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今天下着小雨,银梭穿着雨衣,再加上天气冷,唐晓芙和银梭都用围巾包着脸。

    而唐建斌这一年多来变化也很大,在方文静家住,吃得好,就长得好,比以前高大多了,而且因为自己当了包工头,气质穿着都改变很大,所以之前彼此三人没有认出来。

    银梭飞快的打量了一眼唐晓芙和唐建斌。

    唐晓芙自不必说,打扮得很时髦,就连曾经一副农民工模样的唐建斌现在也是一个有气派的老板模样,而只有她费尽心机却混成了环卫工,只觉羞愤难当,转身就跑掉了。

    唐晓芙和唐建斌互看一眼,都不以为意,脚上的泡子都是自己走出来的,银梭混成什么样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他们是不会同情她的。

    银梭在风雨中疯跑,只希望离耻辱远些再远些,却不料和一个人相撞了。

    那人劈头一句话骂道:“你他妈是不是瞎了眼!”

    银梭心情正不好,马上怼了回去:“你才眼瞎!”说着怒火朝天的朝那个人看去,顿时愣住,在心中哀叹,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怎么净碰到自己的死对头!

    银梭撞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死对头陆怡美!

    她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就是不想要唐晓芙和陆家任何人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所以特意向领导反映调到这条街上扫地的。

    今天却好死不死,连番碰到自己的仇人!

    碰到唐晓芙还好说,自己都这样了,她不会再上赶着踩一脚。

    可是陆怡美姐妹两个那就呵呵了!

    银梭看不起陆怡美姐妹两个,觉得她们小肚鸡肠,却忘了她在陆家的几个月里,她是怎么无所不用其极地陷害陆怡美姐妹的!

    只是陆文轩偏爱陆怡美姐妹,始终不上她的当而已,不然陆家姐妹现在过的不知有多惨!

    陆怡美姐妹为人本来就有些嚣张,又有些势力眼,见银梭都落魄成这样了,还敢骂自己,被撞的陆怡美当即一个耳光甩在银梭的脸上,启动汉骂模式,骂了一大通让人奔溃得想自杀的脏话后,转入正题:“你她妈的没长眼睛撞了我,还敢跟我抖狠!”

    银梭早就被骂得没脾气了,她自认倒霉,正要转身灰溜溜离去,可是陆怡丽不放过她。

    她一把揪住银梭的衣领,对着她一顿左右开弓:“对付你这种贱货就要用打的!”

    陆怡美也对银梭拳打脚踢,新仇旧恨一块儿报了。

    有路人见银梭打得这么凄惨,就来劝架,想把陆怡美姐妹和银梭分开。

    陆怡美姐妹两个可不愿意成为众矢之地,对众人讲述了银梭冒充她父亲的孩子、并挑拨她父女关系的事,顺便把银梭那些烂事讲给众人听。

    别说在八十年代这个相对保守的时代,就是唐晓芙前世那么开放的年代也容不下走到哪里卖到哪里的无耻女人。

    因此尽避银梭一声比一声叫得凄厉,可是没有人再愿意理会她了,大家边走边不齿的议论着远去。

    银梭欲哭无泪。

    陆家姐妹把银梭好一顿痛扁,然后才离开。

    银梭总觉得自己年轻漂亮,理应受到领导的关注,所以喜欢在领导面前搔首弄姿,让领导给她安排的活儿轻些,这让同事们对她非常厌恶,见她挨打,也没有一个同事伸出援手,反而都摆出作壁上观看笑话的样子。

    再加上那个年代大街上是没有摄像头的,银梭被陆家姐妹打了,没有同事作证,她自己又拿不出证据来,只能被白打了。

    银梭忍着浑身的伤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下意识的向公交车站看去,唐晓芙和唐建斌还站在公交车站并且扭头看着她。

    银梭恨得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唐晓芙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为了看她的笑话居然站在公交站台不走!

