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陆卓然进了学校,方文静也准备回家,好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饭款待陆卓然,这时她才发现她高兴的过了头,忘了给自己留几角钱的车费,于是从长江大桥走回去。

    虽然方文静是在乡下长大的,从小就走惯了山路,走长江大桥对她而言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她今天穿的是一双皮鞋,如果乘车的话走路走的少,没多大影响,可长江大桥这么远一条路下来,她脚上打了好几个泡子,到后来每走一步都疼的要命。

    方文静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唐晓芙姐妹见到她,都关切的问她中午有没有吃午饭。

    方文静说了一句:“吃过了。”就满怀激动迫不及待的告诉唐晓芙姐妹,陆卓然愿意和她相认的消息。

    唐晓芙姐妹都表示很惊讶,等听完方文静的叙述之后,都笑着说道:“这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银梭恐怕是怀着坏心思告诉陆卓然他和方文静是亲生母子关系的真相,想让陆卓然崩溃,可没想到陆卓然坦然接受,陆卓然这孩子的心理素质可真不错!

    唐晓芙姐妹都替方文静高兴,当然唐晓兰比唐晓芙更高兴,因为她马上就会多一个亲哥哥了!

    方文静还告诉两个女儿,今天下午她要请陆卓然来她家吃晚饭。

    唐晓芙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去买菜,妈和晓兰去学校接卓然。”说着,去厨房拿菜蓝子,准备出门买菜。

    她刚下到二层楼,方文静追了下来,喊住她。

    唐晓芙停下脚步问:“妈妈,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菜叮嘱我一定要买回来?”

    方文静摇摇头,踌躇了半天才说道:“我马上要认回卓然了,我怕你心里不痛快……”

    唐晓芙笑着拍了拍方文静的胳膊:“妈妈想得太多了,卓然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在别人家又过的不好,妈妈理当认回,再说卓然回到了妈妈的身边,我还是妈妈的女儿,这两件事并不冲突,妈妈多了一个儿子,我和晓兰多了一个兄弟,皆大欢喜。”

    方文静释然地笑了:“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寒假高三补课,下午放学的早,五点半就放学了。

    陆卓然跟着方文静和唐晓兰一起回到方文静在司门口的家时,唐晓芙已经做好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

    所有人都大快朵颐,方文静不停的把最好的菜往陆卓然的碗里夹,弄得陆卓然很不好意思。

    大家边吃边聊,主要是方文静夫妇两问陆卓然在陆家的日子。

    陆卓然这孩子为人体贴,只说陆老太太对他如何如何的好,只字不提他在陆氏姐妹那里受的苦,怕方文静听了伤心。

    之后唐晓芙让陆卓然在下个星期一请了半天假和方文静一起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这样大家更安心。

    母子俩独处,陆卓然才有机会问方文静,他的亲生父亲在哪里。

    那天在方文静家吃晚饭,他听见唐晓芙姐妹两个叫乔大夫为叔叔就知道乔大夫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方文静便把她和唐振中已经离婚的事告诉了陆卓然。

    也把她和唐家以及和唐振中的恩恩怨怨都说给陆卓然听。

    虽然做人要向前看,把以前不愉快的都抛之脑后,但是方文静还是觉得有必要让陆卓然知道她和唐振中分手的原因。

    她担心认回陆卓然之后,唐家会跑到陆卓然的面前挑拨是非,那她还不如事先就让陆卓然了解一切。

    陆卓然得知自己被调包唐家脱不了干系,自然不会亲近他们了,也就更不容易上唐家的当了。

    一个星期之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方文静和陆卓然属于医学上的母子关系。

    接下来就是要把陆卓然从陆家带走。

    在进行第二步之前,唐晓芙告诉冷晨旭,方文静已经和陆卓然相认了,只用一纸调令让陆文轩带着他的两个女儿离开江城去云南即可,后面的事冷晨旭不必做了。

    去陆家找陆文轩要人是唐晓芙陪着方文静去的。

    陆文轩听完唐晓芙母女两个的来意,很是气急败坏,怒吼道:“卓然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的,凭什么你们来领人就能领去!”

