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一把抱住唐晓芙的一条腿:“晓芙阿姨,我要去你家和你一起住。”

    今天下午妞妞和唐晓芙玩了整整一下午,又是堆积木又是打扮洋娃娃,唐晓芙还给妞妞说了不少好听的故事,所以妞妞离不开她了。

    唐晓芙想着冷晨旭的工作还是挺忙的,而冷家又没有合适的人照顾妞妞,于是爽快的答应了:“那好,这个寒假你就住在我家吧。”

    妞妞眉开眼笑。

    苏苡尘已经按照唐晓芙事先的要求,赶制出一大批《大众电影》上正流行的时装样品给她。

    唐晓芙和简明带着那些时装样品把汉正街的服装批发门面跑了个遍,推销自己的服装。

    她的服装样品样式好,做工也精细,许多门面都愿意批发她们的服装。

    只是那个时代的人都没什么签合同的观念,更没什么交定金的说法,只跟唐晓芙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唐晓芙并不是迂腐不变的人,既然这个时代不流行签合同和交定金那就按照这个年代来办事吧。

    她大概问了问每个门面要多少货,做了记录就和简明各回各家了。

    这一整天跑下来,简明她不清楚,她两条腿快累断了。

    回到家里,唐晓芙第一件事就是用公用电话给冷晨旭打了一个电话,问上次军训用的那种药油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她明天去他那里拿。

    冷晨旭问明了她要药油的原因,就说有。

    挂了电话,唐晓芙回到家里无精打采地吃完晚饭,本来想洗漱了睡下,可见方文静闷闷不乐的,就没急着休息了,偷偷的问方文静为什么不开心,如果因为陆卓然的事那就真没必要了,因为最多再过半年陆卓然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方文静拍拍她的手背:“我不是因为这件事烦恼。”

    然后显得特别难以启齿,挣扎了好半天才说道:“我觉得我和你乔叔叔在一起可能是个错误。”

    唐晓芙诧异的眼睛瞪得溜溜圆:“妈妈怎么会这么说?难道是妈妈和乔叔叔两人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吗?”

    她在脑袋里飞快的回忆了一下,自从她放寒假回到家里这段日子明明见乔大夫对方文静很好很体贴,两人感情如胶似漆的羡煞旁人,怎么方文静会这么说?

    方文静不自在地低下头去,两手互相绞来绞去:“没有,是你乔叔叔经常和我说些报纸上或者收音机里的国家大事,可是我听不懂,每次只能傻笑,你乔叔叔说着说着也没了兴趣,就自个儿看书看报。”

    她叹了一口气:“难怪老人们常说,这嫁人要门当户对,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的,不是同一类的人哪怕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也无话可说~

    我真怕时间一久,你乔叔叔就会心生后悔,到那时我们两个闹离婚实在太难看了,人家会怎么看我?结一次婚离一次,又结一次又离一次!”

    方文静说完,神色相当黯然。

    唐晓芙明白,这是因为方文静珍惜这段姻缘,所以才有这么强烈的危机感,怕两人没有共同语言而导致婚姻破裂。

    她搂住方文静的肩说道:“这一切不都是因为妈妈不会认字造成的吗,如果妈妈会认得字,多看报纸,就能慢慢地懂乔叔叔所说的话了,到那时就可以和乔叔叔聊的来了。”

    方文静悻悻地说:“可我不认得字,根本不可能看得懂报纸的。”

    唐晓芙道:“不认得字可以学呀,难道有谁天生会认字吗。”

    方文静马上有些慌乱:“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学得进去?”

    唐晓芙嗔了她一眼:“妈妈才刚刚四十岁,哪里年纪大了?再说妈妈没有听说过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吗?只要妈妈肯定下决心学,每天坚持学会认十个字,不到一年就能认识不少字了,到那时就能看得懂书报了,乔叔叔再和你聊天你就不用傻笑来应付了。”

    方文静沉思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说道:“那我试试看好了,从明天开始我就要晓兰教我学认字。”

    唐晓芙嘴上说着好,心里却在想,我才不会让晓兰教你认字咧!