    还有唐建斌也令她生气,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妹妹,可他却站在她仇人的身边,见她被别人打就差拍手称快了。

    其实银梭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个年代的公交又不像唐晓芙前世那么多,而且大多还是那种带辫子的电车,如果在路上掉了辫子,公交就很难准时到达下一站。

    恰好唐晓芙和唐建斌等的那班公交很久没来。

    所以她们根本不是刻意留下来看银梭的笑话的,她们又不像银梭捧着一个朝九晚五的饭碗得过且过,他们两个都是自主创业,时间对他们很宝贵,哪有功夫特意停下来看她被别人狂殴!

    当然,他们看到银梭被别人狂殴,也不会对她有半点恻隐之心,更不会伸出援手。

    他们既不是农夫,也不是东郭先生,绝对不会救一条蛇或者一条狼的。

    唐晓芙和唐建斌要搭乘的公汽来了,于是就上了车离开了。

    银梭的眼里是恶毒的令人恶寒的光芒,目送着她俩离去的身影。

    她暗自握紧了拳头:你们都欺负我对吧,我会一一还回去的!

    放寒假了,陆卓然却仍然住校,方文静每次去偷看他都心疼不已,陆家对他而言是有多冰冷,他才不愿意回去的。

    方文静有好几次都抑制不住冲动,跑到陆卓然跟前,想要告诉他,她才是他的亲妈,可一想到这么做会让陆卓然太猝不及防,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学习,所以在最后关头还是悬崖勒马忍住了。

    今天天空飘起了雪花,天气异常的冷,方文静心神不宁的做着乔大夫给她留下的功课。

    自从唐晓芙背着方文静找乔大夫谈过话之后,乔大夫每天晚上都抽出时间来教方文静认字,和她一起读书读报,而且还每天给她布置作业,让她白天在家里有空时做完,他晚上回来检查。

    她只写了十几个字就转头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担心没有妈妈照顾的陆卓然不知道加衣裳,现在在受冻。

    方文静放下手里的笔,跟唐晓兰交代一声,如果她中午回来晚了,他们自己做午饭。

    到了陆卓然所在的学校,放假了,学校的食堂停了,所以一到中午,补课的学生们都去校外的小饭馆吃饭。

    方文静撑着一把伞,站在角落里注视着中午放学从学校里涌出来的学生们。

    终于看见陆卓然高瘦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他低着头手里拿着一个饭盒,仍旧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还好,他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衣,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围巾,应该不冷。

    方文静放下心来,贪婪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时忽然看见一个女孩子向陆卓然跑去,跑到他的身边拉起他的手就走。

    陆卓然厌恶的用力甩开那个女孩子的手。

    那女孩的背影怎么看上去那么像银梭?

    方文静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紧蹙着眉,快步往陆卓然那里走去。

    银梭被古翠翠来学校把她的丑恶面目揭露无遗,之后传出她假冒陆家的女儿等一系列丑事,最后还被学校开除,所以她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同学们围观。

    大家都好奇她找陆卓然干什么。

    银梭见了陆卓然故意凄凄切切的喊了一声:“卓然。”喊得陆卓然都快吐了。

    那次古翠翠跑到学校找银梭要钱,顺便把她的丑事给抖了一干二净,那时陆卓然还不知道银梭不是他的亲手足,为有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手足而倍感丢脸。

    后来峰回路转,银梭原来和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陆卓然这才大松了口气,不想再和这种烂女孩有任何交集,却没想到她居然会来找他,而且还叫得这么肉麻,并且还抓住他的手想带着他离开!

    银梭被陆卓然甩掉手,马上就启动哭泣模式:“卓然,你就这么抛弃了我吗?”

    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所有围观的同学都古怪的看向陆卓然。

    陆卓然瞠目结舌,他没有料到银梭居然来这么一手,气愤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银梭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有胡说吗?原来……你只是玩弄我!”