    唐晓芙冷笑:“凭什么?就凭卓然是我妈的亲生孩子!

    再说卓然又不是我妈卖给你们的,而是你老婆偷去的,我们要回卓然理直气壮!

    至于你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卓然,这话就可笑了。

    据我所知,卓然是他奶奶养大的,就是把他偷走的养母赵雅琴对他都是不冷不热的!

    你既然半点都不喜欢卓然,那为什么不让他回到他亲妈的身边?”

    面对唐晓芙犀利的质问陆文轩答不上来,难道跟她母女两个说,他把陆卓然留在身边是是想要他传他陆家的香火?

    但陆文轩毕竟是有文化的人,看书看报见多识广,他冷笑一声:“事情没你说的这么简单,你们就算想要回卓然,我养了他这么多年,你们好歹得出几千块钱的养育费吧?”

    他想用钱僵住方文静母女两个,几千块钱,他不相信她母女两个人拿的出来!

    方文静一听这话傻了眼,虽然家里现在很有钱,可是那些钱基本上都是唐晓芙赚回来的。

    唐晓芙心宽,帮她找回儿子已经够对得起她了,如果还让唐晓芙出一笔巨款才能要回儿子,这个口方文静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的。

    别说几千块钱了,就是一千块钱也不是个小数目,何况唐晓芙的生意在不断扩大,她自己资金都不够,让她抽出一千块钱来要回卓然,方文静良心也会不安的。

    唐晓芙毫不退缩,冷笑着道:“我再重申一遍,卓然不是我妈卖给你们陆家的,而是你老婆偷走的!

    正是因为你老婆这个举动,让我妈和卓然亲生母子分开这么多年!我没叫你们陆家陪我妈精神损失都是看在卓然奶奶一片真心对卓然的份上,你居然还敢要抚养费!算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咱们法庭上见。”

    唐晓芙说完,拉着方文静就离开了。

    方文静在路上不断的问唐晓芙,这种事还可以打官司吗?

    唐晓芙道:“怎么不能打官司了?我真的是看在卓然奶奶对卓然还不错的份上,所以没有打算让陆家赔偿你和卓然精神损失费,可我就是看不惯陆文轩那副无赖嘴脸,还知识分子呢,简直丢知识分子的脸!我这次要告得他赔一大笔钱给你和卓然,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方文静喃喃道:“那个人再不好但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做女儿的告父亲好吗。”

    “呃……我只认理不认亲!”唐晓芙一脸正义,她又不是真正的原主,亲生父亲什么的在他心里并没有多重要!

    唐晓芙第二天就代表方文静向法院递了诉求,冷晨旭还帮她找了一个优秀的律师。

    陆文轩急了,他心里明镜似的,这场官司他必输无疑,而且还很有可能如唐晓芙所说的那样,他反过来还得拿一笔精神赔偿给方文静和卓然。

    陆文轩越想越心塞,于是他也请了一个律师帮忙打官司。

    虽然这种民事诉讼当事人可以自己出庭为自己辩护,但是对方请了律师,陆文轩觉得自己如果不请律师的话,很可能输掉官司,毕竟他不是打官司的专业人士。

    陆文轩多方打听,聘请了一个据说是屡战屡胜的律师。

    那个律师和他一起分析案情,唐晓芙想从他这里得到精神赔偿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当时赵雅琴调包孩子的事他并不知情,所以过错方是赵雅琴而不是他,不过陆文轩也没理由把陆卓然再留在自己家了。

    陆文轩听完律师的话,沉吟了片刻,对律师说,既然留不住陆卓然了,那就把他的损失降到最低,总不能让他给别人白白养了孩子吧。

    律师给他出主意,如果他想从方文静那里要到补偿,除非能够举证当年是方文静把孩子卖给或者送给赵雅琴的,否则方文静不用支付他任何费用,因为方文静是这件调包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陆文轩一听这话连忙找到银梭一家,让他们帮忙作伪证,证明当年是方文静自愿把陆卓然卖给他们的。

    他这样可以一箭双雕,让陆卓然对方文静心灰意冷,说不定就不会离开陆家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陆卓然回到方文静身边,他心中肯定埋了一根刺,和方文静从此会有隔阂。

    并且诬陷方文静把陆卓然卖给赵雅琴,还能从方文静那里得到一大笔的补偿。

    他的律师已经调查过了,虽然方文静只是个家庭妇女,没什么收入,可是她现在的男人是大医院的内科主任医生,每个月是有五十多块钱的收入。

    特别是方文静的大女儿唐晓芙,名下资产很多,只要他们准备的理由充分,应该能够要到不少补偿。

    陆文轩心中暗喜,他并不是贪财,他只是让想让方文静母子几个不好过!