    饱睡了一夜,第二天唐晓芙起床和家人一起吃过早点,见乔大夫去后院拿自行车准备骑车去上班,唐晓芙连忙跟了过去,在院子外面拦住乔大夫,对他说道:“乔叔叔,我有话跟你说。”

    乔大夫略有些惊讶地看着唐晓芺,虽然他和她的妈妈结婚了,可是唐晓芙姐妹两个对他只有尊重,和他之间话不多,更别提私下交谈了。

    乔大夫对唐晓芙姐妹两个的态度表示理解,毕竟他和方文静结婚,唐晓芙姐妹两个都已经不小了,他们之间想要培养起父女感情没那么容易。

    所以唐晓芙主动和他单独说话,才会让他感到意外。

    当听完唐晓芙的话之后,乔大夫很是愧疚:“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给你妈妈造成这么大的困扰,那好,从今天晚上我就开始教你妈妈认字。”

    唐晓芙满意的笑了:“叔叔在路上注意安哦。”

    “你也赶紧进屋去吧,外面风冷。”乔大夫说完,骑着自行车走了。

    …………

    冷晨旭那边调查的事很快就有了回音。

    冷晨旭告诉唐晓芙,他把唐晓芙给他的银手镯拿给鲁大海看之后,鲁大海当时就老泪纵横,问冷晨旭这只银手镯是从哪里来的。

    冷晨旭如实相告。

    鲁大海激动地当时就想来找方文静和她相认,被冷晨旭硬拦了下来,说等时机成熟了他自然会让他和方文静相认的,鲁老爷子这才勉强作罢。

    唐晓芙心想,是不是找个机会给方文静透透口风,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因为招聘了不少人手,所以服装作坊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已经赶制出不少成品,除了给自己的几家连锁服装店供货之外,其他的唐晓芙让简明找车子一趟趟的都送到汉正街那些事先谈好的门面去。

    那个年代服装生意很好做,所以唐晓芙把货送来,人家就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接下来了。

    唐晓芙交待简明,凡是进了她的服装的批发门面他要盯紧,看那些服装销售的好,及时告诉她,她好安排服装作坊哪些款式多做些,哪些款式少做些,这样不会造成半点积压。

    唐晓芙的服装作坊推出的红樱桃系列女装样式新潮、做工又好,一经上市,不仅她自己的服装连锁店卖的好,在汉正街也销售的很红火,那些批发她服装的门点向简明追加货。

    唐晓芙又没有货车,又不愿意老是让简明帮找车送货,那样会增加成本,于是告诉了那些批发门点她在司门口的总店,让他们自己来拿货。

    那些批发店老板就带两个扁担到她的总店进货,一时间唐晓芙的服装供不应求。

    唐晓芙想,司门口这家小服装作坊已经不能满足她的生意规模了,得找块地皮建一个小厂房,等生意再扩大些,再建个大厂房。

    建服装厂必须得在汉口,因为唐晓芙的前世汉派服装厂大多集中在汉口,如果她孤零零的在武昌开个服装厂,人家外地的进货商不一定肯来。

    人家去汉口一天就能跑下不少服装厂,来武昌却只能跑你一家服装厂,太浪费时间了。

    虽然同行是冤家,可是生意又是互相抬庄的,不然汉正街就不会自发的形成服装一条街、鞋帽一条街这么分类了,就是为了便于进货商打货。

    唐晓芙在冷晨旭的关照下在新华路拿到一块五百平米的地皮,花了她一万。

    方文静笑着说,赚钱困难花钱容易,一下子就用了一万块钱。

    唐晓芙笑了笑,这一万块钱算什么呀,等再过几十年新华路那里拆迁,那五百平米就会变成上千万都不止。

    拿到土地证之后,唐晓芙带着唐建斌去看那块地皮,虽然年前盖房是来不及了,可年后还是要交给唐建斌盖的。

    唐晓芙想盖一幢五层楼的厂房,怎么设计以及费用多少她得和唐建斌好好合计合计。

    唐建斌围着那块地皮走了一圈:“现在盖房子没有你去年盖房子那么便宜了,砖瓦沙石水泥的价格都翻了一番,你想盖一栋五层的厂房面积就有二千五百平米,没个几万块根本做不下来。