    陆卓然气得脸通红:“你是属狗的吧,见人就咬!你之前冒充我爸的女儿混进我们家来,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姐姐那个!你就算想打击报复陆家也麻烦你选蚌好一点的对策,你这个谎言一戳就破!”

    银梭根本就不在乎被陆卓然戳穿了谎言,她能讹上陆卓然当然好,让陆家和方文静都不好过,不过讹不上也没关系,她还有第二步。

    银梭凌厉地冷笑起来:“你以为你是陆文轩的亲生子吗?我实话告诉你,你是被赵雅琴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调包来的,陆文轩也知道真相,可他为什么还留你在陆家,不就是看中你是个男孩子,能给陆家传递香火吗?”

    陆卓然脸色铁青:“你以为我会听信你一派胡言吗?”说着,推开她就想走。

    却不料银梭转身就走到方文静的身边,把她硬拉倒陆卓然的跟前:“我是不是一派胡言你问这个大妈就知道了,因为,她就是你的亲妈!”

    银梭之所以知道方文静就在这里,是因为她自从被陆家赶了出来之后,因为咽不下那口气,就想来找陆卓然挑拨他和陆家的是非,无意中好几次都碰到方文静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偷看陆卓然,所以今天方文静又来偷看陆卓然又被银梭发现了,于是一把把方文静拉了出来,打击陆卓然。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方文静一时蒙圈,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应付。

    陆卓然惊讶的打量了一眼方文静,这个阿姨不是上次他没有雨伞,把自己的雨伞硬塞给他的那个阿姨吗?

    但他随即就恢复了自然,冷冷的对银梭道:“你别找人和你一起演戏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说着分开围观的众人,向一家小饭馆走去。

    银梭在背后大声道:“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如果不信的话,敢不敢和这位大妈做个亲子鉴定?”

    随即又笑了起来:“不过你恐怕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叫亲子鉴定!但是你进了同济的话,问医生,医生就会告诉你什么叫亲子鉴定,你和这个大妈是不是母子关系,做个亲子鉴定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银梭说完,哈哈大笑着离开。

    陆家不是想隐瞒陆卓然的身世吗,她偏不让他们得逞!

    方文静不是也不敢和陆卓然相认吗,那她偏让他们母子关系暴露在众人面前!

    银梭心里得意非凡,自己这一举动伤到两家人,简直太值了!

    陆卓然停下脚步,惊疑地打量着方文静,见方文静殷切紧张地盯着自己,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升起几丝怜惜。

    难道是母子的天然血缘关系使然?

    他走到惶恐不安的方文静的身边,问道:“陆婷婷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方文静不知所措的点点头,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知道你现在读高三是关键的一年,不应该影响你的,所以我没有想现在就和你相认,只想躲在角落里看你几眼……”

    陆卓然却忽然阳光的笑开:“如果你真是我的亲生妈妈,我宁愿和你早点相认。”

    陆家那个冰冷的家他是真的不愿意再回去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方文静觉得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一再问陆卓然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陆卓然笑得很好看:“当然是真的,但前提是你必须是我的亲妈!”

    方文静喜不自胜道:“这点你放心,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医院做亲子鉴定的。”

    陆卓然淡笑着微微点了点头:“那我先去吃午饭。”

    方文静擦了一把眼泪:“我和你一起去吃。”

    陆卓然没有拒绝。

    母子两个来到一家饭馆,方文静净拣好的菜点,吃饭的时候也净把鱼肉往陆卓然的碗里堆。

    陆卓然深深的看了她好几眼,如果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孩子,她不可能什么好吃的都往自己碗里堆,只有亲生父母才会恨不能把天下最好的给自己的孩子。

    说实话,他以前在赵雅琴身上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母爱,只有过世的奶奶像方文静这样宝贝他。

    吃完午饭,方文静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给了陆卓然,还和他约好,今天下午放学之后她带他去她家,和晓芙姐妹两个相认。

    陆卓然笑着答应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