    当时律师把调查唐晓芙资产的结果告诉陆文轩时,陆文轩大吃一惊,虽然每次和方文静、唐晓芙母女两个见面,她们都穿的不错,知道她们的日子应该也过的很好,但没有想到唐晓芙居然这么有钱,而且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

    看来唐晓芙还真是遗传了自己陆家的高智商,他们陆家几代人读书都很行,他两个女儿都是大学生!

    陆文轩打定主意,先把这场官司打赢了,然后回头向方文静要回唐晓芙。

    虽然他憎恨唐晓芙的亲妈,但是唐晓芙这么能干,又会赚钱,而且又读的是名牌大学,能够为陆家光宗耀祖,不要回来就太可惜了。

    再说了,方文静把卓然要回去了,他凭什么不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要回来,让方文静也体会一下什么叫做鸡飞蛋打!

    陆文轩有求于银梭一家三口,银梭一家三口自然狮子大开口,没有五百块钱他们是不会帮他作伪证的。

    他们要的实在太多了,陆文轩虽然收入还可以,但是很注重生活品质,所以花销也大,家里的存款加起来也没有三百块钱,即便有,他也不会满足银梭一家三口的,他又不是凯子!

    陆文轩以退为进:“既然你们这样贪心,那算了,我不请你们做伪证了。”

    银梭一家三口见陆文轩要走,自然极力挽留。

    最后各怀鬼胎的双方互相讨价还价,终于一百块钱成交。

    开庭那天,银梭一家三口很有诚意的去给陆文轩作伪证。

    只是他们的伪证很容易就被唐晓芙戳穿了,如果陆卓然是方文静卖给陆家的,为什么当年她和唐振中打离婚官司时她会不知道唐晓芙不是她亲生的,反而唐振中夫妇两个却那么肯定!

    而且如果陆卓然是方文静卖给赵雅琴的,为什么赵雅琴那块日后和女儿相认的玉佩会在银梭手里?

    这两点银梭一家三口都无法解释清楚,所以法院没有采信他们的证词。

    一场简单的民事官司很快就尘埃落地,法院判陆卓然回到她亲生母亲方文静身边。

    陆文轩像斗败的公鸡一样,白白给了一百块钱收买银梭一家三口,官司却还照样输。

    并且这还没完,唐晓芙代替方文静和陆卓然向他索赔精神损失费。

    如果陆文轩不请唐振中一家帮他做伪证的话,这个精神损失费他根本就用不着赔给方文静母子俩。

    但现在因为他请唐振中一家给他做伪证,把一切都弄巧成拙。

    唐晓芙请的律师一口咬定他是当年调包案的知情者。

    陆文轩当然大喊冤枉,如果真的扣上调包案知情者的帽子,那一笔精神赔偿费是跑不了的。

    尽管陆文轩当庭讲出当年他也是受害者,被赵雅琴蒙蔽逼婚,根本就不知道陆卓然是调包的,可这事因为赵雅琴的离世而死无对证,根本就说不清。

    但是陆文轩和原配离婚,娶了赵雅琴是事实,现在在明知道陆卓然不是他的亲生子的前提下,方文静想要要回陆卓然,他不肯,并且串通他人作伪证,反而更容易让法院采信唐晓芙律师所说的,当年调包一事陆文轩是知情的。

    最后法院判,陆文轩赔付方文静三百块钱的精神补偿,至于陆卓然的精神补偿,法院不予支持。

    案子了结的那天,方文静和唐晓芙姐妹两个就把陆卓然接回了她们家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