    先不谈你手上有没有这么多钱,即便有这么多钱,如果都投入到做厂房里去,你拿什么做生意的资金周转?再说你一下子开这么大一个服装公司,要招多少人要买多少设备,这都需要钱!这么多钱你恐怕也拿不出来。

    我建议你和武大那边的门面一样,先打五层的地基,但只盖一层,等有了钱了,生意规模慢慢扩大了,你再往上面加盖,现在盖五层楼,费钱不说,有好几层楼你也用不上,白白浪费钱。”

    顿了顿,又语重心长的劝道:“虽然现在服装生意好做,你想大捞一票,但我还是劝你稳扎稳打,不要太急进了,现在做一层楼的厂房应该能够满足你目前的生意规模了。”

    唐晓芙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心想,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有头脑,她的确是准备让冷晨旭帮她找关系贷款扩大规模大展拳脚。

    因为前世做生意的观念,无论哪家公司都喜欢去银行贷款借鸡生蛋,可对这个八零年代唐晓芙并不熟悉。

    虽然她有前世的优势,但也只是知道这个年代不论做什么生意都好做,可一些这个时代的政策她根本就不了解。

    在政策不明的情况下,她贷款那么多万一翻船了,不仅把自己拉下水了,估计还得连累方文静、冷晨旭身边这一票人,他们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

    唐晓芙对唐建斌展开笑脸:“那好,我就听你的。”

    唐建斌当场就跟她计算了一下,现在连工钱连盖房子的材料以及走水电,一平方米成本是十块钱,也就是盖一层楼唐晓芙必须得拿出五千块钱来。

    唐晓芙心想,五千块钱她是拿得出来的,不过盖完房子之后就所剩无几了,那就得看看过年前这段时间能够赚多少钱了。

    兄妹两个谈完事就去公交车站乘坐公汽回家。

    唐建斌见有煮荸荠串卖的就给唐晓芙买了两串,她喜欢吃荸荠。

    唐晓芙两手各一串,左右开弓的吃了起来。

    天空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唐建斌侧脸笑看了唐晓芙一眼,尽量把手中的伞往她头上遮。

    一个小孩子疯跑,一头撞在唐晓芙的身上,唐晓芙左手的荸荠串没有拿紧,掉在了地上。

    她刚要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不远处一个环卫工人骂骂咧咧:“老娘刚扫干净的地就往地上扔,吃不了就别买那么多!tnd这种人怎么不被车撞死!”

    唐建斌一听这话怒了,冲着那个环卫工人吼道:“你眼瞎,没看见她是被那个小孩子撞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才掉地上的,又不是故意的!你骂个什么骂!”

    唐晓芙一把扯住他:“算了,一点小事有什么好吵的。”

    她前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读大学时发广告单,手没有拿紧,广告单不小心都掉地上了,风一吹满大街都是,当时有一个环卫大婶岂此是破口大骂,简直要用手里的扫帚拍死她!

    其实唐晓芙挺能理解那个大婶的心情,她们生活在最底层,拿的最低的工资,干着被人看不起而且还比较累的活儿,并且也确实有些人素质低,有垃圾桶不扔,非要随手扔在地上,增加环卫工的劳动量。

    而且据说环卫工管理很严,如果自己这条街道没扫干净,被领导看见是要扣奖金工资的。

    一般来说当环卫工的都是勤劳的人,他们不怕辛苦,就怕扣奖金工资,所以看见有人乱扔垃圾,他们会因为担心正好被领导抓住而扣奖金,心中烦躁导致发火骂人。

    唐建斌听唐晓芙这么说,这才满脸愠怒的闭了嘴。

    可那个环卫工却不依不饶了,箭步冲了过来,一脸凶相的指着唐建斌的鼻子就要破口大骂。

    那一刻,三个人面对面都僵住了。

    那个环卫工不是别人,居然是银梭!

    而银梭也没料到她碰到的人居然是她的三哥和唐晓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