到底是在豪门长大的孩子,视金钱如粪土,妞妞拿到红包转头就交给唐晓芙:“阿姨,你帮我收着。”

    “好。”唐晓芙接过红包。

    方文静和乔大夫给唐晓芙几个也一个人发了五块钱的红包。

    唐晓芙几个都笑了起来:“都多大了还拿红包,不要不要!”都要退还给方文静夫妻两个。

    乔大夫笑着道:“大过年的,不发红包不热闹,你们都拿着,明年我就不发了。”

    唐晓芙她们听乔大夫这么说,于是都笑着收下。

    作为最晚的辈份,妞妞还收到唐晓芙他们给的红包,他们都包的是两块的红包。

    妞妞依旧信任地都交给唐晓芙保管。

    唐建斌给了妞妞红包之后,就上五楼精心打扮了一番下楼。

    一套唐晓芙为他裁剪的黑色毛料西服配上板寸短发,显得非常精明强悍,一双铮亮的皮鞋加两手满满的礼物,一看就是在外面混的不错的模样。

    唐建斌笑着和方文静等人告辞。

    方文静道:“你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说着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不少礼物来交给唐建斌:“这是些红枣、糕点之类的东西你带回去给你阿姨吃,让她尝尝鲜,这许多点心咱们五福镇没有卖的。这几块布料也是给你阿姨的,让她自己给自己做几身衣裳。”

    唐建斌推辞:“我每次回去大妈总是大包小包让我给阿姨带不少东西回去,阿姨都说我了,让我别再带了。”

    “没事,这些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而已。”方文静非要唐建斌带上,唐建斌推辞不掉,只得拿上。

    东西太多,他两只手拿不下,唐晓芙就把给自己做的双肩大书包借给他装东西,一部分东西装在大书包里背在背上,还有一部分拎在手上,这样就拿得下了。

    唐建斌走了之后,唐晓芙牵着妞妞往四楼上走:“咱们也该打扮打扮,跟着你叔叔一起去你爷爷家了。”

    冷晨旭跟在他俩身后,一起进了唐晓芙的房间。

    唐晓芙打开衣橱,先把给妞妞做的新年的衣服拿了出来,是一件娃娃衫的大红色的镶了白色人造毛的短大衣和一条黑色灯芯绒裤子。

    裤脚那里各贴了一张长颈鹿的布艺贴,脚下穿一双红色的灯芯绒小棉鞋,这双灯芯绒小棉鞋还是方文静抽空给妞妞做的。

    唐晓芙把自己的新年衣服也拿了出来,也是一件大红色的呢子大衣,不过是中长掐腰带裙衫型的,里面配一件黑色的高领妈妈牌毛线衣。

    当挑选裤子时她犹豫了,如果自己也穿条黑色的裤子,就和妞妞看上去太像母女装了。

    但是黑色跟红色最搭,别的颜色和大红搭配起来总有一点不协调。

    唐晓芙拿不定主意,把好几条裤子提着给冷晨旭看,问他,她穿哪一条颜色的裤子比较好。

    这可真问住了冷晨旭这个直男,不论穿黑裤子还是穿墨绿色的裤子还是穿咖啡色的裤子不都是唐晓芙么?难道她换上另外一条颜色的裤子,她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吗。

    冷晨旭语出惊人:“穿什么颜色的裤子无所谓,但一定要确保穿裤子!”

    唐晓芙表示很抓狂,不知现在和他分手还来不来得及。

    在对比考量了很久之后,唐晓芙终于决定还是按最开始的打算红配黑。

    然后扔了一套西服在冷晨旭的脸上:“这是我给你做的新年的衣服,你也换上。”

    冷晨旭很乖,开始脱军装:“我的老婆牌毛线衣在哪里?”

    唐晓芙把妞妞牵到写字台前坐下,把写字台上的一面小圆镜支起来,开始给妞妞重新梳头发,百忙之中白了冷晨旭一眼:“你现在还没有老婆!”

    冷晨旭咧嘴笑了笑。

    唐晓芙给妞妞梳好头,又给自己重新梳了头,准一家三口人模狗样的来到三楼,和方文静等人打招呼出门。

    方文静特意把唐晓芙要带到冷家的礼物检查了一遍,见没问题,这才放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